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94) 野人

(2021-10-01 18:46:28) 下一个

虽然同为农场,863比867的地貌要复杂得多,境内一半是山岭,一半是滩涂,像样的平原却没有几块,且黑土层很薄,往往一锹下去白浆土就翻了上来,农业自然条件不好。但是话说回来,863农场的旅游资源着实丰富,文燕跟着文工队到处跑,见识了老烟从未见识过的北大荒风光。

 

863共有四个分场,两个在平地,一个在山区,最后一个竟在江上。江上这个以打渔为主业,场部设在岸边,作业范围则覆盖辖区内100多公里长的乌苏里江。乌苏里江曲里拐弯,江心岛很多,这个渔场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岛,经常在上面晾晒渔获。沿江本有一些渔民,因为居住分散,难以结成合作社。四分场建立以后,他们很高兴地加入了进来,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再说国营农场船多网多,个体户怎么能竞争得过?当然要吃社会主义大锅饭了。

 

文工队有次到四分场慰问演出,从虎头乘坐总场部的汽艇出发,沿江上溯。船长老余和他们很熟,主动推荐了一处名胜——王八岛。这个岛上遍地是王八,都在悠闲地晒着太阳,见到人类闯入,马上四散惊逃。但是跑了王八跑不了蛋,在老余的指点下,男女队员起获了几十窝王八蛋,让不少王八从此断子绝孙。

 

因为这个额外的旅游项目,文工队那天到达分场部已经很晚了,但是职工们仍然整整齐齐地坐在礼堂内等待演出。他们也不敢再耽搁,空着肚子就上台,等表演结束已是夜里12点。好在食堂已经备下丰盛的晚宴,主菜即为他们的王八蛋。

 

三江平原上的三条大江,文燕都到过,最美丽的就是乌苏里江。中国这边的江岸长着柳毛子,乱蓬蓬地像小男孩的头,春天绿葱葱,秋天红彤彤,惹人怜爱。苏联那边则是拂地垂柳,密密匝匝地把后面的一个个哨所遮住,叫人搞不清虚实。江水清澈,随着云朵飘移,不断变换着明暗。当晚霞染上半个天空时,整条江就像融岩一样汩汩流动,绚烂无比。江上的船,船上的人,也像镀了一层金,随着融岩缓缓而去。

 

乌苏里江出产大马哈鱼,肉味鲜美。老乡买来后直接切片,蘸醋就吃,好比日本人吃寿司。文燕曾经花25元买来一条十斤多重的,腌好后寄回四川,到家时却已经臭了。25元是她一个月工资,普通鱼只要两三块钱。大马哈鱼籽更是金贵,色泽橘红,晶莹透亮,一颗颗跟鱼肝油丸那么大,通常一条母鱼肚子里能掏出半斤鱼籽。赫鲁晓夫极好这口,三次到中国来,餐桌上必有此物。大马哈鱼每年秋季从太平洋洄游入江,产完卵就会死去,所以渔场总是这个时候张网以待,务必要在母鱼完成生殖使命之前将其捉拿剖腹。

 

林区里的三分场吃不到海味,山珍却是大大的有。文燕第一次到分场部时,着实吓得够呛,只见四周的参天大树上吊着十几只熊瞎子,好像随时都会蹿下来。它们在漫长的冬季里,为职工提供了宝贵的蛋白质和脂肪。吊在树上是为了避免其他动物侵害,完达山这只天然大冰箱则可以提供低于零下20度的冷冻服务,所以瞎子们会以相当稳定的速度失去四肢和躯干,在明媚的春光映入森林时,才最后告别人世。

 

熊瞎子间或也会离开完达山,光临虎头镇。有一年春节,总场部召开职工表彰大会,各分场都派领导和代表出席,并送来不少年货。文工队自然格外忙碌,抓紧排练,要献上拿手好戏。除夕上午,文燕带着刚刚确定的节目单,去场部请师长和政治部主任审批。她进去的时候跟在别人后面,未发现有什么异常。出来时一推门,门打开一半就弹回来了。她觉得纳闷,转到门后察看。没想到一只巨大的狗熊,像个野人似的站在屋檐下,正呲牙咧嘴地瞪着她,把她惊得嗷嗷直叫。两位领导赶紧笑着出来安抚她,说这是三分场送来的,待会儿就拉到大厨房去,晚上吃庆功宴时才能再次相见。

 

提起野人来,完达山确有此类传说,有些跟后来盛行中国的神农架野人很相似,估计都是狗熊弄出来的——它是除人之外,最接近于直立行走的动物了。其他那些“野人”,根本就是人。完达山里的常住人口,除了猎户和伐木工人外,还有一些社会上流窜进来的逃犯。他们熟悉地形以后,往往就在林场附近找个废弃的窝棚居住,有时乘人不备,也会跑到营地来偷点东西。他们胆小如鼠,通常不会伤人,一有动静就逃之夭夭。不过另外一些则是特务,比较危险。文燕他们那晚经过右派队时,亲眼看到林子东边500米开外升起两颗信号弹,老王说那就是特务在接头,他们干活时经常遇到,已经见怪不怪了。地方政府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搞一次拉网式的大搜山,专为抓特务,不过抓到的基本上都是逃犯。如无重罪,简单审判一下就发往劳改农场。有些人原本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算是遣返原籍了。

 

信号弹落下来以后,林子里静悄悄的,文燕这才注意到,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止住了。月亮正好升在头顶,天空幽蓝,地面洁白,一棵棵巨树矗立在周围,轮廓清晰得逼人眼目。这样的原始大森林,竟然让文燕觉出一种特别的温柔来。多年后的一天,当她剥开一颗精致的巧克力、放入口中,那股丝滑的感觉瞬间让她重新见到了完达山的夜晚,纤毫毕现,历历在目,仿佛昨日。她终于意识到,有些记忆是上帝植入在自己脑中的,因此永远也不会褪色。

 

2020-11-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傻猫儿' 的评论 : 看起来很美。
傻猫儿 回复 悄悄话 很富足的地方呀,有三诊还有海味
Tiger666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多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