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说,有翻译,有随笔,想起什么写点儿什么。
正文

纪实文学翻译作品 致命地带 - 连载(三十三)

(2018-08-30 07:19:52) 下一个

倒下一个人

 

戴尔加德看着这人在草坪上翻江倒海地吐,他觉得,用他自己的话说“吓死了”。现在,可能是第一次,灵长类兽舍危机的绝对恐怖第一次席卷了他。米尔顿·弗兰提格弯着身子,因为窒息而大声喘息。当他呕吐终于平息了,戴尔加德帮他站起来,带他进去,让他在沙发上躺下。现在有两名员工病了 – 贾维斯·普尔蒂因为心脏病恢复还在医院里。米尔顿·弗兰提格50岁,虽然不吸烟,但有慢性干咳。他一直跟猴子打交道,在黑泽尔顿和戴尔加德一起工作超过25年了。戴尔加德了解也喜欢他。戴尔加德深受震动,因为恐惧和内疚而难过。也许我上周应该撤离这楼,我把猴子的利益看得高过人的利益了吗?

 

米尔顿·弗兰提格苍白而颤抖,觉得很虚弱,他开始干呕。戴尔加德给他找了个塑料桶。弗兰提格一边断断续续地干呕,一边为穿着连体衣离开楼而道歉。他的干呕时常被剧烈咳嗽打断。他说他正要戴上呼吸器进入猴子的房间时突然感到恶心。也许是楼里的恶臭让他恶心,因为猴子的房间没有按时打扫。他能感到他要吐了,但找不到桶或其它能吐到里面的东西,而且呕吐物很快反上来,他来不及去洗手间,所以只好跑到门外。

 

戴尔加德想给弗兰提格量体温,但没人能找到一个没给猴子量过肛门体温的温度计,他让比尔·伏特去药店买一个。比尔回来后,他们发现弗兰提格发烧101度。比尔·伏特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吓得直发抖。伏特感觉很差 – “几乎因为恐惧而痉挛”,戴尔加德后来回忆,但是这和戴尔加德当时的感觉没什么区别。

 

米尔顿·弗兰提格是屋子里最平静的一个,和戴尔加德和伏特不同,他好像没害怕。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可以心安理得地告诉人们自己是被拯救的,如果上帝觉得让他得上猴子的疾病好带他回家,他准备好了。他祈祷了一会儿,回忆了圣经里他最喜欢的段落,然后他的干呕平息了。很快他可以安静地在沙发上休息了,说他觉得好些了。

 

“我希望你就坐在那儿。”戴尔加德对他说:“别离开这栋楼。”他钻进车里,尽快开去里斯堡收费路上的黑泽尔顿华盛顿办公室。路上的时间不长,但他到那儿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必须撤离猴舍,马上。

 

楼里有四名雇员,其中两人都要在医院里了。一个人是心脏有毛病,另一个现在呕吐发烧。从戴尔加德所了解的埃博拉病毒看,这两种疾病都有可能是被感染的症状。他们曾经在购物中心购物,探亲访友,还在餐馆里就餐。戴尔加德想他们可能还和他们的妻子性交了。他都不敢想后果。

 

他一到黑泽尔顿华盛顿就直接去了总经理办公室。他是想向总经理报告情况,征求他的同意撤离猴舍。“我们有两个人病了。”戴尔加德对他说。他开始描述发生的情况,并且开始哭起来。他控制不住,精神崩溃而哭泣。他一边试着振作起来一边说:“我建议,整个猴舍运营关闭,尽快。我的建议是,我们关了猴舍,把它交给陆军。我们十月份就他妈的有这个病了,当时还没有被影响。可是突然就有俩人病了,一个进了医院,还有一个也快了。我一直在想,如果真有对人的危险,我们现在肯定已经看到些后果了。我们玩火玩得时间太长了。”

 

总经理很同情戴尔加德,并且同意应该撤离并关闭猴舍。忍住眼泪,戴尔加德接着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发现一群C.D.C.官员在那儿等着他呢,他觉得压力怎么也卸不下来。C.D.C.的人来黑泽尔顿开始监控所有曾经暴露给病毒的员工。戴尔加德告诉他们刚在猴舍发生了什么,有个人因为呕吐倒下了。他说:“我已经建议撤离猴舍。我觉得那栋楼和猴子应该移交给USAMRIID的人,他们有设备和人员来安全对付这种情况。”

 

C.D.C.的人听着,没有反对。

 

