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随笔

生活是美的,只是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生活里有爱,只是需要一颗能够感受和孕育爱的心。
正文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七)

(2021-02-23 10:09:36) 下一个

职场历练 大江大河  

 

一位朋友在Qwest Communication工作,这是一家几万人的电讯公司,为美国西部14个州提供通讯服务。朋友说公司在招人,问我要不要试试?那时妈妈已经回国,有时间可以折腾一下换工作的事,于是决定试试。

 

Qwest 公司总部在丹佛,维州阿灵顿有他们的十几层的办公大楼。由于不爱开车,对自己的住处也很满意,不願意搬家,那几年找工作都划定找离家10 哩以内,车程半小时之内的公司。Qwest 离家4.5 哩,开车只需15分钟,很合我意,于是投了简历,通过了面谈,很快就去上班。

 

如果说上海交大是我学业发展的大江大河,那么Qwest 就是我职场历练的大江大河。我喜欢停留的土地,地要够广,天要够阔,放眼望去,视野最好不要被阻挡,拳脚也要容易伸展。

 

这家公司有着吸引人的公司文化,有着领导力卓越的各层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的素质水平也都很高。

 

在这家公司,承担过很多不同的课题,调换过十几个不同工作方式的小老板,接触过优秀的中层管理人员,也听过公司的CEO的即兴演讲。在这里工作,每天都会有新的收获,因为喜欢,在这家公司一干就是11年。

 

一进公司,就碰到一个可爱的小老板B,聪明而性急,懂行又肯学,主持业务讨论常常是短平快。若有课题方面的问题需要和你讨论,她会走到你办公桌旁,一口气把问题讲完,她可以讲一分钟当中没有任何标点符号,讲完微笑地看着你,你若建议跟某个DBA讨论一下,你这边话音未落,她那边已拿起你办公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B对我的充分信任是在我回国休假期间建立的。在她的这个课题组,我基本上什么都干,修改程序,设计报告图表,DBA的工作也由我兼管。其它系统与我们的交集都由我联系。我的工作习惯是,若其它系统给我们的数据有问题,我会直接与他们的程序员或DBA沟通,提出分析意见和具体建议,问题悄悄地就解决了,不会闹出任何动静。

 

那年我回国休假一个月回来上班,B见到我高兴地说,你总算回来了,你不在这段时间,状况频出,程序员向她告状,别的系统数据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系统运行也老出错,忙得她疲于应付。B问我,你在的时候为什么就没听你说有什么问题呢?

 

我没有告诉她我宁願化时间去分析出错的原因并设法解决,也不顾意去告状去扯皮。我只是开玩笑似地说那是因为我的运气好,没碰到那么多麻烦事。因为我知道老板其实还是喜欢员工多向自己汇报的,我的做法或许并不值得鼓励。

 

B后来辞职去了国家专利局担任一个部门主管,联系我希望我去她手下负责管理一个中型的数据库,我喜欢Qwest的工作环境,没有折腾。后来B又换过几家公司,一次比一次的职务高,每次要招人,她会马上与我联系,要我去应聘,但那几年不知为何,就是不想挪窝。虽然没有再与她做同事,但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B在离开Qwest前,手下管理着三个系统,能者多劳,居然一个人干着三个人的活。她有时也会抱怨忙死了,但仍然乐呵呵地干着。她离开时,没有人愿意接下整个担子,大老板没办法,只得找三个人来顶她的工作。

 

一天B到我办公桌旁,问我是不是愿意担任我所在的课题组的小老板,我说不愿意,她问,你的业务能力那么强,同事关系又很好,为什么不愿意?我说我不喜欢也不适合当领导。

 

我知道自已只是一条鱼,在水里或许可以游得很快很好,但不适合让我去爬树,即使是一棵矮树。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象我一样有自知自明。B离开后,D成了我的新老板,在所有的小老板中间,他是最奇葩的一个。D从未当过领导,当程序员的水平不高,却做着当官的梦。这次有机会当上小老板,就整天摆出神抖抖的样子。 

 

