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9.感恩节,原来何建这么会撩)--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8-12 09:40:30) 下一个

从那天以后,何建开始每天给晓薇送早餐。早上时间紧张,何建会在车里等晓薇下楼,看着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坐进车里,转头对何建露出那种纯真少女特有的灿烂无比的笑容。每次看到这笑容,何建都觉得晓薇把阴雨绵绵的西雅图冬天都照亮了。

晓薇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不管何建给她带什么早餐,她都会夸张地叫:“是油条!”“是蓝莓松饼!”“是bagel!” “是虾饺!“  她那个表情,总会逗笑何建,他心想:”真是个戏精。“

他们会一起坐在车里吃早餐,然后何建把晓薇送到华盛顿大学,自己再开车去贝尔维尤社区大学。这个学期,何建又开始上课了。认识了晓薇,他想更努力一点。之前他断断续续的都在社区大学上课。但是各种事情各种干扰,有时候又听说现在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很多,所以他总是坚持不下去。

其实何建喜欢读书,他曾经想做一个律师,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想法已经远去了。最近几年何爸爸常常提要自己开一个餐厅,父子俩都在存钱,何建就停了这社区大学的课,开始打两份工。现在爸爸的餐厅开张了,他要给爸爸帮忙,还要上学,时间很紧张。

何爸爸的餐厅周末最忙,但是晓薇是学生,只有周末有空,所以他们见面时间不多。这是个问题,晓薇没有抱怨,她很喜欢每天早上坐在车里与何建一起吃早餐。

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是一种充溢着心灵的饱满的快乐。

已经11月底,马上就是感恩节了。这天好冷,天空飘着细雨。晓薇穿着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纯白T恤,外面套了一件牛仔外套,翻出来的领子露出白色的绒毛。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小脸冻得通红。她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坐进车里:“好冷啊。”

何建说:“你穿得太少了。你上去加一件毛衣。”

晓薇娇声说:“不用,要晚了,我不冷,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嘛。“

晓薇的声音有点童音,如果生气,声音就会又高又尖。如果撒娇,就像一个孩子。

何建的心酥了一下,把纸袋递给她。

晓薇开心地叫道:“是坚果牛角包!我最爱吃这个。好香啊。“何建看她迫不及待地撕了一块塞进嘴里,说:”真好吃,我减肥又要失败了。“

何建已经习惯了晓薇一边吃东西一边嚷嚷减肥。他不予评论。

晓薇问:“下周是感恩节,你有什么计划?”

“我爸有一个朋友,我们几家去他家一起过感恩节。你呢?“

”我去姨妈家吃感恩节大餐,然后和同学去惠斯勒滑雪。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何建顿了一下,说:“我要上班。“

晓薇说:“嗯。没事。“

”你去几天?“

”周五一早走,周日晚上回来。“

何建想,那整个感恩节我都见不到你了。但他没有说话。

晓薇问:“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

晓薇甜甜笑了一下,继续大口吃着牛角包。她圆圆的脸颊鼓囊囊的,随着她嚼动,两个酒窝一隐一现。

吃完了,晓薇擦擦嘴,何建递给她一杯咖啡。晓薇抱着咖啡,抿一口,偷眼看看何建,说:“感恩节我见不到你了。“

”我们都在吃大餐。你喜欢火鸡吗?“

晓薇摇摇头:“不喜欢,好干啊。想想要吃干得像柴火一样的火鸡,都不饿了。“

何建说:“是挺干的。“

晓薇又抿一口咖啡,说:“这个周末你要上班?“

”嗯,是啊。“

何建看着晓薇眼里掩饰不住的失望,说:“周四我去给你做饭?“

晓薇的眼睛亮了:“真的?你周四不上班吗?“

”周四顾客少,爸爸一个人应该可以。你有空吗?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晓薇点点头:“有空啊。你会做什么好吃的?“

看着晓薇期待的眼神,何建说:“你想吃什么?“

晓薇说:“我很想念上海菜。生煎包,菜肉大馄饨。”说着咽咽口水。晓薇在北京长大,但是姥姥姥爷都是上海人,她喜欢吃上海菜。

 “好。我周四5点到,我先去买菜。”

“你早点来,我跟你一起去买菜吧。“

“不用了,我买了带过来。带着你买菜麻烦。“

“你嫌我麻烦?”

