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姜雨萍下车后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全是庄稼地。现在农忙期已经过了,田野里不见一个人。远处有个村落,至少在一公里开外。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靠自己了,那个韩一迈不象是爱管闲事的。她把旅行包丢在路旁,然后双手握拳护在胸前,准备格斗。四个庄稼汉见状,也拉开了架势。 韩一迈悠闲地走下车。他今天没有要跟人动手的打算。算上昨天的男闺密,他已经连续两天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年代还没有高铁和高速公路,所以从天津去沧州最好乘火车走京沪线。韩一迈的老家在沧州城的东南边,而京沪线从沧州西侧经过,所以下车后还要横穿整个沧州城。韩一迈小时候跟父母回老家,在沧州下了火车,多数情况下,还要搭乘一段当地农民的马车才能到家,这一段路约有十多里。 韩一迈买了几大盒糕点,装满了两个大提包,随后来到了天津火车站的售票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十年代还没有高铁和高速公路,所以从天津去沧州最好乘火车走京沪线。韩一迈的老家在沧州城的东南边,而京沪线从沧州西侧经过,所以下车后还要横穿整个沧州城。韩一迈小时候跟父母回老家,在沧州下了火车,多数情况下,还要搭乘一段当地农民的马车才能到家,这一段路约有十多里。 韩一迈买了几大盒糕点,装满了两个大提包,随后来到了天津火车站的售票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餐厅里人虽不多,仍有稀稀落落的掌声。韩一迈觉得还算尽兴,尽管自己还是弹错了一小处,至少三四个音,好的钢琴家肯定听得出。他微微摇了摇头,看来以后有时间得练练琴了。他来到自己的座位,发现一个学生模样的女生正等着自己,见他走到近前,笑了笑。 “这是肖邦的钢琴曲吧。没想到你还会这个。” “能听出是肖邦的作品,说明你对古典音乐的流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满清末年到解放前,西方国家在中国的七座大城市里都有租界,天津租界就是其一。韩一迈的姥姥住在天津租界“小白楼”附近的一处古典公寓里。所谓的“小白楼”是一座白色的二层欧式洋楼,在天津的俄罗斯租界里是一座非常醒目的地标。这处公寓本是韩一迈姥姥和姥爷的私产,文革的时候他们被打成“苏修间谍”,公寓被没收,老两口自然也被赶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升,商量个事儿。”韩一迈朗声道,“让她们姐妹两个先走,咱们俩的事等会儿再说,行不行?” “不行。”文升冷笑,“还特么挺仗义的。想英雄救美。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你丫先顾自己吧。” 韩一迈见说服无望,也不再跟文升交涉,转身向周围的几个大汉抱拳,脸上堆下笑来。“几位大哥,都是误会。我哪儿是你们的个儿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想起自己请假时赵台的忐忑不安,韩一迈回到公司后把所有发生过的技术问题过了一遍,然后仔细查看文档。这个赵台,遇上小问题都可能会惊慌失措,最好小问题的解决步骤也一一归档。韩一迈决定还是修缮一下现有的文档,这样即使赵台不在,领班遇上事情也有章可循。 通常下午会更忙。果然,下午又来了几个客户。等忙完了,韩一迈开始整理文档。这类文书类的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佟馨连续两天没上班,也不接齐远的电话。齐远按耐不住,打电话到二台,直接找佟琳了解情况。韩一迈在一旁不明所以,但感觉怪怪的。第三天早上,齐远开车到了佟馨家楼下。佟馨有了这个台阶,自然跟着齐远的车走了。 不知是谁走漏的消息,齐远和佟馨约会,几乎被陈月抓奸在床的故事两三天内很快传遍了公司中上层。当佟馨走进公司的大门,面对的全是异样的目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佟琳周末起得很晚。起床后简单地吃了点早餐,她从柜橱里取出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是几个毛线团和几个织针。她计划要织一个18针领口的男式毛衣。佟馨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公司临时有事,中午左右就能回来。 佟馨一直不敢跟父母提起她和齐远的恋情,尽管母亲不止一次地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妹妹佟琳也装作不知情。在佟琳眼里,齐远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人----已经结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韩一迈和周瑶傍晚才回到中关村,周瑶按计划将自行车丢在了320车站附近。到家后,周老师听说自行车丢了,问清楚原因后没再说什么。陆先生却又气又急,仔细盘问了二人半天。韩一迈9岁的时候说过一次谎,被父母发现后好一顿修理,他自己也意识到了骗父母是非常不对的,从那以后就养成了诚实的习惯。这一次面对未来老丈人轰炸式的盘问,还有周瑶一旁责备的目光,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