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母亲(2)青年的精彩

(2019-12-01 04:25:55) 下一个

1947年秋,刘邓大军粉碎数十万敌人的追堵,千里挺进大别山,创建了大别山根据地。17岁的母亲在家乡公开参加了共产党,当了名妇女干部。

1949年初春,刚满18岁的母亲,瞒着我外婆,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了华东野战军先遣纵队七支队干部大队学生队的一分子,不久,不顾外婆的泪眼和死拉硬拽,毅然决然地跳上了军车,跟着部队开赴芜湖长江北岸。以后,又跟着大部队,坐着小木船横渡长江,攻入芜湖,紧接着,开进了市区。

部队进入市区后,芜湖市军管会宣告成立。干部大队参加了芜湖市的接管和建政工作,母亲成了解放后芜湖市总工会的第一任保管员,保管没收充公的敌产。母亲说过,她做保管员时根本没有保管室,没收来的东西只能放在她和别人合住的大房间里。母亲懂点绘画方面的知识,就把有些贵重字画藏在床底下,可那些字画的下场和没收的东西一样,后来全部被人拿走,不知下落,好在这些事在当时根本没人追究。

母亲在工作中,大胆、泼辣、凌厉风行,很受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不久,就被派送到“华东工会干部学校”学习,回来后,被派往各工厂和行业搞调查、摸民情,组织工人打击不法资本家和工商业主,帮助很多工厂、作坊恢复开工、开业。“芜湖裕中纱厂”就是其中之一。

“芜湖裕中纱厂”在芜湖是个有名的大厂,解放初期有职工900多人,1949年1~4月仅开工11天,处于关门和濒临倒闭的边缘。 1951年秋,政府收购了该厂设备,改名为“芜湖纺织厂”。市军管会派母亲和其他一些干部作为代表进驻该厂,组织工人恢复生产。它的重新开工,在当时的芜湖是件大事。

1980年代中期,我和母亲在大街上碰到一位当年芜纺的工会女干部,那位阿姨还对我说:“你妈呀,可了不起了,当年给我们做报告,那气势,那掌声,,,,,,”。我当时曾怀疑这位阿姨,是否刻意奉承充其量只有小学程度的母亲,回家后,还问过母亲,那位阿姨说的话是否真的,母亲的回答是肯定的。

母亲一生当中尤为自豪的是,当年已经奄奄一息,制作“芜湖铁花/芜湖铁画”的小铁匠铺,就是在她的极端重视和领导下重新开工、恢复生产的。人民大会堂的著名铁画“迎客松”就是此厂的作品。如今,“芜湖铁画”已成为芜湖的名片,被很多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送往国外。

那时的母亲年轻、漂亮、朝气蓬勃、工作积极,追求进步,周围有很多追求者,其中也不泛一些高级领导干部。可是,母亲却和老实巴交,时任市总工会主席秘书的父亲结了婚。

母亲婚后第二年有了我,第三年有了我大妹。母亲说过,我们姊妹俩在市委机关大院里成了大伙的开心果,经常被同事们抢着抱来抱去。有一次,我还把一位叔叔身上弄脏,那位叔叔用手帕包着那包“脏”把我送回了家。我的保姆经常闲的没事干,一天到晚打瞌睡。妹妹的保姆没事就给妹妹做鞋。那些一串串的小花鞋,后来,大多给她带回农村的老家。此为后话。

1949年以后,政府开始了各项政治运动。父亲在一次运动中,终因高中毕业,坐了一趟飞机去开封找工作,引来了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成了机关里的“大老虎”,被停职隔离审查。如此同时,家庭出身贫寒、工作积极肯干,即将被提拔重用,性格刚烈的母亲,因为不满对父亲的不公和侮辱,四处投诉不果,也受到了牵连,导致她的入党、提干也不了了之。尤其是,我和妹妹在机关里再也没有人关爱和理会,使母亲深切地感受到世态的炎凉,打击很大

1958年1月,刚满二十七岁的母亲,再也受不了受人歧视的局面,带着幼小的我,撇下我二妹和在襁褓中的三妹,离开仍在隔离审查的父亲,“光荣地走向了农业生产劳动战线”,直到一年后,父亲的隔离审查被停止,母亲才得以带着我,回到城里当了名行政级别21级,工资50多元的小学教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