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希罗

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三千年前爱琴海东岸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了人类史最伟大的先哲和我们得以生存的现代文明
博文

公元321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瓦列利乌斯【注一】【注二】拿起最后一片面包。 面包上抹着奶酪,烤得微黄,酥且软,恰是他喜爱的火候;这两样东西都产自他的农庄Villa,很香;他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着。 瓦列利乌斯喝了一口牛奶,然后问随从:“我要的突尼斯工匠到齐了吧?” “是、大人,他们上个月到的,现在已经开工了”,随从谦卑地回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8-11 04:02:17)

说起西西里,人们想到的是《教父》、Cannoli卡诺里卷和D&G【注1】。事实上,西西里有丰厚的文化、悠长的历史和难以置信的风光,美食为它锦上添花。歌德就说:“如果不去西西里,就好像没去过意大利;西西里是意大利的美丽之源”。 西西里位于地中海中央、又是地中海第一大岛,与它隔海相望的有北非、希腊、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位置独一无二,所以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08-09 04:31:02)

士兵走近老者,命令道:“随我去见将军”。 老者埋头凝视着桌上的几张纸,并未回答。 士兵有些恼怒,逼近几步、拔出短剑向老者挥舞着:“随我去见将军”! “别碰我的圆圈Donotdisturbmycircles”!老者向士兵吼道。 气急的士兵气挥剑刺向老者;老者倒地,“别碰我的圆圈!”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阿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阿马尔菲海岸的公交由SITA巴士【注1】运营,起点在苏莲托火车站,车站小卖部售票。收银员听说我们要去三个地方,说“你们买当天往返票吧、一人10欧”,我一听太好了、就是它了! 酒店本来包早餐,因为当天往返担心时间太紧张,我们在餐厅营业前就离开了。这时离发车还有20分钟,就在小卖部买了早餐吃。 首班车只有三五个乘客。我们上车依RickSteves推荐坐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8-05 04:18:48)

这是我在多伦多的第一个夏天。 说起来搬到downtown已经一年了,不过因为反复的封闭、去年是个不完整的夏天:国庆节焰火日程订好了又取消、CNE干脆没开始就cancel了,记忆中只剩下周五King/Portland午夜的喧哗、小意大利和希腊城patios的美食和Woodbine的沙滩排球,还有在公寓预订下一次健身的艰难,跟我心目中多伦多的夏天比相去甚远。 今年我的夏天却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大约下午一点,天空出现了一朵硕大的云朵;那云特别像伞松【注1】:先是高耸的树干、尽头才是茂密的枝叉;我想象它因爆炸而直冲云霄、直到能量耗尽才向四周发散;云朵有时颜色浅淡、有时又因火山灰而杂色斑驳”,最后“一切都没了……都深埋在火山灰中,就像埋在雪里一样”。 说这段话的是一个叫小普林尼PlinytheYounger的罗马人,他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很多人去那不勒斯只为了一个原因: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 单从收藏计,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NationalArchaeologicalMuseumofNaples绝对是世界一流博物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这里游客不多,我们去的时候只有区区两三人买票;对参观者来说,这其实是另一个好处。 博物馆的建筑物始于1586年、曾是那不勒斯大学,1777年起波旁王朝Bourbons的费尔迪南德四世将其家族的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最好吃的 这个就不用点名了吧?!作为风靡世界的第一食品的发源地,除了Pizza,舍我其谁? 提前做了功课,打算狠狠吃几顿披萨,在酒店住下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号称“披萨一条街viadellapizza”的Tribunali,直奔第一目标「GinoSorbillo」,远远看到招牌、兴冲冲地走到近前,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下午一点半,整个街筒子都是吃货,我观察了一下形势,看样子不到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朝至拿波里,夕死可矣。 1787年,歌德Goethe从罗马来到那不勒斯海湾。这里的一切,海岸、河流、人气、氛围及海湾远方夕阳下的维苏威,都远远超乎诗人的想象,以至于脱口而出:“看一眼那不勒斯、死而无憾VediNapoliepoimuori!!”。 今天这句话却似乎有相反的含义。 去年同事从意大利旅行回来,告诉我他对那不勒斯最大的感受就是脏。 确实,很多人印象里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499年10月的一个下午,法王路易十二步入米兰圣母感恩教堂SantaMariadelleGrazie。他刚刚击败米兰大公斯福尔扎Sforza、占领了这座历史名城,同时觊觎心目中的明珠拿波里Napoli王国,志得意满;不过他现在只想看一幅画。 他当然知道列奥纳多这个名字,但也没对一幅画抱太大期望,况且是在一座道明小教堂的饭堂里。 饭堂很暗,路易十二眉头一皱。“画在对面”,随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