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身无分文的经历和与传教老太太的过招-我的第一次留职停薪

(2023-04-28 02:24:02) 下一个

早些时候读水沫人参花还有其他几位名博写职场经历和故事,拨动了心弦,就一直想记录一下我职场中的三次留职停薪,只是不得时间和心境,也觉得我自己的经历太微不足道。最近再读到博主思韵如蓝的佳作‘我把自己"熬"成了老华侨’,深有感触。想想咱是新移民的那时候和成为了‘老华侨’的现如今,世界已经全然不同,而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已经改变,历史感就油然而生。我想,在姹紫嫣红的大千世界,在转瞬即逝的历史洪流中, 凡人如我,如尘埃、如小草、如灰蘑菇,自然是微不足道的。即使是自己走过的路,在当时,也是懵懵懂懂、跌跌撞撞,似乎是随波逐流的漂过来。唯有回过头来看,一个个脚印,或深或浅,或直或歪,就成就了今天的自己、影响了身边的人。如此看来,咱这凡人所经历的,岂不也是那大千世界中的一点灰、历史洪流中的一丝涟漪?于是我开始断断续续的写。

我曾经三次留职停薪,第一次是二十多年前的‘随军’- 陪先生去英国读书。他公派去读MBA,在一所当时MBA享有盛誉、校园在小镇自成小社会的大学。第一次拖家带口的在海外生活,回想起来,做陪读太太的那段日子是算得上惬意的。英国的大学都是公立,我后来知道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大学经费充足,竞争不激烈,教授们享受着真正的象牙塔生活。先生的MBA班,150多人,学校每天上午和下午两次茶歇,给大家提供交流机会。不仅茶、咖啡和点心都对学生和陪读家属免费开放,还有专门的服务人员给递茶水。在使用学校资源方面,我这被称为家属(partner)的,也享受和学生一样的待遇,免费用电脑和打印机,还可以随意去听他们的课。后来为重温旧梦,疫情前我特意找了个机会去那个大学出差访问。旧地重游:那呈月牙形状的一圈住房,中间是草地和小孩游乐场,稍远处是球场。随意漫步在月牙小路上,隐约间,似乎看见那些意气风发的身影,那些欢歌笑语也仿佛还在幽静的校园上空回旋。而事实上,一切都已经改变。不仅仅物是人非,免费的茶点和当年那份称得上奢侈的交流氛围也已成为历史。大家笑谈那是黄金时代,现在就剩一个要自己付费的咖啡机。

意大利身无分文的体验

我们当时并无意长居海外,想着难得一家子在外待上一段时间,旅游自然很重要。一年的时间,除了英国境内,还游了瑞士、法国和意大利。

我生性闲散,不喜欢受约束。尽管早早当上了妈,那个时候的蘑菇可是比现在任性,一份懵懂中的任性。记得国内工作的时候,曾有一位老领导当大家面说,‘蘑菇啥都好,就是不像某某某一样朴素’。某某某是单位的一位前辈大姐。咱不仅不够朴素,还‘不求上进’。我当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领导的要追求进步、争取加入党组织的教导:不是我有什么其他政治理想或追求,单单就是不喜欢开会。那个时候,党员是每周都要有一次开会学习的。因为咱这德性,在英国自驾游的时候,我和儿子山儿的经典做派,就是才上高速就琢磨休息区在哪,好下去喝茶。我们因此很少跟同学结伴游:那时候人们都还是习惯‘多快好省’的,谁受得了我们这份悠闲呀。出英国也从不曾跟团游,都是自助游,且一次只去一个国家 – 这也是沾了英国地理位置的光,离欧洲近。

那时候的法国和瑞士之行都没什么印象了,唯独对意大利印象深刻:当然不是因为罗马的古迹和历史。在美丽、安静的英格兰乡村待上一段时间后,人就像青草地上的绵羊,完全失去对狼的防范意识。我们到达罗马,一家三口入住酒店后,就很高兴的上街转转。当时我家那位当家的,把全部家当都揣在他那休闲裤的松松垮垮的裤兜里。走到一个路口,两个女人带一个小孩靠近我们,一个女的拉着当家的手又哭又说又亲- 啥语言咱也听不懂。我和山儿饶有兴味的旁观。我当时倒是稍微有一点警觉,就注意了一下当家的手腕上的表。人家表演完了,走了,表还在,可一摸裤兜,完了,空空如也!

