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四,我在澳洲悉尼——一封家信

(2020-06-03 21:59:31) 下一个

“六四”,我在澳洲悉尼——一封家信

 

1989.6.4 两个月后,我才敢写给家人写信,就是这封信。怕信件落入KGB手中,请回国的朋友带回北京。又怕累及家人,信的抬头是“朋友们”,信中凡是“澳洲、悉尼”的名称全由“此间、这里”代替。这封信被我妈妈完好保存下来。

今天抄录这封信除了改个别错字,原封未动,连病句都未加改动。最大的变动是做了一些段落划分,使得信中有些混乱的叙述稍微清晰一些。

信中谈及的一些媒体报道可能有一些不实之处,但是在澳洲我经历的事情是真实的,对于“六四”的认识是真实的,而且至今未变。

信中谈及民运首领,是我当时的想法,也是很多人当时的想法。至于他们后来怎么变化,这封信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朋友们:

今天借着有人回国的机会给你们写一封信,请他在国内代发,让你们了解一下“六四”发生后海外的反应。一直想写但不敢写,一提笔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六四”是星期天,有朋友打电话来说刚接到北京长途,军队开始杀人了,我们都不相信是真的,马上到唐人街去打听消息。那天下着雨,唐人街上已经贴满了各报出的号外,上面印着被坦克碾碎头颅的尸体的照片,我们这才相信是真的了,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天下午人们就自发地到领馆示威去了。晚上(澳洲)电视节目也做了报导,但不是很多。

六月五日(澳洲)所有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大屠杀的报道。晚上的新闻节目是此地电视史上破天荒的(指长时间只报道一条消息),各台都以10到15分钟的时间报道了杀人的实况。从电视中看到军队在火海中机枪扫射、向人群开枪、被打得血肉横飞的老百姓、医院里的伤员、停尸房里一具具被枪杀的尸体,胸闷得简直要爆炸,万没有想到中共竟犯下如此滔天罪行。同屋的那个小伙子竟放声大哭,边哭边骂。所有在此中国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痛恨到极!不仅是我们,很多洋人也是流着眼泪看电视的。

从五月初我们就已经把每天有关中国天安门的电视消息用录像带录下,加起来共录了九个小时。这三盘带子是最珍贵的资料,是共军杀人的历史见证。这还只是此间记者拍摄的,那些更有能耐的美国及欧洲记者更从不同角度留下了兽行的历史铁证。TV的广播员直接用Butcher(屠夫)称呼中国领导人及军人,电视新闻中配的音乐非常悲壮惨烈。

六月六日(悉尼)举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悼念及示威游行。有两万五千人(在这个和平的国度,从未有过这么大的示威集会)参加,多数是华人,也有20%到30%的洋人,与中国人一起愤怒和流泪,一起喊口号。“打倒GCD”的口号喊得最响亮。会后示威队伍去中国领馆抗议,一路上的汽车都鸣笛支持,各大楼的人都探出身子表示声援。

在领馆门前,人们拼命喊“降半旗!降半旗!”领馆大门紧锁,里面的人像狗一样蜷缩,不敢出来。澳洲政府派的一队军警站在门口护卫,还有一支马队在后门守护。

(澳洲的)工会在中国一宣布戒严令就声明,如果武力镇压,他们要给中国使领馆断电、停水、停止派发信件、停收垃圾,这时真的做到了,领馆的垃圾在后门堆积如山。

许多人在门前控诉共党罪行,宣布退党,与中国政府断绝来往。那天中国留学生们、读英语学校的中国学生都倾巢而出,英语教师们也都参加了游行。打工的学生们都请了假,洋人老板们都通情达理,忙不迭地批准。有的工厂以华人为主,全部华人都停工游行。

