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NY

拿得起,放得下。
正文

暗恋的你,倒在那年的今天

(2021-06-04 05:01:22) 下一个

今天,是你的忌日。 是吗? 其实我,我们,都不十分确定。 那年6月3日中午在学生食堂, 有人看到你。 然后你和导师请了假, 交代了实验室的一些事情, 就“出门”了。 请假时导师半严肃地说, “你不是要去广场吧? 还是不要去了。”。 你笑着没接茬儿, 再也没有回来。

24岁, 北京一流大学的博士生刚读了不到两年。瘦瘦的,两只亮亮的眼睛, 很爱笑。  那晚你没返校, 第二天大家开始紧张。 系里秘书报告了院里。  院里联系了当地派出所。 6月5号学校接到通知到某处去“认领”。  (下面这张照片里的人是 David, 当时是大连海运学院的学生, 25岁。  本文所有黑白照片均为他那年所拍。   David 2012 年移民美国。)

第一次认领不是你。 大家松了一口气。 可你那晚还是没回来。 一天后又来了通知去“认领”, 这次你静静地躺在那里。 没有中枪。 医院的人说, 你是在西单十字路口,被坦克从背后轧死的。 几个好心人把你送去的。 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应该是当场死亡。  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说了再见却永不能再见的, 也是你们学校博士生里唯一的一个。  

我的一个发小姐姐是你的小学妹,她跟着你学做电鏡样品,做实验。 当年她刚进大学, 常常提起“一个博士生”。  我去学校找她玩儿的时候, 吵着要看实验室, 她带我去了。 你也在, 还给我们吃你家乡的芝麻糖; 带我们去食堂打饭。   看得出,发小姐姐喜欢你,崇拜你。 我们说好,暑假的时候, 你带我们一起骑车去香山卧佛寺。

 

后来发小姐姐嫁给了你的同届博士同学。 十年后她的丈夫受聘香港的大学,他们一起去了香港。 在你的忌日他们会参加烛光纪念会, 为你点一整夜的蜡烛。 有一年我正好也在, 我们一起去了维多利亚公园。 蜡烛静静燃烧, 烛泪和眼泪一起流着。  魂兮,归来!  天上星辰, 大海涛声,你依旧那么年轻。  你是你父母的骄傲, 是我们永远的思念。 

