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

廣漠寒山碧海蒼天,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正文

神往天路

(2022-11-27 17:21:48) 下一个

没去过西藏,以后也不大可能去。高攀不起,所以只能神往。

读研究生时,我经常去文兄宿舍串门。他援藏八年,在下面教中学。我缠着让他讲西藏。首先是他从西藏考研的经历。他一再感谢母校上上下下对他考研的鼎力支持,包括他本科同学、当时都已经当上研究生导师了。没有母校的支持,他连报名都不可能。从他教书的地方寄一封信到武汉,时间没个准,经常要超过一个月,弄丢了也不奇怪。研究生处给他取消了所有的截止期。如果有材料没收到,招办会及时提醒他。研究生处和化学系上上下下齐心协力,他才有可能考回母校。

八年间,文兄每次回湖北,出发前都要将私人物品收拾好,提前给湖北家人写信。如果家人收到了信,不见人回家,那就意味着人出事了,要安排后事。进出西藏的路上经常有山体滑坡,丢命不稀奇。他回武汉很长时间,还常抱怨身体不能适应环境变化。

他对西藏的印象多是负面的。他讲到学校藏族体育老师的野蛮,体罚学生根本不计后果。也讲到学生文化素质的恶劣。我心想,就你这普通话,藏族学生能听懂才奇怪呢。他提到绝大多数学生都没父亲,男女相好光天化日之下就野合。他斥之为畜生,“对了,他们身上那股味,确实跟猪一样。”看来,援藏八年,文兄没有建立起对当地的感情。言语间满是回到内地的庆幸。

他也提到在西藏不多的消遣,比如钓鱼。当地河水看来很清亮,鱼特傻,很容易钓。但他从来不吃。他不是不吃鱼,他只是不吃西藏的鱼。因为河里不时会飘下一具死尸。按他说的,当地凶杀案常见,无人追究。

文兄人很好,又在西藏吃了苦,我对他是比较尊重的。但他对西藏的看法过于负面,我有所保留。

 

这么些年,我读到比较好的关于西藏的文章,恰恰是在文学城上。一位网名叫“风版”的博主写了关于西藏的系列文章。他也是援藏的,不过他是西南政法学院毕业、分到了高级法院。八十年代西南政法水平很高,培养了一大批法学人才。

跟文兄不同,风版真诚地热爱西藏,他广泛结交藏人,到过西藏很多地方,有意识地去了解西藏的地理、文化和历史。难得的是,他心胸开阔,完全没有民族偏见,能平等待人,理解、尊重当地人和当地文化习俗。另外,他的文笔一流,视野广、大气、有深度,有《河殇》之风。但他的文章基于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又没有《河殇》的浮躁。除了文字,他插入的图片也十分精美,超凡脱俗,无尘富氧,有野性的活力。

风版写到的一个情节,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一行几个人到下面去办案,吉普行驶在荒野中。路上看见一群野鸡。他们将车停下,同行的一位军转干部自告奋勇瞄准射击。走过去一看,打中的是一只雏鸡,没打着成鸡。藏族司机小伙恶狠狠地盯着射击者,因为在藏文化里,猎杀幼小的生命属于恶行。现在要是谁笼统地说藏人野蛮,我可能不会同意。

风版的文章,我读了不少,觉得作者是比较了解和理解藏人的汉人。他的博客链接在此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537/all.html。望沙可以回避,她对风版的文章好像过敏。以前不知道望沙,回头去看风版的博客,大师好犀利。蒙古兵打到了拉萨。

西藏问题当然复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有必要多方了解。最重要的是保持开放的心态。

20221122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