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魚郎

賣魚郎本名楊錦文,為退役戰鬥機飛行員,官階中校,曾為空軍特技飛行小組組員。現定居南加州,從事海產貿易,嗜好美食、寫作、書法、高尔夫球、唱歌、游泳,盼與同好交流。
博文

【賣魚郎手書】 計劃明年要退休了,移居南加州已經近四十年,安家、立業的來美創造新生活的任務也即將達成,非但沒有喜樂之情,反而些許失落沮喪。也許來美後過過顛沛流離處處家捉襟見肘餐餐樂的日子,達成為自己家人找個固定的巢就是最大的心願,終老回鄉這個名詞已經無對等的意義。 最近心中總是湧著一股暗流,搬回臺灣,找一處海港,每天清晨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12-28 08:54:02)

九月初勞工節長週末,我與内人受邀赴北加州聖荷西參加同學會,將住宿在主人的農場裡。行前被告知,這次主人將在農場裡兩百多隻安哥斯黑牛(Angus)中挑出一頭兩歲大800磅重的牛犢子,請真正的牛仔在野外烤給我們這些老同學大快朶頤。賣魚郎少年輕狂時曾經偷烤過幾十公斤重的山羊,烤全牛可没見過,800磅重的大牛,乖乖隆地冬,那如何炮製呢?想想,口水都流出來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12-21 15:29:42)
聖璜群島SanJuanIslands被美國及加拿大環繞,位於普捷灣PugetSound北部,西接璜弗卡海峽StraitofJuanDeFuca,總面積173平方哩,是美國西北的渡假聖地,已被命名的島嶼共172個,居民聚居在四個主島上,人口共約16,500人。人們可從華盛頓州安娜可蒂斯港Anacortes將座車開進渡輪,前往四主島旅遊,當日即可往返。聖璜群島天氣温和,雨量充足,土壤肥沃,林木茂盛,蟲鳥集結,水中生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12-21 12:45:06)
高中時參加了青年救國團寒假橫貫公路徒步旅行隊。從台中東勢入山,每日天亮時出發,背著背包沿公路向東前進。公路是榮民們沿山開鑿而成,一路蜿蜒爬升,氣溫逐漸下降,古木參天,不時看到幾隻野鹿。走在巍峨的大山裡,對我這在亞熱帶城市長大的孩子,是個了不起的驚喜。幾天後,所有的喜悅漸漸地被疲憊的身軀、扭傷的腳踝、腳底水泡的痛楚所取代。每往前邁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您知道世界上最貴的海鮮是什麼?海參、魚翅、鮑魚、鱘魚籽,黑鮪腩?都不是,您也許不相信,是中國東南沿海產的黄唇大黄魚(Bahabaflavolabiata),屬石首魚類,浙江人叫它黃甘、黃金鮸魚,閩粵人稱金錢鮸、金錢猛。黄唇黄魚比一般大黄魚大很多,成魚體長1至1.5公尺,重15至30公斤,最重可達80餘公斤(180磅)。惜魚獲量極少,近年東南沿海僅有數條黃唇魚被捕獲。2012年8月14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9 12:31:21)
大黃花魚(LarimichthysCrocea)古稱「石首魚」,是自古江浙沿海的平民美食。唐代陸廣微的《吳地記》中記載,公元前505年(約2500年前),東夷人侵吳國(現浙江沿海一帶),吳王率軍入海逐之。屯兵在沙洲上,相守月餘,海上風浪太大,軍糧無法渡海送達,吳王焚香燒爐禱告,言畢,東風大震,水上見金色一片逼海而來,繞吳王屯兵之沙洲百匝,派人打撈,得魚,食之鮮美,魚為金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2-18 16:32:00)
还记得2010年世界杯足球大賽上,連續八次準確地預測了比賽勝負結果的神奇章鱼「保羅」吗?保羅在章魚族中屬「真章(OctopusVulgaris),是章魚中較高價的品種,成章每隻2到3公斤以上,章魚一生只能生育一次,科學家還没辦法用人工受精孵育出有保羅基因的章魚來,水族舘裡也從無大章魚生小章魚的記錄。所以,「保羅」準確預測世界杯輸赢的神奇事蹟將成足球史上之絕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7 20:56:06)
今年冬雨綿延,不見天日,令人煩憂。終於,太陽露臉了,雨後的早晨空氣格外新清,突然,淨潔的水泥道上多了一小陀新鮮鳥糞,還是落在那一米見方的老地方上。哦!春天真的來了,我擡頭望了望屋簷的燕子巢。這家燕子住在我家屋檐尖下已經很多年了。每當大地回春時牠們從南半球雙飛而來,當夏末第一陣金風吹起時,整家人就一窩風地飛走了。 燕子伉儷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7 15:35:09)
「喂,老楊,今天晚上要不要跟我去打工?」昨天才下飛機,在闖美國的第二天,就去打工,還不錯。我說:「好呀!好呀!打什麼工?」「做七檯囉!」 香港仔雷蒙住在二樓,老戰友托朋友托他照顧我,並幫助我瞭解這裡實際的生活情况。我問:「七檯,什麽七檯」,「就是威塔waiter哪!」原來在香港管茶房叫企檯,被雷蒙的廣東國語就說成「七檯」了,我說我不會,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4 12:54:38)

从小便喜欢唱歌,但老妈总说我嗓子左得厉害,就别折磨人了,但是我总是不信。在读初中时,兴致勃勃地报名参加了蔡老师的合唱团,第一天一张口,就被老师请出教室,放了长假。每当经过音乐教室,天籁的歌声像高山流水般地传出,我的心都碎了。从此以后,除军歌外就没开口唱过歌。90年代末期,有一次去日本岐阜卖海产,社长以最高规格招待我,在河畔古屋餐厅里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