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点绛唇 饯春

(2020-04-05 13:04:06) 下一个

今天看李维基的《我们的老北京》,里面有一篇写春的词,清代词人王鹏运写的,觉得很应景,录下来看看,记住这个不一般的庚子之春:

抛尽榆钱,依然难买春光驻,饯春无语,肠断春归路。春去能来,人去能来否?长亭暮,乱山无数,只有鹃声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zu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动作好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