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不啃的南瓜

不管雨下了多久,雨后都将会有彩虹。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栗溪伐木记 13

(2019-12-03 10:51:30) 下一个

栗溪伐木记

 

秋天农忙刚过,公社就通知大家:为了进一步补足知青盖房子所需的木料,各队派人到栗溪区去伐木。各生产队基本上都是派知青和少量当地青年进山,我和张崇武也被派去跟队里的两个小伙子一起去伐木。

九月十五日,我们就赶到县城住下了。第二天清晨,大家挤在汽车站里准备买票。但那时要去栗溪的人很多,票很难买到。据说县里正准备发加班车。大家急了,觉得应当先派个人去才好。于是他们又把眼光集中在我身上。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那我试试看吧。”

一辆装满人的大卡车缓缓地从汽车站开出来。刚转过弯来,还来不及加速,我一下子从后面爬了上去。守在门口的人大吃一惊,赶快跑过来拉我,刚好抓住我的一只裤脚。只听见“嗤”的一声,拉下一小块布来,我也爬进了车厢。司机完全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加大马力一溜烟地跑了。

其实其他的人几个小时后也赶过来了。我不过就是先到喘了口气,把住的地方安排好了而已。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下到栗溪的二附中同学,其中还有和我一样住在防疫站的胡汉华和刑春。大家见面都感到特别亲热。

下午休息半天。我们就坐在那里看栗溪的知青们排练准备国庆演出的节目。刑春很会跳舞,跳得也很好看,还在负责给他们排练。大家跳得挺认真,只是胡汉华打着赤膊穿条短裤在那里跳舞的样子看起来很别扭,就像电影里的妖怪。但他却一点也不在乎,仍然手舞足蹈地在那里蹦来蹦去。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伐木了。大家漫山遍野地寻找长成材的尺寸合适的树,然后把它们砍倒。拖到专门放木头的滑道上,木头就顺着滑道下山了。这里的山很陡,如果完全靠人背下山会很吃力。就连从砍倒树的地方扛到有滑道的地方都非常困难。大家累得够呛。好在是刚过农忙,大家都觉得比起农忙来还是要舒服些。

之后就是给这些砍下来的树剥皮。木材在当时属于计划物质,没有许可证是绝对拖不出栗溪的。在公路上有木材管理站,随时会把车拦下来检查。我们只能把它们码到指定的地方,做好记号,等以后办好手续才可以拖回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