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次要人物 (24)剥削

(2019-11-15 16:28:05) 下一个

我路过厨房,夏妈在里面叫住我,把热水瓶拎上楼去。

我做作业,她在我旁边扫地。居委会收垃圾的人在街上摇铜铃铛,听见铃声她对我说,去把垃圾倒掉。

我乖乖照她说的做,从来没有被保姆这样支使过。我很阿Q地想,我不跟你计较。我不会去向母亲告状夏妈倚老卖老,那样做是自找挨骂。告状是不被鼓励的,我要么自己试着告诉夏妈别这样对待我,要么忍气吞声。这一方面我不善长,懦弱地选择了后者。看着眼前这个窄长脸的老太婆,我想着某一天翻一翻话本小说,找个刁奴欺主的人名字出来给她安个外号。隐隐地我感觉噩梦要开始了,她拿我当使唤丫头。

我不由地想念陶阿姨。她坏脾气,在我家之前她被好几家辞退,老主人最后替她找到我家。我母亲却不在意她脾气大,欣赏她手艺好,容让她发泄愤怒。陶阿姨发过脾气就用心做几样好菜,像表示歉意,全家跟着享口福。她们俩其实蛮投缘。陶阿姨只冲着女主人发火,对我父亲和我们兄妹都和和气气的。她和夏妈时不时就干一仗,从来不在我面前说是为什么事。母亲有时候说,这个夏妈,真是头疼。改不了的。我现在有了切身体会,什么叫“拿大”。她指派我去后院收晾晒干的衣服,替她把砂锅端去饭桌。我手一滑,把一砂锅炖菜砸在饭厅门口。她当然要骂我,一边收拾一边骂,我觉得她比陶阿姨脾气还坏。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礼拜左右,居委会主任找上门来。我们搬回来后发现换了主任,不再是先前查出夏妈是地主婆的那一个。

主任直截了当地对我母亲说,你不可以用她,你们不能两代人剥削她一个。

母亲一听就火了,立刻反诘。我怎么剥削她了,我又不是不付她工资。我劳动单位付我工资,她劳动我付她工资,有谁剥削谁啦?

主任充满正义感地驳斥,你不要把社会主义工作和资产阶级剥削混为一谈。家务事,自己不做雇老妈子,就是剥削。你母亲剥削她几十年还没完,你还要继续剥削?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告诉你,不行!

母亲气愤地说,我请阿姨叫剥削,那么周围这些领导干部家里请阿姨叫什么?

主任反问,领导干部有多忙你知道吗?他们请阿姨是为了更好的为革命工作。你不要不服气,你不服气我们到你单位去谈。你两代人盯着她一个人剥削,这样做太不像话你知道不知道?

绷紧的母亲一下子软弱下来,她不吭声了,不想把事情闹到单位去。

主任见状趁胜追击,定出期限。你赶快停手。要是下个月你还用她,我们上你单位。请你的组织来跟你谈。

看她们俩起争执,我这算是弄懂了,居委会并不只管些没有工作的老头老太太,冬初卖腌菜给大家。它的权力像章鱼的触手,可以伸长、伸进家庭里来,管住母亲。

母亲只好对夏妈说,夏妈,我不能用你了。我用你用出个罪过来。我妈妈怎么就剥削你了,还几十年。两个人都垂头丧气,末了母亲气哼哼地说,岂有此理!

这一成语可算是母亲的一个口头禅,她气不顺的时候就脱口而出。细想想这个词有中国古人的温敦性情和克制。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愤慨的人仅仅表示我不认同你,说完走开,一拍两散。母亲认为很自然的事,主任真心实意地反感,非常反感,不然她不会那么凶 。她们同是街坊,认了不同的理。

我认识到了居委会的权力,却仍没把主任当作一个正经了不起的领导。她住的离我们很近,小儿子和我哥哥同学,丈夫是个团长,充其量有一个军属身份。她们那个院子几家合住,院里的小楼从前租给梵蒂冈作公使馆,曾经是驱逐枢机主教黎培里的现场。1951年军管会以从事间谍活动为名驱逐他,现在的说法是根据南京教区部分教友和司铎的要求。枢机帮忙教宗管理远东教区,主任协助区委治理居民段,很有些一致性,只是换了人间。当一个街坊阻止另一个街坊雇佣一位老佣人的时候,人民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人民了。

我在心里幸灾乐祸,阿弥陀佛,主任做了件好事。

母亲认为自己有责任替夏妈找到下家,也在同事当中找着了,是一个军人家庭。

母亲送夏妈去之前谆谆告诫她,夏妈,人家是革命干部,吃穿上不讲究。你不要在人家家里说长道短的,拿老太太做题目头。那样不好的。她家也是很和气的人家,比起我家还有一样好,她家当干部,有门路。你好好做人家会照应你的。

夏妈诺诺称是,跟在母亲身后去上工。至此她和我家彻底脱开了从前的关系。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居委会加上工作单位,双规制,乃是当年政府管理城市的手段。这是西方政治社会学者得出的结论,认为是初期学习苏联但更进一步,比苏联的更严密更有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啊,不要小看了居委会。我是出国后通过阅读才明白的,奇怪中国自己的政治社会学者怎么就分析不出来,要别人来点破。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街道居委会主任和分在各个家属院里的人员,就是一些监视大家,管闲事的人。小时候特别讨厌这些人。听妈说就是因街道主任告发我家5,6岁孩子还订牛奶,而被取消。这似乎也是政府坚督管理老百姓的一种方式。大工作的人都挺怕她们的。
真是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她走了以后我家请另一个保姆,居委会没再说话。想来是两代人雇佣同一个人让主任大为光火。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夏妈走了之后,也许是一个好的契机,如斯母女能够建立更好的bond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