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连载《魅羽活佛》

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穿越。在人鬼仙佛与高科技并存的六道中,女主通过游历不同的世界,而实现的一种“平行穿越”。妩媚妖娆的女主生来便注定要去天庭做七仙女。然而自打她以肥秃男的化身结识了才华横溢、不畏世俗眼光的帅哥高僧后,命运的车轮就开始越转越疯狂……
正文

109-2 人在高处不胜抱(下)

(2021-01-06 20:56:11) 下一个

章节目录:https://bbs.wenxuecity.com/bbs/origin/974138.html

上一章 109-1 人在高处不胜抱(上)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79004.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109-2 人在高处不胜抱(下)

暴雨下得差不多的时候,甲板上的信号兵回来报,说前来接应的修罗飞船已到,准备两船对接。魅羽叫士兵把昏睡的百石抬过去,又亲自送雨神去对面的飞船。

离开前她对雨神说:“对了雨神伯伯,我其实也能从天上调一点小水。”

说完后使出天星术的斗宿诀,左臂一挥。面前的地下立刻一片湿润,就像刚被人泼了一桶水。

“雨神伯伯能不能给指点一下?”她舔着脸问。

雨神叹了口气。“你这丫头爱占便宜的名声,我是一早就听说了。你过来些。”

魅羽把耳朵凑到他面前,听他说了五字真言后,心花怒放。千恩万谢了一番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船上,一只脚踏进舰桥。又一想,别,先试试新法术。万一念错了不管用,现在还来得及问。于是冲着北方的天空伸臂,默念五字真言,再往舱内一指……

轰!一股瀑布般的水流从门口冲进来,将她掀翻在地,头撞到境初坐的凳子上。眨眼间舱内的水便有一尺多深。

境初急忙护住他的破译机,翘起双腿。“我说你就不能有一刻安宁吗??”

魅羽兴奋地起身四望。船舱里有排水通道,水正在快速散去。她的军裤全湿了,出来打仗也没带备用的衣服,不过还是很开心。

******

船一直向北飞。到三堤湖的时候,翼龙还没醒,湖对岸就是敌军基地了。

“减速,”魅羽说,“在这儿停一下。”

她盘腿坐到地上,启用灵宝心法对湖另一边的敌营进行探视。

灵识中见洪水已开始在基地蔓延,身材高大的夭兹士兵们高举着枪,正在水中朝各自的战舰奔去。这要是换成六道中人,此刻就只能游泳了。

有个别的小舰已经离地,估计用不了多久所有的战舰都会紧急升空。而地面的弹药库果然没有人去碰。不开门还好,一开门里面的弹药就都得玩完。

“现在启程,飞去敌营东北角,”睁开眼,她冲船长说。

果然如境初所料,蜾蠃舰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就混入了敌人的空中舰队中。现在轮到境初忙了,时不时从破译机上读取着一条条讯息。魅羽手握镜子,听到有用的就汇报给修罗的总指挥部。同时她也从总部了解到,修罗和他化天的部队已分别从兜率天和他化天的天洞涌入前庭地,正从东西两方朝敌军基地包抄。

“注意,”魅羽对传信员说,“敌人位于远征河中部的前锋舰队正在飞向少光天的接口,是佯攻。他们的真正目标是大梵天。”

“知道了,长官。”

“提醒四天王天的部队注意,在他们前方右侧有埋伏。”

“是,长官。”

“叫法王闭上他的大臭嘴!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呃,这个……”

就这样,二人不断向修罗汇报着敌军的部署和战略方案。没过多久,有两个词在夭兹人的讯息中频频出现,引起了二人注意。

“你老说‘暗影’、‘暗影’的,是什么东西?”她疑惑地问境初。

“不清楚。”

“那‘剪刀’又是指什么?你确定是这两个字吗?”

“我不能确定,因为用来学习的材料太少。能肯定的是‘暗影’和‘剪刀’是两个固定的用法。”

好吧,魅羽心说,无论叫什么,从上下文来判断,这是敌人的两样厉害大杀器啊。

******

同一时刻,在修罗军后方的主帅舰内,有兵士来向铮引汇报。

“将军,敌人的一艘鬼船钻进我军前方阵营里来了。”

“鬼船?”

“是的,这艘船如鬼魅般飞得特别快,而且谁都看不见。就算在面前冲着我军开火,瞪大了眼睛也还是看不到。”

铮引闻言,双目微闭,将天眼投射到前方的阵地。果然,在他灵识里有那么一团影子,悄无声息地四处乱窜,在我军中大开杀戒如入无人之境……

“我能看到它,”他睁开眼睛说,“备船。”

“呃,将军,您要亲自去?”

铮引望了眼指挥舱另一边坐着的涅道。这次涅道亲临前线,证明他对这次战役有多重视。之前敌人曾派出一艘城堡小山一样的巨舰,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炮筒。涅道当即施展了一种“熄影法”,只见他手掌上托着一个微型的巨舰,跟着两手一拍。巨舰的影子消失了不说,前方的那艘巨舰实体也轰然一声碎裂了。修罗军士气大振。

铮引虽然不懂法术,也能看出那是道行极高的人才能使的。估计每使一次,元气消耗得也很厉害,否则这么多敌舰让法王一个人去对付不就行了?

