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请对大饥荒死人问题持疑议的人先hold住

(2020-03-12 16:32:46) 下一个

请对大饥荒死人问题持疑议的人先hold住                                      铿锵诸 刘海鸥

 

再过些年,十年吧,你们的观点将占领史册,急什么。

 

让我来细数一下《有几个饥儿饿殍》中,见证了大批大批死人及吃人的人:我爹我娘,已死。要粮票的舅爷爷余文忠,已死。给我妹讲人吃人的陈大娘,已死。见死不救的徐老师,已死。河南公安厅的舅爷爷余子铮,已死。当安徽省组织部长的赵达,已死。大表叔余运海,已死,安徽省作协主席陈登科,已死。告我吃人事的二堂哥玉海(长蔚大伯的儿子),已死。他们,大饥饿的见证人,永远闭上了嘴。

 

他们还活着呢。我舅奶奶(我舅爷爷捡到的一个逃荒女,比舅爷爷年轻许多,也已经九十多岁了。她告诉我,她的一家人全饿死了,她从河南流落到安徽,被我舅爷爷收留。她说那些年她饿得连月经都没了,直到饥荒过去才恢复才生了孩子。他们的孩子我称表叔表姨,都比我小20多岁)。我的二表叔余运乐,八十五岁。长荟姑的孩子们(我和他们没有联系,姑且算他们活着,岁数也有七十多了)。徐老师的孩子们(我和他们也没有联系,姑且算他们活着,岁数也有七十多了)。乡间也许还零零落落地有一些七、八、九十岁的老人。这些活着的证人,还能扛过十年吗?祝他们长命百岁。

 

所以,急什么呢,十年以后,一切清零,天空明朗,岁月静好,什么也没发生过。Hold住!hold住!

 

送大家一首歌:“蒙上眼睛,就以为听不见,捂住耳朵,就以为听不到……”油管上有,可好听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像极了几只路边小草的我们很快就不见了,
但我还上把这人间悲剧口传给我的子孙,,,
BLightning 回复 悄悄话 我是特意注册來支持你的。 我的爷爷是1959年深秋时饿死的, 刚刚59岁。 留下全身浮肿后双目失明的奶奶和17岁的上高中的儿子。品学兼优的少年不得不弃学回家,因为要养活自己和老母。这是安徽枞阳。
蓝天白云阳光灿烂 回复 悄悄话 我妈妈的姐姐当时在河南兰考县,她的第一个孩子就是饿死的
狗胜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人不知道。但我在家里从小就听父母讲饿死人,人吃人,这不容怀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