又是六月, 多少轮回。 一年年的冬去春至,一季季的花开,我们再也等不到你的归来。 那天你怀着热情出门, 后来在小盒子里随着父母回家; 你被日月蓝天陪伴着, 化作了故乡永远的山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5)
评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英灵安息。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不允许变态的男人在这个贴出现。。。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牛' 的评论 : 哇, 暗恋被杀,石牛魂魄来临, 有失远迎。 哈哈,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这样一次次的车轱辘话来回说有什么意思啊? 大叔大爷, 行行好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我对GCD 的什么路线斗争没兴趣。 我上学的时代也根本没有什么党史课。 您是工农兵大学生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在公开场合讲话, 不能胡说八道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学生市民们手腕手在夜色里高唱国际歌向前走”, 应该是有, 但你说得是“顶着枪口”。 6/4前军人/军车进城是没有枪弹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我一直问你什么时候的教材, 你又不说。 文革中的东西没有必要拿出来讨论吧?
石牛 回复 悄悄话 哇,京妞太可爱了。今天的我,倒在那年的暗恋。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哦,您在大学期间没上过党史课?可能理工科的党史课是放在别的共同课里了。那么中共的十一次路线斗争历史,您了解吗?是从什么渠道了解的呢?如果不了解,那就不好再聊了。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我的确看过学生市民们手腕手在夜色里高唱国际歌向前走的视频。也许那不是广场,而是别的地方。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矛盾吗?他们的教材里从未提到共产党“妥协”“让步”之类的词语。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嗯,不过确实有一个人独自档在坦克前面, 那是6/5号白天的事了。 此人身份不详, 有说是首钢的青年工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发小的学兄, 不就是奔跑逃命时从背后撞上的吗? 也许他摔到了?。。。 愿他安息。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我吝赐教。 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迂回只是暂时的,挫折是错误路线造成的”, 你这段话已经和你前面讲的“没有”, 自相矛盾了。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据我所知, 根本没有什么学生“居然唱着《国际歌》手挽手向着枪口大踏步前进!”。 当时广场上已经没有多少学生。 当探照灯亮起, 广播喊话时, 学生鸟兽散。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你错了, 可能是有点想当然吧。 我上学时根本没有“党史课”。 我的前后几届也没有。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再啰嗦几句。在中共党史里,党的形象永远是正面积极的,所谓妥协不是没有过,但描述出来就是战略退却,拿现在的谍战剧的台词来说就是:有一种进攻叫退却。党史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懂得进退的学运领袖,而是要培养一代大学生爱党敬党崇拜党的牢固信念。党永远是前进的,迂回只是暂时的,挫折是错误路线造成的,党依旧永远向前。我们的学生,不论是工农兵还是新三届以及后来的学弟学妹,无一遗漏地被灌输了这种认知。但是,谁能预测十年之后单纯的学生们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政治斗争是要讲究策略讲究讨价还价的,为了达成可行性目的是可以舍弃利益的。经济谈判也是同理。这些在美国大学是堂而皇之地有课程代码的。可是中国的政治课,只是告诉你共产党一直勇猛直前所向披靡。
如果您当年的党史版本有所不同,请不吝赐教。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毋庸讳言,你我在大学里的党史应该是同时代的教材。您说的没错,国共合作,北平的和平解放,三八线,这些历史大事都是妥协的成果。但是,如果我们记忆仍未褪色,党史教材里没有一次说这些是共产党妥协的,都是对方在我方强大压力下顺应历史潮流向正义的一方妥协。六四学生没有妥协的概念,甚至今天谈论“妥协”的我们,在当年也并没有足够强烈的妥协呼声。

后来大家回忆起当年广场上的最后表决,根据呼声大小决定去留。有些其实赞同撤退的同学,因为难为情而不敢大声坚持,结果导致大家一起死扛。这说明“妥协”的负面色彩害了同学们。这该怪谁呢?有句老话:统治阶级的思想是统治思想。我们反对那种教育,但是我们已经耳濡目染了那种教育,潜意识里已经中毒了。

