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

一人一故事,一梦一人生
全部原创,转载敬请注明来源
正文

父亲的劳改,母亲的哄骗

(2021-11-09 15:39:01) 下一个

童年,朋友都爱来我家玩儿。我父母早出晚归的,基本不在家。虽然一二年级和五六年级的时候,家里有保姆,但保姆往往忙着跟别的保姆说闲话,对我们这些“小把戏”视而不见。

我长大的时代,在上海做保姆的不少是苏北人,我们楼里有一群苏北保姆。她们说话很有意思,称我们为“小把戏”或者“鞋子”,听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很戏剧性地说:“乖乖!”有时候,她们把我们管得过多了,楼里一帮孩子就集结起来,趁着她们在电梯间说话,我们躲在楼梯上,学着她们的苏北口音,齐声大叫:“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

朋友来我家,是喜欢我家的小黑板,小黑板有一米宽。这是我妈为了让我们不要在墙上乱涂乱画,特地买来的。我常跟小伙伴一起画“仙女”,仙女的模样都是从连环画里看来的。

我家另一个好玩的东西是风琴,来自父母曾经开办的一所学校。五十年代初,父母把学校捐给了政府。那时候,多数学校的音乐课都用钢琴了,风琴过于落伍,就被妈妈搬回家来,给我们弹着玩儿。小朋友来我家可以随便乱弹乱唱。

当然,还有若干玩具、《小朋友》杂志、小人书、棋牌也吸引着小朋友。当我把朋友领入家门的时候,我哥哥正急冲冲地奔出门去。男孩子总是在户外东跑西窜,你追我打。

我三年级的时候,爸爸突然决定,家里不用保姆了。这是因为爸爸是苦出身,很小就到上海来做学徒。他觉得我们这样养尊处优,骄娇二气太浓了,需要“劳动改造”。他希望我们学会最基本的家务技能,不至于愚蠢到什么都不会做。等我们能熟练做饭洗衣之后,我已经五年级了,保姆又回到了我们的生活里。

在我三四年级的“劳改期”,我和哥哥轮流做晚饭。最初我们负责煮一锅饭,后来炒个青菜,再后来,熟能生巧,我们炒两三个菜也不成问题了。除了做饭,我们还要扫地、洗碗、洗衣服。

开头学做家务,颇有新鲜感,也有成就感,因为父母老夸我们多么聪明能干。可是后来就开始痛恨干家务了,我和哥哥互相踢皮球,能少干就少干。我妈一看不对,就想出一招。在门上挂了一个小牌子,小牌子的两面,分别写上我跟哥哥的名字。我妈说,这是“值日生”的牌子,我们早上起来,需要去看一下,今天谁值日。这也太好玩了吧?在学校大家都喜欢做值日生,除了帮老师擦黑板,收作业,打扫教室,有时候值日生还可以检查同学是不是带了手绢,耳朵后面的黑泥有没有洗干净。

我妈这“值日生”一招让我们热情高涨了一阵。不久,见我们又疲了,我妈说要开始“记工分”了,洗一次碗,可以记一分,扫一次地,也可以记一分,洗一件衣服一分。到了月底,她给我们算工分,一个工分一分钱。这让我和哥哥抢着干活。

后来我爸出来干涉了,批评我妈搞“物质刺激”,儿女有可能沦为金钱的奴隶。我妈不得已取消了给现金,而“以工易物”,我们可以用工分换文具和小人书。我妈眼光前卫,只要文具店里出现了任何“新产品”,都逃不出她的眼睛。我有了五颜六色小轮船、小花狗的塑料卷笔刀、像一柄合着的小伞的圆珠笔、有橘子香味的橡皮、画着白雪公主的塑料铅笔盒等,我们班的同学都爱看我的文具,因为我的文具非常时尚。

有一天,我妈很严肃地对我们说,星期天下午要开家庭会议。这让我和哥哥盼了好几天。开会,这种大人的事,我们居然也有幸参加了。

到了开会的那一天,在靠窗的桌子上,妈妈放了一大堆破袜子。那时候还没有尼龙袜,棉线袜一穿脚趾后跟处就破了。原来我妈召集的是补袜子大会。她把一块块布料剪好,粗粗地缝在袜子的破洞上,再让我们仔细地沿着布边一针一线地缝好,为了怕我们把两层袜子缝在一起,她找出一些空的百雀羚小铁盒,我们把铁盒塞进袜子,放在破洞下。

