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纪实文学翻译作品 致命地带 - 连载(三十六)

(2018-09-04 10:50:00) 下一个

内部

 

星期二傍晚

 

时间慢慢流逝,大家渐渐开始没有力气了。他们能看到日光开始消逝,因为通道两头的窗户开始暗下来。杰瑞·贾克斯让人们时不时地休息一下。大家疲倦地坐在地上,脸上没有表情,也有的在往注射器里灌药。同时,杰瑞走过每个人身边,评估大家精疲力尽的程度。“你怎么样? 累吗?需要出去吗?

 

没人想要出去。

 

楼里的小组和楼外的吉恩·约翰逊保持着无线电联络。吉恩给了他们通过军用电波工作的手持短波无线电话。他没给他们普通对讲机,因为他不想任何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尤其是新闻媒体,这些人可能会把谈话录下来。他觉得很少有人会听军用电波的无线电话。

 

有个士兵的太空服出毛病了,是叫朗达·威廉姆斯的专业人员。她的鼓风机坏了,太空服开始变软,直到贴到她汗湿的手术服上,她觉得污染了的空气开始进入她的四周。“我的空气关闭了。”她大嚷到。她继续工作,无法离开她的岗位。她是电池坏了,但发现自己的腰带上没有备用电池。其他人的备用电池都用了。

 

朗达宣布她空气系统停止运转,引起了一阵骚动。杰瑞想让她撤离,他沿着通道跑到气塞门,那儿有个士兵拿着短波无线电话守着。杰瑞夺过电话,打给吉恩·约翰逊,从头盔里嚷:“有位女士的电池坏了。”

 

吉恩回答:“我们需要取个电池,让人送进去。你能等吗?”

 

不行。她就出来了。她的空气系统坏了。“杰瑞说。

 

门边的士兵突然对杰瑞说他有块备用电池。杰瑞通过无线电话说:“等等,我们有块备用的。

 

士兵沿着通道跑去朗达那儿,对她笑着说:“你的电池在这儿。

 

人们开始笑起来。他把电池卡到朗达的腰带上。

 

朗达想:哦,我的上帝,他们要解下我的旧电池,我的鼓风机该停了。她说:“等一下!我的空气系统会停!

 

“别担心,我们就用一分钟就换可以换好电池了。”他说。朗达很慌乱,已经准备离开。她不知道她失掉空气压力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染上病毒了。杰瑞决定把她和夏洛特·戈德温一起送出去,夏洛特看着已经累了。他在电话里对吉恩说:“有两个人出来。

 

吉恩这边也几乎发生了恐慌。一辆电视台的车刚刚出现,吉恩很震惊,他不希望摄像机拍到两名妇女穿着太空服从楼里撤出来。他对杰瑞说:“我们这儿卡住了,不能让她们出来,这儿有电视摄像机。”

 

我得送她们出来。”杰瑞说。

 

“好吧,让她们出来。”吉恩说。“让她们给摄像机表演吧。”

 

杰瑞在灰色地带的门上砸了砸,帮着消毒的人开了门。消毒的人是个中士,穿着太空服,手里拿着灌满漂白剂的泵式喷雾器和手电。朗达和夏洛特走入灰色地带,中士让她们把胳膊在身体两侧伸平,他拿手电在她们的太空服上照着,察看是否有破损或漏气的地方。

 

朗达注意到他脸上表情奇怪。

 

你的衣服上有个洞。”他说。

 

我就知道会这样,她想。

 

你在哪儿弄的?”他问。

 

我不知道!

 

他把一块不干胶贴到小洞上,接着就给两名战士全身都喷洒漂白剂来清洗,然后砸了砸通往准备室的门。有人开了门,他们出去了。支持小组的成员马上打开她们的头盔,把防护服帮她们扒下来。她们的防护服下的手术服都被汗浸透了,开始哆嗦起来。

 

“外面有辆电视新闻车。”吉恩说。

 

“我衣服上有个洞。”朗达对他说。“我会染上病毒吗?”

