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用声声慢扯词境

(2020-09-20 09:50:15) 下一个
 

用声声慢扯词境

 

 

《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议: 

 

纯“词”。不让一点点诗意文心杂进。

 

七古五古四言“三字经”“三皇五帝让开道,我来了”的音,节,句式,意和境,撇尽。

 

真的,很难。

 

二王体成,康有为不凭魏碑,汉隶,脱离不得;一写信札,仍属二王。林散之以篆的深厚根基,笔落而意出二王之外。就是便条,仍。

 

其他,尽在二王麾下。

 

七言五言三字经四言体,说起来溜,数来宝样地上口。

 

约定俗成,力道海了去。延安白话满打满算九十岁,试看今天之域中,几个不开口“姚顺的问题”,另加“关于”;“我们要顾大局”。

 

二八李清照,清灵绝尘:“才下眉头又上心头”,亮出没杂质的词句。

 

“三观”有变。向更细,向更密,向更私。

 

浩荡东风不面,浓睡残酒惦了还惦。

 

髪式,穿戴,是女人哪哪的不言而喻。最重要,没有之一。

 

与夫君的一次悠然心会,不说“够了”,记挂终身。

 

“此物最相思”,进深不够,尺幅不够,曲折也太少了。

 

自魏晋清流自顾自潇洒一回后,都又排排队,吃果果去了。科举,要文,要字,不能入那毂的还不行。所以连着意趣全拿了去。读隋唐诗,不小心就遇上“红顶子”般的欣,红颈子的“我冤啦”。

 

唐代,“诗”人多,诗“人”少。

 

春江花月夜长恨歌琵琶行,很专业,蛮像当下作协所属专业作家者流,采访,采风,立主题,完成写作任务。替人垂泪搞创作,替人伤心高仿真。

 

用诗讨颜如玉,挣黄金屋,讨不到挣不到就怨的气息,弥漫唐诗。

 

“超脱”点的,也显样:山水诗,自驾游诗,史诗。

 

总之,笔不向自己心窝,墨在染千色佳品。

 

这真像极唐代书法。

 

李世民好恶点什么,都放上桌面,生怕别人不知道。那本《贞观政要》就是唱双簧,恐怕还印发县市级。喜欢上二王字,身边顶级的书家哪敢不临?连塗改都不放过,看谁连塗改都学得像。

 

张旭怀素好些,尤其张旭,很多的“醉着自己的醉”。怀素,老江湖,走官场,拜师授艺,酒肉穿肠过,我佛在心中的星云样,用狂草写足。

 

但,都能终究不舍一醉的个性。

 

唐代的正楷,乃至行书,都挺写帖子的。陆柬之,李白,颜真卿,杜牧。功夫沒得说,不秀,真挺对不住。

 

北宋的词,大多和诗分不清。两后主留下的词型诗风,延续着。“诗餘”者,“长短句”者,那样子很像白话刚走出文言的状。

 

就是到了南宋,清清楚楚地明白词当词样,诗有诗形的,也很少。

 

李清照的了不起就不言自明了。

 

只给唱演样板戏的当年,老派人侧议,这不是京戏,是京歌。

 

眼下,票友多得史无前例。可戏味几何?

 

这京剧还仅是几个文化水平高小不到的原创哦!

 

李清照的词笔之悟,不可同日而语。

 

可惜,她专门说叨“词不得以文诗笔为之”(大意)的文章找不到了。但她的词在。尤其是这首声声慢在。

 

这番心事,用古风,律绝,音不对,形不搭,七字,偶然九字的大限,怎么浸染成“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用前后赤壁赋,太长,太白,太文章派头。

 

要说的是自个儿说结自个儿的话。高知不只的水准的李清照,怎会絮叨如常妇,可又身为妇。掰断揉碎了粘,成就这最为女性感的词章!

 

密语,可不咬耳朵;私情,但不“就你那点出息”;有“上言加歺饭,下言长相忆”的沉,去掉了街头巷尾的“太露了”;诗文读遍皆不是,俚俗谚谣又不堪。当这样说节气:乍暖还寒时节,尤难将息。当这样说相思:“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如果你想写词。李清照告诉。

 

这真是种全新的语言。

 

这是女人才可能有的语言。就会以为。

 

词集里,都是龙袍马掛在填。张冠李戴了,还“还看今朝”的没得数。

 

从十六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起,李清照就自得小迳,朝着词,准准地走。

 

几乎是单枪匹马,开出了一块千古中国文垅墨畦里的又一新垅。

 

水做的女人的创作,不离骚乐府那样的宏阔,骈赋的派头更是没有,也没七古五古律绝那样的阵仗,却清灵透亮。

 

木心说,文学里,英雄如歌德,说什么懂什么;天才则是拜伦,说自己懂的,懂自己的。

 

李清照,好拜伦!虽早了去,这方块字,也太难认了。没折,任古人像我般的邪。

 

是想说出点词的不同。查看的功夫又懒得下。化成斯扯。又要挨骂了。

 

不意。

 

 

 

 

 

 

 

 

 

 

 

 

更收起

2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收起

3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4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收起

5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收起

6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收起

7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

8

《武陵春·春晚》

风住尘香花已尽,

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

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收起

9

《蝶恋花·晚止昌乐馆寄姊妹》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水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

10

《蝶恋花·暖雨晴风初破冻》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眉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11

《蝶恋花·上巳召亲族》

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为报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里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

12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

玉炉沉水袅残烟。

梦回山枕隐花钿。

海燕未来人斗草,

江梅已过柳生绵。

黄昏疏雨湿秋千。

收起

13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

晚风庭院落梅初。

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熏炉闲瑞脑,

朱樱斗帐掩流苏。

遗犀还解辟寒无?

收起

14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15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已深》

小院闲窗春已深,

重帘未卷影沉沉。

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云催薄暮,

细风吹雨弄轻阴。

梨花欲谢恐难禁。

收起

16

《浣溪沙·闺情》

绣面芙蓉一笑开,

斜飞宝鸭衬香腮。

眼波才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

半笺娇恨寄幽怀。

月移花影约重来。

收起

17

《浣溪沙》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已应晚来风。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18

《浣溪沙》

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19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海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20

《浣溪沙》

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2 3 4 5 下一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