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纪实文学翻译作品 致命地带 - 连载(三十四)

(2018-08-31 08:21:33) 下一个

91-探戈[1]

 

1030小时,星期一

 

丹·戴尔加德觉得他对整个局势都失去控制了。他给公司所有高级经理开了次电话会议,向他们通报了情况 – 两名员工病了,第二个人可能得的是埃博拉 – 他还告诉经理们,他主动把猴舍交给了陆军。他们肯定了他的行动,但希望把和陆军的口头协议书面化,而且,他们希望陆军同意对猴舍承担法律责任。

戴尔加德接着给C.J.彼得斯打电话,要求陆军在接收猴舍后承担起任何可能出现的法律责任。C.J.断然拒绝了,他认为有清晰快速的必要,但没有律师的必要。他觉得疫情爆发已经扩大到了非做决定不可的时候了。戴尔加德同意给他传真一封把猴舍移交给陆军的简单的信。他们梳理了一些语言,然后C.J.拿着信去了菲利普·拉塞尔将军的办公室。他和将军把信看了又看,但他们决定不给军队的律师看。拉塞尔说:“我们得说服他们走正当途径。”他们在信上签了字,传真回给戴尔加德,现在猴舍在陆军手里了。

杰瑞·贾克斯得带领一个更大的生物危害团队重新进入猴舍,需要处理的动物数量大得惊人。他的部下没有经历过这方面的考验,他自己也从没经历过战斗。他不知道,也无法知道他和手下的人在这么个混乱的对可怕死亡的强烈恐惧局面里会做得怎么样。

杰瑞是研究所91-探戈的指挥官,陆军的动物护理技术员被归类为91-T,在陆军的术语里变成了91-探戈。他们中年轻的才18岁,都是二等兵。当救护车带米尔顿·弗兰提格去医院的时候,杰瑞把他手下91-探戈的军士及文职人员召集到研究所的一间会议室。尽管大部分士兵年轻而且几乎没有穿太空服的经验,但文职人员岁数大些,有些还是四级的专家,每天都穿克姆图灵服。屋子里挤满了,人们只能坐在地上。

“病毒是埃博拉,或类似埃博拉的媒介,”他对他们说:“我们会处理大量的血液,还会处理尖锐的仪器。我们要用一次性的生物控制服。”

他说话的时候屋子里很静。他没提到有个人病倒了,因为他不知道 – C.J.彼得斯还没告诉他呢,彼得斯暂且对事情的发展保持缄默。

杰瑞对他的人说:“我们需要志愿者。这屋里谁不愿意去吗?我们不会强迫你去。”

没有一个人退缩,杰瑞环视一下房间,挑出他的人:“对,他去,她去,还有,是,你去。”人群中有个叫斯威德斯基的中士,杰瑞决定她不能去,因为她怀孕了。埃博拉对怀孕妇女有非常恶劣的作用。

陆军没有能处理这种工作的作战部队,也不会有像去战争地带给的危险津贴。陆军对生物太空服有一套理论,理论就是在太空服里工作是没有危险的,因为你穿着太空服。见鬼去吧,如果你不穿太空服处理热媒介就是危险工作了!士兵们还是拿平常工资,7美元一小时。杰瑞告诉他们,他们不许和任何人谈论此次行动,包括他们的家庭成员。“如果你有幽闭恐惧症的倾向,现在就要想清楚了。”他说。他让他们穿便服,第二天早上0500小时在研究所装卸货物的地点集合。

 

[1] Tango: 无线电通讯中字母t的代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