“有时候。”

晓薇看着何建,发现何建在逗她,骂道:“滚。”

何建呵呵笑着,打燃车,开走了。

周四下课以后,晓薇洗了澡,化了妆,上身一件短小的Gucci T恤,下身是一件漂亮的短裙。但是这件短裙是配长靴的,在家里都不穿鞋,晓薇觉得整个服装不太完整,而且她不知道何建会不会觉得裙子太短了。她们这个圈子去酒吧去高级餐厅,都比赛着看谁穿得性感,晓薇也从来没在乎过别人的目光。但是她担心何建怎么看她。

她换上一件黑色紧身毛线连衣裙。整个裙子很简单,领口开得不高不低,裙子长度刚刚在膝盖之上。以前她嫌弃这条裙子太长了,她们都喜欢穿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但是今天她觉得这个长度刚刚好。

晓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毛线裙包裹着她苗条的身体,腿长腰细,露出雪白的脖颈。晓薇个子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很好,她最满意的是她的一尺七的腰和修长的脖子。晓薇学过6年芭蕾,体态轻盈,有一种舞者的魅力。晓薇的五官并不是让人惊艳的美,但是精心保养的长发和皮肤,精美的化妆,质地高级剪裁合体的服饰,让晓薇总是很引人瞩目。晓薇是一个很会打扮的女孩。

晓薇盘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再稍稍拽出几缕黑发随意散在脸庞,这样既露出她光洁的脸,又不死板,带上小巧的Tiffany心型耳环,没有带项链。她们都知道Less is more, 少就是多。只有土里土气的人才戴一堆首饰。

晓薇开始化妆。国际学校的女孩化妆很早,她13岁就开始化妆了,现在已经非常熟练。化妆最重要的是改善肤色,白里透红,淡而无痕。晓薇的眼睛不大但是圆圆的,她今天没有画眼线,只涂了浅浅的粉色眼影和睫毛膏,和亮晶晶的浅色口红。她花了45分钟化了一个看着像没有化一样的妆容。

晓薇看看镜子里自己又娇嫩又年轻又饱满的脸,很满意。

准备好以后,晓薇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着窗外。已经5点10分了,何建还没有出现。她中午吃得很少,已经有点饿了。想想何建还要做饭,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来?做饭还来得及吗?

门铃响了。晓薇跑过去开门,看到何建拎着两个塑料袋站在门口。晓薇说:“我怎么没看到你停车?”

何建抬头看着眼前的晓薇,愣住了。

这种眼神,晓薇见得多了,她心里得意地一笑,说:“看什么看?快进来做饭,我好饿。”

何建脸一红,脱鞋进门。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

“超市里人多啊,又有点堵车。“

何建穿得很简单,浅灰色的运动裤,黑色的T恤。他总是穿着这两样,但是何建身型瘦高,腹部平坦,胳膊上都是肌肉,非常完美的比例,就是穿什么都好看的体型。晓薇一直觉得何建长得比她好看。她需要打扮,而何建穿最简单的服装都很帅气。

何建走进厨房,把东西放在台面上。晓薇跟过去,把围裙递给何建。晓薇没有穿拖鞋,光着脚。

何建说:“你怎么不穿拖鞋?地板凉。“

晓薇倚在厨房门框上,说:“我在家从来不穿拖鞋。“

何建看着她的光脚,大红色的指甲油衬着她小巧的脚,特别白。他心里痒痒的,定了一下神,开始做饭。

“你今天给我做什么菜?“

”你的家乡菜。“

何建拿出一个擀面杖。

晓薇惊讶道:“你还带了这个?”

“做生煎包要用啊。你没有擀面杖吧?“

“没有。“

“我就知道你没有,所以带来了。“

晓薇看着何建熟练地洗菜切菜,大长腿,修长的身材,觉得他好性感。何建说:“你别在这里看着我。你去客厅看电视。“

晓薇脸一红,走进客厅,盘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她换着台,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目光时不时地瞟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那个身影。她的心一上一下,那种很奇妙的感觉又来了。

过了45分钟,何建端出来几个菜,有生煎包,菜肉馄饨,糖醋小排,雪菜炒年糕,,还有一个清炒豆苗。

晓薇半张着嘴:“这么快!这么多菜。你怎么做到的?”