这下可是傻眼了。所有的卡和现金全没了-我是完全的甩手掌柜,身无分文,全在当家的那裤兜里。咋办呢?先回酒店打电话注销信用卡吧。当时的国际长途啊,花了好几十刀。然后去警察局报案,那么多人,自知也是没什么用的。这时候倒是注意到了,在罗马的游客都是把双肩背包反过来抱在胸前的。

接下来,在意大利的几天怎么办呢?酒店和机票是预定了的,又不能提前回去。当时应该是酒店建议的,让我们找旅游中介Thomas Cook,英国的朋友通过他们汇钱,我们可以去当地邮局取。记得当时是假期,在那个手机还不普及的年代,出去玩了是联系不上的。挨个打英国同学的电话,找了一圈才总算找着一个留守的,给我们把钱汇出来,第二天取。那就老老实实在酒店等第二天取钱吧,可不能走远:没钱买车票、门票、也没钱在外面吃饭啊。记得兜里有点钢镚,给山儿买了一个冰淇淋。哈哈哈,很长时间他都说那是最好吃的冰淇淋!

‘勇往直前’开车的尴尬

当时花几百镑买了一辆二手的本田。英国开车可是右舵啊,并且那窄窄的乡间小路实在是考验驾驶技术和胆量。那时有一个中国女生,原本在国内就没什么驾驶经验,弄辆车哆哆嗦嗦上路了,结果第二天当地政府就打电话到学校,说她被人告了:危险驾驶!原来她不仅以龟速行驶,而且还左摇右摆,弄得她后面的车没法超她,被她压着堵了一串,一个司机一怒之下就把她告了。还好那时候中国学生在英国的不多,还属于稀缺的国际友人,她就被警告了一下,只是她也再不敢开了。

我那时候已经有了一两年的驾驶经验,无奈生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女司机’,对开车既不喜欢也没灵气 – 我想‘喜欢’和‘灵气’是相辅相成的。我家教练那时候的高尔夫还没入门,是我的开车教练。知道我的底细,于是买车的首要考虑就是得要自动挡的,否则脚踩离合器左手换档,我还不得真正的手乱脚忙呀。

不管怎样,好歹我能战战兢兢的开出去买个菜什么的。有一天我自己开着去超市,进到停车场,发现那辆年岁已高的车突然不能倒车了。这可傻眼了,那时候没手机,我也不懂救援或保险什么的,然后自己也推不动啊。好歹先停进去吧,我想。我就慢慢往前开着,找着一个空档一头扎进去先停下。那是头对头的两行车,我的车对面停了车,不能倒车我是出不去的。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反正我先去买菜吧。幸运的是,我买完菜出来,对面的那辆车走了。我赶紧上车,往前开着从对面的停车位钻出来,哈哈,一路向前、向前,顺利开回去了!

与一位传教的老太太过招

那时候呀,除了一起过去的几个公派的MBA,还有几个读完博留校做研究的中国人,他们的太太也都是中国人。这些太太们除了带孩子、照顾家庭,也在大学后勤部门做小时工。在那个城外的大学镇上,我们就是他们社区的临时居民。当时公派留学的奖学金相对还挺富裕的,能租一个校园内三个卧室的townhouse,剩下的足够我们三口之家的生活费。再加上那个时候国内的收入开始增长,所以我们在经济上比这些早期留学生要轻松。而我这个陪读太太的身份是留职停薪的副高职专业人士和在读博士,从世俗的标准来说,我们的条件的确比那些更早出国的中国家庭优越。特别感恩的是,那些留学生和太太们并没有因此嫌弃或疏远我们,反倒是以他们的温厚的善意和热情接纳我们,让我们宾至如归的成为他们社区的一员。我们和那些中国家庭相处愉快,友情延续至今。