我的办公桌上常年放着几本参考手冊,需要的时候经常会查阅。有一天课题中碰到了一个问题很棘手,便翻看手册,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那时我们每个人的办公空间就是一个个用半人高的档板隔开的小间(cubicle),我的那个在最后一排靠近墙角处,离走道较远,但在走道经过的人都能看得到。D经过走道几次,都看到我在翻书,当时巳近下班时间,他没有吭声。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看到D在我办公桌上留的一整页纸,上面画了一份时间表格,从早上8:30开始到下午5:30下班,每隔30分钟一条横线隔开。D要求我从那天开始把每30分钟做的事写在表格上,下班时交给他。

 

我很生气,但没有立即反应,给了自己半个小时冷静下来,然后给D写了一封email,同时Cc给大老板。记得当时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D

 

我看到了你在我桌上留的如下条子,

            (把时间表在这里照抄一遍)

我可以按您说的去做,但能否请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1)要求这样做是否是公司的规定?您本人是否也需要每天交这样的一份表格给您的老板?

2)如果这个规定是您为我一个人制定的,是否能够解释一下理由?

3)请给出如何填写的详细说明,比如:上厕所的时间是否也要填上等等。

 

这封邮件发出大约半个小时,D脸红耳赤地来到我办公桌边,匆匆说了句,算了,不要填了,说完立即离开。我没有问为什么,因为我知道为什么。

 

过了一个星期,收到D写给全课题组的一封email,信中说,从即刻开始,他不再是我们的小老板,仍做回他的程序员,小老板的工作由A接替。

 

他还写道,他问大老板为何降他职,大老板的回答是,他不懂得如何当领导。

 

D在信中抱怨说,他明明专门去受过如何提高领导艺术的训练,他不明白为什么大老板说他不懂得如何当领导。

 

信的最后,D希望我们好好配合A的工作。

 

这样的一个D,又傻又可爱,对这样的人,你根本就恨不起来,从那以后我们成为了很好的同事。

 

大老板J是我非常佩服的人,进这个公司时,就是由他主持面谈。他当时问我,从简历上来看你干电脑这一行时间并不长,只有三年多的时间,那在这以前,你是干什么的呢?我告诉他,我来美国前在大学教书和做科研(在我的简历上这部分没写,只强调了来美国后与电脑有关的工作经历),来美国头五年是访问学者,专业都是材料科学,后来念书拿了电脑的硕士学位才改行从事电脑工作。他当时说了一句"very interesting 。" 

 

他没有在意我的半路出家,在包括众多电脑工作经验丰富的应聘者中,他选择了我,事后他告诉我,他作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一般情况下,不管具体的业务,但我遇见过一次例外。我们设计的一项统计图表交给用户使用,他们说数据有缺失,图表有问题,直接打电话给J。用户就是上帝,J怕耽误时间,不想一级级布置下去,直接找到我,要我查出什么地方出错。

 

图表是我设计的,很快找到原因。在图表上数据点的标示可用点,叉,三角等等,我用的是点。有一个数据正好落在Y轴线上,点在线上的标识不明显,用户在看图表时不是看得很仔细,所以看漏了。

 

知道J在等我结果好向客户交代,我马上把分析结果报告给JJ立即连线客户,我在电话中向客户作了解释,并承诺可以修改标识符号。我问客户,他们喜欢哪一种标识符号,客户说他们知道就好,不用作任何修改,我猜想他们以为改动的工作量会很大。

 

标识符的改动其实很简单,找到程序的那几行,把点改成叉,就几分钟的事,改完后,交给了客户,获得了好评。

 

这以后有几次公司招人,J找我推荐,我问有什么要求?要找什么样的?"就象你这样的,不一定有电脑方面的丰富经验,有工程方面的背景就很好。"他回答。

 

他后来跟我说,与电脑操作技能比较,他更看重一个人的分折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J后来也跳槽去了一家公司担任总裁,不久我收到了他的副手给我的一封邮件,希望我能够加入他们公司负责数据库的管理。我回信说,我还没有准备换工作,但我可以给他们推荐一个不错的DBA。副手回了信说,推荐就不必了,他们有不少候选人排着队,他找到我只是因为J竭力向他推荐我。