同样荒唐的是,学生们居然唱着《国际歌》手挽手向着枪口大踏步前进!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子的留言。 看到你今天的一篇文, 高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你是哪年受得“教育”啊?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在我们所受的党史教育话语体系里,妥协就是投降。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京妞好文,同纪念那批年轻的生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们怀念和惋惜青年的热血, 我们反思和批判历史的遗憾...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词典里肯定有“妥协和让步”啊。 即使 GCD 的历史上,两次国共合作;北平的和平解放; 韩战谈判的三八线。。。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世界上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学生们不懂民主, 不懂协商和妥协, 他们错过了联合党内改良派的历史时机。
====================================================
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宜将剩勇追穷寇”之类教育长大的,词典里没有妥协和让步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六四死难同学值得尊敬和怀念!看看流亡海外的命运领袖的所作所为再看看今日之中国,你觉得他们死得其所吗?
===================================================
问题不是死得是否值得。而是,根本就不该死。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 不能忘, 忘不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还没哟一棵笋出来, 看来根被冻坏了。 @'AP33912'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谢谢回复。 看来潮湿是个问题。 今天又浇水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nstein' 的评论 : 谢谢读博留言。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啊, 都是年轻人。 问好松松, 周日愉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感人。不能忘记。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美国西北潮湿多雨,如四川,与这边环境不同,可以在少雨季节放些干草或Mulch 土上,再把水浇最上以保持湿润。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感人的文章,悼念6.4的死难者!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那么年轻,多么可惜!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文革时的人都进入狂热状态, 不可思议; 89时搞不太清学生到底要哪样。。。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爱北京了' 的评论 : 我到美国后也猛补文革和89. 听周围人说了许多, 但没有看资料片和听其它方面的观点更全面和有意思。 问好'太爱北京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的评论 : 希望永不消失啊。 问好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周末快乐。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太可惜了。 人大有个子弟被打死了, 他妈妈是成了特别著名的“母亲”。 冤啊。 问好康康。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广场被铁栏围着, 开几个口, 有兵检查背包才能进。 外国记者可以进, 但要接受检查。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我的竹子越长越抽抽了。 看来这些从 Oregon 来的竹子, 在东岸长不好了。
太爱北京了 回复 悄悄话 很多年轻人隐隐约约知道六四,小留们留学后都会猛补那一段历史。郝蕾演的<颐和园>里有几段学运上天安门的情节,片子一直被禁。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回复 悄悄话 6.4.,永远不会消失的话题!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六四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难以忘怀。我家领导的学校死了一个研究生,全校只死了他一个,据说家里是农村的,培养出来不易,可惜了。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俺当时己在美国,CNN 开始几乎天天24小时广场直播的!现在CNN要去广场各处联线直播是不可能的。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湿地不用浇了,这一周雨水那么充足了,一段时间没水都应没事。只要有moisture 就行,竹根会汲存水份备用,我的竹有150feet 太多只是偶尔用Hose扫浇以保绿色,你的竹品种嫩适可而止 -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大家的留言。 祝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那位老给我发QQ的童鞋, 你想多了。 ^_^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那次参加的主力是大学生, 然后工人市民机关干部都有加入。 确实中学生很少, 年纪太小了。 我就记得我们学校的高三生都在积极备考。 @'枕寒流'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你说得很好。 党内的斗争也很激烈。 老阎去年写了一篇“六四之冤”, 有些看法很不错。 谢谢分享,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问好 Pika, 谢谢留言。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挥一挥衣袖' 的评论 : 他真是“挥一挥衣袖”, 驾云而去了。 谢谢留言。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你的留言。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的竹子病怏怏的。 那块地很湿, 还需要浇水吗? @'AP33912'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谢谢留言, 广场上白衬衫深色裤子的很多。 那个是是发生在6/5. 据说是个北京人。 David 在北京待了十天, 应该是5月就离开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他们走的时候好年轻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日晴天' 的评论 : 谢谢晴天的美言。 无需提起,不会忘记。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谢谢羽音的深刻反思的留言。 生活/工作在市中心附近的会印象深刻。 其实那几天广场上的人已经少多了。 David 的照片上还有直升机撒传单。 祝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亮妈的谬赞。 六月底的时候大家还是心惊肉颤的,按时高考了, 之后都军训了。 