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人间真善美

悉尼生活,旅行杂记,人生随笔,情感散文
正文

谱先生

(2020-09-20 04:14:26) 下一个

谱先生走了,周围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因为他太普通,自然引不起人们的关心,或许社会上有千千万万人像他这样的人,所以大家又觉得他没走。

谱先生出生于50年代,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为了躲避战乱,他们从农村来到大城市,艰难地安了个小家,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比起颠沛流离的生活要強很多。他们给第一个儿子取名汤谱,乳名叫谱儿,母亲说:"希望儿子做人要靠谱,做事有谱儿。将来时来运转,也可给父母争个脸面。"大家从小到大都习惯叫他谱儿,以至于后来谁都不知道他姓什么,谱先生的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谱先生小时候皮肤黝黑,身体壮实,聪明好动,对周围的一切充满着好奇心,唯一让父母操心的是他对学习不感兴趣。他小学尚未毕业,风起云涌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席卷全国,学生大串连,停课闹革命冲击着学校教学次序,这对于心智还未成熟的他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本来上课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大眼发呆,神游八表,现在被吵吵闹闹,走南闯北,喊打喊杀所取代,还能初尝征服别人的快感,权力带来的荣耀。他认定这是他喜欢做的事情,要比坐在课堂上有趣的多。父母担心他这么小的年纪到处乱跑,说:"做点靠谱的事,不要瞎折腾。"他回答:"读书无用,造反最靠谱。"

除了不用上学之外,他把玩也纳入"靠谱"的范围。他特别的爱玩,争強好胜,特立独行。有一次,在护城河里游泳,同去的小伙伴都不敢从桥上往河里跳。他站在桥上,看着下面涛涛河水,心里也发怵,但转念一想,我要是不往下跳,岂不同他们一样了不靠谱吗?他眼睛一闭便一头扎进河里。"轰"的一下,头撞上漂在水面的木板上,顿时失去了知觉。醒来之后,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虽然检回了一命,但他始终搞不明白,跳水怎么会有危及生命的后果。经过这件事后,他开始改变自己,还是小心为上,跟在别人的后面安全,更靠谱。

从那之后,他像完全变了人似的,做事处处谨小慎微,亦步亦趋。上山下乡,大多数同学都早早的去了农村,他一直拖到学校和居委会敲锣打鼓上门动员,才开始收拾行李。别人问他:"早晚都要下农村,赖着不走又有什么意义?"他回答道:"当然有区别,先去的人把生活安排好,我们去了有了依靠,会靠谱些。"回城也是如此,同去的知青都心急火燎争破了头想早点回城,他却慢慢吞吞地拖到村里的知青差不多走完了,才回到父母身边,父母问他:"是不是农村有了对象,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晚才返城?"他答道:"晚去晚回天经地义,匆忙离开有点不太靠谱。"其实他想先观望一下形势,保不准晚回城能捞一份好工作。他三十好几才娶了媳妇,倒不是他不愿意早结婚,条件摆在那里,想早也早不起来。他像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漂亮的姑娘,父母跟他说:"人品最重要。"可他不这么认为,他回答:"漂亮的姑娘最靠谱,因为大部分男人都喜欢。"反正他认定大家喜欢的才是最好的。社会上盛行"重男轻女",他也不例外,简直到了不生男孩誓不罢休的样子。果然,上天不负有心人,儿子的降临,他的生活像是拨开云雾见了太阳,让他脸上争了不少光彩,逢人便说:"男孩好!男孩靠谱。"他也不清楚这番话的依据何在,反正大多数人都喜欢男孩。后来,他发现一个秘密,凡是大家争先恐后要做的事情都是靠谱的,反之都是没谱的。久而久之,他干什么事都不用脑子去思考,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先观察人们的动静,再听听别人的议论,当事情有点谱了才行事,他常说:"心中有谱,百战不殆。"

 


当然,并不能说这种处事方法真的"百战不殆",他也有失手和吃亏的时候。谈恋爱的时候,他特别想买一件贵重礼物送给女朋友。有一天下班回家,看见一大堆人围在人行道上,人群中还不时传来吆喝声。他闻声挤入人群。只见几个中年女人手拿着一串串金项链在叫卖,旁边还有好几个男女顾客手里拿着金项链,看见挤入人群的路人便凑上去说:"这项链成色足,价格便宜,我买了一条。"一旁的人也附合道:"我也要一条。"一个女贩拿了一条金项链冲着他:"先生,香港来的走私货,24K足金,送给你女朋友真合适。"他经不起众人七嘴八舌的忽悠,花了200元买了一条金灿灿的项链,心里盘算着怎样给女朋友一个惊喜。回家之后,才知道被人给骗了。母亲埋怨道;"这么大人了,还干些不靠谱的事情。"他争辩说:"大家都争着在买,我想应该不会有假,不会有诈。"他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拐了个大大的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后再碰到这类事情就绕着走。街上吵架,打斗,小偷,车祸,买卖之争,小孩走失,老人跌倒……他都抱着围观看热闹的心态,反正这些事情从来都是围观的人多,管的人少。他变得什么事都是事不关己,麻木不仁。

他与同时代的人一样都曾追求过美好理想,高考、出国留学、考公务员、下海经商……一波波浩浩荡荡的全民大潮,他都尽全力去参与,因为他认定千万人为之努力争取的事情,一定有它内在的价值,一定是附合自己做事的逻辑。然而,尝试了几次,却都一一败下阵来。岁月不饶人,转眼间都进入了不惑之年。再和尚撞钟般的混上10多年,熬到了退休回家,安度晚年的年纪。在社会上摸爬打滚数十年,虽毫无建树,却也学到了很多做人的本领。他不甘心于平淡,梦想的火种从未在内心熄灭。总想有机会能让自己风光一把,