 

Qwest 我经手做过的课题很多,具体的数目巳经记不清了。有一次,公司要我担任课题的技术负责人,领导十几位在印度的程序员和我这里的几位技术员工。我一向不会当领导,即使是当这么小小的一个领导我也不会。但我有自己的办法,就是召集他们开会,要他们自报可以承担那一部分,等大家认领完毕,剩下的难缠部分,我一概自已承担。好在经过了那么多年的历练,技术上的积累己很丰富,遇到难题时的不屈不挠也仍然在,所以课题最终都能如期完成。

 

对我来说,一向不懂得发动群众,只能辛苦自己,总觉得遇到难处自已动手去做反而比叫别人去做,然后一遍遍地去催要轻松。小老板不了解我的战略战术,也不是很懂业务,有一次参加我主持的小组会,对我布置任务的井井有条和限时时间表的安排赞赏有加。课题后来顺利完成,结果又很理想,他一高兴,年终评语给了我最高级别,与之挂钩的年终奖也非常可观,所以皆大欢喜。

 

后来换到另一个课题,接手的那个系统漏洞很多,看得出设计时很多地方没有考虑周全,运行时常会出错,补了一处漏洞,另一处又出问题了。心里光火,跟小老板建议,能否给我一点时间,对程序作些修改,以免整天应付补漏洞。小老板很开明,立即同意了,我就又拿出在前一家公司做performance tuning 时的干劲,对程序作了改动。这以后问题减少很多,系统运行也相对稳定。

 

自已下过苦功夫,以后再有什么问题或需要作进一步的改进都很快会想出相应的办法。有一位同事Y碰到难题,便来找我讨论,她的办公桌在我前面一排,与我只是一块与肩膀同高的挡板之隔,一回头便可与我对话。我总是有求必应,有问必答,而且答得详尽,完全是当老师那么多年养成的习惯。

 

Y有相当好的归纳总结能力,我的建议她能立即总结几点,变成她的,用email发给全组,Cc给老板。在课题组的会议上,她也会抢先发表意见。这样的事发生多了,我就不愿意多理她,联系了另外一个课题组,走了。

 

后来她不断给我打电话要求保持联络,我实在没有兴趣,如果是能力问题,我願意帮,但若是人品问题,我表示不喜欢的方式是不敬且远离。

 

到了后来,经历多了,便会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这样一类人。其实,他们有令人讨厌的一面,但是,他们亦很可怜,他们这样做,或许只是为了生存。就如前面的这位同事Y,她的先生是一个摄影师个体户,偶然接点零星活,赚不了几个钱。那一年又查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所以养家,付房屋贷款的重担就落在了Y身上,担子不可谓不重,这份工作对她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既然自身能力有限,那么用些小小的手段来保住这份工作或许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Qwest 工作11年,并不是每一个老板都喜欢我。比如C,就和我的八字不合。C喜欢会来事的人,奉承拍马,送点小礼物给她,便会喜形于色。我平时并不吝惜赞美之词,但要特意去讨好,我会觉得不舒服,所以我只能努力做好自已的工作,并不去和她套热乎。

 

有一次她的老板从公司总部过来到我们这一块来考察,每个组员被叫去会议室了解情况或提建议,轮到我时,我提了些工作中的建议,没有提到C任何事。谈话结束刚从会议室出来,C就来到我办公桌边上,想知道我和她的老板聊了什么,我对她这种做法很反感,就偏不告诉她,只是和她讨论一些有关课题上的事情把话题扯开。

 

其他同事一谈完就去她办公室表功,而我却与他们相反,不向她汇报与她的老板谈了些什么,她便以为我说了她的坏话,所以找机会要报复我。那时正好公司要求每一个系统对数据的安全问题进行审计,要求具体,操作极其烦锁,完全没有技术含量,没有人願意做这件事。其它课题组就用轮流的办法,每人做三个月,总共是一年。

 

C在小组会上宣布,我们组由我独自承担全年的审计任务,中间不换人。我没办法,只得照做,一边宽慰自己,公司不是给我发薪水了吗,再说这件事总得有人做。

 