我的发小姐姐也被军训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但是90后, 他们真的不知道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七色花瓣' 的评论 : 谢谢花瓣。 还好留下许多照片和文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共党内部强硬派因此抬头。 邓也签字了。 惨就一个字。 腐败的一个没死, 死的都是热血青年。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学自联的“领导”是坐进了人大会堂和李鹏谈的。 但是他们自己内部先干起来了。 也没有一个既定的纲领和目标。 关键时刻, 赵紫阳又出国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坦克。 还开的那么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我很同意你的观点。 再怎么着,不至于真枪真子弹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谬赞。 书念的越多, 越容易躺平。 你看美国冲击国会山的很多是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真枪真子弹真坦克, 立刻清场。 而那些学自联的“领袖”早就离开了。 让别人坚守到最后一刻, 他们没一人“坚守到最后一刻”。 @'fonsony'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是的, 那时候很多谣言。 家里电话打爆。 其实风暴的中心波澜不惊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心中永远的记忆。 鹿葱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路上拾影' 的评论 : 哈哈, 你想多了。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谢谢 Lily 的怀念。 历史不应该被遗忘。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六四的结局, 误判,错判,反映了 GCD 内部激烈的意识形态之争。 2020年一月, 美国也暴动了一回。 虽然两者有很多不同。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远山W' 的评论 : 你的留言太好了。 谢谢分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hiAmyZ' 的评论 : 问好。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我那时还小,没有去广场。民主运动在当时是有群众基础的。而领头的不具备卓越的政治手腕和穿透历史迷雾的眼光。失败不可避免。老阎指出民运领袖流亡海外让普通百姓无法继续支持民主运动也是有道理的。达不到谭嗣同的境界,怎么证明追求信仰的纯粹?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为了忘却的纪念!
挥一挥衣袖 回复 悄悄话 每年的今日,烛泪和眼泪一起流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京妞的纪念文!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我咋觉的你这个海运学院的David 是当年西长安街爬上坦克那个,瘦高个白衬衫深色裤子,anyway 写的挺好。,
秋日晴天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北京美女好文!年年今日,让我们不要忘记那些逝去的生命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如此生动催泪的纪念文!我就居住/工作在长安街中心的两侧。那几天发生的事情是难忘的,更是值得深深去思考的个人/民族/国家命运走向的问题。年轻人的求索/公务员和市民的支援/国际的局势/双方程度不同的背叛,这一切造成了当时事情的不如人意的结果,有了宝贵生命的牺牲。仅为牺牲的生命志哀!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赞京妞好文!惋惜逝去的年轻生命。那一年六月底我因事去北京,看到大街上被坦克压出的车印,非常难过。原来坦克车下有你认识的朋友。一声叹息。这一天不能忘记。
七色花瓣 回复 悄悄话 不忘六四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he96' 的评论 : 谢谢。 所有的眼泪都是珍贵的, 都不会白流。 问好96.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bamo' 的评论 : 绝对的自由是没有。 老余的老板下课, 他就得跟着下课。 呵呵。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utOf_Africa' 的评论 : I can‘t. thanks for the comments.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问好圆导。 斯人远去, 只留叹息。。。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问好生活。 热血青年。 可惜只有热血是不够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问好生活。 热血青年的。 可惜只有热血是不够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海平兔' 的评论 : 痛!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同意你的话, 邓这事真是办错了 @'每天一讲'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问好一讲。 慰问目击者和亲历者, 参加的都是热血青年啊!
六四死难同胞不朽!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学生们不懂民主, 不懂协商和妥协, 他们错过了联合党内改良派的历史时机。
============
他们只是一腔的热血,天真无邪,追求自由,真相,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好美的文字,24岁就读博士了,热血青年再也没有了,惋惜!今天剩下的只有躺平的青年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说的这个我特别同意, 历史的长河不会停滞,更不会倒流。 所有的对话,抗争,牺牲都不会白费。 就像自然界, 熵增加是不可逆的。 问好园姐, 祝周末愉快。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那一天、纽约的华人群情激昂、怒火要烧死邓小平、李鹏、一波又一波的消息、邓小平不见了、杨尚均走路了、共军互打起来了、一时间好坏消息满天飞、那一次、仅有的一次、叫到喉咙痛、理论也是一样、我们跟了大众、北京的人也叫信了他人的老点、年轻的学生高智商、情商就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知道的。 可爱的芋头。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谢谢芋头的鼓励啊。 你们六一有歌会啊? 我得抓紧去看看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死者能否等到被抚恤的那一天。 @山乡不仕老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老了' 的评论 : 完全同意。 政治是血腥的。 谢谢留言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记得你好像以前爱留很长的言? 。。。 呵呵呵 @Armweak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谢谢你说我写的很感人。 至于脾气, 看跟誰吧。 有酒逢知已,就有话不投机咯。 呵呵。 难道你是一个烂好人吗?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北京妞写得很感人。看得出,北京妞也喜欢“博士生”:)。他在朦胧、美丽的爱情中离开这个世界,那种爱应该是爱情的最高级。他很幸福。