我妈真好,男女平等,我在补袜子的时候,哥哥也在补。一边补袜子,我妈一边给我们讲故事。等我们补烦了,我妈宣布会议到此结束。会议结束前,她还不忘替我们总结一下会议的辉煌成果。为了比赛谁补得多补得快,我和哥哥抢着补小洞。好在不久尼龙袜问世了,我妈自然是第一时间去买尼龙袜的,到了晚年,她还几次对我说,发明尼龙袜的人太好了,帮了职业妇女的大忙,省得再花时间去补袜子了。

想起这些,就觉得我妈挺聪明的,把我们哄骗得开开心心,心甘情愿参加“劳动改造”。

前几天钉扣子,看到了妈妈给我做的针线包,写了一篇小文,发表在《世界日报》的老物件专栏,因字数限制在500字,只能借助寥寥数语,送上我对母亲的思念。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251/5841520?from=wj_catelistnews

針線包,慈母情

襯衣釦子的線鬆了,從小小的針線包裡抽出一根針,穿針引線。針線包由兩層布縫製而成,折疊起來才三分之一信用卡那麼大,面料是半個世紀前一件「線呢」罩衫剩下的邊角料,裡子是做棉鞋剩餘的灰襯絨。針線包讓我想起物質匱乏的年代,每塊小布料都捨不得丟棄,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靠的是這些邊角料。

四十年前,我離家遠行,慈母手中線,小小針線包,臨行密密縫,針針慈母情,每次看到針線包上均勻整齊的針腳,就想起母親。我靜靜縫補,時空交錯,彷彿又跟母親坐在一起,一針一線,不敢馬虎。

母親成長的時代,粗針大線的媳婦,婆家是不待見的;母親六、七歲時,就坐在小板凳上學「繰邊」,庭院外傳來鄰家孩童的嬉鬧聲、大街上小販的叫賣聲,母親坐立不安,但抬頭就見到外婆嚴厲的目光。外婆告訴她,做針線要專心,母親再次低下頭專心一針一線。過了幾年,立針、倒針、回針、盤扣、繡花,樣樣拿手,再抬頭,是外婆讚許的目光。

日寇的砲火改變了母親的人生軌跡,她投身抗日救亡的熱潮中,之後成為職業女性,無暇親手縫製衣服。周日的下午,窗邊明亮的方桌旁,母親手把手教我縫鈕釦,陽光灑落在肩上,溫暖舒服,微風輕拂著七彩泡泡紗的窗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8)
评论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觉晓。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你父母这样的干部又是好家长,令人感动。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妈妈的故事' 的评论 : 谢谢故事临帖鼓励!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有橘子香味的橡皮”,也是我小时候的欢喜啊!追着读完了这个folder里所有的文章,真的是好文字,好故事,好感动!谢谢分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谢谢红枫!小雨点的童年也充满了阳光和快乐!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睿智的爸爸妈妈,幸福的童年,写的真好!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城城。我妈做过老师,善于哄骗孩子:)。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老了' 的评论 : 谢谢老乡的面拖黄鱼,迷道交乖好!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葱葱好,木楦头很专业,不像我们因陋就简。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桐岩' 的评论 : 桐岩好。小学,我最不喜欢的课是语文课,因为我觉得啰里八嗦的,不如数学简洁快捷,所以后来被老师家长逼着写日记,不过我写日记跟做数学题一样,三言两语流水账。可是有些事情,比如补袜子会,值日生牌,实在是超出我的意料,所以印象深刻。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皮卡。小时候也会跟哥哥有矛盾,回过头来想,跟家人相处的时间变得宝贵美好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我是很感恩父母给我良好的成长环境。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我妈召集的是补袜子大会。” 呵呵!写得太欢乐了!一个伟大母亲的睿智尽现其中。。。好文!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宁波同乡好!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补袜子,用木楦头,遥远的记忆,谢谢!
桐岩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的事还记得那么清楚,细节描述得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不会是小学就开始每天都写日记吧?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这种家庭真实的回忆最受大家喜爱了,那种甜蜜的亲情跃然纸上。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海风有个非常好的原生家庭,条件也好,这样的童年是幸福的!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可能要找些复杂但又不太复杂的事,不至于让孩子觉得枯燥。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把家务劳动当成乐趣来做太聪明了!我怎么能让我儿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呢?我也得想想:)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小树!老人的老东西,带有特殊的记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触动人心的老物件,喜欢这样的文!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谢谢平等兄来访留言。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海风好文,赞!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赶紧跟小溪姐握个手,我的是蓝白细条的小伞。写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曾经有过这样的圆珠笔。其实我父母对我们也是低要求,所以我虽然会做饭,但是只能保证做熟而已。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园好,你妈妈这样严厉教子很好啊。那时候女人很辛苦,做不完的家务,还要补袜子,可能比我们小一点的,已经没有补袜子的记忆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和海风 Hight Five. 我也有过像一柄绿白细条,合着的小伞的圆珠笔。小学6年,也是成天画云彩飘飘的仙女(画画水平定格在小学三年纪),我父母教学生认真耐心,对孩子就是放任自由,即不管学习,也不培养作家务(他们可能比海风的父母年纪大一些?),当然我后来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了,但是手不够巧,没有童子功。。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童年的事情,想起来都有点好笑,因为那时啥都搞不清:)。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乡不仕老了' 的评论 : 谢谢山乡。我爸宁波人,很实际。我们受益匪浅。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好,很感激我爸的实际,他知道生活的不易,未雨绸缪。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兄好!家庭和睦确实非常宝贵,心理会比较阳光,为此我很感激父母。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有哥哥也是有利有弊,下次得晒晒我哥的调皮捣蛋,星期天邻居排队到我家来告状,害得我父母不停点头鞠躬向人道歉:)。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园园好,那时上海小孩圈里流行不少好笑的话,“代代”相传:)。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海风妹妹,你让我想起了我老妈多年前为一家人补袜子的情景,冬天的暖阳照在年轻的老妈身上。。。我老妈没有妹妹的老妈那么讲究策略,她的要求是硬性的,没有啥口头或物质奖励,干家务是应该应份的。我记得弟弟小时候个子够不到水池里,站在小板凳上洗他自己的衣服,袖子湿到肘部上方。弟弟锻炼出来后,打小就会干活,一直干到现在手脚没停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1

