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不啃的南瓜

不管雨下了多久,雨后都将会有彩虹。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博文
(2019-12-12 04:33:13)
艰难而又离奇的旅行架线一完工,我立即开始做去恩施的准备。十二号一早,我就赶到革集镇去买肉、打糯米,并把它们打成了一个大包。买了几只鸡做成了风干鸡,作为带给罗老师的“年货”。万事俱备,可以出发了。白天,我把电站里面的线路又整理了一遍,下午背着包,提着鸡,出发赶往荆门。到电管所赖平那里睡了一晚,第二天就上了去宜昌的火车。到宜昌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2-12 04:31:17)
回公社架线我十二月二十四号刚从团林架线回来,就接到公社通知,叫我尽快结束培训,返回革集。我的培训生活要结束了。我倒是很淡定,这肯定是迟早的事。倒是外线班的人都感到依依不舍,他们说和我在一起感到很愉快,希望我能经常回电管所来玩。于是,我清理好行李,二十七号就回到革集。一回到革集,荣兴的同学就告诉我:武汉市现在有“多子女身边无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2-11 05:48:51)
小妹去了农科所 小妹在沙市一直玩到十月八号才回来。我还是隔三差五地跑到她那里玩,白天上班,晚上就骑自行车到她那里聊聊天,然后才回来。几天不见,心里就好想好想,但坐到一起,又不敢说什么敏感的话题。不料,没过多久,她们队里就跟她说,公社要把剩下的知青集中,她可能要调去掇刀林场。我们都信以为真。到了星期天,我还特意和小妹一起到林场去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12-10 12:37:30)

罗老师回来了 九月十八日,我们维修县城团结街的一条老旧的高压线路。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在电线杆上突然看到小妹从老远又蹦又跳地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在喊我。我连忙在电杆上面向她招手。小妹跑过来高兴地说:“小江,我妈来了!”我很吃惊地问:“什么时间来的?在哪里?”小妹说:“昨天下午,说要住到国庆后才回去。她一来就问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12-08 18:03:19)
在荆门电管所的日子 荆门电管所紧靠在荆门县城南,荆门长途汽车站的对面。在一个小院子里,面积并不大,院子里堆放着各种架线的器材。东西两面各有一个大门,南北两边各有一排平房。办公室、车间、宿舍、食堂等都在这两排房子里。 到了那里,接待我的是一个很和气的老头。他见到我就说:“啊,我知道,你就是革集公社的知青,来培训的吧?到这边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来到公社的小水电站招生的闹剧在慢慢收场。有些人经过“政治审查”合格后,被一些全国性的大学招走,另一些则被省内的一些大学招走。最后剩下的一些,荆州师范收了几个,就基本上结束了。完全和“文化考查”的成绩没有一点关系。八月底,区教育科的人突然过来问我,是否愿意到荆门师范读书,两年后到公社教小学。并且特别声明和这次“高考&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2-07 20:44:35)
心跳的感觉考完试的那天,我正在食堂吃中饭,小妹端着碗过来了:“小江,下午我跟你一起回革集看看好吗?”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好啊!”自从罗老师离开后,小妹只回过革集一趟。那是在七月初,记得那天上午我刚上工不久,刘桂兰可能是回家拿什么东西,回来时满脸笑容地跑到我面前说:“我刚才看到江恩来了,她说来看你的。赶快回去吧!”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12-07 20:29:29)

“文化考查”“高考”一天天临近了!八月五日下午,公社突然通知我,说有些材料务必要在今天送到子陵区教育科,叫我跑一趟。公社还借给我一辆自行车,以便连夜骑自行车去区里送材料。自行车又破又旧,我真担心会垮掉。但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起码比走路要省劲。我就这样骑一阵推一阵地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天黑才到达县城,离子陵区还有几十里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2-07 19:51:30)
第二次“打摆子”七月底,我开始留在家里复习功课。刚看了两天书,就感到不舒服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干体力活惯了,不适应坐下来看书,就坚持看下去。但情况的发展告诉我显然不是这回事:人开始一会儿发烧一会儿发冷,头痛得像要开裂,连站也站不起来了。到二十七号下午,我开始意识到,可能是去年打摆子没有治断根,又一次复发了。正准备去医院,妇女队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2-07 19:18:17)
恢复“高考”?从一九七三年初,社会上就传开大学要恢复招生的消息。虽然方案还没有正式公布,但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这的确是真的,很多知青都开始准备了。有的把带来的书拿出来看,几个要好的也在一起讨论数学题。我则开始用俄语写日记,试图唤起那已经丢了六、七年的记忆。因为学外语是提高记忆力最有效的方法,如果记忆力恢复了,再去捡其它的功课就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