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妹

"Art is the depth, the passion, the desire,
the courage to be myself and myself
alone."
~ Pat Schneider
个人资料
博文
“我看还是把头发散开吧,”母亲对落地镜前的邵艾说,“挽这么个髻,太显老了。” “就是要看起来成熟一些嘛!”邵艾望着镜子里灰色西装套裙的自己,声调依然是小女孩在父母跟前撒娇。要说她的五官原本是种简洁知性的新潮美,回家住了两个月后,脸蛋子神奇地被婴儿肥填满。不打扮老成一些,人家还以为她是高中生。 “可你才只有23岁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何为心无差别?谓一念心体,凡圣不二,具足十界十如是等法……” 这个声音可真好听,小羽闭着眼睛赞叹。这要不是帅哥打死她都不信。而且还博学多识、出口成章对吧?若没学识,能是他在台上讲,你们大家在底下听吗?不是柔弱的书生啊,还能打架唻!离这么远也没扯着嗓子喊,每个字被清晰地送入她耳中,若非功力深厚,难不成佛堂里还装高科技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方熠,你电话!”中科院室友在卫生间门口叫道,“女朋友打来的。” 五分钟前方熠还在企盼邵艾的电话,可他现在接不了。 “请转告她,我待会儿打给她,”他含糊不清地说。怎么回事?刚才刷牙的时候牙龈又出血了,这已经是一个月内的第三次,是不是得了牙周炎?而且每次出血的时间还不短,要两三分钟才能控制住。 用折叠起来的纸巾捂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哦,是刚强,找我有什么事吗?”邵艾迷迷糊糊地问。昨天考完最后一门期末,晚上睡得晚了些,此刻日上三竿了还赖在被窝里。 已是五月中旬。姑父的结肠癌切除手术十分成功,短期内不会有生命危险,恢复得也不错。虽然还要在姑妈的陪伴下在德州住多两个月,邵艾自己可以松口气,下周飞回国度暑假。不料却在这时接到刚强打来的电话。 她的号码应当是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陌岩是个有洁癖的人,但这不代表他喜欢生活在一尘不染的世界里。奣户城这座悬浮在空中的现代化大都市在他看来美则美矣,过于洁净了。目之所及见不到丁点儿垃圾和灰尘,不会有电线与晾衣绳交织的城中村,也没有哪个饭馆在客人多时将廉价的塑料桌椅摆到街上。“奣”字的本意是天空晴朗无云。城市建筑物和车辆均为流线型设计和蓝白色基调,崭新明亮坚固光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4-02-11 22:06:07)
前言:无论《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中,张飞都被描述成一个英勇但鲁莽的丑汉,事实真是这样吗?我最近听到郭德纲介绍正史中张飞是个什么样的人,简单概括就是(系好安全带啊)——有智谋,高颜值,还多才多艺。 不相信?那请您姑且读完下面的正文,自己判断一下靠不靠谱。本文节选自郭德纲的视频《三国杂谈》,非相声。网上找不到文本,我可是费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姑父,快抓住我的手!” 邵艾尽最大可能朝水中伸出一只胳膊,另只手扒在湿滑的木船沿上,防止自己落海。 “伟梁——”身边的姑妈绝望地呼唤着丈夫,“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 小木船载着邵艾和姑妈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漂荡。水很黑,倒不是因为头顶的暗夜,是墨汁一样的污水,晃一下就能将人的头脸和衣服染脏。水面之下更不知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呦,许主任原来这么年轻啊?”陈市长初见刚强时,怔了片刻。 刚强走访后西村的五天后,来到位于北堤路的陆丰市政府拜见市长陈鹏宇。陈市长看着五十上下,长相融合了广府与客家人的一些特征。宽方脸,像传说中的武林高手那样太阳穴略微内凹,鼻低而宽,银边眼镜后那对明亮的杏仁眼和上翘的眉毛让人初见之下便生起前景一片大好的乐观。 陈市长其实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祁先生,这边请,”说话的是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军官,而听到他这句话的除了祁先生,还有堪堪躲到会议室书柜顶上的小羽。 祁先生?小羽本已藏好身,听到这个称呼忍不住探出头去,瞄了一眼下方小会议桌旁坐着的两个人。军官对面是个鸭梨身材的矮个子男人,穿套浅褐色条纹西装,颈上系着黑白两色格子围巾,粗短的手指每比划一下却似指挥着千军万马冲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后西村由两个自然村组成,听说两姓之间历来有些龃龉。陈友军的姐夫姓黄,这回却把彭家那边的三房头请来一起吃午饭,刚强觉得蛮有意思。跟着两个小青年入村,刚强只是静静地观察路旁需要维修和推倒重建的民宅,并未试图同二人聊天。他既然是来朋友家做客的,问东问西、没话找话容易引起怀疑。 在一众乌黑破旧的民房中七拐八拐了半天,找不出一栋外皮完整的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