做审计每阶段都限时完成,任务布置得也不合理。有一次我要回国探亲,买好了机票,与小老板商量,能否在我休假期间找别人临时接替,她说不行,要我把手头这部分回去之前完成,不完成不能休假,以后的部分休假回来再继续做。

 

回国前一天,我在办公室干到半夜十二点,第二天要上飞机,手头还有一些任务绝对完不成,当即给小老板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她,现在是半夜十二点,我还在办公室加班,但看来上飞机前绝对完不成了,请她安排接替,并交待了如何接手的细节。这封信也Cc给了她的大老板。

 

发出email 后立即回家,稍作休息,一大早赶往机场,在飞机上补觉,再也不想办公室的事情。

 

虽然知道这封半夜发出的email 会引起一阵风浪,但在上海期间完全不去想它,一切等回美后再说。

 

休假回来上班,等待我的是年终小结,小老板给我的评级是刚刚及格,并提了一串要改进的地方,其中包括要准时完成所承担的任务。我前几年的评级都是最高级别的,但对这次的评级,我已作好最坏的准备,所以并不觉得突然,只是想如果再在她手下呆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新花样,所以打算用一贯的办法处理,自已換组走人。

 

我还未走,公司宣布裁员,小老板在被栽人员名单中。离开公司那天,她来和大家道别,我仍然上前与她告别,并祝她好运,在心里,也与那段经历告别。我不喜欢永远记住那些令人不快的过往,那样会活得太累太辛苦。

 

2007年,公司拿到了好些政府的合同,想在我们这里安排几名系统工程师负责,因为维州离DC的客户近,联系起来方便。公司把我调到系统工程师小组,负责政府合同的几个项目。

 

这份工作极具挑战性,我原以为自己那点英语水平应付工作应该是够了,但这时候才知道,对于这份工作,我的英语水平根本不够用。作为政府合同项目的系统工程师,我的任务是把用户的要求作可行性分析,如若可行,则需要用技术语言整理成文,交给课题组的分折师,由他们进一步具体化,再交程序员编程。

 

每周平均要主持四次远程电话会议,讨论的是完全不同的课题。参加者有DC政府部门的用户,课题组的分析师,和远在印度的程序员。讨论的内容主要是逐项讨论用户的要求,分析师和程序员有任何问题,也要在这些会议上解决。

 

我需要一边主持会议,一边做好笔记,会议结束,半小时之内,就要整理出会议记要,用email 发给与会者并Cc给老板。

 

这一份工作,对领导能力,业务能力,表达能力,分析能力,归纳总结的能力,以及英语水平都有很高的要求。

 

我来美国以前,英语的基础很好,原来以为来到美国以后,在这么好的语言环境下,英语水平一定会突飞猛进,事实证明,这种想法太乐观了。

 

来美以后,我一直没有化大力气去强化自己的英语能力,一直在不断地学习新的生存技能,英语的那点缓慢的进步只是顺其自然的结果。其实,英语学习要有突破,必须要死磕硬掰狠下一段苦功,而我一直宁願化时间去学那些马上能够见效的技能,对于学英语这个无底洞,并没有刻意地化时间去填,总觉得即使化了大量时间,也并不见得能看到进步。

 

那段时间,真正感到与这份工作所要求的相比,我英语说和写的能力都嫌不够,所以只能在开会前做足功课,经常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工作任务。

 

几个月下来,确定这份工作不适合我,一是公司提供的产品都与通讯有关,对有关的硬件我根本不熟,讨论用户要求时理解起来就会有困难二是听印度程序员讲英语很辛苦,特别是在电话会议中,线路不好,他们讲得又快,常常跟不上;三是每次会后在很短时间内要写好发出会议记要,压力很大。

 

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左右,身体开始出状况,左眼内充满血丝,视力模糊,有时盯着电脑屏幕,眼睛会不由自主地流出眼泪。这种情况不敢再拖,去眼科检查视网膜,OCT检查的结果是:黄膜前膜,局部已脱落。眼科医生估计这层膜可能会慢慢自行完全脱落,然后慢慢吸收,若是这样,不需手术。他建议我三个月后复诊。

