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三章 寻呼标准 (6)

(2022-05-24 21:31:40) 下一个

当日下午,赵台约谈了10余个想从126台转过来的客户,让他们把BB机留下,说好两天后来取。第二天早上,韩一迈带着佟琳开始逐个更改每个BB机的频率。因为没有手套,佟琳一直小心翼翼,经过几次尝试后,逐渐熟练起来。这一步完成后,韩一迈又教佟琳将新BB机的信息一一输入到数据库里,又让操作员测试了这些新BB机号码,这样“入网”也完成了。

韩一迈手把手地教了两个多小时,自己也奇怪为什么这么有耐心。等一切都完成后,已经10点半了,佟琳一脸喜色,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学到了点实用的技术。等明年我毕业了,来二台就能顶点用了。”

“你不想做财务了么?”

“不一定呢。现在我更想做技术。”佟琳想了想,“以后多开几个台,说不定能轮上我当副台长呢。我想跟师傅一样。”

“有志气。”韩一迈赞道,“不过照京讯现在这个经营速度,没个三年五年的,开不了几个新台。”

“公司挣钱是慢了点儿。那怎么办?师傅,你有办法么?”

“这方面我外行。不过,我在香港有个好朋友,学的是金融和贸易,他应该知道。以后我会找机会问问他。”

“他象你这么有才华么?”

“术业有专攻。”韩一迈摇了摇头,“如果单说知识,确实没有多少同龄人比得上我。但你要看别人其它方面的优点,比如办事能力,这跟知识就没多大关系了。我这个朋友也是个人才,非常有经商头脑,很会办事,而且非常帅,可以说是少女杀手,比我可帅多了。”

“光帅有什么用?”佟琳撇了撇嘴,“我们家亲戚的男孩子们都挺帅。我早就对帅哥免疫了。”

“免疫?”韩一迈第一次听人这么用这个词,觉得好玩,“免疫这个词,有一层隐含的意思,就是曾经被伤害过。”

“我没有。师傅,你干嘛咬文嚼字?我的意思是,我司空见惯了。”

“明白了。”韩一迈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早就明白。故意装的。讨厌。”佟琳有些不满,“男人,不难看就行了。关键还得看综合能力。”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佟琳马上接了电话。

“师傅。找你的。”她把电话递给韩一迈。韩一迈接过电话,是南李丽。“公主,有事么?”

“对。我想找你聊一聊。我中午来找你方便吗?”

“可以。什么事这么急?”

“我们家,我爸的事。”南李丽几乎哭出来,“我爸最近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说话也语无伦次了。”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韩一迈沉思道,“如果我猜得对的话,你着急也没什么用。好好劝劝他。”

“你能帮帮我吗?”

“你爸的事,我怎么帮?恐怕帮不了。”

南李丽在电话另一头缀泣起来。

“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你想聊的话,中午可以过来聊一聊。我等你一起吃午饭。就这样吧。一会儿见。”韩一迈说罢,挂了电话。

“另一个红颜知己?”佟琳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什么叫另一个?第一个是谁?”韩一迈盯着佟琳,“你姐,还是你?”

“干嘛那么凶。”佟琳小声道,“人家问问嘛。”

“哪有那么多红颜知己。小姑娘别瞎打听。”韩一迈道,“中午你去找赵台蹭饭吧。我恐怕得陪她吃饭了。”

佟琳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打定主意,一定要亲眼见一见这个女孩。

南李丽收拾了一下,向经理请了假,然后出门叫了出租车,大约20分钟就到了马甸。因为刚刚哭过,她在车上补了一点淡妆。韩一迈怕她找不到地方,特地去小区门口迎了她一下。此时已经接近中午,俩人同时出现在寻呼台,真是郎才女貌,招来无数惊叹的目光。

佟琳在办公室门口跟俩人打了个招呼。南李丽只觉得眼前一亮,佟琳也惊诧于南李丽的美貌。俩人不禁又相互多看了两秒钟。韩一迈咳嗽了一下,笑着给俩人介绍了。

“好漂亮的小妹妹。”南李丽笑道,算是打了招呼。佟琳笑了笑。

“快到饭点了。我们这小区的食堂有卖盒饭的,三两米饭加三个菜。想尝尝么?”