回到当下,他冲面前的兵士说:“只有我能感知鬼船的存在。它的速度太快,等信号兵将讯息传送出去已经晚了。”

“可是——”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铮引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竟然想起在崇辅刚死后,那个前往前庭地去提审他回修罗的袁副参。

“说在我出现之前,修罗就打过无数的胜仗。我想,假使某天我不在了,我们修罗也不会缺少常胜将军。”

片刻后,铮引就离开了母舰,登上一艘小型驱逐舰驶往前沿阵地。他站在舰桥的船长身后,在灵识中搜索着那团飘忽不定的黑影……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把“剪刀”。准确地说,是两艘体型很长的巨型封闭战舰,其尾部锁在了一起,成剪刀状。每次开火前,先是两个尖端处射出两道恐怖的强光。跟着这两道强光扩散开来,向中央聚拢,汇集成一道圆锥形的光。凡是位于圆锥内的我军战舰都被瞬间捣毁,其杀伤半径有半里地之广。

铮引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此刻的统帅舰中,涅道接到的噩耗估计是一个接着一个吧?不行,倘若不想办法把这个东西干掉,那么今日修罗和盟军就是全体葬身在前庭地也是有可能的。可他能怎么做呢?他铮引能为这些人做些什么?每耽搁一刻,就不知有多少束手无策的将士在殒命。

这么一着急,怪事又发生了。他的脑海中快速闪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什么东西在绕着什么东西飞快地旋转。数不清的小线条在不断振动和变幻着形状……

然后他就又一次看到了那把剪刀。而这次和上次不同的是,他这次是在同一时刻一下子看清了剪刀内部和外部的一切细节。所有的人、机械、武器、机簧,都同时被他看到,可又不是混乱地纠缠在一起的。瞬间过后,他就明白了如果要从外部攻破这把剪刀,该如何着手。

于是他走上前去,叫船长让开,由他亲自掌握船行的方向,并将船速提到最大。

剪刀就在前方了。

剪刀已在近前了。两个末端刚好指着铮引的两侧。在用肉眼见到这个庞然大物时,他没料到自己的第一反应竟会是对美的惊叹。船身上布满了绚丽多彩的光源,像是装点着被它毁灭掉的所有人的魂魄。待会儿如果强光再次射出,他铮引也会和同船的人一同化为灰烬。他只希望在这刻到来之前,他能有时间击中位于右方敌舰某处的一点。如果成功了,这把剪刀也就报废了。

目标越来越近,他想起了她。她此刻应该和那个什么公爵在附近的某处吧?一早就知道,她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属于他铮引的。然而此刻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悲伤。她曾多次为他带来奇迹,他最近这两年里可以说是一次又一次地见证奇迹。加上自己九岁时因祸得福开了天眼那次,他生命中的奇迹比别人十辈子遇到的都多。该知足了。

就在这时,剪刀两端射出了强光。

******

由于蜾蠃舰停在东北角,离得最近的天洞是他化天。此刻魅羽几人前方的敌舰正在和他化天的部队交火。

“剪刀要出动了,”境初望着他的破译机说,“在修罗那边的战场。”

魅羽冲船长说:“去西北方。”

由于怕开太快引起怀疑,蜾蠃舰只能尽量低调地朝西北战场移动。魅羽隔一会儿就跑去甲板上观望,却看不见什么异样。

“我要同铮将军说话,”她回舱拿起镜子,冲传信员说。

“铮将军去前沿阵地了,长官。他要我通知你们,赶紧撤回来。”

魅羽啪地一声把镜子放回桌面,怔怔地望着前方。

“你很紧张他,”境初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说这些?她不满地在心里咕哝了一句,一边向甲板走去,一边冲船长说:“全速前往修罗战场。”

站在甲板上,她焦急地望着前方。过了一会儿,终于看到远处的那把剪刀。在见识了那个东西的威力后,她骂了一句修罗军中特有的脏话。随即向仓库跑去。

再回到舰桥时,她的左右肩各扛着一个麻袋,手里拿着一捆绳子和两根炸药棒。

“帮我把这两袋竹叶灰绑到背上,”她说着,将绳子扔给境初,随后将两根炸药棒分别插到两个麻袋的开口处。

“你疯了,”他上下打量着她,“你要带着这些东西,一个人飞到战场上去?”

“我又不是没干过。”都干过好几回了。

“炸药做什么用的,把你自己引爆吗?”

“我哪有那么傻?快点帮忙啦!”

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拿起绳子,将麻袋捆到她背上。同时不理解地说:“你们六道中不是有很多能人和修为高超的神佛吗?怎么什么事都是你一个人在忙活,还说自己不傻。”

“总得有人做啊,”她无奈地说,“我干了,别人就省了。谁叫我无法袖手旁观呢?”

事实上,她若是没有修为,早早地嫁了人,眼下这些事不就都和她无关了吗?她待会儿要是真的战死,又会有几个人记得她?能者多劳,不要怨别人,都是自找的。

麻袋刚一绑好,她就窜出飞船,孤身投入到夜空中,向着剪刀的方向飞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