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7-26 17:40:11)

喜欢吃方便面由来已久。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日本。 瘟疫前去日本旅游,有一天去看东京塔。中午到了饭点儿,塔上没什么好吃的,就出来找地方吃饭。那天天气闷热,虽然已经是九月底了,去前有位日本同事也提醒过我,但是体会起来感觉更甚。就是那种挥之不去的湿热,手里拿了张纸不停地扇。抄近路走小巷找饭店。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一家人门口有一颗明艳的彼岸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1)
当年买下这幢临湖的房子时,建筑商种了一颗树。 我对这颗树很不以为然,因为种在了正对着客厅窗户的位置,挡了湖景。我就每年修剪树冠,保持树高不超过一楼窗户,这样不影响坐在二楼观风景。有一年,树被虫害啃得光秃秃的,以为要挂了。可是转年开春,树又顽强地长回来了,而且越长越高越长越壮,树冠覆盖了一大片草地和我的玫瑰园。我又开始琢磨怎么修剪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1)
(2021-07-20 07:28:36)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几个特别铁的发小。大半辈子过去了还一直保持联络,说明我们当年能成为发小还是有道理的,那就是臭味相投。最发的发小应该就是年纪最小开始的这位吧。 发小名字叫闽,因为出生在福建。闽从小跟着父亲任职的高炮部队到处跑,部队应该是野战军,怎么跑到城市里来了,后来她家怎么从此稳定下来,我一点没印象。总之,我有了这么一位终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我的初恋是我的大学同学,同届同专业不同班。他对我的影响贯穿了我整个人生,留给我了无尽思念。 初恋的肤色很重,常常被误认为没有洗脸。事实上他特别喜欢洗脸。我们在宿舍门口叫他,他答应着来了来了,还坚持洗把脸再出来。当然还是洗不白。刚入学不久,我在饭堂里排队打饭,总觉得别的队比我的队走得快,就换过去排,换来换去,我还是队尾最后一个人。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7)
曾经有过一段经历,被人称为先生。个人认为,称先生,是相当的尊敬,尤其是对女性。我认识的,发生在身边的不多,举不出例子。所以,当自己被人喊先生的时候,浑身一震,相当侷促相当不安。还因为喊我先生的,是一位德高望重,身居高位的老先生。他手下的人,大多数喊我老师。喊老师,就像旧时喊同志一样普通,我心安理得。按道理先生应该称我小李小白之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一片赞歌声中,咱说点违和的。 原以为新博客是自生自灭的发文,没人审查了,人们不喜欢看的文章自然掉下去沉底了。拧了一下自己,觉得这是真的吗?革命一下子成功了,感觉有点不真实。结果我发到新城的文章还是一样的命运,原来我想得太美了! 一直不喜欢文字审查。世界上除了中国,另一个文字审查的地方就是wxc了,跑了半个地球,宿命般地永远逃不出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转眼间我来美国快30年了。那时候出国特别难,估计很多人都是不能提,一提一把泪。我的出国经历也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历时了好几年,英语成绩快作废了才出来。当我坐上北京到旧金山的飞机离开时,心里有各种感受唯独没有留恋。关于出国的过程我打算另起一文,这里想说的是我到美国的第一位老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3)
(2021-06-18 07:03:48)
昨天晚上睡不着觉,像往常一样,拿起手机批阅奏折。批得无聊了,顺手Google了一下我自己。 我的天呐!更睡不着了,彻底吓醒了。满屏都是关于我的信息,要啥有啥。 我的年龄,性别,地址。我家人的年龄,姓名。我家这么多年,所有曾经住过的房子地址,门牌号码,地图上的位置。我这么多年用过的所有电话号码。我就职过的所有工作单位。甚至还有我参加中秋聚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2021-06-16 07:32:39)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认识一位年轻教授,业务能力极棒,但是为人尖酸刻薄。我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周扒皮。 周扒皮是个意大利后裔,个子不高,头发卷卷的,前面的头发总挡着眼睛,所以总爱甩头发。学校的网页介绍需要一张比较正规的照片,可他挑不出合适的,因为每一张照片,都像是个车行里卖二手车的dealer,目光狡诈,鬼鬼祟祟。他太太是个日裔,小巧玲珑,长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2021-06-11 19:50:54)

30多年前,我曾经偶遇李向阳。 我那时候还很年轻,特别愣,不愔世事,每天举着个脸,傻乐傻乐的。有一次去开研讨会,住在北京西苑饭店。那是个文化部下属的招待所,遇到好几个拍电影的剧组。其中有一个是郭振清的电影剧组,他好像正在后期制作,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反正和我们住同一层楼。报到那一天,去吃晚饭的路上,我在电梯里遇到他。感觉这人有点面熟,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