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走进川藏(1)溜溜康定城

(2020-01-19 21:16:03) 下一个

2017年5月26日,我陪老公回国去川藏考察,康定是此行的目的地之一。

那天周五,天气晴朗。一大早,陈教授、李教授、老公和我,一行四人,就驾车出发了。

康定离成都只有360公里。我们的车一出城就走上了成雅高速。沿着318国道,经过“雨城”雅安,沿着秀美的青衣江直上,通过国内最长的公路隧道——二郎山,历经阴阳两重天后,到达天全县,经泸定桥,再一路颠簸,下午四点多钟,前方出现了一座漂亮的石头拱门,耳边隐约传来了熟悉的“康定情歌”的旋律,康定到了!

进的城来,我们就被康定的严教授夫妇热情地迎进了城中一家开业仅五个多月,名叫“溜溜格桑花”的四星级酒店里。

为了让我们充分地领略藏家风情。当晚,严教授夫妇还特意请我们在一家藏式风格的餐馆就餐。

晚餐很独特。首先是一位身穿藏袍的姑娘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滚烫、香甜的酥油茶。接着,一位藏族阿哥和那位姑娘陆陆续续地给我们端上了牦牛肉、面饼糌粑、青稞饼、酥油包子、土豆烧羊肉等多种以辣味为主的藏菜。最后,还给我们每人上了一罐只有6度的青稞酒。我不喝酒,但难盛情难却。捧着酒碗,我试着呡了一口,立马感到头昏心跳,赶紧放了酒碗,吃了口菜。正当我们吃着、聊着正酣,只见那俩位藏族阿哥阿姐走上餐厅正中的舞台,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藏族歌曲---“天路”,使整个餐厅顿起掌声。我和李教授还上前给他俩敬献了餐厅准备好的哈达。

五月的康定,夜晚很凉。晚饭后,我穿上了毛衣,随着众人,和李教授漫步在“溜溜的”的康定城步行街中。别看康定城是多么的溜,溜的只有几条街,一条河,一个广场,可它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首府,东部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素以“藏卫通衢”、“川藏要冲”著称,也还是古代“茶马古道”的始点呢!所以,溜溜的街道两旁,开着很多溜溜的商店,以及藏、汉民族饭馆,以及许多民族风情的雕塑,当然,更少不了大大小小的转经台。

我傍着李教授,渐渐地离开众人,沿着五彩缤纷、奔腾流向远方的溜溜折多河,一边聊天,一边欣赏着城外 “溜溜跑马山” 上的灯海,慢慢地走向城中心的“情歌广场”。广场上有一些人在跳交际舞,大多数的人正随着欢快的乐曲,大圈套小圈的跳着锅庄。从来不善跳舞的我也情不自禁地和李教授加入了锅庄的漩涡。可惜,我们来的太晚,只跳了半圈,音乐就嘎然而止。

也许是高山反应的缘故吧,回国将近二十天,时差一直没倒过来,想不到,在康定这个海拔将近3000多米的地方,一夜好睡,只记得,在睡梦中隐约听像听到下雨的哗哗声。早起,推开窗户一看,那声音原来是来自酒店旁边的折多河。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世界上,有不少山峰是因歌而出名的。我们酒店对面的“跑马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跑马山位于康定城南,海拔约2700米,当地藏人称它为“拉姆则”,意为”仙女山”,是藏族著名神山之一。严教授说笑:丽日晴天的,这山却常有几朵云彩逍遥其间,让人难以欣赏到仙女的庐山真面目。

当地民众为纪念佛主释迦牟尼的诞辰/浴佛日,每年农历四月初八都要在山下举行隆重、盛大的“四月八”转山会,并赛马。可惜我们来的太迟,没有见到今年的盛大场面。

第二天临别时,严教授告诉我们,10月,成都到新都桥的高速公路将建成通车。届时,康定城肯定接待不了更多到此来的客人。眼下,康定政府正在大力修建新的酒店、宾馆和饭店。到时候,欢迎我们再来,我们当然一口答应。

美丽的康定!您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workforwal 回复 悄悄话 康定城干净整洁,有山有水有神仙值得一游。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