哈哈哈,海风的文和花花一样,总是温馨,感人,还幽默。上海咸话真是太亲切了,谢谢侬!:)
山乡不仕老了 回复 悄悄话 还能有更好的父母?
你一生有福。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你父母挺明智的,让你们学会自理和责任。针线包的样子让我想起小时候做钱包,不知做了多少个,样子差不多。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温馨的一家,令人羡慕!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温馨美好的儿时回忆,写的真好,感人!羡慕海风,有哥哥真好:))
聪明能干的妈妈,教子有方,所以海风姐现在这么优秀能干!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温馨感人的好文!海风妈妈很睿智, 那个针线包太珍贵了。
“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 哈哈哈, 看来当年我们小小朋友跟着大哥哥大姐姐学了不少口头禅呢:)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子的果酱,心里很甜啊:)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海风姐的父母培养儿女有方。妈妈好能干,针线包很精致。海风姐一如既往的好文笔,温馨满满。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东村好!我妈挺会动脑筋的,从不骂我们,她的不骂孩子曾经在邻居中享有盛誉:)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吴大哥过奖了,谢谢鼓励。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温馨的画面!海风姐母亲真是睿智!教育方法顶呱呱。
海风姐好文!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文章很生动!学习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百合好,父母很配合,步调一致。都是为我们好。
Tigerlily66 回复 悄悄话 海风的父母很会教育孩子啊,掌握了基本技能,终生受益。赞好文笔,温馨美好的童年回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珊瑚好,我爸接地气,后来发现劳改非常有必要。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难怪我哥说,我们都被我妈骗傻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花好,有哥哥不错,我可以威胁小男生,叫我哥哥揍你,哈哈。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问好亮妈。我一定饿不死,但是我做饭心不在焉,只能保证做熟。我哥哥在嫂子的感化院里继续劳改,现在厨艺相当可以了:)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追忆21' 的评论 : 谢谢追忆鼓励。那句可能是苏北话的经典:)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海风的爸爸妈妈真好,培养出了你们这能文能武的好孩子。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韭菜炒大葱!”, ^_^, 海风写得真好, 有趣又好看。 针线包设计得合理实用。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赞深情好文。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姐很辛运有个哥。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好妈妈,好文章!从小的培养,你们长大后一定都特别能干,独立生活不成问题了。
追忆21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看,海风姐!
“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葱!” 《鹿鼎记》里的韦小宝也老挂在嘴边的,哈哈!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