集会是在下午一点钟开始,本来我想只工作半天再请假,但心情不好,连连做错,白衬里贴到黑布上,黑衬里贴到白布上,全都报废。老板刚要责备我,我说今天干不了,思想不能集中,老想中国政府屠杀人民的事,说着就流下眼泪,老板赶紧扶我到办公室,安慰我一番,让我回家,什么时候心情好转再回来上班。我只干了一个小时就离开了,在唐人街上转,看号外。那几天各报天天都出号外,有时一天两张,不要钱,随便拿。后来参加了集会游行。

那一段时间,朋友们聚在一起都谈论这个话题,对中共政府恨之入骨,很多人想回去打游击。有的人竟跑到国民党党部要求台湾给他以援助,他好回去搞暗杀。人们的愤恨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才是。

这以后中共的大搜捕,大造无耻谎言(更令人看清他们的面目)。人们最痛恨的是那条看家狗袁木,报纸称之为袁廿三,摇唇鼓舌说大学生只死了23人,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脸子,让人恨不得端起饭碗飞向电视机。那个天安门杀人的军队总指挥在天安门广场答外国记者,操着垮腔说什么:“内疚?我们没有任何内疚。”令人痛恨!那个无赖加流氓李鹏,竟和江青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些木乃伊状的陈云、邓小平、杨尚昆等僵尸,让人咬牙切齿。

电视在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时,放映国宴,转照邓小平的一个镜头:加(夹)了一大块肥肉送到嘴边,刚一张口,又叽里咕噜滚到地上。各台都放,还放慢镜头,评论员用辛辣的语调讽刺:“中国人用筷子用得最好,看,邓小平用筷子用得多么好。”后来屠杀后,在电视的中国专辑节目中这个镜头反复播,似乎成为中国领导的某种象征。我们的心情一方面恨邓,恨中国政府,一方面作为中国人心里真是难过。这里的人瞧不起中国人,尤其是大陆人,就因为他们有这样一个政府。这里的各种与世界联系的机构文件中,如长途电话号码、世界时间差表(这是最简单的举例)都只有香港、台湾,从没有中国北京的资料。人们一提中国只知香港、台湾,从不知道大陆中国为何物,只有上层有文化的人才知道一点儿,这次杀人(大家都)知道了。

一天电视中播送中国电视台让群众互相检举(的消息),我们立即抄下举报电话号码,换了一大把零钱,到公共电话亭去“举报”。举报的反革命集团就是“邓李杨”,杀人犯就是27军。打了一个多钟头也没打通,愤恨的心情无法发泄,只好扫兴回家。过两天一看报纸才知,当晚此地的“举报”人举不胜举,很多人打通了,痛骂。报上登了他们的通话记录,与我们要举报的内容一摸一样。而此地一些华人打举报电话,是好心规劝,那边表示他们只是工作人员,他们也无能为力。一老华侨打通举报电话后,放在桌上一天不挂上,为的是少一些人被举报。想想电话费多可观!(注:当时打到中国的电话费2.50刀/分钟)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花了近50元(注:当时50元多我来说是一笔“巨款”)收集大屠杀的资料,希望你们有朝一日能看到,其中包括两本大型彩色图片集、多本专集、杂志,上面都是港台记者亲自摄下的学运场面及杀人镜头,还有记者在天安门的亲身经历,其他目击者的亲诉,从国内逃出的民运分子的控诉等等。所有的图片及事实都铁一般地证明,中共及共军是一群噬血的刽子手。而这以后不断见报上所转载的中共报纸的文章不知心里有多恨,手法与文革毫无二致,而造谣栽赃的能力比文革有过之无不及。尤其看了袁23的答记者问、陈希同的平乱报告,人人破口大骂卑鄙无耻!我们的消息来源特别多,对事件的了解可能比国内的人知道得还清楚。这里有一些“六四”以后从京沪来的人,看到录像带后都觉得吃惊意外。而中共还说这些录像是伪造的,谁有工夫去伪造那些血肉横飞的尸体?真不要脸!