有意思的是和一个英国老太太的交往。她是一个‘耶和华见证人’ (Jehovah Witness)成员, 名字简称JS吧。耶和华见证人是一个反正统基督教的宗教组织,具体教义我就不说了,反正他们每个人都有规定的传教任务,倒也没有什么极端行为,但在有些国家和地区是被视为邪教的。JS是一个传统的独居英国老太太,个子不高,微胖,每次出门都要收拾利索:裙子皮鞋和口红,英国老太太的出门标配– 迄今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红唇。她每周都来拜访这些中国太太们,带她们学圣经。对她来说是任务,对这些太太们来说是社交和学英语,相得益彰。她们相处也很愉快,每年有固定的到JS的教堂聚会的节目,只是就我所知,也没有哪一位真正加入了她的教会的。

有我这个新面孔出现,JS很高兴,自然要把我加到她的拜访名单上。只是她一开始就感觉到了一点小小的不同,因为我要求她预约到访我家的时间。这应该是一个不言而喻的礼节,可不知道为什么JS有她想来就可以来的想法。也许这是耶和华见证人的习惯,因为后来到了伦敦也常常有见他们没有预约就挨家敲门的。不管什么原因,反正到了我这就只在预定时间接待她。

第二个不同是她给我传教进度上走不动,好几周了还在第一页,因为我问问题啊。现在想起来,天可怜见这老太太,想来她受教育程度有限,应该之前也没什么正式工作,她也只是按照他们的教义照本宣科,哪能招架得住我的发问。平心而论,我并没有存心刁难她的意思,我的确是在探寻信仰之路,只是JS从知识上没法满足我的追求,从信仰上也不能从内心真正打动我而已。我们就如此原地踏步的兜圈圈,终究她那个组织也没能收编了我。后来听说她跟其他太太们说,‘灰蘑菇个性很强’,哈哈,我把这评价当恭维。

很多时候人们会觉得去教堂的都是遭受了挫折的,说起来我们好像日子过得很悠闲满足,我为什么在寻求信仰呢?触发因素应该是一个记忆深处的偶发事件吧。那一年,山儿大概三岁,教练去杭州出差,正好暑假,我们跟着去玩。不记得是一个什么景点,一个山洞中,不少人在挤着看什么。有一个人把山儿推了一把,做爸爸的很生气,就上去跟人理论,结果就吵起来,还动上了手。一介书生,这种场合自然没有优势,好在有他的同事在,我也急着拉架。就有那么一会儿功夫,几秒、十秒、几十秒?我突然意识到,我把小小的山儿忘在了一边!那份恐惧:他看着爸妈吵架该多紧张害怕呀!要是有人趁乱把他抱走了可怎么办呀!

也许正契合了我那时候从懵懂中长大、开始清醒的过程,尽管不曾跟人提起,那份恐惧就深植心中。我记得在巴黎的时候,有一个教堂里有那种供人忏悔的地方。我曾经进去隔纱问过里面的神父,内心深处的恐惧怎么办。不记得人家怎么回答的,估计咱那时候的英语水平也和法国神父的一样高,双方就鸡同鸭讲了吧。这是我对第一次巴黎行的唯一印象。

那时候当地的基督教会也派人到校园组织查经聚会。至今记得的是那一个晚上,讲员讲完后(我完全不记得他讲的什么了),我问了一个问题:‘您讲得很好啊,像画了一幅风景优美的画。我承认画上的风景很美,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那只是一幅画,而我是画外人。’ 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房间的墙上挂了一副美丽的风景画。不记得那个讲员怎么回答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回答没有打动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我其实问了一个信仰中的关键问题。很多人说自己是基督徒或其他什么徒的时候,可能只是加入了一个属于人的宗教组织,那个宗教就是一幅用来望梅止渴的画,而自己只是画外人。从这点上来说,那谁谁谁说‘宗教是麻痹人的精神鸦片’是没错的。

