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魚郎

賣魚郎本名楊錦文,為退役戰鬥機飛行員,官階中校,曾為空軍特技飛行小組組員。現定居南加州,從事海產貿易,嗜好美食、寫作、書法、高尔夫球、唱歌、游泳,盼與同好交流。
正文

日本宮崎喫肉記

(2020-01-12 21:03:54) 下一个

2018年3月,好萊塢奧斯卡獎典禮例行的慶功晚宴中,奧地利名廚烏敢帕克 Wolfgang Puck 用燒烤宮崎和牛肉為主題菜配搭宮崎地瓜燒酒,跌破了全球美食家的眼鏡。2019年的頒獎餐會宮崎和牛肉再度被選,以韃靼生牛肉、小漢堡、燒烤方式呈現,令宮崎和牛在美食界更受矚目。我常去日本各地做買賣,宮崎縣卻沒去過,早聽人說宮崎縣藍天碧海,氣候宜人物產富饒,充滿南國氣息,是日本別具特色的美食之郷。朋友說,宮崎漁聯與某加工廠想在美國找一個合作對象,如有意願可介紹我去談談。如此才有機會去宮崎一探究竟,了卻遺憾。

【上圖來自網絡】

從東京轉機到達後步入機場大廳,牆上的彩繪及本地人黝黑的膚色,反映出南方海島氣息,我還以爲錯到了南太平洋的國度呢!雖然已近深秋,來接機池田先生一身短衫笑臉相迎,這是我首次在日本見客戶穿西裝打領帶反而不自在的經驗。走出機場,炙熱陽光伴著海風輕拂,竟然有回到少年時代南臺灣東港大鵬海邊的感覺。

池田先生告訴我宮崎縣地形狹長,西部依山東面臨海,終年不斷的太平洋暖流黑潮就在離岸不遠處經過,從赤道帶來溫濕的氣息及乘潮流而來的大型迴游魚類如鮪魚、旗魚等造就了本地豐盛的漁農業,由於得天獨厚的條件,宮崎自古就是日本的畜牧、漁業及農業之鄉。日本的職業棒球隊的冬季訓練營也多數設在此地,許多巨星都會來此練球,池田先生如數如家珍地説。我看他戴了頂棒球帽,想此人一定是個棒球迷,如果他來洛杉磯的話,接待他的節目就是請他去道奇球場看有日本球員參加的棒球比賽了。

當天的晚宴設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廳,大夥兒在榻榻米房間盤膝而坐,主人怕我膝關節堅持不了,就特別安排了一個有靠背的座墊,有了背部的支撐僵硬的雙腿便可以舒展一下。晚餐開始大家用一杯啤酒潤嗓後,就迫不及待地喝我帶來的百齢曇威士忌。多年經驗總結,蘇格蘭高地產的21年百齡曇混和Ballentine Blended 威士忌,在日本是最好的伴手禮,酒友都認為百齡曇酒廠調出的21年威士忌滋味最佳,是日本土威士忌難以項背的。百齡曇加少許冰塊及礦泉水將酒精解融後觸發出的酒香更令人難捨,將威士忌加少許水稀釋的程序叫做水割。我則要一杯在奧斯卡頒獎時馳名的霧島地瓜燒酒加冰塊嚐新,也是香味溢鼻入喉圓潤滑順。日本商場的飲酒習慣,總是先喝一杯啤酒潤喉後,再開懷暢飲主題酒的。

前菜上來了,是盤下酒的沙西米,雪白的蘿蔔絲墊著綠葉盛著粉紅色、深紅、血紅的肉片配上生姜末、醃漬姜片及黃色的檸檬煞是美觀。以我數十年賣魚的經驗竟然看不出是什麼魚。主人見我眼神迷茫便介紹説,這是雞肉沙西米,有鷄胸肉、鷄大腿內側、雞肝和雞胗,言畢就下箸示範地吃了起來。我是頭一次嚐雞肉沙西米,胸肉鮮嫩,腿肉滑實,雞肝濃郁,雞胗咬勁十足,各部位的口感及鮮味都不同,雖然覺得有點古怪,卻沒有生雞不適的氣味,滋味還是不錯的!

宮崎位於九州東南,天氣炎熱,交通不便、民風純樸,日本古稱南蠻之地,三百年以前江戶時期,島津藩南部(今宮崎縣)地方農民將美味的土雞獻給地頭領主,故叫「地頭雞」。宮崎的原生土雞腿短冠小卻有冠毛及胡鬚,以肉質清甜鮮美、口感爽脆又細緻而聞名,縣畜牧硏究所用十年的時間,以地頭雞和外國知名品種培育出優質新品種,並限每平方米僅能養一至兩隻地雞,保證牠們成長時的運動量,2004年官方確定了「宮崎地頭雞」品牌。宮崎特產木炭燒烤的「宮崎地雞炭火燒」有奇特的炭香,是著名的地方美食及旅遊的伴手禮,全日馳名。1600年 葡萄牙傳教士來到宮崎,教導當地土著將雞肉塊醃漬入味後,裹上麵糊制成炸雞塊,此種西洋食物,立即驚艷當時的日本美食界,稱之為「南蠻雞」,迄今還是日本家庭及餐廳的常見食譜。宮崎的地頭雞料理式樣繁多,是來此遊歴必嚐的美食。

主菜上來了,果不其然是我盼望的宮崎和牛肉,以日式涮涮鍋方式烹調。毎人一碟,我想如此甚好,可以安心慢慢享受。肉色粉紅見之可憐,玉脂般的花紋細致入微地分佈在粉紅色肌肉裏,薄薄的肥牛肉片立體擺飾在方形的米色瓷盤上,像盛開的花朵,秀色可餐,我看了又看都要流口水了,竟然不捨破壞美色而下箸。怪不得有人說日本人美食是用眼睛吃的。肉片汆燙數秒後就可蘸汁吃了,把肉含在口中,也不需認真咀嚼就在嘴裏溶開,鮮美柔潤綿長,也沒有吃大肥肉時油膩的感覺,柚子醋為主的蘸料平衡了濃郁口感,也提升了美味的層次。主人說,和牛油脂吃在口中時溶化溫度的高低及油脂本身的特殊鮮味才是評估其美味的重要指標,優生品種、舒適生長環境中照顧及獨特配方的飼料缺一不可,传说還有牧農餵以飲啤酒並定期按摩其脊部肌肉,讓牛寶貝身心愉快,以期育出油脂理紋均勻鮮美柔嫩的特級牛呢!日本和牛等級區分非常嚴格,能達到A5 等級的日本和牛,僅佔所有數量的百分之五,肋眼出肉比率更少,對一擲千金的老饕豪客供不應求。

相傳數百年前葡萄牙人從東南亞乘著北上的黑潮到達宮崎,並將馬匹及育馬知識帶給了當地居民,所以宮崎自古就是日本出產名馬及農耕馬之鄉。隨著機械普及,馬匹的需求滅少,畜民將育馬的知識運用在育牛上,很快宮崎就成為日本牛隻育種及牛犢生産基地之一。2018 年宮崎牛在全日本和牛比賽中榮獲內閣總理大臣賞及五項最優秀獎,宮崎和牛的排名也與神戶牛、松阪牛並駕齊驅了。

吃完和牛涮鍋接著上了一盤芒果,肉色澄黃,多汁少纖,蜜甜中帶著乳香,比起亞熱帶南臺灣的愛文芒果不遑多讓。我問主人池田先生這也是宮崎特産嗎?他點頭笑道,除了南洋芒果外,我們還有真正的南太平洋復活島巨人石雕呢!明天帶你去看看。



本文刊於1/11/2020[世界日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