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想念小时候的北京味道 (三)- 秋天

(2019-05-07 14:32:49) 下一个

秋天

北京的秋天好短,都不知道哪些吃食可以算秋天的,但果子肯定是丰收的。

大枣 – 初三以前家里都住小街儿那儿的四合院。老北京胡同里的枣树很常见,我家门口也种了一棵,是我和爸妈一起从他们的友人那里扛回来的。枣树回来没多久就开始结枣,又大又甜,还没红就已经脆脆的非常好吃了。秋天一到,我和妹妹就开始拿个竹竿打枣,打下的枣子还要量“腰围”。中秋节我们会带枣子去学校和同学一边分享,一边看孔明灯从学校的操场上缓缓升起。一般那些孔明灯都升不多高就会烧掉,但每次看还是兴奋得不行。

国光苹果 – 又酸又甜又脆,个子不大,有一种特别的苹果香,是奶奶的最爱,现在有好多更好吃的,这个品种已经慢慢被淘汰了。做了点儿调查,突然发现这个苹果居然源于美国,叫Ralls Janet。现在最多的富士苹果就是国光和红元帅杂交出来的。还有红香蕉和黄香蕉苹果,都特别香,但稍微一放就面了,实在是不喜欢吃面苹果。

肖梨 – 外皮带一些艳红色,不像其它梨是纯黄色或绿色的。吃起来口感有点儿酸,倒也没觉得多好吃,但在那些个没什么水果的日子里,能吃到肖梨也很高兴了。

京白梨 – 还有一种京白梨,比肖梨好吃。果子有点儿扁圆型,果肉不是一般梨那种酥脆,而是软的,多汁,没有什么渣滓,很好吃。

玫瑰香葡萄 – 现在也有很多,个子小小,果皮很薄,有股葡萄的浓香,有点儿淡淡的酸。不像美国这边的葡萄,基本都是傻甜傻甜的,皮还特厚。

沙果 – 现在也有,吃起来像苹果,但比苹果小且酸,而且好多是面的,我不是很喜欢。只是它的的味道比苹果还香,闻着特别舒服。

柿子 – 老北京喜欢柿子的寓意,事事如意嘛,于是柿子树也变得很常见。现在好多品种的柿子不用等变软就可以吃,又香又甜。以前北京的柿子可不行,没熟是涩的,吃一口嘴都拉不开栓了。你要不就耐心等它变软,要不就把它冻在室外。到数九寒天冻得梆梆的了,放屋里一化冻,拿个小勺舀着吃。稀软的一口蜜里又时不时地能吃到脆脆的小舌头,那个口感是其它水果没法儿比的。

石榴 – 石榴因为籽儿多,被老北京人认为寓意着多子多福,所以种石榴树的人家也多。9、10月份石榴熟了,红红地裂开嘴,露出里面粉色的籽儿,酸酸甜甜,又好吃又好看,就是吐核麻烦,吃多了牙会倒。

酱肘子 – 北京人讲究贴秋膘的时候吃酱肘子,都说天福号的酱肘子最好吃,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崇文门菜市场的。小时候老妈的单位在崇文菜市场边上,偶尔老妈给我们开荤就会从菜市场买个酱肘子回来,有次还带了酱肘子去密云水库郊游。就记得这种肘子虽然肉瘦却很嫩,酱味不重,却衬得肉味更香,一种清香。上高中也曾去西单那儿的天福号买过酱肘子,肘子的味道更浓香醇厚,也好吃。但记得更清楚的是立秋那天去排队,还没开门队就已经排得老远。站在排队的人群里,看蓝天上的白云飘过,感受经过一夏天的闷热后难得的秋高气爽,想着新希望和老同学,心情都开阔了。(待续)

*感谢天福号照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