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希罗

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三千年前爱琴海东岸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了人类史最伟大的先哲和我们得以生存的现代文明
博文
(2022-07-24 04:12:32)

1508年。从佛罗伦萨重返米兰后的某个秋天,达芬奇步入圣玛利亚修道院的道明食堂。在这里他花了五年时间绘制《最后的晚餐》,可是他自己发明的颜料并不成功,在1498年完成时壁画已经开始出现裂痕;10年过去了,他想看看怎么样了。 情况果然更糟了:当初明亮的色彩已经变的暗淡无光,那些裂痕也越来越大了。 在佛罗伦萨的挫折已经让达芬奇沮丧不堪,眼前的情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在《达芬奇的米兰》里,我说“以一幅画而成为世遗的,除了《最后的晚餐》,既前无古人、也必定后无来者。”! 而米兰只有一个世遗。 所以来米兰一定要看《最后的晚餐》。 看《最后的晚餐》?谈何容易! 这幅独一无二的壁画,500年来坐落在道明教一个小修道院的小饭堂里。饭堂的热气早已让它黯淡无光,二战时盟军的大轰炸又把饭堂顶子掀了(因为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2-07-20 10:55:59)

在PortaGenova下车的时候疲饿交加,遵循运河出口指示牌,艰难地迈上台阶、步出地铁站【注】。 立刻,我们被人流包围了。和车厢里潮湿闷热的拥挤截然不同,街上的拥挤是喧闹的酒香。 “我喜欢这里的拥挤”,太座说。 “Metoo”,我笑着回应。 Casale是条短街,被遮阳伞、餐桌布满,虽然街面宽阔,却显得拥挤。极力抵御着菜香的诱惑,我吞咽着口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7-19 04:09:24)

到科莫湖的时候天气还好。 从尼斯到科莫湖一路山青水秀【注】,不时停车观景照相,这样走走停停,到渔村瓦伦纳Varenna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 我有些着急,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开得急了些。LD则一边紧张地注视着周围,一边盯着谷歌地图提醒我。 终点是罗马路25号,再过三分钟就到了,我放松起来。 “右转弯!”,LD说。 “哪里?看不到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7-15 05:54:45)

这是2019年9月去欧洲旅行返程的飞机上我太太写的一段微信,记录了我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场意外;贴在论坛了,想想还是发出来跟大家分享以免重蹈我的覆辙。 那天我们刚刚入住阿姆斯特丹的酒店,先生去冲凉。我在整理行李:要在这里住五天呢!这时听到厕所砰的一声巨响,我冲过去一看,老公面朝地摔倒在淋浴室外,shower的门压在他身上,老公疼痛难忍地说“胳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说起伦敦,很多人言必大英,再就是吃的差、人冷漠。其实除了大英、大本钟和伦敦塔,伦敦好地方太多了,单就收藏来说,大英当然是世界三甲博物馆,伦敦国家美术馆NationalGallery不逊于世界任何一家顶级画廊,华人世界里鲜于谈及的V&A-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andAlbertMuseum-无论从面积、数量和价值都堪称世界一流博物馆。 V&A一百多个展厅、两百多万件、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2-07-11 04:55:38)

“像凤凰一样,伦敦飞走了,留下的是破碎的残骸”-托马斯·文森特。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大鸟,祂借太阳之光启迪人类;每隔五百年,光泽将尽,祂便采集枝叶、引火自焚、祭太阳神而重生;祂名Φο?νιξ、phoínix、菲尼克斯。郭老先生将这个传说移植于中国神话中的凤凰:当凤凰大限将至,便集梧桐枝浴火,在烈火中新生,其羽更丰、其音更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09 04:56:37)

1666年9月1号夜晚,伦敦下城开始沉睡。布丁巷面包房的老板托马斯·法瑞纳ThomasFarriner封上了他的面包炉,上楼睡觉。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法瑞纳有些心神不定,开始胡思乱想。他想到自己22岁开始在英国最大的面包房学习烘焙,12年后在布丁巷开了自己的面包房;如今他拥有这个面包房17年了,他的面包、甜品当然还有布丁在整个下城小有名气。他的面包房口碑如此之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07 04:25:24)

进去的是家小酒馆、在一条不起眼的小街上。 因为门小屋低,里面有些暗,和大街上明媚的阳光形成强烈的反差,看不清里面的摆设。我停下脚步,正揉着眼睛,突然听到有人嚷嚷“我们能跟你照个相吗?”;这时眼睛开始适应,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右前方先是一张长方木桌、木桌上散落的酒杯里装着深色的液体,木桌后面的小转角沙发上挤了七八个人、齐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7-05 05:41:04)

去法国前跟LP说这次咱去的都是好地方,带上跑鞋,跑几次步留个纪念。 没想到出发前坎坷极了。出发前一晚,onlinecheckin刚做完,北京传来消息,岳母情况不好,于是开始取消租车和酒店预订;深夜又说检查做完了,不是那个“AI”字,因为飞机票已经不能退了,又连夜租车订酒店,第二天跌跌撞撞地上了飞机。 下飞机开车到巴约Bayeux住下,惊觉只订了三晚的酒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