 

在随后的三个月中,左眼红得更加厉害,自已能感觉到眼内的翻江倒海,极不舒服。三个月后去复查,黄斑前膜已经脱落,医嘱少用眼多休息,半年随访。

 

身体的这一提醒让我警觉,考虑是否要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做。 我喜欢有10分能力做8分的事,要留2分用来学习,补充新的能量。而手上这份工作是10分能力却要做12分的事,那多出的2分,要付出额外的努力才能完成,甚至要以牺牲一部分健康为代价。

 

现状必须改变,我考虑了二个方案,一是争取在公司内部调动,但看上去似乎不太容易,看看周围相同级别的人一个个也都干得辛苦,要找轻松的工作几乎不可能。第二是干脆辞了这份工作另外再找,但那样太可惜,因为这家公司的福利很好,每干满一年被裁员,就会给一个月的薪水,我那时巳干了十年多了,若被裁掉可继续发10个多月的薪水,这样好的福利,是比我稍后几年进公司的职工都享受不到的。若我自己辞职,则一分都拿不到。

 

这时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若能裁员倒不错,好好地带薪休息10个月再说。但这由不得我,不是自己想裁就能裁的,只能等机会了。

 

机会还真的来了,公司通知全体大约2000多名系统工程师和各课题组的大小老板们去丹佛总部开会集训二周,到时会见到在丹佛总部大楼上班的小老板L,我想退堂却不想打鼓,只希望开会期间可以私下里当面与她沟通一下看看有什么机会。

 

到了丹佛,见到L,坦诚地跟她谈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和想法,请她帮我找找是否有适合自己的工作。在找她谈之前,我估计可能会有二种结果,并做好了二种准备:一是她若能帮我调到合适的岗位,那很好,会议期间各级老板都在,面试都可在会议期间完成。二是如果L对我提这种要求很反感,下一批有裁员的机会把我裁掉,那就太理想了,求之不得。

 

L谈了以后,她真的安排了二次我与其他课题组老板接触的机会。见面都是安排在会议中间休息时间。那二位小老板表示他们组需要人,并给我简单介绍了他们所做课题的内容。听了介绍,对他们的课题实在不感兴趣,都是一些与电讯电路有关的硬件设施方面的内容,我若去做,光是这些知识的学习就会非常辛苦。我跟L说,面谈没有成功,只能以后再说了。

 

会议快结束前二天,在电梯上碰到L,我告诉她来丹佛开会前接到妹妹的来电,妈妈第二次中风,所幸抢救及时,经过冶疗还能自己走路,但身体更加衰弱,我可能需要休假回家探望。

 

"若是公司裁员我被裁掉,我会回去照顾母亲。"我最后加了一句。

 

"公司最近没有裁员的计划。"L回答。

 

回到维州,照常上班,母亲病情稳定,所以没有回去,计划如前些年一样到秋季再回去,那时不冷不热,是上海最好的季节。

 

过了大约三个月左右,公司开始裁员,我在名单之中。被通知到时,有点失落,觉得面子上不太好看,但心底还是高兴的,因为接下去我可以享受11个月的带薪休假,所有的保险和福利照旧。

 

拿着薪水,不用上班,在家吃吃喝喝睡睡,朋友打电话来祝贺我过上了神仙过的日子。我还没说话,她却提出了一个极其聪明的建议"休息几天马上去找下一份工作,这样你不是可以拿双份薪水了吗?"

 

亲爱的朋友,你想想看我怎么舍得把这11个月用来挣钱呢?