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寻求能够真正进入我的内心、融入我生命的信仰。那天晚上那个讲员显然不明白我在问什么。我至今记得很清楚,我从那个社区活动室出来,走在回家的月牙小路上,校园里很安静,满天繁星,我仰望深邃的天空,一声叹息:‘神啦,你在哪里?’ 很奇妙的问题。有被听到吗?有回应吗?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5)
评论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问好佳园,谢谢鼓励!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蘑菇的新移民经历写得精彩纷呈, 意大利身无分文的经历太惨了。 盼下篇!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问好小C!是呀,很多事情都是经历的时候不觉得,回头看倒觉得惊心:)
cxyz 回复 悄悄话 来到海外最初几年的经历是最有意思最难忘的,指的记下来。 意大利的身无分文佷惊险啊,但一个家庭一起去经历就成了宝贵的财富,值得一生去回忆。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哈哈哈,咱是陪读前辈:)丢点钱还不算什么,丢护照的确是很惨的。问好遐西,新周愉快!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蘑菇居然是留学前辈!你们在罗马的经历真是挺惨的,好在还能找到同学给你们汇钱。最近外出的人多,有朋友在西班牙被偷,有的在希腊被偷,所幸护照都在贴身腰包里。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哈哈,城里美文不断,我读得开心,忘了自己也得更了:)谢谢菲儿来访,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遐西来访!最近大家都有出城的,很高兴看见你回来,又可以享受遐西美好的朗诵了:)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幺六六' 的评论 : “喜欢悠闲的旅行”,握手六六!欢迎和谢谢班主任老师“六六传教”:)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1

绝对的引领潮流!:)

