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了然

坐拥两岸,皆不相属,看潮来潮往,记花开花落,尝人情冷暖,忆往昔岁月,愿此生安然
正文

落棋无悔

(2021-05-28 16:16:19) 下一个

这是一个哀伤的故事。

其实我就只是见过她一面。她到店里来买减肥药,前台把减肥丸和几样减肥茶都介绍了一遍,再给她看了各自的说明书,她也没决定要买哪些。前台有些不耐烦了,知道我没有预约的病人,就把难题甩给了我,把她带进了诊室。

她有些不好意思,拍打扰到我,又有些兴奋,可能是在那样比较偏僻的小镇上难得看到中国人吧,就多聊了一些。

我一直以为两广的人会比较娇小,但她很高,应该有一米六七一米六八的样子,虽算不上瘦骨嶙峋,但身上真看不出有多少肉,画的妆是国内年代很久远以前的那种,腮红很明显。

我不知道她为啥还要减肥,她有些激动很豪迈地掀起衣角让我看她的肚皮。五十多的妇女,肚皮有些松垮很正常,但她说她老公嫌她长胖了,让她减减肥。

我还以为英国佬一般对女方的身材不太要求,听她那话,着实有些吃惊。她也叹气,“我们没有多少感情的,他每天和我说的最多的话就两个单词,tea和bed。”当初的她三十多还住在娘家,有人介绍这个六十多的英国老头,她老娘劝她嫁的。

“能怎么样呢?反正比我留在娘家好吧”,她有些自顾自地说着,“老头子遗嘱已经立好了,过世后把他的房子留给我,以后把房子卖了,我就可以回国去好好养老了,现在我就好好服侍他到头。”

她家在一个小村子里,那个时候的我对英国的房价没有多少了解,反正都是我买不起的,就懒得去关注。

人家都说我猛,一个人谁也不认识就跑到英国去了,经过几年的折腾,我知道自己那是无知才无畏。听她那番话,只能在心里说,姐姐,您更猛,英语都不会您也敢嫁。

然后她神情一变,有些狡黠地微微一笑,“我有个儿子在国内”,随即移开目光看着她自己的脚面说,“我得给我儿子挣点家产,他以后会给我养老的”。

看她那个样子,儿子的事显然是个秘密。我不爱探听别人的隐私,嫌累,知道了还要替人家保守秘密,还是不知道的好。也许是我很淡定,只是点头表示理解她的想法,没有追问她儿子的事,比如从何来,怎么来的,她好像又有点失落,讪讪地问我她的脉怎么样,然后问我哪种减肥药适合她。

只能让她先试试小包装的荷叶茶,既让她对她老公有个交代,也不至于伤身,还不太贵。显然前台的虚笑让她很不自在,一个劲地说着不好意思,耽误你们的时间了,然后再三保证她一定会再回来买的。

后面的信息是另一个患者告诉我的。

那个患者是个教堂的主事,我也弄不清楚她们教堂侍奉哪个教,只知道老太太是有老公的。

那天老太太进来就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Mei的中国女人。我说不认识,她一边递给我一份当地的报纸,一边说Mei前天半夜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过世了,肇事司机跑了,葬礼将在她的教堂举行,Mei国内的家人可能要过来,如果需要,老太太希望我能帮她家人翻译。

我一边说好一边接过报纸,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买减肥药的瘦高女人的照片,头皮一阵发麻。

然后我才知道她晚上在另一个小镇上的中国餐馆打工,主要是洗碗打杂,因为她自己不会开车,她家那个老头子也从来没有开车接送过她,她常年都是骑电动车来回跑。

报纸上说当地人很多都认识她,因为她是唯一一个骑电动车跑那么远路的人。

我没有去Mei的葬礼。翻译的事英国这边当地的council 安排了,不用我帮忙。

主事老太太也没弄明白从中国来的Mei的那几个家人都是个什么关系,谁是谁,一群人里是有两个年轻一点的,她只知道领头的是Mei的哥哥,除了家人,好像还有中国政府官员。我只能暗暗希望,有个年轻人是Mei的那个儿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