一股全民炒股的热潮打破了他宁静的退休生活,让他一下子找到希望。他还秉承着一贯靠谱的作风,先是持币观望,看看行情再说。周围的人纷纷杀入股市,他心里有点按耐不住的冲动,报纸上一篇《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的宏文,使他感到赚钱的时机成熟。他不再犹豫,要执住股市"狂牛"的牛耳,否则一切晚矣。他把家里的仅有的一点积蓄,还有毌亲的养老钱都投进了股市。他挑选股票有个标准,股票的交易量要大,交易量大意味着买入的人多,买的人多说明大家都看好这只股票的市场前景,也证明了这只股票靠谱。他并????在乎买进股票的价格,始终坚信"大牛市"才刚刚起步。他对母亲说:"等从股市中赚了大钱,也该给家里修一下家谱,让子孙后代知道这份荣耀。"处于疯狂状态的人什么豪言壮语都敢说,他也不例外。不多久股市暴跌,他输的一败涂地,不光赔上所有的家当,老婆和儿子也离他而去。

股市遭遇大挫折后,他的生活变得捉襟见肘,也没有人愿意同他有更多的来往。人是现实的动物,权力和财富是衡量人是否有价值的标准;人是容易被假象蒙蔽双眼的动物,权力和财富又可以通过包装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面子上的高大尚能迷惑以貌取人的目光;说大话,摆谱是演饰失意人生的不二选择;抵赖和狡辩成了维系形象的最后工具。甪这三招打遍天下,这是许多人制胜江湖的法宝。于是他开始学这门绝活。陋室一律外人免进。出门尽量穿着光鲜,最好配上有名牌标签的外衣。重要的约会租车代步。说话要视对方的身份和地位而定,对农村人来的人,他常常摆出大絾市人的优越感的样子,像是在说:"看你们这些乡下人,素质真低!"在店家面前,他总是摆出施舍于人的态度,仿佛告诉对方,我是上帝,我最牛。在陌生人面前,习惯甩出一副大老板的派头,有时会拿出一叠钞票在别人眼前晃一晃,意思是说:"我有钱,你行吗?"在平民面前,总端出有权人的傲慢,头微微的扬起,眼珠转向上方,像是要对草民发号施令的模样。在官员面前,尽量做出系出名门的高贵,意思是说:"当官怎么了,我祖上还是康熙爷手下正二品的巡抚大臣。"在文化人面前,总挤出若有所思的深沉,开口说话要么惜字如金,怕一不小心露了自己的短板。要么故弄玄虚,搬出一些高深难懂的新名词来抬高自己。在小辈们面前,摆出文化人的高谈阔论,滔滔不绝的样子。吹牛可以让他轻易地变换角色,真的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摆谱能使他找到内心的快乐,精神得到一丝慰籍。

社交媒体的兴起让这种快乐从真实世界延伸至虚似世界。微信无疑是虚似世界集大成者。他把微信昵称为"信谱"。他说:"烧菜的人要用到"菜谱",会下棋的人要棋谱,喜欢音乐的人要懂得乐谱,用微信的人自然而然的要建一个’信谱’"。所谓"信谱"按他的理解就是把微信里的文章分门别类,有点类似于他小时候读的《十万个为什么》,然后存入自己的手机里。有了这些信息再也无需读书看报,碰到难以解答的疑问,难以驾驭的事情,可以随时查看,信手拈来,从容应对。除此之外,他阅读微信帖子的时候,会时不时地在大官、名人、专家的文章下留下"靠谱"二字,以示认同,至于文章为什么靠谱,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头衔最重要,它是衡量靠谱与否的黄金定律。在微信上,他不但有皇上批阅奏章般的体验,还有怼人、骂人的满足,更能找到类似文革大批判的快感。他骂人有自己的分寸把握,一是决不会挑头先骂,他要看看风向再说,一旦骂的人多,他会跟进踩上一脚,即使今后有麻烦,也会因法不责众而脱身。二是骂了之后不会有人上门来找麻烦。小人物找国内的,社会上的升斗小民能当垫背的多的去了。大人物专骂国外的,总统、国务卿、议长之类的,但也有人例外,普京,川普不能骂,他们至少还同自己有点"沾亲带故"的,虽然此"普"有别于那"谱",但发音都一样。说到川普,他俩还真有点像,川普爱给人起诨号,火箭人,瞌睡虫,功夫病毒。他也喜欢给人贴标签。非我阵营的,称之为牛、鬼、蛇、神;非我族类的,蚍蜉、走狗、小丑、家奴。反正"爱国只需付出口水"现在的网络世界连口水都免了,只要动动手指即可。

不知道是骂人伤身,还是其他什么缘故。有一天,他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朋友们知道他对"谱"字情有独钟,急忙把他送入一家莆田系医院(莆和谱的读音相同),他心里明白这种医院不靠谱,但舌头不听使唤,想说又说不出来,做个手势,手脚又不听使唤,动弹不得,只能任人摆布,听天由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动弹不得,心里却如明镜似的,回忆自己的人生,本以为赶上一个好时代,可以在大城市过上幸福小康的生活,但不知为什么,日子却过的越来越单调乏味,越来越孤家寡人,越来越没谱。如今变成了一个老"愤青",一个不受人待见,身无长物,孑然一身的人,躺在这里是生是死还没个谱,看来有谱之说并不靠谱,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已经沦为别人眼中最靠谱的"韭菜",他们既要谋你的钱,还要害你命。

谱先生走了,但并未真正的离去,人们还能隐约看到他那些似曾相识的影子,若隐若现的幽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