等更新。
xiaxi 回复 悄悄话 一个月没进城了,错过了蘑菇的几篇大作。先问个好再补课!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喜欢悠闲的旅行,不愿意像完成任务似的。每天必须完成几个任务,到几个景点。那样人很受累。巴黎和罗马的小偷闻名欧洲,而且多以小孩作掩护。有一次我们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附近差点中招。
是的,见证人是反传统基督教的,他们都教义比较偏激,比如不能提爱国,不能关心政治,不能输血给别人也不能输别人的血……
的确神是看不见的,对基督徒来说,祂就像空气,虽然看不见,但如果离开祂,否则呼吸会出问题。谈到此,赶紧打住……要不然蘑菇下一篇会写“六六传教”……呵呵……开个玩笑,放松放松哈。祝蘑菇休闲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小好!欢迎小小加入忆往昔俱乐部~~我是有一搭没一搭写的,没想到还越写越多,这篇的确就超长了。
开车我也跟你一样,学的手动挡,后来到英国考了手动挡的驾照后,就再也没开过手动挡的车了。习惯了自动挡就回不去那个手动挡了。谢谢小小鼓励,我更期待你的美帖分享,读你发的无论哪一篇都是美的享受。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淡然亲,我是跟屁虫,不是引领潮流的:)你的每月琐碎就是一个好模版,及时记录生活。我以前是不爱回顾的,现在开始写往事,也许意味着人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谢谢淡然鼓励,五月快乐!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与蘑菇同感,看了一些网友写职场及初来美国的经历,也拨动了我的心弦,有时间也应该记录一下!
蘑菇记忆力真好,这篇博文可以分好几篇,今天晚了,下次再来读“与一位传教的老太太过招”
你的意大利经历真是惊险啊,我们去年去意大利游玩时,导游每天都在提醒我们注意小偷很多,不能与陌生人靠近,特别是女人与孩子,所以我们一行人都特别警惕:))
开车的经历也挺惊险,我也不喜欢手动车,但学车时是学的手动车,一次在大马路上息火了,吓得我再也不敢开手动车了!
蘑菇的描述生动细腻,很有画面感,写得好,往事如歌,真应该记录下来留念!:))
淡然 回复 悄悄话 感觉蘑菇又要在文学城引领一个忆旧的新潮了!
公费陪读的优越环境,惊心的意大利之行,被传教的经历,在蘑菇的笔下都活了起来,真是好文采!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um59' 的评论 : 李子兄好!是呀,我们那时候真是傻呼呼的,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不过相对于丢了护照的,我们还不是最惨的:)李子兄旅得多,经验丰富。我们后来也再没被偷过了,吃一堑长一智。谢谢李子兄,新周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墨墨好!欧洲这些国家小偷比较猖獗,现在好像多少好点了。现在通讯和付款方式多了,不怎么依赖现金,估计也给小偷带来了不便吧:)谢谢墨墨来访,新周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和亦缘感觉一样,这些人很友善的,我和那个老太太相处也很开心。谢谢亦缘分享。春天来了,活动多起来,你的“学霸双花”更新得慢了,我也会要有一段时间写得少了。祝你旅途愉快、心情跟春天一样美!
plum59 回复 悄悄话 蘑菇一家的罗马经历真是骇人听闻。我在罗马也被偷过,只不过是点儿酒钱,至今我还不知是怎么被偷的(偷我难度大点儿)。意大利别的比不过人家,小偷可是世界第一。哈哈哈。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亦缘好!那个时候的MBA的交流氛围真的是很奢侈,他们学校的MBA学生又以从业经历丰富为特征。至于那次的意大利经历,能够找着人给我们汇款就觉得踏实和开心了,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追忆21' 的评论 : 追忆好!“生活里大大小小的精神鸦片其实也不少”,追忆说得对。只是我愿意选择直面,而不是麻醉。谢谢追忆来访和分享,新周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鼓励!记得你写的初到美国和初为母的经历,我们出来晚这方面压力是小一点,可能压力就在不同的方面吧。很喜欢水沫现在写散文的状态,有一份淡定从容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很有意思的经历。听说意大利小偷很多,看来是真的了。我倒是没有钱包被偷的经历,但也有旅游时没有带够现金造成的尴尬。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到美国之初也是遭遇耶和华见证人,每周来给我和LD教圣经。可惜我和LD顽固不化,最后没入教。我们也和蘑菇一样,bible study经常问很多问题。
我们因为一件事对耶和华见证人颇有好感。那时候我们还没买车,LD要去高中同学聚会,买了圣诞节的机票,大概图便宜吧。我们刚到美国没多久,不知道圣诞节很多店或服务是关的。因此找不到方法去机场。刚好bible study,那个老太太说她可以送。我们觉得很不好意思,老太太说,为上帝做事,没有圣诞节一说。我们因此感动至今。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那个MBA课两次茶歇好奢侈啊,细想一下,大家一起喝茶一边交流,多有意思的课啊!
想象你们一家饿着肚子等第二天汇款到的情形,蘑菇却写得幽默,只写了给山儿买了一个冰淇淋,是最好吃的冰淇淋。蘑菇很乐观!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蘑菇的忆往昔,娓娓道来好亲切。

同意 “画外人” 的隔离感;不过有时候又觉得有个寄托也聊胜于无,生活里大大小小的精神鸦片其实也不少。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蘑菇写的真实又真诚,很羡慕拖家带口移民的,因为我初到美国生孩子太艰难了~~蘑菇有思想有口才,可见一斑~~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给我拔得那么高,有点晕,先美滋滋的晕了一会。然后就想起来了,从那么高看,就只见一片花草,混迹其中的灰蘑菇是看不见的:)谢谢采心鼓励、分享。我把蘑菇屋当树洞,在这里絮絮叨叨,却收到你和网友们宝贵的回应,感恩!采心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我得先回你孩子的留言,先紧紧地抱抱你。好在你有智慧、当时没有慌乱。我是一直对拐卖儿童的恨之入骨。后来带小的回国过一年多(我的第三次留职停薪),刚回去就猛教育他不能跟陌生人走:担心他跟我们一样,在英国待久了就没有了防范意识。当时几个西人朋友就说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们的孩子外国人长相,没人敢买他们,所以也不会被拐-我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不管怎样,孩子都平平安安长大了,拍拍胸口,感恩,为你,为我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可可说得是,现在的科研都越来越急功近利,不仅经费,各种考核也都导致短视。谢谢可可鼓励,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谢谢假装分享,是的,都是吃过亏就知道了,那时候通讯和支付都美现在方便,不仅仅懊恼,还真是手足无措。假装周末愉快!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蘑菇的宝贵分享。丢孩子那段让我共情到捂眼,就此絮叨絮叨。

