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陪读的日子(14)海伦,麦克凯纳太太(1)

(2020-10-01 12:27:06) 下一个

海伦,麦克凯纳太太是萧群的干妈,一位可亲、可爱的加拿大老太太。屈指算来,她俩从相遇到相知已经超过卅年了。

那年,萧群一家刚移民到加拿大的R市,为了适应新的生活,萧群急着补习英文,进了政府开办的英文补习学校从初级班学起,尽管很努力,终因基础太差,学的很吃力。老公看她这样,有心想帮她,可也力不从心。

第二年春天一个周末的晚上,老公陪萧群到市图书馆,想去那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义务辅导英文的项目。很幸运,他们俩到了那里一问,果还真有。很快的,管理员热情地帮他们找到了一个离他们家最近的电话号码。

第二天一早,萧群的老公拨通了这个电话。

“哈罗!我是海伦,麦克凯纳太太。”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热情、豪爽、沙哑的声音。

“哈罗!我是萧群的丈夫,我太太想请您辅导她英文,不知是否可以?”

“噢,当然!”麦克凯纳太太满口答应。并三言二语敲定第二天萧群去她家见面。

一栋和萧群家的后院隔了一条街,紧靠街口带地下室的独立小木屋,就是麦克凯纳太太的家。小屋被一圈深浅不一的绿色灌木包围着严严实实,淡绿或淡蓝色的外墙油漆有些剥落,房子两旁的草地边上,种着红、黄、蓝、粉各种颜色的郁金香,开得正热闹。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第二天下午,萧群和老公走上麦克凯纳太太家吱吱作响的小木梯。敲开了镶着麻玻璃的白色大门,开门迎接萧群夫妇俩的正是麦克凯纳太太自己。

麦克凯纳太太大约六十多岁,中等偏矮的个头,四方脸,大大的眼睛,戴着副浅茶色眼镜,一头烫过的亚麻色短发齐耳卡在脑后。那天,她穿着家常的浅蓝色布衣裤,雪白的脸上淡淡地抹了一层粉,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干练。萧群立即喜欢上了她。

穿过狭小的门道进入客厅,麦克凯纳太太忙着给萧群夫妻俩让坐、倒饮料,同时,介绍她的丈夫文斯,麦克凯纳先生与他们认识。

麦克凯纳先生大约70岁左右,黄白相间的头发整齐地梳理成平板头,瘦瘦的,背稍稍有点驼,但仍然不失高大、魁梧,英俊。如今,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平时几乎不出房门,也不见客。那天,他杵着拐杖出来,不但和萧群夫妻俩见了面,还饶有兴趣地和她老公聊了许久。期间,俩人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

事后,萧群问过平时寡言少语的老公,他和麦克凯纳先生刚刚认识就聊的那么久,那么高兴,聊些什么?老公告诉萧群:麦克凯纳先生年轻时是个空降兵,二战时登陆过诺曼底海滩。复员回来和麦克凯纳太太结婚后,成了一名成功的皮货商人。他俩还聊了二次世界大战和麦克凯纳先生参加过的战斗,还聊了中、加关系、聊了当时在加拿大举行的女排世界杯,,,,,。

那边,萧群的老公和麦克凯纳先生聊得热闹,这边,萧群也和麦克凯纳太太用字典简单地交流着。

麦克凯纳太太告诉萧群,她出生在英格兰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妹妹。1930年,七岁的麦克凯纳太太跟着父母从英格兰坐船到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刚开始,父亲只能在农场里找点活养家糊口。几年后,父亲带着一家人从蒙特利尔搬到萨斯科通,买下了一间便宜的农场,生活才逐步安定下来。

成年后,麦克凯纳太太在加拿大国防部工作,退伍回家后,和英俊的退伍军人麦克凯纳先生结了婚。俩人相亲相爱养育了二女一男三个孩子。如今,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老俩口成了“空巢”族,多少有点寂寞。因此,麦克凯纳太太在市图书馆接受了相关的培训,免费辅导像萧群这样的新移民。

和口齿清楚,语速缓慢的麦克凯纳太太无拘无束地聊着天,萧群感觉时间过的很快。临行前,她拥抱着和蔼可亲的麦克凯纳太太,眼睛湿了,心也化了。不由自主地,萧群贴着麦克凯纳太太的耳根,轻轻地喊了声“妈妈”,麦克凯纳太太听到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地答应了。

从此,麦克凯纳太太就成了萧群的加拿大母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