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三李,抓住了诗的心尖尖,魂窦窦,情竅竅

(2020-09-16 07:20:44) 下一个
 

 

三李,抓住了诗的心尖尖,魂窦窦,情竅竅

 

李白,李煜,李清照,抓住了诗的心尖尖,魂窦窦,情竅竅。

 

“斷竹續竹;飛土,逐宍(ròu)”,穷好。

 

 

诗经——《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没话说。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真的绝句。

 

流星一????。

 

三李,在马斯克的星链,和拜伦,惠特曼,手拉手,心连心。

 

“朝辞白帝彩云间”,乘的是韵云;“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沉的是绚静;“仰天大笑出门关”之前,“漫卷诗书喜欲狂”,是笑还泯着。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流到哪儿哪儿阕开句盈;“剪不断,理还乱”,千千年“密密缝”竟给这看上几看的看出釆来;“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的中大奖之魇也hold 不住的“就不起耒,让我睡”的悲喜凉拌..... 每读每感,把“有什么意义”“三观”忘得比皂液洗手再来sanitizer还干净。

 

十六岁啊,就“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叫后来的怎么诗词?

 

“人比黄花瘦”,减肥怎么得?

 

“怎一个愁字了得!”引来的绪,往长里扯,“解放后”的红旗下,独自下来连得上;往广里铺,安大略湖边晴不透。

 

不识几个字的也会“好景色”。再教育我们的农民叫我们上江堤“来上来,好看喨”!

 

几十年里,“丢手绢”,“恨死你”,“楼像飘着”;泪没了,话没了,想也没了的;“翻身农奴把歌唱”.....都会摊上个一时半会儿。

 

天赋,刁着呢!

 

多少族裔?选民唯犹太。

 

诗普至“不会做诗也会吟”,“工农兵,赛诗来”了,给很能生的中国人诗裁唯三,李白,李煜,李清照。

 

想来,只产生过一会诗意。出地铁站,回宿舍。路转,极熟稔的草坪,树林,在云雾里荡。面对,通体清零,就剩下个“啊!”。阳光至,万物原形。留下一直没忘的诗念想。

 

后来听一个参加过国际诗会的说,一个非常著名的捷克诗人上台朗诵。孕育良久,一个“啊”字。停顿良久。完了。

 

才知道,自己也曾诗人过一会儿,前后满打满算两分钟许。

 

这三李,天赐众“啊”,同时赐予hold 住的才气。

 

读张爱玲十二岁时写的花,露水,草;读余华几十个字至泪夹夹,就自主地把诺奖发给他们了,还加上句“就不必获奖感言了”。

 

把这虾味道真好的“好”和“味道”分得门清,且浸在“好”里,忘了“味道”,何其不易!几亇不去追问,“是温哥华虾吧?”“用得是高汤吧?”

 

不但沉浸于“好”至飘飘乎,氲氲乎,且升至华采的境,使“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幻,使看到的嗨而不乱吼,看过后心里舒坦还清净些许,再见世事时笑比怼多了。不三李,焉得之?

 

李白自称诗作逾万,评论的说,包括他心里的,能找到的一千首多一点。

 

李煜词多少,见谷歌。李清照四十九首,昨天晚上通读。

 

平摊一生,他们很少得“啊”。珍贵的是,不得“啊”,就不“啊”。

 

李清照有言,词不可以诗文之笔为之。这真是她易得,别人难死掉也得不到的境。玉楼春和七绝怎分?“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是诗句还是词章?

 

读李煜,才觉律绝笨。“月如钩”“只是朱颜改”的机密,没法阅兵方阵似的律绝“唰唰唰地路过主席台。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萝卜,只能“长短”不一的坑合适。

 

读苏辛词,常与诗混了。“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诗嘛!“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诗嘛!“可怜白发生”,回到词。

 

专业水平,不分秦清得难!

 

读三李,一有“啊”,即享用,不管“啊”后有个啥。是为一得。没有,干别的,不傻等。是为二 。等不到,就等不到。看别人“啊”也挺好的。是为三。

 

甚时,正在“三”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不少先生关于宋代诗词和诗词人的妙文, 谢谢!

总觉得, 你若出手, 可触碰 “诗的心尖尖,魂窦窦,情竅竅” 呢 :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