大约也是俺家大娃3、4岁时,我光顾照顾婴儿车里的妹妹,未料一转身他不见了,丢失在密密麻麻的游人中。

担心方向搞错反而离他更远,我干脆紧握婴儿车的把手,原地不动敞开嗓门喊他的名字,一直喊道破锣嗓、泪潸然声音走调心里喊上帝,才听到他的回应,————在他发现妈不见了就顺着我的声音找回来时。。。反正后来俺也落病了。老长时间做梦都是到处找他,直到他上初中开始气我,我豁然间意识到童年的那个依赖妈的娃,已经彻底消失了,反而就放下了。说来我还要感谢他的“叛逆期”,让我开始烦他,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在转瞬即逝的历史洪流中, 凡人如我,如尘埃、如小草、如灰蘑菇,自然是微不足道的。————明白了“灰蘑菇”的名字由来。喜欢你的自我俯视,把自己定义在自然和平凡中。蘑菇的“灰”是“高级灰”,自我俯视的同时成就了审美高度,很多赞!

接着读:)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大赞蘑菇洋洋洒洒,朴素却充满幽默和智慧的文字。
我不信教,但是我相信有神灵的力量。
世界各地的学术环境和对研究人员对待遇都差了很多,这其实是很短视的。不少研究也许一辈子出不了可以赚钱的成果,但却十分有意义。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以往的事回忆起来是笑话了,可钱包被偷的时候很懊悔,觉得自己特别蠢,我被偷过两次,所以现在出门特别注意。问好!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谢谢摇红妹子喜欢,我慢慢写,你耐心等哈。很喜欢你分享的你们村里的中华日活动,满满的是热情和热爱,特别有感染力。问好摇红,祝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皮卡兄好!真实还能有趣,我只能说我很幸运啦。谢谢皮卡兄鼓励,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好!谢谢你来访,是你最近的博文拨动了我的心弦。“每一个对信仰认真的人,都应该经历过孤独地仰望星空的时候”,是的,赞同你说的。在不同的时期,孤独地仰望星空也会有不同的感受。我现在倒觉得,我们需要多一点脱离人群和世俗,独自仰望星空的时间。谢谢思韵分享,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我给她们合影留念了~~都有搞错的时候,增添了一份欢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咔嚓,以蘑菇屋为背景,给海风姐和鹿葱姐来一张相拥的合影,好美:)谢谢鹿葱姐来访,原来你也曾是陪读太太啊,抱抱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禾儿好!“内心有寻找神的渴望,是走上信仰之路的开始”,是呀,我的信仰之路太简单,却又因为简单而丰富,不是语言能轻易表达得清楚,所以我也不轻易提起。这次是因为那是我那段经历中鲜明的一笔,躲不过去。后面能写到哪,我也不知道呢。谢谢禾儿分享和鼓励,祝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是呀,教会都是被人当社交场所的,只是人的组织。是不是真正的神的教会,就只有神知道、人自己知道啦。谢谢弄弄分享,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真实,多么的难能可贵”,谢谢菲儿,握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要,作假的也有他们的需要。能真实就唯有感恩:)菲儿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开心看见花花常进城:)是的,欧洲小偷太多,警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管。吃一堑长一智,我们后来就知道防范了。
“咱们回望来时路,有奋斗有感恩,肯定感慨颇多”,握手花花,谢谢你。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这是一篇自己与自己的对话,重要的是给自己听,给自己懂”,苏苏也懂我。我的蘑菇屋是我的树洞。谢谢苏苏,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读了你的感人分享,写出来是一种释放,希望你心情好点了。也读了你的回复留言,父母的关系总是这样的,纵是万般思念、切切的想要尽一份孝心,朝夕相处却又难以顺从。没关系的,血肉的关系,总有一丝的心相连,妈妈也会体会得到你的心意的。迪儿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平凡人的平凡日子,于自己不平凡而已:)松松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意大利是小偷之乡,还好我们没丢护照。后来再去欧洲就知道防范了。问好王妃,周末愉快!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在意大利被偷的经历似乎特别普遍,好几个朋友都有被骗被偷到一文不鸣的地步。兜售信仰的人我也碰到过,还请我吃饭来着!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都是很特别的经历。陪读时手头宽裕、大学提供优厚待遇的幸福日子,旅游时被偷身无分文的处境,还有和宗教的接触。蘑菇的文笔真好,虽是凡人的经历,也是历史洪流中的一丝涟漪。谢谢好分享:)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蘑菇也是拖家带口移民的呀,我也是。每个故事都很有趣,我尤其想知道你关于信仰的未完待续,因为我也有类似的困惑。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篇自己与自己的对话,重要的是给自己听,给自己懂。感谢蘑菇分享你的人生经历,神在祝福你!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蘑菇,罗马是小偷之都,被盗不奇怪,你们能平安过关就不错了。我们在巴黎三天被盗三次,后来我同事朋友去巴黎都被盗,小偷太猖狂了。
