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2010,我的2011

(2011-01-15 08:52:16) 下一个
沈星说,挥霍吧……

我的2010,我的2011

坐一趟飞机已经十几天了,时差还是倒不过来。过去因为要上班,担心睡不好耽误事,所以一般我会服用安眠药,强纠错一两天,不怕它调不过来。但现在,白天黑夜对我不再很重要,困了就睡,醒了就干活,顺其自然,随心所欲。但缺点就是由于作息时间发生了变化,难免有时会和别人的习惯发生冲突,引起不爽,比如昨天。

昨天晚上不过才九点多,可半夜就起床的我已经困得不行了。睡吧,反正也无事,新不新年的与我何干?……可睡得正香时,电话把我吵醒了,传来朋友兴奋的声音。我一看表,12点还差五分钟。接着又是女儿的,然后又是短信邮件的提示声,大家都想在12点辞旧迎新之时送上一声问候。这本来倒也是很正常,我自己过去也是经常这么干的,可今天我却是被吵醒了。别人谁会想到一贯晚睡的我这会儿会睡觉?但不管怎么说,被吵醒了总是不太爽的。除了头有点昏昏的以外,最关键的是我知道,这一醒恐怕到四五点都不会再睡了。

不过睡不睡的我倒也不心烦了,反正电脑就在旁边,好几篇文章都是半截摆在那,接着来哪一篇都不是问题。可这会儿我哪一篇都不想接,想着2010差点就在我的睡梦中就睡过去了,想到这说着说着,在嘴皮边就已经溜走的并且再也不会回来的2010,心里酸甜苦辣不禁翻腾起来,是啊,我的2010不寻常。

仔细算了一下,从2009年九月到苏州以后,到现在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坐了七次飞机出行,来回飞了十四次,远远近近,长长短短,为自己也为别人。新的家依然生疏,老的家牵肠挂肚;2010的新年静静地走近,没有派对,没有大笨钟前的礼花,我守着老母亲,丝毫没有预感倒这将是她的最后一个新年。新年伊始,母亲吃了她最爱吃的年糕……。

隔壁邻居好像是在开派对,虽说不能说是噪音,我还是隐隐听到传过来的音乐声,似乎是一首很熟悉的曲子,但我却想不起名字……,没事,我反正睡不着,有点音乐的陪伴,夜也就不那么暗了。

2010,我的朋友顺利地逃过了他命中的一大劫难,在我们的祈祷中他的手术顺利完成。当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微弱地只能抬抬眼皮的他,在我们的眼前以每分钟的速度展现了他鲜活的生命力!氧气,呼吸机,每一天都在从他身上减少,十天,只有十天,这么大的手术,他竟然也就出院了!老Z是好样的,逃过此劫,必有大福在后,我一直都说他是好命的人,虽然一度他很讨厌我这样说。

夜更深了,邻居的Party好像也结束了,听见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2010年我总算生平第一次回了姥姥家,虽然没有尽兴,但也不会再是遗憾,生活没有结束,一切都会在2011里继续,就像2010年留给我的麻烦。过了新年,保险公司会来评估,一切都还有待于解决,一切也一定会解决。

无独有偶,平时不大看美女私方菜和中国风的我,就在昨天今天两次听见美女主持沈星嗲嗲的,庸庸懒懒的说,回想一年走过的路,自己的精力可能百分之三十是给了工作表现,百分之三十给了家人对自己的期待,百分之三十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现在只剩下了百分之十,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借此机会,就让我们来挥霍一把吧,挥霍地爱一回,挥霍地花一把钱,挥霍地笑,挥霍地吃……,她没有说挥霍地哭,但我想肯定会有人想哭的。

2010走过了,无论怎样不再回头;往前看,对着迎面而来的2011,微笑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