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5-14 13:58:09)

“牡丹芳,牡丹芳,黄金蕊绽红玉房。”墙下蛰伏了一冬的两株牡丹,在春天暖暖阳光的照耀下,顺势而发,叶茂枝繁,花蕾硕大,吸匀着雨露,灿烂绽放。 六年前,搬到了这个安静的邻里,甘先生成了我们的邻居。甘先生说粤语和英语,来自香港,已经退休多年,独自一人居住。那年春天,甘先生给了我一株牡丹,花色粉红。我栽种牡丹于院墙之下,中间分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13 19:57:13)
前几天看到了一则消息,TheItalianSocietyofAnesthesia,ResuscitationandIntensiveCareisconsideringsettinganagelimittoaccesstointensivecare,prioritizingthosewhohavemoreyearstoliveandbetterchancesofsurvival意大利麻醉,心肺复苏和急重症学会正在考虑年龄的限定,即急重症医疗应优先用于救治那些年轻些的和有更好存活率的病人。此新闻应该和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接下来有人评论说,“为人类计,正在衰亡的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桃花开了,玉兰花开了,樱桃花开了,油菜花开了,成都阴冷的冬天过去了。春回大地,满目生机。回家的好时节。 同学群看到了一则新闻帖,题目“成都疫情防控指挥部第30次会议:对高风险国家和地区入境来蓉人员进行集中隔离”。成都要开始防止“倒灌”啦。 原计划从北卡来访的好友给了我一条短信,告诉我她的旅行计划泡汤了。原因是她先生三月下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09 10:20:29)
在家休假一星期,接待阿柴Kiara,照顾饮食起居,与其斗智斗勇。国内新冠病毒肆虐,每日忧心关注。周一上班,看到Supervisor的邮件,邮件写到:N95masksarerequiredtobelockup.Theyarecurrentlylockedinthebottomdrawer….N95口罩被要求锁起来了。没有说明原因。在这里工作了十四年,习惯了不同型号的一盒盒N95口罩就放在科室储物架上,每天会有专门人员来补充消耗。N95口罩的佩戴,医护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2-30 20:27:00)

一座城,历经三千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是成都!每年都要回成都。有很多的理由可以让你想去成都走一趟。理由其一,公认的,吃在成都。在成都,一条长长的街道两旁,餐馆饮食店一家挨着一家。与霸气的独占半条街的知名火锅连锁店相邻,可以是悠然自得小本经营的各色小店,肥肠粉,麻辣烫,水煮鳝鱼老腊肉,红油抄手豆花饭。让你吃得“冒椒火辣”,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12-18 20:39:37)

在一环路以南,通锦桥以北,坐落着一个大大的院子,人称马家花园。很早就知道马家花园解放前是国民党马军长的院子。 据说解放初期,开始修建成渝铁路,马军长以几乎是象征性的价格,将他的马家花园房产及其周边的一大片田地,全部转让给了铁路系统,解决铁路办公和职工家属的住宿问题。父母的工作单位和宿舍就落在马家花园那个院子里。那一片是“铁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2-08 18:51:44)
妹妹怀旧善感,每逢去看望母亲,她时常把过去的老照片翻出来,用手机翻拍,存起来,发送给我们。有一天,打开微信,看到了妹妹送过来的两张照片,是去世多年的外婆和姨婆的旧照。 姨婆是美人,五官精致,优雅端庄。年轻的姨婆秀外慧中,心地善良,初中毕业后她选择进入护士学校。听母亲说姨婆还在护校读书的时候,为了爱情,她跟着一位教员离开了学校。后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11-09 16:21:26)
朋友告诉我她父亲来访,我随便问了一句你妈妈怎么没有一起来。朋友说她母亲需要在家照顾她外婆。她说外婆一直有些老年痴呆表现,诸如记忆力差,对八十几岁的老人,也算正常。外婆住在养老院,一间离城六十多公里,依山傍水的养老中心。在那里外婆交了好几个朋友,一起搓麻将周边走一遭,日子过得快乐,家人也无近忧。但是好像有些突然,最近的改变有些大,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26 20:23:07)
上班间隙,我打开了我们当地的新闻网页,读到了一则消息并看到了附带的一个插图。新闻大意是说落基山国家公园会有一些新的标示牌出现在公众视野,为的是指导国际游客如何正确地使用户外卫生间。优鹤(Yoho)国家公园O'Hara湖的工作人员六月份已经在卫生间安置了这个标示牌,告诉使用者在卫生间方便的时候要坐在马桶盖上而不是蹲立在上面。 标识牌示意图非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8 20:59:45)

“如意”是店名,一间手工缝制旗袍的小店。老板叫丹丹,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 从我决定在儿子婚礼上穿旗袍的时候开始,妹妹就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倾情相助。她在各大商场旗袍专卖区兜兜转转,在几间旗袍专卖店进进出出,再后来跑到网上去那些网红店搜罗一通,皆是无功而返,一无所获。一天下班后的回家路上,无意间,在她家附近一条不大不小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