蘑菇,咱们回望来时路,有奋斗有感恩,肯定感慨颇多。坐等更新。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真实,多么的难能可贵!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好多人都有过教会拉人入教的经历,我也有,不过我家那位不信教,也反感教会,我去教堂就是想多认识几个人,了解社会,跟教会老太太关系好点,她就老要来我家,挺烦的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心大的人,福气大,一路向前、向前,顺利开回去了!哈哈!非常喜欢蘑菇的“传教”的故事。内心有寻找神的渴望,是走上信仰之路的开始。文学城里有不少网友信神,但是,我还没有读到类似的文章。非常期待蘑菇的续集!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蘑菇的故事好有趣,因为真实:)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你一说我想起来了,是的,吉普赛女人。梧桐你厉害呀,威风呀:)我们那不是在英国的乡村被养成了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的绵羊嘛。我们庆幸的是护照没丢,记得当时也去了使馆,看他们能不能帮忙,碰见那些丢了护照的在那,那个惨:)问好梧桐,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丹哥' 的评论 : 握手丹哥,为你的同感感动!“基督徒不是基督教徒,也不是某宗派的派徒,更不是某教堂的堂徒,当然也不是某个教会的会徒。在信仰之路的探索中,多数人恰好是反过来的”,丹哥比我说得全面、透彻。谢谢你,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旁观者的七七八八' 的评论 : 谢谢旁观者鼓励,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平等兄好!我也是因为读网友们的分享有共鸣而写。谢谢鼓励,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你最近的一篇反思很赞。小树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嘻嘻,暖冬好记性,交作业,这篇的初稿在一个网站发过,我没认出暖冬的ID啊。说不上深度游,我们离欧洲近,来来去去反倒不够深入了。谢谢暖冬,周末愉快!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我怎么觉得这篇我好像哪里读到过了:)是我的记性太好还是太差了:)辉蘑菇写得好,第一段的总结棒,深有同感!那么欧洲一定深度游遍了,羡慕你们全家!五月快乐!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蘑菇初到海外,奋斗起点就这么高,若是当时认识你,还不知让我怎么羡慕呢!非常认同你对宗教的看法。我认为,每一个对信仰认真的人,都应该经历过孤独地仰望星空的时候。
眸影摇红 回复 悄悄话 蘑菇蘑菇,喜欢喜欢!一定跟读这个系列。。。继续写,不许像我那样偷懒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是蘑菇,哈哈:)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海风也是“老陪读”太太啊,抱抱!
简单一点好 回复 悄悄话 这篇写得很有趣,我也有过一些相似的经历。当初我不愿意入党,是因为看到的拎东西走后门的事太多,而我又很不擅长这些事。谢天谢地在这里感觉好多了,凡事走前门。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九十年代末在意大利罗马刚出Termini,十几个吉普赛女孩围上来,伊利哇啦听不懂,看见领头大女孩,12岁的样子,闪电般地把手伸进我的裤兜,我立即大声呵斥,她们鸟兽散。我一直很警惕,用银行给的尼龙拉链钱包挂在脖子上扣在衬衣后面,护照钱家里钥匙都在。有体会,有同感啊。
丹哥 回复 悄悄话 蘑菇好文,拨动心弦,诸多事情均有同感。
1,的确如此,深有同感,新桥和老侨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世界,
2,“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和“耶和华见证人”的极其热情的传教几乎是每个新移民都要经历的。
3,我几乎是唯一一次搭公车的经历还丢了钱包,里面有驾照和ID,当然也有几百现金。
4,基督徒不是基督教徒,也不是某宗派的派徒,更不是某教堂的堂徒,当然也不是某个教会的会徒。在信仰之路的探索中,多数人恰好是反过来的。