“我什么也不想吃。”南李丽皱眉道。

“还是买了吧。我们忙了一上午,早饿了。你那份吃不下,可以带回去。”韩一迈随后掏出6块钱,递给佟琳,“麻烦你去食堂买三个盒饭,其中的一个是你的。”

“配什么菜呀?”佟琳接了钱。

“看着买吧。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我们两个不挑食儿。”

佟琳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赵台往里走,佟琳没说话,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赵台愣了一下。他随后进办公室看到了南李丽,忽然全明白了。

“这是我们领导,赵台长。这是我同学,南李丽。”

“什么领导不领导的。我一直当小韩是我弟弟。你好你好。”

赵台望着南李丽,眼睛有点发直,握着南李丽的手竟然忘了放开。南李丽微微一笑,缩回了手。

“赵台就这样。他第一次见佟琳,震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这回第一次见你,下巴又掉了一回。”

“胡说什么呀,也不给你老哥留点面子。”赵台嘿嘿一笑,“我还以为周瑶来了呢,过来打个招呼。来的原来是个大美女。”

“周瑶来过了?”南李丽好奇道。

“是啊。你们都认识?”赵台诧异道,“也对。周瑶是你们老师的孩子。”

“从上小学我们就认识。小20年了。”韩一迈道,“南公主一直是我们的校花。赵台,你刚才这个反应,说实话不算过分的。有那更过分的,我都无法形容。”

“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南李丽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那你第一次见她,下巴没掉吧?”韩一迈刚才一番话,让赵台挽回了一点面子。

“那时候,还不知道下巴可以掉下来。”韩一迈正色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应该是在中关村的一个托儿所里,我可能还穿着开裆裤。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她特别爱哭。”

“你那么小,这种事还能记得么?”南李丽娇嗔道。

韩一迈和赵台哈哈大笑。几人闲扯了一会儿,赵台说是要吃午饭,先告辞走了。

赵台走后,南李丽坐了下来,愁容满面。“你知道他们做的这个项目吗?”

“当然知道。恐怕很多普通老百姓都听说过。国字号的大型科学实验,观测宇宙中的高能射线星体,投资上亿元。国家财政这么紧张,掏出这笔钱来很不容易。”

“那你能跟我说说吗?具体的,是怎么一个实验?”

“说这个我恐怕不够格。我又没干过。你爸可是正经参与了的,而且算是组织上的一个代表,这个实验的领导者之一。他前后干了两年多,所有的事情都经历了,方方面面他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也不是没说过。每次我问他,他都给我讲一遍,可我就是听不明白。”

“你觉得你爸很明白吗?”

“他?他应该明白吧。也许是我的原因。所以我想听你说说,你应该能给我说明白。”

“你为什么要知道?”韩一迈有些奇怪。这个问题他必须问,因为这也是南李丽此行的目的。

“我想。”南李丽一时语塞,“我就是想知道他们这个项目到底哪儿出了问题。看能不能帮帮我爸。”

“你的孝心让我深受感动。”韩一迈戏虐地说,“我很想帮你。不过我对这个实验的了解,不比你多。”

“你和我不一样。你是谁呀?咱们从小到大,我不明白的,不都是问你么?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哦?我原来在你心里还挺高大?”

“有点儿。我没那么想过。”南李丽想了想,“反正,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会很自然地依靠你解决问题。习惯了。”

“在你心中,我就是那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美的你。”南李丽微微一笑,“得陇望蜀。我要顺着你说,你就越说越不靠谱。”

“我说也是。咱们南公主什么眼界。”韩一迈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事吧,还真不行。我不是搞天体物理的,不够专业。我也没有博士学位,只是跟我爸聊过几次。”

“那就行啊。谁有博士学位?我爸也没有。那几个领导也没有。”见他一再推脱,南李丽有些急。

“那他们几个还敢主持这种大型顶级科学实验?”韩一迈说着说着就来了气。

“那,那国家不是缺人才么。所以才需要你这样的人出国留学呀。”

“少给我戴高帽。这件事跟我们这一代人没关系。”韩一迈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做这个项目,国家也不是没人,比如韩兴国,他就有美国的博士学位,象他这样的所里也有几个。但是他们都被挤兑走了,出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工程已经开始,没他们什么事了。”

“迈子。你听我说。他们不让你爸参与,是他们的错,也许包括我爸,但不是我的错呀。我只是想让你给我讲一讲。行吗?我也想问别人,但我只认识你。”南李丽几乎落下泪来。

“好吧。你别哭。”韩一迈摇了摇头,“我可以试着说一说。但别指望太高。可能比科普的级别还是要高一些,也就这样了。”

“那就够好的了。再高深了,我也听不懂了。”

韩一迈略微想了一下。“这个实验,实际上是个大型射电望远镜,但是长得却不象是望远镜,形状上跟太阳灶差不多。不算地下的部分,得有三层楼那么高。”

“这个我知道,我见过照片。”

“那就好说多了。它长成这个样,是用来观测伽马射线星体的。”

“我怎么听我爸说,是观测光学的?这是我特别糊涂的地方。”

“观测的是光学信号,但却不是直接的星光。总之观测的机理比较复杂。要解释这个机理,需要用大气物理和高能粒子物理的知识。你看,做这个项目,需要对天体物理,大气物理,光学,高能粒子物理,都有非常清晰的认识,而且是博士水平的认知。”

“要懂这么多?”

