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十二) 部长来听课

(2018-03-26 04:31:39) 下一个

闲话人生(十二)

部长来听课

大约是1986年开学后不久吧,教育部一位副部长在湖北省教育厅负责人的陪同下,到华师一附中视察。那位副部长听完汇报后要去听课,李水生校长就引导部长一行来到一排平房简易教室。

那几间平房简易教室,是学校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校办工厂的基础上改建的。

副部长从走进教室,环视“教室”后坐下听课,到听完那节课,一直都非常紧张。老师讲了什么,他全然不知。因为他的注意力始终盯着那天花板,特别是当学生高声朗读时,他看到那天花板,随着朗读声的高低在振颤时,晚春气候虽不热,副部长额头上却沁出了汗珠。

一下课,他就问李校长,你们还有几间这样的教室。李校长告诉他,就这六间,给一个年级使用。

他说:“听课时,你没看到那天花板都快掉下来了啊?万一砸到师生,你该负多大的责任啊?”

李校长:“领导啊,我们都知道,让师生在这样的危房中上课是非常危险的呀!但是,你刚才也看了整个学校的条件和环境,与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差距太大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副部长:“你马上请有关部门对这几间教室实地勘察一下,看看在确保师生人身安全的情况下,还能用多长时间。这是第一重要的。

第二,立即请建筑设计部门来设计规划未来华师一附中的教学用房。尽快报送到部里。”

李校长和学校领导,为了改变学校的教学条件和环境动了多少脑筋,费了多少精力,向上级领导汇报过多少次学校的困境,我们当老师的是难以知晓的。但是,我在当年9月14日,乘坐武昌到北京的38次特快列车,去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参加教材修订的卧铺车厢,遇到了我们学校负责总务工作的钱副校长和总务主任后,才知道领导也难当。

他们两人当时还带了一个很大的包装严密的木箱,我好奇地问钱校长:

“你们这是带到北京干什么呀?”

“学校准备改造的模型。送到教育部审查,然后申请拨款。”

钱副校长原来是我们语文组的高中老师,袁校长退休,学校领导换届后上任的。记得那38次车是晚上七点多发车,我们俩在车上聊到十一二点才睡觉。他告诉我,自从那位副部长回北京后,李校长就要求我们抓紧时间,制定规划,讨论并确定方案,一定要充分发挥我们的优势,争取拨款。为了更形象具体说明我们的方案,特地请一位学生家长帮忙搞了这个模型。

我和钱副校长都以为他们这次去教育部送审方案,不等个十天半月,至少也要个把星期。或许要等到一个月后跟我一起返汉也说不定。

真没有想到,第二天下午就接到钱副校长的电话。他说晚上就回武汉,我们的方案被否决了,要回去重新做。后来才知道,他们报送的方案及那个模型,教育部领导看了之后,一致认为太小家子气了,现在不是彻底改造的问题,而是要脱胎换骨,从整体上设计一个全新的华师一附中。

副部长来听一次课,就让华师一附中旧貌换新颜。

如果李校长当时仅从一己之私利考虑,带副部长只看学校光鲜的一面,比如说设备齐全的理化实验室,那位副部长怎么可能发现学校的危房?学校的困境怎么可能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

副部长深入基层,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给出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这不仅仅是一个领导水平问题,更是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问题。非常值得现在的省部级领导好好学习。

李校长敢于担当,勇于负责,实事求是的精神,应该是基层主要领导必须具备的品质或者说是基本素质,面对上级领导来检查或者视察,既要报喜,更要报忧。这才是真正地对人民负责。

补记:

我与钱副校长在武昌至北京的38次车上聊天,是我的亲身经历。李校长接待副部长的过程及有关细节,早有耳闻。担心不实,写完后先发给毛平阳老师,请他转交李校长审阅。如果失实,我就不发到群里了。毛老师很快就回复了,他说,李校长打电话给他说,一切属实。谢谢李培永老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李培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快写更多的故事,考虑结集出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