期待蘑菇下文
旁观者的七七八八 回复 悄悄话 内容丰富的好文!很真实的感受和有趣的经历,的确有点长,很多有意思/意义的点容易被忽略。蘑菇的文值得仔细读。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蘑菇这一篇写得真好,用心之作,大赞!当年留学生的那些点点滴滴,我很有共鸣,多谢分享!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宝贵的经历,神与你同在。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好!吃一堑长一智,所以我们从那以后就知道出去不能把所有的钱都放到一个口袋里,去欧洲也都把背包背在胸前了:)公派留学还是挺享受的,那时候应该也有去美国的。我们的移民经历比较另类,以后再分享。谢谢沈香鼓励,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ingJiangLi' 的评论 : 问好老乡!是的,公派读书还真是很幸运。在我看来,宗教和信仰完全是两回事。宗教的确如你所言,是有社会功能的,信仰是完全个人的事情。是不是真正信神,也只有圣灵和我们的心能同证呢。谢谢老乡分享,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哈哈哈,山儿是因此体会了没钱的滋味。是的,信仰是一个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却也很简单的事情。谢谢亮妈分享,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美菲儿和亮妈一起请坐沙发,咱喝英国红茶:)我这写着写着就长了,发出来后也是觉得分一下篇比较好,可又来不及改了。谢谢菲儿,祝周末愉快!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亮妈好!请沙发坐,上英国红茶。我今天在家上班,刚好出来喝茶,看你的花儿开得欢喜的蔷薇园还没更新呢,估计你忙着欣赏春天:)
PingJiangLi 回复 悄悄话 哇,奇妙的意大利经历。公派去读MBA真是幸运。‘神啦,你在哪里?’ 很多人问同样的问题。宗教更多的是它的社会功能,人性的美善追求,平等的理念也来自于基督教。用‘宗教是麻痹人的精神鸦片’来解释可能太简单和粗暴。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大赞蘑菇的新移民经历!写得太好了,文字细腻生动。以前去英国留学条件太好了,美国的大学没有这样的优越条件。在意大利身无分文的经历给人生留下了深刻记忆和教训,感觉每个去欧洲旅行的人都有各种各样被偷的经历,我也有过。传教太太好可爱呀:)谢谢蘑菇精彩好文分享,期待续篇!祝蘑菇周末愉快!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蘑菇好回忆。意大利之行的经历也够惊心。估计山儿的冰淇淋让他记住意大利的好。信仰是用心悟出来的。继续等你的下一篇。周末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赞蘑菇的大文,可以分成几篇了,写得真赞,蘑菇的经历就是不一般!教练松松垮垮的裤兜真害人。这车还真是跟你有缘啊,啥时候动,啥时候不动,哈哈哈。蘑菇比Jehovah Witness的老太太更厉害。估计后来也让你慢慢走上了信仰之路?等下篇!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