何建得意地一笑:“这有什么难的。”

晓薇在餐桌前坐下,说:“我好饿啊。闻着真香。我开始吃了。”

何建还在厨房收拾,晓薇自己拿了双筷子和一个小盘子,已经夹了一个生煎包咬了一口。

何建擦着手出来,在餐桌前坐下,说:“自己吃上了?我的筷子和碗呢?”

晓薇举着半个生煎包正在往嘴里送,停在那里,有点不好意思:“哦,忘了给你拿。我去拿。”

何建说:“算了吧。我自己去拿。”心想,还好漂亮,虽然懒,但至少养眼。

何建去厨房倒了两杯水,把一杯水放到晓薇面前。又拿了两个小碗,给自己和晓薇各盛了一碗菜肉馄饨。

“哪个最好吃?“

“都好吃。你太棒了。比餐馆的菜好吃多了。“

何建看着晓薇狼吞虎咽的样子,很高兴,这是对厨师最大的夸赞。

“比上海之家的菜好吃?“上海之家是西雅图一家有名的餐厅。

“强多了。“晓薇嘴里含着一个排骨。

“西雅图的中餐厅是不太行。“

晓薇眼睛亮亮地看着何建,说:“比西雅图的,比纽约的,比温哥华的,比洛杉矶的,比北京上海的所有我吃过的餐厅都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

何建看着晓薇微笑时露出来的又白又整齐的小牙,心里充满了从没有过的欢喜,他想:“这个傻姑娘。“

晓薇虽然任性,但是确实待人坦诚真挚。她真的从来没有根据一个人的出身职业或者有没有钱来评判这个人。她交朋友的唯一标准是:这个人好不好,我喜不喜欢和这个人做朋友。

何建问:“你爸妈会做饭吗?“

晓薇摇摇头:“我从来不记得我爸妈做饭给我吃。好像从来没有过。他们很忙。“

何建皱皱眉:“从来没有做过?你家谁做饭?”

“保姆。小时候我很少见到我爸妈,他们总在出差,在北京的时候也是有很多应酬。我是跟姥姥姥爷长大的。“

”他们是做什么的?“

”他们有一个卖医疗器械的公司,现在好像也做金融,所以他们非要我学金融。我其实喜欢文学,但是他们打死都不同意。“

”那你怎么办?学金融挺好。“

晓薇眨眨眼,说:“我学两个学位。“

何建微笑着说:“你真聪明。“

”那你呢?你在社区大学学什么?“

“我也喜欢文科,我在选英文的课。也可能选一些会计的课,”

晓薇说:“你们英文课读了什么书?“

“最近在读廊桥遗梦,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我读过,我有这本书。“晓薇站起身,从书架上取出这本书,递给何建。

何建翻了翻,说:“你还做笔记。你喜欢这本书?“

晓薇的脸上发着光:“喜欢。我哭了好久。好感动。我最喜欢这句话:在这混沌不堪的世界,这么确定的事只会出现一次,不论你活几生几世,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你最喜欢哪句话?”

“我喜欢弗朗西斯卡在罗伯特走的时候心里默念的这句:让我再说一次为什么我要留下来,请你再告诉我一次为什么我应该跟你走。”

”你说为什么弗朗西斯卡不跟着罗伯特走?“晓薇说:‘他们分开的时候,弗朗西斯卡撕心裂肺地痛哭。这么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我不理解弗朗西斯卡的选择。”

何建说:“我理解。她除了爱情还有责任。她不忍心伤害她的丈夫和孩子。”

“但是她深深地伤害了她的爱人,也伤害了她自己。“晓薇的小脸严肃起来,她接着说:“她违背自己的真心,是不道德的,对她的丈夫也不公平。”

何建看着晓薇那张纯洁美好的脸,说:“爱情是会变的,责任是不变的。”他心里想:你的真心给过几个人?你真心爱的人几年后有可能变成责任,那时候怎么办?就扔掉吗?因为“违背真心是不道德的。”这些话他没有说出口。

晓薇问:“你觉得世上有这样的爱情吗?他们在一起四天,但是余生20几年都在思念对方。”

“我不知道,也许有吧。但是这样的爱情太痛苦,遇到是很大的不幸。”

晓薇撇撇嘴:“多美啊,即使痛苦。你知道这句话吗?悲伤和渴望使我们的人生完整。我觉得这句话很美。“

”人生本来就很苦,还要专门去找悲伤?只有你这种蜜罐里长大的孩子才会这么想。“

晓薇发光的脸黯淡下来:“我其实和我的父母不亲。小时候他们不怎么管我。我长大了,就老是和他们吵架。看得出来他们后悔了,一直想讨好我,但是晚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亲近。“

