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教育随笔6 章熊谈高考语文“三南”试卷

(2018-03-24 19:19:16) 下一个

教育随笔6

             章熊谈高考语文“三南”试卷

国家教委决定从1991年起,“三南”(海南、云南和湖南)不参加全国“统考”,实施高考改革。

1991年4月中旬,我和赖瑞光校长专程到北京去了解有关海南高考改革的信息。离开海口赴京之前,与我一起从华中师大一附中调到海南省农垦中学的高中同班同学游离昭告诉我,数学界有一个高规格的专业会议可能在海口开,我打个电话给罗声雄,你和赖校长再去数学所找他,看看到时能不能请陈景润来我们农垦中学。

我们约请章熊先生定在4月18日中午。上午我和赖校长就去中科院数学所,准备邀请当时闻名遐迩的陈景润先生去海南参加会议之余,到农垦中学走一走,看一看。我们请华师一附中老校友、时任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人事处长罗声雄先生,带我们去拜访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先生,那天因故未见着陈景润先生,但受到陈先生的夫人由昆的热情接待,由昆女士谈起她的先生生活中的趣事,让我们大开眼界!

告别由昆女士后,我们请罗声雄处长一起去拜见北大附中副校长章熊先生,罗处长早年毕业于北大,听说章先生是高考命题老师,非常高兴,因为他的孩子要参加当年高考,他非常需要了解有关高考的信息。

章熊先生是影响我国20世纪的语文教育家。自1951年大学毕业至今,从事语文教学与研究工作半个多世纪,毕生致力于探寻语文教学的规律,探求语文教学的艺术,教学成效与研究成果显著,形成了自己系统的语文教学思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参加高考语文命题,与许多语文专家学者一起探索、研究高考语文命题,逐步形成当今中国高考语文试卷的基本模式及试题的编制样式。我们先到章先生家拜访,然后请章先生和我们一起到饭店包厢吃饭,边吃边谈。

谈话主题围绕当年高考,因为从1991年起,“三南”(海南、云南和湖南)不参加全国“统考”,实施高考改革,俗称“三南试题”。关于“三南试题”问题,章老师非常幽默地说,根据小平同志“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总政策,国家不会让参加高考改革的三个地区的学生吃亏的。章老师是国家高考语文命题人之一,他当然不会在考试前“泄密”。(自从国家在1988年开始实施《国家保密法》后,所有参加命题的专家学者不再集中管理,命题工作结束后各自返回本单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时在座的有章熊先生、北京市著名的语文教师张必琨先生和我是教语文的,赖瑞光校长是学生物的,罗处长是数学家。我们也不敢要求章熊先生回答关于语文考试题的具体问题。倒是罗处长作为家长特别关心这个问题,他一问,章老师就做原则性的回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国家高考命题专家答高考学生家长问的“新闻发布会”。作为现场听众,我们是近水楼台,受益非浅。

章熊先生强调,考试是人类社会特有的现象,是测量人的德、学、才、识、体个别差异的一种社会活动。它产生于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的客观需要,并随社会发展需求的变化而不断改变其内容、性质和模式,形成与其社会相适应的结构,以发挥不同社会或时代所期求的功能。考试和教育是一对孪生子,在人类社会的母系统中,它们始终是彼此独立而又密切关联的两个子系统,始终是开发智力资源和人力资源的基本手段,始终是社会进化的重要机制。

章熊先生指出,高考是一种选拔考试。选拔考试的宗旨与合格考试的宗旨相反,不是判定学生的实际水平是否合格或达标,而是在学生中选拔优秀者。因此,测试内容不限于学生已学过的范围。考试成绩是按学生成绩的高低序列依次择优,以录满高一级学校招生预定数额为限。这是选拔考试的基本原则。所以,选拔考试不讲及格率,只讲淘汰率。

章熊先生明确指出,考试命题的依据是各科课程标准。试题要在考查课程标准规定的核心知识的同时,关注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考查,注重知识获得的过程、方法和知识的应用,并鼓励学生质疑和创新,考查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古人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那就是说,与专家学者座谈,要学会听话,用现代网络语言来说,要善于筛选、提取和整合信息。唯此,才能具备前瞻性的思维能力。

章先生说的根据小平同志“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改革总政策,国家不会让参加高考改革的学生吃亏的。言外之意非常明确,海南试题的难度一定低于全国试题。那么,我们在指导学生备考复习时就不必追求高难度了,集中优势,夯实基础,抓住重点,反复锤炼。后来的试题就如他所说的一样,“海南卷”比“全国卷”容易得多。
    章熊先生强调选拔考试的基本原则是,不讲及格率,只讲淘汰率。这就告诉我们,在指导学生备考复习阶段,评价学生的价值标准不仅仅是分数而重要的是“位置”,即某位学生的考试分数,在本班、本年级、本校、本学区、本市所处的位置。价值标准的改变,必然影响学生的备考心态,明确自己所处的位置,必然促使学生不忘初心继续努力。

章熊先生非常健谈,尤其是与他的老校友张必琨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不仅仅谈专业、论学术;还谈音乐、论书法;他们两位都是中国教育改革大潮中的领军人!都是积极参与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点中学语文实验教材的编辑、修订、试教的先行者!张必琨先生不仅亲临华师一附中给我们实验班上示范课,退休后又到海南省农垦中学当顾问。我有幸在两位名师指导下进行中学语文教育教学改革实验,硕果累累!感谢恩师章熊先生和张必琨先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