下面是拿米尔顿·弗兰提格怎么办的问题了,他还在戴尔加德的命令下躺在猴舍的沙发上不动呢。因为C.D.C.是负责这次爆发中和人有关的问题,他们就该管弗兰提格,C.D.C.希望把他送到华盛顿环路里的费尔法克斯医院。

 

现在是早上9点20分了,戴尔加德坐在办公室里,一边通过电话应对危机一边焦急地等待着。他给德特克要塞的C.J.彼得斯上校打电话告诉他有个猴子饲养员病了。他用干涩平静地声音对彼得斯说:“你有权认为猴舍及所有动物都是USMRIID的职责了。”他的嗓音里已经没有任何刚哭过的痕迹了。

 

C.J.彼得斯上校听到一个人倒下了的消息很震惊,但他有点儿怀疑“USMRIID的职责”这句话。这好像是暗示如果出错有人死了,陆军要负责而且可能会被起诉。他希望接手并消毒这栋楼,但他不想打官司。所以他对戴尔加德说,他手下人及大众的安全对他来说是首要的,但他需要得到上级的批准。他说他会尽快回复戴尔加德的。

 

他们接着谈到病人,C.J.了解到他被带到费尔法克斯医院,这让他深感不安。他觉得应该假定这人得了埃博拉,你真想把这么一个人送入社区医院吗?看看埃博拉在非洲的医院里做了什么吧,埃博拉可以让整座医院关闭,它可以在医院里极度扩增。C.J.觉得这人应该进研究所的“监狱”。

 

C.J.挂上戴尔加德的电话马上就又和负责C.D.C.行动的乔·麦考密克通话,,试图劝说他让陆军把此人带进“监狱”。他对麦考密克说了类似这样的话:“我知道你的想法是有外科口罩和手术服就可以处理埃博拉病人了,但我觉得你应该用更高级别的隔离。”他主动要求用陆军的救护车接上那个病人 - 把他放入陆军生物控制舱 - 把控制舱带入研究院里的陆军设施,送他进“监狱”。

 

C.J.彼得斯记得麦考密克对他说了类似这样的话:“我希望这人去费尔法克斯医院。”C.J.回答:“好吧,乔,我相信这样,你相信那样,我们有不同意见。无论怎样,埃博拉病毒进入费尔法克斯医院,医院的医护人员或者你,乔,会怎么样呢?”

 

麦考密克还是不愿意改变他的决定:他曾经在非洲和埃博拉面对面过,并没有生病。他曾经在涂抹了埃博拉血的土屋里,跪在崩溃而流血的人中间工作了好几天。你不需要穿防护服来处理埃博拉病人,好医院里技术娴熟的护士都可以处理这样的病人。这人就去费尔法克斯医院了。尽管非常不喜欢麦考密克,C.J.彼得斯发现自己很尊敬他能够在困难情况下做出强硬的决定。

 

这时,华盛顿4台的电视新闻车到了猴舍。猴舍的员工从帘子里看见了采访车,记者到门口按门铃时没人回应。戴尔加德很明确地告诉他们不许和媒体说话。正在这时,费尔法克斯医院的救护车来接弗兰提格了,4台的时机赶得太好了。新闻组打开灯,开始拍摄行动。猴舍的门开了,米尔顿·弗兰提格还穿着特卫强服,看起来很窘迫,踉踉跄跄地走出来,他走到救护车那里,医疗队打开车后门,弗兰提格自己爬上车,躺到担架上。医疗队把门撞上开走了,4台的人在后面跟着。几分钟后,救护车和4台就进入费尔法克斯医院。弗兰提格被送入一间隔离室,只有医生和护士戴着橡胶手套、口罩,穿着手术服可以进入。弗兰提格说他觉得好些了,他祈祷了一会儿,又看了会儿电视。

 

回到猴舍,情况对剩下的员工来说已经无法忍受了。他们看到穿太空服的人,看到同事在草坪上呕吐,看到电视4台追着救护车。他们锁上猴舍匆匆离开了。

 

楼里还有450只活的猴子,它们的叫声在空旷的过道里回荡着。现在是上午11点,下了点儿小雪又停了,天气更冷了。猴舍里,空气控制系统彻底坏了,楼里的温度升到超过90度,整个地方变得热气蒸腾、臭气熏天,充满了猴子的叫声。因为没有喂早上的饼干,动物们现在饿了。楼里各个房间到处都有些动物,面具一样的脸上瞪着无神的眼睛,有的七窍流血,滴到笼子下面的金属盘子里。。。嗒、嗒、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