何建怜惜地看着晓薇。原来这个小公主也有这样的遗憾。他安慰道:“你多回去看看他们,慢慢会亲近起来的。我妈已经不在了,你父母双全,挺幸运的。“

晓薇点点头。何建觉得晓薇挺乖的。

晓薇吃饱了,换了一个话题。她指着书桌上一盆红色的蝴蝶兰说:“这花开得好吧?我天天浇水。我在超市买的。以前我养花总是忘了浇水,这次我每隔三天都认真在浇水。”

何建走过去,仔细地看着这盆蝴蝶兰,娇艳的花朵,绿色的树叶。何建转过头,说:“浇水?你过来摸摸。”

晓薇走过去摸了一下树叶,说:“对啊,我很认真的浇水。”

何建说:“这是盆假花。”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晓薇把花端起来,仔细看了看,讪讪地说:“怪不得这么轻。现在假花都做得这么好了。”

何建还在笑。

晓薇恼羞成怒:“不许笑了。不许告诉别人。”

何建尽量忍住满脸的笑。

晓薇说:“现在跟我讲讲你的前女友。”

 “你呢?”

 “我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我不信。”

“没有就是没有。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何建觉得晓薇的这个回答就是意味着她有很多前男友,但他不想追问下去了。他其实误解晓薇了。晓薇是看着奔放,骨子里胆子很小的一个女孩。她有过一些约会,曾经有一个男孩很喜欢她,追得很紧,他们交往了半年,也有过接吻,上过床,后来那男孩去了洛杉矶,他们就慢慢失去联系了。那是前男友吗?晓薇不知道,但是那种淡淡的感觉好像不是男朋友的感觉。男朋友是什么感觉?晓薇看着面前的人,有点走神。

何建也在看晓薇,他看着她光洁的脖颈,像天鹅一样优雅。紧贴着她身体的黑色毛衣裙勾勒出完美的少女体态。晓薇说话的时候,两个耳坠晃来晃去,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水味,混合着少女特有的体香。

何建的身体一阵燥热。

晓薇说:“该你了,你有几个前女友?坦白交代。”

“没有前女友。”

“怎么可能?不许撒谎。“

“之前我在一个餐厅打工,有一个墨西哥女招待,我们约会过一段时间。“

晓薇心里不太是滋味:“她漂亮吗?你追她的吗?为什么分手?”

何建看着晓薇有点吃味的脸,故意戏谑道:“漂亮,挺奔放的。应该是我追的吧。“

然后他眯着眼,放慢语速,说到:“分手是因为,她太奔放了。”然后用更慢更轻的语调一字一句地说:“我,有点,吃不消。“

这几个字像一条蛇一样钻进晓薇的耳朵里,晓薇的心咚咚地跳起来,她有点喘不过气来。晓薇抑制不住地想歪了。

何建继续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晓薇的窘相。

晓薇的盘子还剩了半个生煎包。她吃了一半,实在吃不下了。何建伸手拿过那半个生煎包,直接对晓薇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说:“味道是不错。”

晓薇看着何建的手越过桌上那几个没有人碰过的生煎包,伸到她的盘子里,拿了她那咬过的半个生煎包,放进自己的嘴里,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嫌弃。她愣住了。心里一阵悸动。

她拿水杯想喝一口水掩饰一下自己的慌乱,手一滑,水杯掉在了地板上。晓薇惊慌地站起来,光脚踩到一块碎玻璃上,血流出来了。

何建急步走过来,说:“别动。创可贴在哪里?叫你穿鞋啊。这么笨手笨脚的。“

”在桌子里第二个抽屉里。“

何建找到棉花,抗生素膏,创可贴。他把椅子拉近一点,把晓薇的光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用棉花擦晓薇脚上的伤口,再涂上抗生素膏。他一上一下轻轻擦着晓薇脚上的伤口和伤口周围的皮肤,他的右手擦得好慢好慢,慢得晓薇都觉得他是故意的,他的左手握着晓薇的脚踝,手好热,晓薇的呼吸急促起来,脚底那痒酥酥的感觉穿过她的脚踝,小腿,膝盖,大腿,下腹,一直传到她的心里。她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要炸裂的感觉。