北京妞文笔很好,好象脾气不太好。:)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那一天,多少故事多少难忘啊
路上拾影 回复 悄悄话 Whoopi 有话,悄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旧人旧情旧事难忘怀!谢谢分享了!!
Tigerlily66 回复 悄悄话 怀念逝去的生命,不该被遗忘的一段历史!
远山W 回复 悄悄话 这一天让人难以忘记,让无数充满理想和希望人感到了绝望,让无数人彻底改变信念和人生,相信总会有人记住这个日子。也希望CCP能够反思,而不是忽略。
PhiAmyZ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日本政府真是比德国政府差太远了。 完全没有对于战争的反思。 同样, 中共也太缺乏自我批判和反思。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说得很深刻。 特别是关于现在的年轻人和南京大屠杀的分享。 怪不得网上非常容易煽动起各种浪潮。。。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中华民族真是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也谢谢你的鼓励。 我相信很多人是不会忘记 64 的。 但是这一届政府有太让人失望的地方。 第一个5年, 似乎朝着好的方向走, 甚至发表纪念赵紫阳的文章等, 然后就。。。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谢谢小民的留言分享。 你的几点写的非常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 说民主说了这么多年哦。。。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不论做没做什么, 有“一把鼻涕一包眼泪”都不是错;
不论又没“一把鼻涕一包眼泪”, 没做什么也没有错。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哪有“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留言? 你做了什么呢?
hehe96 回复 悄悄话 泪光闪闪
mobamo 回复 悄悄话 余茂春:对六四以来产生的想法我从来没有任何改变。我觉得很多朋友都这样,而且我有很多朋友包括以前的一些学生,他们都跟我联络。我非常惊奇地发现,不管生活发生了多么重大的变化,每一个人的个人经历也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但是一些基本的理念都没有变化。这就是自由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一旦一个人获得了自由之后就再也回不到以前受奴役的境况了。
OutOf_Africa 回复 悄悄话 Thank you for choosing not to forget!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京妞发文纪念。催人泪下,一声叹息。。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深情,读得鼻子酸酸的。可惜了这么多年轻的生命,却没有换来想要的结果。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以矮邓为代表的一小撮特权阶层为了他们自身家族利益绑架中国共产党,蛮横地把反腐反贪反官倒的89学生爱国运动定性为一场动乱,最后造成了震惊世界的64血案,给国家给党带来了永远无可挽回的深远社会政治影响,其遗毒也为以后中国越演越烈的腐败贪腐开创了政治环境。

