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希罗

从荷马到三哲再到维特鲁威,三千年前爱琴海东岸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了人类史最伟大的先哲和我们得以生存的现代文明
博文

上次说到九月六号傍晚我们另有奇遇,现在该向大家交代了。按照RickSteves的推荐,我们环游了维也纳老城;在维也纳著名的城市公园Stadtpark,我们下车寻找小金人。在跌跌撞撞的奥地利英语指引下,几经周折小金人依旧渺无踪影,我们决定在公园漫游,反正一路雕像很多。我照相时,LD走近去端详。“是舒伯特!”,她兴奋地告诉我。 舒伯特FranzSchubert纪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似曾相识的场面:狭小的街道上、天篷架在高空,街道交汇处的广场上、孩子们在嬉戏。下班的皇家卷烟厂的女工们涌了出来,无聊的男子们过去搭讪、女工们回以挑逗。 这是塞维利亚! 歌舞升平中,一个女人出现了。所有的挑逗都停止,他们的目光追逐着她、充满渴切;她们的目光也追逐着她、含着妒恨。 她视所有人为无物,自顾迈着她独有的吉普赛台步,偶尔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实在走不动了,你背我走吧”,LD一手扶着路边的护栏,气喘吁吁地对我说。“非投诉那个优步司机不可!”,我甩着发疼的右臂、恶狠狠地想着。从开始就不顺。先是司机找不到我们住的地方,上车后司机玩儿过山车,吓得LD双手紧紧抓着我的手臂,最后到了一条大街,前面封路了!“对不起,我不能开了、你们自己走过去吧。”,司机操着捷克英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布拉格市中心、伏尔塔瓦河畔、查理大桥东侧坐落着世界最美图书馆-捷克国家图书馆Kementinum,而我们苦苦寻找的明镜礼拜堂MirrorChapel就在图书馆院内。 Kementinum国家图书馆(网络图片) 查理大桥上的桥头音乐家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找到明镜礼拜堂? 说到捷克的骄傲、音乐大师德沃夏克,其实捷克还有两位音乐大师:先于德沃夏克的斯美塔那Sm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26 04:22:53)

老城广场和石钟屋, 706年前五月十四日清晨,一声啼哭刺破布拉格老城广场的宁静,一个婴儿出生了。 那是一所老式哥特石屋,房前挂了一个不起眼的石钟。 四十年后,这个婴儿征服了欧洲,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也把波希米亚带入前所未有的辉煌。 这个婴儿就是查理四世。 出生700年后,查理四世高票获选有史以来最伟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蜿蜒两百多公里的阿诺河孕育了伟大的托斯卡纳人,也造就了佛罗伦萨这个举世无双的城市并使其成为文艺复兴的摇篮。 纪元前一世纪时,佛罗伦萨诞生于阿诺河北。得益于建于纪元一千年的老桥Vecchio,河南开始有人居住,这些人多是工匠、艺术家等贫穷阶层,因而被贵族们轻蔑地称为“河那边的人”(Oltrarno即AltroArno的意思)。十四世纪时佛罗伦萨共和国成为亚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次(2013)去意大利三个城市,专门买了RickSteves的三本袖珍书PocketBooks,每一本袖珍书里都会设计几条步行路线。在罗马的第二天我们走了一条线(见《夜游罗马》)后我们一致爱上了步行路线,因为这种方式既随意有趣又不会遗漏。不过我们预留的时间比书中多一倍,这样可以有兴致时离开既定线路。 在佛罗伦萨我们走了RenaissanceWalk漫步文艺复兴,见右图。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注:这一篇是LD眼里的巴塞罗那。 从机场的巴士下来,拖着行李,走在巴塞罗那的大街上。八个小时的飞机,一点没影响我的兴致,一边找路,一边欣赏风景,穿过一条小马路,正有点不知去向的时候,无意中一转头,我不禁停下了脚步,马路那一边,LG在喊,“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我突然反映过来,对着LG大声喊,“快过来,我找到了”,LG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这个系列我曾经提出“如果一生只能游览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应该是意大利;如果一生只能游览一个城市,那么这个城市应该是罗马”。对第一个说法网友似乎没什么异议,但是第二个说法引起了几位网友的抗议,他们说那个城市应该是佛罗伦萨。 虽然我仍然会选择罗马,但也百分之百同意佛罗伦萨在近代文明史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且看一下这个的名单: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9-08 04:56:19)

从Ottaviano地铁站出来时还是大清早。街道两侧布满了商店,装饰华丽,充满商业气氛;唯一让人有圣城感觉的是那些不断问要不要Tour的导游们。 因为一整天都要待在这个世界最小的国家里,我们走得不慌不忙,看到好的商店就进去喽一眼。尽管如此,二十分钟后我们就走到了城墙边,接着就是圣彼得广场了。 清晨的梵蒂冈 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一个导游帅哥(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