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不啃的南瓜

不管雨下了多久,雨后都将会有彩虹。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归档
博文
分手 从沙市回来后,我马上转到二车间上班,每天忙个不停。但稍有空闲,我就不由得想到小妹,想到她问我的三个问题。这是什么样的问题?她究竟想说什么? 回来大约一周后的傍晚,张兰突然来到我们家。爸爸妈妈很热情地招待她,但她好像是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们讲话,所以谁也不知道她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只当她是来玩玩的吧。 张兰坐了十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1-17 22:25:31)
沙市之行—1977年春节 回到武汉后,离春节就只有几天了,到处是一片过节的热闹气氛。休息两天后回到厂里,人事股的安师傅就通知我,要调我到设备班当班长。这个班在二车间,在武汉重型机床厂旁边。春节后去二车间报到。 春节前的最后几天,我在厂里一点上班的心思也没有。本来也没什么事了。特别是一想到夏天跟小妹在洪山宝塔上约定的事情:一起去恩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1-17 08:50:38)

去湖南手表厂培训国庆前夕,厂里通知要在国庆后派几个人去湖南手表厂培训。由吴师傅带队,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人,都是机修班和设备班的人。主要是学习那里的一些自动化设备,看能否自己造出来。造手表不仅仅需要车钳刨铣那些通用机床加工,更需要很多专用的设备来加工。这些专用设备多是进口的,在当时很难花钱买到,需要我们自己去模仿,去自制。这是我第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灾难深重的一九七六年一九七六年,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年初周总理逝世,随后发生了“天安门事件”。七月六日朱德逝世,给人以太多的联想。那时候电台里一放哀乐,就会刺激人们的神经,相互打听出了什么事。年初汉口的火车和公共汽车相撞,死了很多人。还有轮船“亲嘴”……。今年是闰八月啊。人们在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三一四事件”的最后结果一天,贝恩勃跑来告诉我:“张邦发和郭联众后天晚上结婚。我们一起去热闹一下吧。”第三天,我们到了那里。原高三(二)班的同学几乎都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谈着这几年的经历,以及所知道的同学们的信息,不知道怎么就谈到了“三一四事件”。那是一九六八年的三月十四日,十几个即将参军的热血青年想为学校做点好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1-13 02:36:10)
小妹来了七月中旬,小姐姐带着刚满两岁的女儿毛毛从新疆回来探亲。家里马上就忙开了,爸爸特别激动,整天就围着她们转。大家都很高兴,我和小林特别高兴,每天下班回来,也能沾光吃点好吃的饭菜。嘿嘿。小姐姐他们刚回来几天,一天下午我下班后买了个西瓜,兴冲冲地提回来。刚进门,妈妈就高兴地叫了起来:“育林回来了!”。接着神秘兮兮地对我说:&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上党课每隔一段时间,厂里就要上一次“党课”。但并不只是党员才参加的,操书记总是点名要厂里的一些非党的“积极分子”们也来参加听党课。有时讲些党的知识,有时搞搞“忆苦思甜”。我理解,操书记是在暗示这些人:要积极申请入党。很不幸,我也是其中之一。每次党课都少不了我。之所以说“不幸”,是因为自己有些说不出的苦衷。记得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0-01-10 05:09:02)
在机修班的日子部件班被解散了,我被调到机修班当班长。刘慧琼和吕静也分到那里,周昕到了理化班……。机修班的任务就是维修一车间的设备。一天,车工班传来吵架的声音。我跑过去一看。机修班的吴师傅正对车工班的王师傅气哼哼地喊到:“我说不漏油就不漏油!”。王师傅气坏了:“昨天机箱里油是满满的,今天就没有了,而地上一大滩油,那不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技术革新部件班转入制造手表零件后,面临的一个主要零件就是生产手表上的耳簧。所谓耳簧,就是把表带固定在手表外壳上的那两根像钉子一样两头尖的小玩意。其实那东西中间是空心的,塞了一根弹簧,所以两头尖的东西能伸能缩,用镊子能把它卡到表壳的两端,起到连接表带的作用。一个耳簧由四个零件组成:两头各有一个尖头,中间是一段细管子,里面塞进弹簧。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0-01-07 08:31:42)
小妹被招工出来了!元旦到了!进入一九七六年。一上班,我就收到小妹的来信。她告诉我,最近湖北省已经恢复停了三年的招工。基本上是整个公社里的知青被招到同一个单位,掇刀公社的知青全部去荆襄磷矿。她已于元旦前到那里报到了。啊,小妹终于当工人了。我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我摊开地图,在上面仔细地寻找荆襄磷矿的位置。我算了又算,从家里到她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