做为当时事件的目击者和亲历者,我以此为荣。

六四死难同胞不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那学生在你前面, 枪是迎面打来的? 太不可思议了。 @'johniewalker'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hniewalker' 的评论 : 谢谢分享。 那晚你在外面啊。 真枪真弹, 可以想象的恐怖。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一起纪念。 他们的血不会白流。 问好东。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onsun' 的评论 : 往事并不如烟。 谢谢分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的点评! 祝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D的D主' 的评论 : 与你一同牢记。 问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逝去的灵魂应该被永远纪念!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ter黑' 的评论 : 谢谢谬赞。 谢分享, 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ysyphe'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有墙就不一样啦, :) 问好。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其次, 立地成佛也是悖论。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是佛。 二战后德国人不杀犹太人了, 算是佛心把。 现在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你这个是悖论啊。 首先, GCD 从来就是民主集中制。 你如果仅从网络评价只是一个点而已。 90年代没有网络。 没法比。 :)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历史的长河慢慢地流,刚刚流过32年,不会停滞,更不会倒流。

谢谢好文!我们凝视的是那一个个年青又纯洁的生命,他们并没有远去,我们仍在年复一年地怀念他们,纪念他们。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欣赏的*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嗯嗯, 六一闪歌会刚结束, 不光有新歌还有新片片^_^
知道你忙我也忙, 但是咱们都互相惦记彼此^_^
再赞一次京妞的纪念帖!是我欣赏那个横刀立马的京妞! 写得好! 力透纸背!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京妞 相比90年代,今日中国是更民主了,还是更专制了?滥杀无辜后以退为进平息民愤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本质的区别 :)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政治要比表面上看到的复杂无数倍。死者太冤,应该抚恤。
怎么评价这个事件,恐怕很难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问好雪梅。 同祝愿。 相信会有平反的一天。 平安是福。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邓公的第二次南巡也是89的结果 @Blue-Crab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他们的死并没能改变中国”, 他们的死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国。 没有6.4,官倒不会被抑制, 邓公也不会带着一大批“老家伙”退下来。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第二个问题, 希望你能分享看法。 @'最后的老留'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最后的老留' 的评论 : 你的问题问的好。 第一个问题蓝蟹的意思1ke neng是一些“民运领袖”利用了学生的热情。 谢谢分享啦。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同龄人的记忆,历史可以被遮盖,但是不会被忘记。
几年前的六四前夜,我正好在东莞,和供货方几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一起吃饭,酒店的电视放的是香港的凤凰卫视,提到了六四。我和他们聊起了这段历史,结果,三个年轻人中,只有一个人知道曾经有过这一段。
我当时特别诧异,不到30年,一段历史就这样生生抹去了。我以前对日本政府篡改和掩盖侵华战争和南京大屠杀义愤填膺,也无法理解,我认为这种做法恶毒又愚蠢。那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历史原来是很容易被抹杀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好几天没去你那里了, 周末有新歌? @'芋头_2020'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谢谢芋头的鼓励。 永远的纪念。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ysyphe' 的评论 : 刚从墙内来。墙内也不是集体失忆。1.官方/传媒/学者 肯定不能公开说。2.1民间,过来人,有的忙自己的事,为升官发财房子车子孩子,选择漠不关心。有的想说,则不方便说,只能悄悄地小范围说,所以大家感觉不到。2.2民间,新一辈,没有宣讲,当然所知甚少,而且没有80年代的那种使命感,更加多元,更强调自我。时间冲刷得实在得太快。----更不必说更远的文革了。2.3民间,有切身感受,亲人朋友有受伤害的,应该也有悄悄的怀念和追忆。无关政治,这是人性,人情。