(对)“六四”反映最强烈的莫过于香港人,(他们本来)对“九七”就胆战心惊。在“六四”前多次举行百万人大游行、大型演唱会(募捐),每人拿一条黄绢,百万人挥动黄绢共同高歌,煞是壮观。“六四”当天举行黑色大静坐,全着黑衫。而从内地回港的香港人揭露在中国某些省的电视台播放了这些场面的镜头,解说员竟说港人万人大游行要求提早回归大陆以及港人庆祝镇压动乱胜利。颠倒黑白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事实上最近港人与英政府闹得极凶要求全部获得英国护照,在英国某地建立新香港。而这里政府也在考虑接收百万港民,在某一地方建立新香港(争议极大),港报称是全港大逃亡。不过这次港人表现的对民运的支持是极为突出的,一改商业动物的面目,令人感动。

我这里还有柴玲“六四”后向全世界揭露天安门屠杀的录音讲话记录。吾(尔开希)、严(家其)到法国后发表的国殇宣言,写得很好。柴与吾在全世界心目中是最有魅力的两个学生领袖,许多人推崇至极,虽然他们缺乏经验,但那种大无畏的精神令世界倾倒。“六四”后挪威的几个议员就提议柴玲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最近在美国新成立的“全美学联”(吾尔开希、严家其、刘宾雁等都参加了)大会一致通过推选柴为诺奖候选人,但柴之下落至今是个谜。广泛流传她在此地,但无法证实(今注:且不管后来柴玲撤离天安门后对美国记者的讲话内容所引起的强烈反弹,也不管后来民运分子们的蜕变,这里说的是当时的真实反映)。

西人最推崇的另一个人是6月4日上午在长安街只身阻拦坦克的一个年轻小伙子,那天所有电视台都播送了这个全过程。他一手提书包,另一手提一塑料口袋,完全是以一平民状,但只身跑到马路中央阻挡正在行进的坦克队。坦克队在照片上可数到的有20多辆,大约有几十辆。第一辆坦克还算仁义,他左挡,坦克右行;他右挡,坦克左行,像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后来坦克队被迫停下,他爬上坦克,掀盖对里面的人说:“回去吧,不要屠杀人民。”接着一些行人(注:后来仔细观察,那些不是行人而是便衣)跑上来把他连拉带扯,拉到人行道上了。电视台连续几天都放此镜头,我们也觉很感动。每天(报道)中国的新闻、专集的片头片尾除邓小平掉肉的镜头,必放此段录像。西方人视这样的人为英雄,布什在一次对青年的讲话中,高度赞扬他的行为,号召美国青年学习他。这里一个联邦议员向诺贝尔基金会提名他为诺和平奖候选人。(挡坦克的)那张照片,我这里有,8开大小,天安门及长安街重兵压境,有上百辆坦克及上千军队佈成方阵,只有他一个平民面对所有的军事力量,获得了国际普利策摄影奖。但后来报纸报道这是一个19岁的学生叫王伟林,当人们再在电视上见到他时,已经被剃光头,军警押着,估计是判了死刑。而且据说那个坦克队的军官已被撤职,因为使“伟大的”军队蒙耻。

西方对中国(共)的行为是强烈谴责的,程度有所不同,因为考虑到各国的利益。这里的总理在一次讲话中谴责中共暴行,声泪俱下。各国对中国采取了不同程度的经济制裁、停止军火贸易、停止高级官方接触等,令中共又孤独又可笑。中共不得不舔脸向莫斯科和日本借贷,尚未得到答复。当然受苦的是中国人民,那些高官们绝不会使他们的利益受到一丝损害。

目前在香港、台湾、澳洲、法国、美国等地都立起了天安门民主女神的复制像。通过六四看西方的态度,真觉得西方是自由、民主、人道的社会。两相对比,中共政权的封建法西斯性质极为突出,必须推翻。支持中共的只有这样几个可怜的国家:越南、北韩、东德,连苏联都措辞谨慎地进行了谴责。