 

休息了几天,收拾完了办公室搬回家的几箱文件,马上订机票回上海,去陪伴二次中风后正在恢复中的母亲。往年都是利用有限的休假时间,来去匆匆,这次有那么好的机会,打算多尽点孝心,以后可以少些遗憾。

 

母亲那年85岁,身体每况愈下,前些年还能下楼去小区的中心花园坐坐,和其它老太太唠唠家常。那次回去,她大多时间只能卧床,偶尔起来在客厅里活动活动。母亲日常起居有住家保姆照顾,我的几个姐妹都住得近,每天都会去轮流探望,但我回去是与她一起住,而且这次还可以住那么久,她心里踏实,身体也慢慢好起来。

 

在上海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年多就过去了,马上就临近冬天,害怕上海冬天的湿冷,又急着赶回来处理一些杂事,到了秋末便回到美国。

 

一回到美国,最开心的事是第二天不用上班了。以往回上海休假,会尽可能把时间都用足了,回到美国的第二天,头还昏着,呵欠还打着,却马上要写程序,交报告。现在不用了,每天都是休假,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招聘广告是不能去看的,因为看了就一定会陷进去,看到有兴趣的工作机会,不去争取也难。

 

还有三个月才到11个月,那段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是去图书馆借DVD回来看,那时候不象现在电影资源那么丰富易得,图书馆出借的好的电影碟片很热门,常常需要预约,但一般等上12周就能看到,对我而言,没有先赌为快的欲望,老的经典一样也是我的最爱。

 

除了电影,还喜欢借有声书来听,特别是有关人物的传记,常常是借有声书碟片的同时,也借了同名图书,读和听对照,是我喜欢的一种学习英语的方法。

 

休假将满11个月的时候,好象还没有找工作的意願,干脆决定继续休假,一边申领6个月的失业金。因为前面的11个月带薪休假,不算失业,所以如果不找工作,还可以继续申领6个月的失业金,想好了领5个月失业金后再开始找工作,按照那时工作市场的情况,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找工作应该还是够的。

 

11 个月加5个月共16个月的假期,生活很充实而收获颇丰,特别是在陪伴母亲的那段时间里,对于老年人的病痛和无奈,有了一些实际的体察,开始更加关注老年学这门上了年纪必修的课程。现在想来,对那段生活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怎么没想到多安排几次旅游呢?至少那时的体力要比现在好得多。

 

到了还只有一个月的失业金可领的时候,开始找工作。那时已满60岁了,就想给自已找份轻松一些的工作。投了几份简历到招聘测试员(tester)的公司,有过几次面谈的机会,都没有成功,他们拒绝我的理由是我太资深(over qualify)了,即使招了我,保不定,做一阵子就会离开,他们都想找能相对稳定的人,而我是不稳定因素。何况我自己,在面谈时也没有底气向他们保证我会一直做下去,万一工作轻松但很无聊呢?对于无聊我也没有太宽的容忍度。

 

想找轻松一点的工作几次碰壁,真是始料未及,无奈之下只得拐弯,仍然去找最擅长的Oracle 数据库的编程或管理。

 

工作机会很多,但不少薪水高的工作责任都太重。比如Capital One  银行要招聘一名DBA,薪水比一般的公司高出将近二万,需要有performance tuning 的经验。看了我的简历,他们很感兴趣,立即与我联系。我请他们给我发一份详细的工作职责描述(job discription),看完后却没有去申请,因为这份工作从写程序到performance tunning 到数据库的管理,什么都要做,一定会非常辛苦。更主要的担心是银行的数据库与客户的金钱有关,是不能出错的,自己的小心脏承担不起那么大的压力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步可妮 回复 悄悄话 好快啊,转眼就六十了:)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后来又工作了三年,见第八章。全文己登完,谢谢您的关注。以后会再写一些有关退休生活的文章。能与笔友们分享自己的出发点滴,真的很开心。谢谢。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ordeaux94' 的评论 : 谢谢夸奖,我真的是一个幸运的人。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ehoney' 的评论 : 谢谢Honey,真是好心人。看到你会为我当初考中专而担心,太感动了?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happylady' 的评论 : 谢谢 HappyLady????????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谢谢小民的点赞!!
雪狗2014 回复 悄悄话 那还找工作吗
Beehoney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追着看。当初看到你坚持读中专,我都担心死了。还好后来峰回路转!这其中既有运气,还有你的付出。
Bordeaux94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真实生动。为你非凡的毅力所折服。
behappylady 回复 悄悄话 A very good article!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从头到这篇都认真看了一遍,很具有画面感,像追剧!为您点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