 

“不会,你衣服里一直都有足够的压力保护你。”他把她们赶紧送出去。“进车就躺下。”他说。“如果有任何人问你们任何问题,不要回答。”

 

她们在车里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好裹上大衣保暖,在椅子上躺下,不让人看到。

 

电视台工作人员把他们的车停在猴舍前门附近,记者后面跟着摄影师,开始四处打探。记者敲了敲前门,按了门铃,没人应答。他通过前窗窥视,窗帘都没拉开,什么都看不到。好吧,这里什么事都没有,这个地方很冷清。他和摄影师都没注意到楼后停着的白车,也许他们看到了,但没觉得它们有什么意思。这里什么事都没发生。

 

电视台工作人员回到他们的车里,坐着等了一会儿,希望有什么事发生,或者有什么人出现,这样他们能给晚间新闻提供些实质性的东西。但是这儿越来越无聊,又是个很冷的天气,天光逐渐暗了。他们没想起来绕到楼侧面,把摄像机对准侧面的窗户。如果他们那么做了,就会拿到够整个晚间新闻播出的镜头,还能留点儿给CBS的60分钟节目。他们会拍到穿着太空服的士兵们的镜头,士兵们的太空服上沾着埃博拉血,正在进行世界上已知的第一次重大生物危害防护行动。还会拍到生物危害行动的伙伴们一对对出来到准备区,由支持小组的组员帮他们脱下防护服。但是新闻工作人员没有走到楼后面,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没有雷斯顿行动的影像镜头。

 

同时,两名女兵在车里躺了很久。电视台工作人员突然走了。吉恩·约翰逊在楼角探出头来,报告说海岸无障碍了。女兵们赶紧穿上衣服,在楼后面的树丛里上了厕所。她们在那儿发现了针头 – 两支用过的带针头的皮下注射器。针头没有套,裸露着,明显是用过的,但没法判定它们在草地上呆多久了。几个安全人员戴着手套拾起针头,他们搜索了整个地方,找到了更多的针头。

 

杰瑞·贾克斯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人,他大约晚上六点出现的,脸色灰白,掉了5到10磅的体重,是因为出汗使液体流失。他的头发看着不像银色而是全白了。

 

没有食物给士兵们,他们又渴又饿。他们投票决定在哪儿吃饭,结果塔可钟获胜。吉恩·约翰逊对他们说:“别告诉任何人你们为什么来这儿,不要回答任何问题。”

 

车启动了,发动机在寒冷的天气中轰鸣着向塔可钟开去。士兵们点了软炸玉米饼和很多超大号可乐来补充在太空服里出的汗。他们还点了好多肉桂卷 – 所有都带走吃 – 是的,装到盒子里,请快些。塔可钟的雇员们都瞪着他们,士兵们看着就像士兵,即使穿着仔裤和绒衣。男的都体格健壮,看着很结实,留着平头,戴金属边的军事眼镜,因为吃了太多的部队食物而长着几个小包。女的看着都像能做50个俯卧撑,还能拆卸武器。克拉格斯中士等食物的时候有个人走过来说:“你们在那儿干嘛呢?我看到很多车。” 克拉格斯中士转过身去没说一句话。

 

午夜过后,在卡托克廷山缓坡的贾克斯家主卧水床上,南希和杰瑞·贾克斯终于有机会了解相互的消息。他们的女儿杰米就睡在他们身边。杰瑞告诉南希这天的行动还不错,没人用针扎了自己。他说以前没有意识到在生物危害服里会觉得那么孤独。

 

南希搂着他,头枕在他脖子上,就像他们大学那样互相搂抱。她觉得他看起来皱缩瘦弱,几年都没见过他体力透支这么厉害了。她抱起杰米送到床上,回来蜷在丈夫身边。他们就这么抱着睡着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