我们这里有一个人竟收到了“六四”那天他朋友从北京写的信。那人家住西单,看到了军人杀人的全过程。他收信后把信念给在座的洋人听,那些洋人全都哭了,他们是些很富有同情心并且爱好和平的人,绝对无法接受中国这样残酷的事情。

“六四”发生后,世界各地的(中国)使馆许多工作人员向所在国申请庇护,目前见报就已知四十多人。此地也有两个寻求政府庇护,已经得到政府允诺。这是破例的,这个国家一向扮演的国际角色是和平、人道、中立、独善其身,过去为避免与他国不快,不收寻求政治庇护者,但这次政府态度很鲜明,也较强硬,收下了寻求政治庇护者。

另外还有几个中国海员“跳船”——下船登陆不返回,要求庇护;在美国除多名使馆人员求庇护外,还有一个保安部“卧底”人员反水;最近多次发生(中国)代表团赴外国,有些人离去不归(事件)。前两天报载一个什么剧团(出国),28人就走了8人;一个驻三八线的中国军官携妻步入三八线以南到南韩寻求庇护。人心背向,一目了然。这个政权已经丧尽民心,是垂死前的挣扎,它是一定要倒台的。刘宾雁在香港讲,六个月就倒台,未免太乐观了。严、吾等人称2年倒台。我想不会那么快的,但是会大乱,邓小平一死必要乱,乱后会是什么景象,难估。中国有10亿麻木不仁的农民,其他一亿绝大多数被蒙蔽着,愚忠愚孝,对共党的迷信已根深蒂固。当局者迷,我们旁观者不知有多清楚。中国TV中通缉一个大连推销员,说他造谣传谣,一小时后就叫两个娘们检举逮捕了。那两个女的还带花得奖金,无上光荣。中国人的心态多可怜哪!躺在砧板上,灵魂被阉割,还洋洋自得不知多可悲。

最近我们正在等待振奋人心的消息——邓小平死。此间一个驻中国大使馆撤回来的洋人说,邓的气功师说归西日是8月2日,我们都在等待这天到来,但8月2号平静地过去了。8月5日终于在报纸上黑底白字大标题“邓癌症,生命垂危”,这是转自8月3日东京电视报纸的消息,说他多年前有前列腺癌,现已扩散到喉咙,正在北戴河急救,江泽民等人去探望病情,最近要转回京治疗。估计十天之内必有好事。人们会怎样庆祝呢?放鞭炮游行?想不出来,但是这里的中国人一定会大举庆祝的。这个混世魔王,临死前干下这样罪恶的勾当,还说:“杀他二十万,换得二十年的平安。”收信时他也许已经咯屁着凉了。“上帝要他灭亡,必先使之疯狂。”这是近来报纸上常引用的话。

另外,得到消息,柴玲也已经逃出虎口,下周将与吾、严一同出席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控诉屠杀罪行。

写于1989.8.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国男与国女 回复 悄悄话 你妈妈看了信后说了啥吗?她信了吗?
铿锵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谢谢你如此细心,发现原信上没有日期。那时不敢注明日期,日期是由我妈妈推算出来的,请看信件倒数第二段“8月5日终于在报纸上黑底白字大标题“邓癌症,生命垂危”,然后话说”估计十天之内必有好事”所以信应该是在8月5日至15日写的。我妈大概是根据收到信的日子推算出来的。我妈悉心保留了我在澳洲几十年写的上百封件,编了号,记录了发信日期和收信日期。我曾把把这些信件编书《游必有信》出版(自费),非常受欢迎,并获得台湾某奖。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YouTube有吗?

转照邓小平的一个镜头:加(夹)了一大块肥肉送到嘴边,刚一张口,又叽里咕噜滚到地上。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这封信把我带回到31年前。。。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抄录这封信除了改个别错字,原封未动。。。
只要改动,就失去了那个真!

写于1989.8.9

原信上没有见到,但相信博主。

89年能到澳洲也非等闲之辈!
sysyphe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