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只事耕耘,不计收获,给自己,给天地,也奉送给同行的伙伴们
个人资料
博文
(2020-08-23 00:58:45)
跌宕起伏的鸟生II无系之舟,2020。8。21当我写了“跌宕起伏的鸟生”的尾声之后,从没有想过今年还有机会继续写这对天鹅夫妇的生活。然而,自然界的神奇就在于它的一切是超出了我们人类的想像,相比它们那千变万化的丰富鸟生,我们的大脑的思维显得“象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公理那么简单!是的,自然界的神奇不光是让我们看到的天鹅夫妇的曲折生活,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是“告别屈原人格”的时候了吗?无系之舟,2020。7。17初稿,7。19日更新无系之舟的转载序言“告别屈原人格”,这是学者傅国涌一篇仅有不到三千字的短文,却是把中国知识分子的窘境分析得最透彻的檄文!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知识分子是其灵魂,是其思想的精华。失去了自由思维和独立精神的这个群体,就是没有头脑,没有脊梁,也站不起来的人。没有文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为什么我没用“美篇”等新工具来写游记“非洲印象”?无系之舟,2020。6。29我的“非洲印象”系列在微信上发出后,出乎预料得到那么多人都很喜欢!有些是去过非洲的,评论说:非常喜欢你的游记,可能说是游记似乎有点简单。那种综合历史与现状的进程,囊括自然景观于人类文明的相生相应,道出对未来人类自身发展窘况的忧虑,绝非“游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7-07 03:11:04)
跌宕起伏的鸟生
无系之舟,2020。6。27-7。7
(1)
悉尼的初冬,5。29,细雨蒙蒙,在奥林匹克公园散步时,在湖面的高架眺望台下,发现下面一只黑天鹅在一堆草中睡觉,黝黑的羽毛上的水珠清晰可见,鲜红的嘴在柔韧的长长脖子尽头,半掩盖在羽毛里仅仅露出了一点点红。仔细一看,不是随意的一堆草,而是一个搭建得很致密的卵圆形窝,应该不是一般的睡觉,可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特朗普--至少他开始终结“政治正确”的潮流
无系之舟,2020。6。19
现在对特朗普做评价是为时过早,特别是现在这样一个激流之中,爱他的人真爱,恨他的人真恨!对一个大人物评价往往是“过去时”才会愈加清楚,要看他在历史的这段轨迹中的作用;而对一个历史转折时期的大人就更始如此,在美国正站在十字路口,需要拐弯,是否拐对了。。这至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为什么我要转载“暴乱后的美国依旧伟大”这篇文章? 无系之舟,2020。6。15 谢谢博主土狼的“暴乱后的美国依旧伟大”这篇文章,我转载它,不是文章论述多完美或无懈可击,而是这篇文章说到了美国这个国家所以伟大的关键和实质:不管现实有多么纷乱,“疫情加暴乱”,在整个世界的外人看起来有多可怕,但这个国家在依宪法的框架做事。。。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非洲印象(后记):非洲需要救吗?有可能救吗?
2020。6。13。无系之舟带着许多的问题走进非洲,带有更多的困惑回到自己熟悉的社会,虽然作为一个游客,我只是非常非常粗略地看了几眼南非和东部非洲的肯尼亚,坦桑尼亚,津巴布韦,赞比亚,但不知为什么,我脑子中反复在问自己几个问题:需要救非洲吗?这个世界几十年的努力是否救了非洲?非洲能被救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非洲印象IV:塞伦盖地大草原(2)
无系之舟,2020。06。11。
余下的两天,为了捕捉到更多的角马产崽,团队全力以赴地早出晚归。27日,我们六点钟就还是冒雨出发了。凌晨,阴天,天地都是一片灰蒙蒙的,角马群只是一群群影影绰绰的黑影儿,象是剪影,可边缘却不清晰。大自然一旦挥洒泼墨,就是大手笔的浓浓水墨画!七点过点,天空放晴了一点儿,草地,角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非洲印象IV:塞伦盖地大草原(1)
无系之舟,2020。06。09
二月22日七点五分,我们离开了马赛马拉营地,向东南方的属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地草原出发。这两块草原从地理角度都是东非裂谷的一部分,是同一草地,不过是分属给两个国家,塞伦盖地几乎是马赛马拉的三倍,700多平方英里。我们的车队是直接从马赛马拉草原的土路上穿过整个保护区而南行的,非常有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非洲印象III:马赛马拉大草原
无系之舟,2020。6。9 一整夜的航行,从非洲的最西南角到了中北部东非,黎明前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降落。肯尼亚素有十字架上国家的美称,因为赤道和东非大裂谷将好在此交叉和交汇。据去年来过的同伴们说,这里的国际到达是全新,机场的整体建筑说不上什么设计,不豪华,也不现代,但朴素够用。凌晨的内罗毕,微弱的星空,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