他们突然都不说话了,安静得有点诡异。何建慢慢地擦了一会儿,抬头默默地看着晓薇。那眼眸深邃得好像要把晓薇吸进去了。晓薇从来没有这种感觉,那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她的眼睛几乎要闭起来了。

何建看着面前的晓薇,看着她绯红的小脸,雪白的小腿和她闭上的眼睛。他喉结上下鼓动着咽了一下口水。

这时候晓薇的电话响了,铃声特别大,打破了这间公寓里诡异的气氛。晓薇一惊,电话屏幕上显示“姨妈”,她吸一口气,定一定神,接起来,说:“姨妈,有事吗?我在家,没干什么,写作业。这个周末我不回去了。下周四回去。周五去威斯勒。酒店定了,丽萨她们定的。嗯,四季酒店。雪票还没有买啊。不用网上定,便宜不了多少,到那里再买吧。”

何建已经用创可贴把晓薇的脚包好放下,把椅子移开,拿出手机查微信。他看到爸爸发给他:“建建,你去哪里了?今天店里挺忙的,你能早点过来帮忙吗?”

晓薇挂了电话。何建站起身,说:“你别动,我打扫一下。要吸吸尘,碎玻璃要洗干净。你以后要穿拖鞋。这双拖鞋给你。穿上。”

“我不习惯穿拖鞋。“

“穿上。”何建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晓薇乖乖穿上拖鞋。

何建手脚麻利地把剩菜都收好放到了冰箱里。脏碗放进洗碗机,擦桌子,仔仔细细地吸尘。

晓薇坐在那里看何建干活,她没有帮忙,何建也没有叫她帮忙。

这就是他们以后的相处方式:何建干活,晓薇坐着。

何建说:“我爸叫我去餐厅帮忙,我要走了。”

晓薇一阵失落:“你要走了?”

何建看晓薇乖乖地坐在那里好像很可怜的样子,说:“你早点睡吧。“

晓薇的眼光追随着何建的身影,没有说话。

何建说:“冰箱里有很多剩的食物,你明天微波炉热一下吃。我就不给你送早餐了。“

晓薇不明白何建为什么一下子这么冷淡,只好说:“好。“

何建开门走了。晓薇坐了一会儿,给何建发了一个微信:“你做的饭很好吃,我很喜欢。”

这时候何建刚刚走到门外。他看到了这条微信。他坐进车里,头靠在靠背上,坐了几秒,叹了口气。他给晓薇回了一条微信:“喜欢就好。以后我再给你做。爸爸着急我回去帮忙。你早点睡吧。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他看到晓薇立刻回了一个微信:“好的。“

他眼前晃过刚才他走出房间时,晓薇那有点可怜的乖乖的神情。何建心想:“她太美好了。而我……“。他突然心里一阵疼痛。

他开车去了爸爸的餐厅。

晓薇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坐了半个小时。她脑子里从头到尾地回忆了今晚的每一个细节,何建的眼睛又大又有神,但是今晚他偏要眯着眼,轻轻地慢慢地说那几个字:“我,有点,吃不消。”晓薇一遍遍地品味,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想:他妈的,今晚我太失水准了。应该是我撩他,然后再什么不干的让他滚。结果反过来了。然后我像个傻逼一样大吃了一顿。

这时候她看到丽萨的微信:“怎么样啊?约会结束了?还是,啊?”配了一个鬼脸。晓薇打过去。她现在必须和丽萨聊聊,她很激动。

电话通了,传来丽萨的声音:“干嘛?”

“丽萨。我觉得我完了。今晚。“

丽萨正在和男朋友吃饭,但是对这种话题,总是有时间的。她走到餐厅外面,在寒风里花了半个小时让晓薇把整个过程跟她仔细讲了一遍。她听得兴致勃勃,一点不觉得冷。

听完后,丽萨啧啧称奇:“哇,高手啊。还长得那么帅。没想到。我原来以为是个老实孩子。原来这么会撩。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他面前,我完全没办法。”

“你小心别陷进去。这家伙看来是那种会让女孩要死要活的。我们小看他了。你要想清楚,玩玩可以,别认真,你家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晓薇说,心里突然有点慌。是不是可能已经晚了。

-------------------------------------

作者有话说:这部小说,我想写爱情的不同方面·。这章是其中一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