博主最后一段写得真好。“又是六月, 多少轮回。 一年年的冬去春至,一年年的花开,我们再也等不到你的归来。 那天你怀着热情出门, 后来在小盒子里随着父母回家; 你被日月蓝天陪伴着, 化作了故乡永远的山脉。 ”
---------------
墙内国民集体失忆,幸亏墙外还有可以呼吸的空气。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可怜可叹可惜的是死去的青年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日本, 韩国, 台湾的进步过程中, 都爆发过类似的事件。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是啊, 美式民主也会有国会山暴乱。 那时候的学生太单纯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富有使命感”, 你说的真太好了。 “被人利用了”也是非常犀利。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我们人生中发生的大事。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问好心城, 谢谢鼓励。 也祝周末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很多自封“民运领袖”的, 不过是混混。 这个捞金的不住真假。 真的不能/不敢回国。 @'太爱北京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太爱北京了' 的评论 : 你赶上了。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看看这些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留言,这些年你们为死去的同学,中国的民主进程做过什么,为家乡父老做过什么?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不住在市中心, 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无法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天保佑你。 谢谢分享。
johniewalker 回复 悄悄话 6/3 夜里身中 3 枪倒在我面前的大学生,也像那个 David 照片中那样穿一件白衬衫,头上戴着写了口号的白布条子。雪白的衬衫上,腹部两滩血,左肩上还有一大滩。我们七手八脚把他扶起时已经没有反应了。他被两个人用“幸福”摩托车一前一后夹在中间,送去了医院。不知道后来救过来没有。要不是因为他恰好在我前面一两米的地方,那 3 枪打中的可能就是我了。
共产党赤色恐怖的血债!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烛泪和眼泪一起流,一起纪念年轻的生命!+1
moonsun 回复 悄悄话 往事不如烟.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文艺浓情篇,还是京妞的风格:)
ID的D主 回复 悄悄话 永远不会忘记。谢京妞好文。
云淡风更轻 回复 悄悄话 情真意切催人泪下!六四是中国人永远的痛,逝去的灵魂应该被永远纪念!
peter黑 回复 悄悄话 真情实事,所以感人泪下,好文!
sysyphe 回复 悄悄话 墙内国民集体失忆,幸亏墙外还有可以呼吸的空气。
谢谢好文!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欣赏了好文,六四运动表现了学生们的爱国情怀,“学生们不懂民主, 不懂协商和妥协, 他们错过了联合党内改良派的历史时机”。希望能够得到平反。平安是福。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最后的老留' 的评论 : 他们的死并没能改变中国,而是使中国离民主自由更遥远。他们也没为“领袖们”而死,而是“领袖们”吃了他们的人血馒头。你误会了不是因为你中文不好,而是你自以为是。
最后的老留 回复 悄悄话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2021-06-04 05:11:39
六四死难同学值得尊敬和怀念!看看流亡海外的命运领袖的所作所为再看看今日之中国,你觉得他们死得其所吗?
******************************************************************
他们是为领袖而死吗?今日之中国实现了他们的愿望吗?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京妞是有热血的妞! 同纪念!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是个复杂的事,不是在美国学习,生活这么久,亲身经历,怎能知道到底什么是美式民主?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富有使命感的青年人不懂政治,被利用了,也被出卖了。这篇写得好!文笔流畅! 感谢分享!

" 又是六月, 多少轮回。 一年年的冬去春至,一年年的花开,我们再也等不到你的归来。 那天你怀着热情出门, 后来在小盒子里随着父母回家; 你被日月蓝天陪伴着, 化作了故乡永远的山脉。 "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毕竟,学生们不是政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学生们不懂民主, 不懂协商和妥协, 他们错过了联合党内改良派的历史时机。
业余厨子 回复 悄悄话 记忆犹新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Fools rush in! 不应该用在这个地方。 @蓝蟹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说的不错。 那些所谓的民运领袖都活着, 有人会想念他们, 为他们写文章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早晨。 不会忘却。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他们只是太年轻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他们不是为了死去的广场。 他们没想到会死!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是的。 后来邓公在92年再一次南巡, 才打破了万马齐喑的局面, 才有了后来的改开。 但是“能捉老鼠就是好猫”, 也开启了一切想钱看的时代。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给杜鹃上茶。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不能忘却的纪念!京妞写得好感人!文笔一流。特别是结尾,催人泪下。周末愉快!:)
太爱北京了 回复 悄悄话 那段时间我生病去海淀医院打点滴人家都以为我是绝食的学生。十几年前认识个新泽西的牧师整天跟几个大陆土豪商谈在中国捞金的事,他以前是民运领袖,真是与时俱进啊。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就那晚上没出动,还睡得特死,一觉醒来,出大事了…… 今天跟那天一同出去的同事在群里问候,只有我们明白这问候,其他人还以为我们怀旧了呢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活着才能有所作为,才会有机会!Fools rush in!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记忆犹新!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六四死难同学值得尊敬和怀念!看看流亡海外的命运领袖的所作所为再看看今日之中国,你觉得他们死得其所吗?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烛泪和眼泪一起流,一起纪念年轻的生命!那年以后,难得的的短暂的一段自由和开放结束了,从此滑向金钱和欲望的沉沦。
[1]
[2]
[3]
[4]
[5]
[>>]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