“其实也不算多。如果称得上是物理学家,就该懂这么多。国际上是这样的。国内么,恐怕普遍要打折了。你爸的知识结构,其实有很大的漏洞,难以胜任这种级别的工作,更不用说是领导工作。今天这个结果,实际上一开始就可以预见到。”

“我觉得做为晚辈,你没资格评价长辈的工作。”南李丽淡淡地说。

“当面我肯定不会说。我会很尊敬地称他南伯伯。”韩一迈道,“但是科学工作,只要是内行,谁都可以评价。”

“你算内行么?”

“我要是真外行,你大概就不会来找我了吧。”

“就算你是内行吧。但我爸他们几个也没你说得那么差。”

“那几个老家伙我就不说了。就说令尊大人吧。他带的研究生,10年前的论文题目就是到山顶放气球,观察宇宙线。10年后带的研究生,论文题目还是放气球。且不说放气球是40年前的天体物理实验技术,他这10年内竟然也毫无长进,想靠放气球吃一辈子。这哪里是什么科研?令尊大人懂什么是科研吗。”

南李丽再也忍不住,缀泣起来。

“对不起。”韩一迈有点自责,“别哭了。等一会佟琳该回来了。看你哭,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你就是。”南李丽止住了眼泪。

“好好,我就是。其实也不完全是你爸的错。这个项目的几个领导,都差不多。你爸还算好一点的呢,只是他知识结构漏洞多,有些事情也就自然想不明白。其他的那几个领导,有的根本就是狗屁不通。但这些人就是我们国家的著名科学家。”

南李丽擦干了眼泪,悠悠地叹了口气。

“我也知道发牢骚也没什么用。都已经这样了。还是应该面对现实,尊重我们的国情吧。这就叫中国特色的科学研究。”

“那这个望远镜用来观察什么?听我爸说,要看什么巨蟹座。”

“什么巨蟹座。还双鱼座呢。那叫蟹状星云。令尊大人不会把名字弄错的,肯定是你记错了。”

“对对。是我记错了。但是他们盯着蟹状星云看了好久,什么也没看到,所以才发现做错了。”

“你先等一下。首先,观察什么不重要。望远镜一旦做好了,想观察什么都行。观测蟹状星云,是因为那是一个非常亮的伽马射线源。这个项目,最重要的还是这里面的物理学,以及观测的机理,这些方面必须非常通透。否则,一切都是白搭,瞎子点灯白费蜡。”

“那好吧,你继续说。我不打岔了。”

就在此时,佟琳拿着三个盒饭走了进来。韩一迈把盒饭逐个打开,菜色都不太一样。

“这个是我的。”佟琳指着其中的一个。

“好好,你的你拿走。”韩一迈让了让,“小妹妹先来。然后是女士优先。剩下的是我的。”

“你们聊天,我在这儿碍事么?”佟琳取出了几双筷子。

韩一迈没说话,看了南李丽一眼。有佟琳在一旁,很显然很多话都不能说了。

“你留下吧。不碍事。”南李丽很大度,“我们聊一些科技方面的事。”

“师傅,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到外面吃。”

“你留下吧。留下。”韩一迈转头对南李丽道,“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刚才,说到。嗯。”南李丽思忖着,“瞎子点灯白费蜡。”

佟琳在一旁吃吃地笑了起来。

“弄清楚观测原理还是很重要的。”韩一迈听出了南李丽话中的揶揄。“原理清楚了,所有的事情都能很快理顺。物理书,越读越薄,最后只剩下几个基本原理。等你吃透了这些原理,就可以推而广之,放之四海了。然后你就可以写书,写几本书,越写越厚,但是中间的基本原理,还是那几条。”

韩一迈讲的是最基本的科研方法,但显然超出了南李丽的理解范围。“大道理我不懂,也说不过你。还是说说望远镜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