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系之舟

在世界行走中的随想和随笔,耕耘为一块自留地,送给自己,奉给天地,结识一起同行的伙伴们。。。
个人资料
博文
2023.10.13(星期五)阴雨,午后转晴按预定计划,我们今天要走路去看伦敦自然史博物馆和大英图书馆。在细雨绵绵中我们到麦当劳吃了早点,看好地图,我们就步行穿过海德公园,走过阿尔伯特宫,音乐学院,音乐研究院和一系列学院,到了自然博物馆(NatureHistoryMuseum),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们还是排在两三百人之外,不少是游客,但更多是家长带孩子,小学生,中学生的群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3.10.12(星期四)阴雨又回到了之前的六人行伦敦游,在subway的早点后,我们Queensway搭上六人出租,象每一次都比地铁还经济!我们被放到了市中心,OxfordCircle。除了逛街,我们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大妹妹找到她心心念念的流行病史上的那个典型案例。在1854年伦敦霍乱传染中的医生JohnSnow如何发现了霍乱的源头,从而制止了疾病的传染。开始大妹妹一直执着地寻找,忘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3.10.11(星期三)阴如果说昨天去的丘吉尔庄园是体现英国皇家的气派,今天所参观的庄园就是1760年起家的平民,而后来分布在世界多地的首富家族罗斯柴尔德的财产,真正显示了犹太人的聪明才智。两者都体现了大英帝国的底蕴和气势。英国历史造就了这些家族,这些家族又为英国历史增添了荣光。这个家族对世人来说是一个传奇。目前,他们的主要财富集中在英国,法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3.10.10(星期二)阴雨果然,今早一起来,好像没生病一样!我虽然有些不相信,也为自己身体的调节能力而自感庆幸,大概是这一个月的大运动量起了作用,我想是运动中的生物体要更容易自我调节一些?我给自己这样一个解释,有趣!我会再仔细想一下这个道理。我们来到丘吉尔庄园,布莱尼姆宫殿(BlenheimPalace),这座宫殿建造于1705-1722年间,是当时的安妮女王为了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3.10.9(星期一)晴,蓝天白云 为旅行中生病付出的代价是一些自己非常想去的地方肯定牺牲了。 弟妹们今天去了切尔滕汉姆(Cheltenham),莎士比亚的故居,是在埃文河畔,之后又去了华威城堡(WarwickCastle)。沙翁的书读了一些,他的剧也看了一些,现在到了他的家门口,我真非常想去,但早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忍痛不去,倒不时真得走不动,权衡一下,还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3.10.8(星期日)晴,蓝天白云对这个磨坊老店非常感兴趣,在黎明就起来了,在旅店的内内外外散步。晨雾渐渐升起,弥漫着后院一眼望去的整个绿色原野,羊群,牛群像是飘渺在低矮云层中。。。我们住的房子是一座很多的木结构大建筑。这座大木屋边的巨大的石磨大木转盘一直在低声有节奏不停歇地转动,将水引导到另一渠道,大概几百年来就是如此吧,这里的一切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3.10.7(星期六)阴转多云,转晴早饭后,从Swansea一路大方向往东南去,今天的目的地是英国的古城巴斯(Bath)。如果说,在苏格兰,爱尔兰的乡村公路让我们见识了英国的乡土,古老,传统;那么今天穿行的这条六大道高速就显示了英国都市,现代和与时俱进的一面,需要的东西建设上不落后“半步”,对于传统古典的东西要保留时,也不改造“半步”,这恐怕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下一个223.10.6(星期五)阴雨(爱尔兰),阴雨转多云(英格兰)早7:35,早饭后的我们匆匆赶去Wexfort-Rosslare轮渡,8:45—12:45,今天要回到英格兰本土威尔士(wells)的地界。我们早早出发,希望能排在轮渡的前面。到了港口,才知道我们没有注意轮渡信息,由于天气的能见度,启航推迟至少一个小时。我们轮流下车,顺便看看这个不大的港口。而我去给小妹和我买两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3.10.5(星期四)阴风雨8:30,离开了IMeelick,十点到了金塞尔(Kinsale)小镇,正好有幸碰上了这里的爱尔兰文学节(10.5-10.8)开幕的第一天。“语言是思想的外衣”[Wordsaretheclothesthoughtwear.(SamuelBeckett)]。这是出生在都柏林的爱尔兰的作家贝格特(SamuelBeckett)的名言,他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这句话是这个文学节的引导词,印在这个节日介绍的小册子上。文学节非常传统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3.10.4(星期三),阴,雨,风清晨,早餐后,还早,我们到湖边散步,的确是鸟语花香,清脆的小鸟叫声对喜欢拍鸟的我丈夫简直是天籁之音!8:30,我们在雨中驱车从东海岸一路向西,是真正横穿了爱尔兰的腹地。目的地是西海岸大西洋边的莫赫悬崖(CliffsofMoher)。途中路过一个旧教堂的废墟,残檐断壁,墓地,阴沉,灰蒙蒙的天空,大雨越下越大,哗哗地洗刷着这远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