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正文

闲话人生(三) 怀念刘先旭

(2018-03-22 14:33:47) 下一个

闲话人生(三)

                                                          怀念刘先旭

                                       李培永  2018年1月13日夜于纽约

       2017年12月29日,我在美国纽约,首义路小学同学秦娟英微信告诉我,我们的小学、中学同学刘先旭,因肺纤维化已于12月16日在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室住院治疗。刘先旭的高中同班同学戴曼丽去医院探视后,向同学们报告病情时说,已经上了呼吸机,情况非常严重!

       2018年1月13日上午,传来噩耗!刘先旭因病去世!

       我与先旭小学同学六年,一年级到四年级在“老关庙小学”。他住在7435工厂的工人宿舍。从他们家出来,穿过张之洞路,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大约20分钟就到学校了,那时学校周边都是菜地。我们读到四年级时,我们的小学整体搬迁到新建的首义路小学了。

       在老关庙小学期间,他一直是班长,深受同学喜欢,特别是女同学更喜欢与他一起玩跳橡皮筋、踢毽子等,班上调皮的男生就叫他“假姑娘”。我那时住在通湘门外,出了校门就与他分道扬镳了。到首义路小学后,我去上学、放学必须经过他家。每天早上他都在家等我去叫他一起去学校,放学我一直陪他走到家,然后就在他家学习、做作业。我们的友谊就在上学路上和放学后的“学习小组”中逐步加深。

      1958年小学毕业,他被保送到华师一附中,我被保送到与华师一附中仅一墙之隔的湖大附中。第二年,湖大附中并入华师一附中。分开一年后,我们又在一个学校了,不过不在一个班。他走读,我住读。只有休息日和寒暑假有时间聚在一起聊聊天,每年他都要约我一起去看望我们小学的班主任俞老师。

      不论在小学还是在中学,先旭都是老师,特别是班主任老师最喜欢的好学生。他性格温顺、说话轻言细语、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学习刻苦、成绩优秀,还写得一手好字。憧憬读完高中上大学,掌握更多的知识报效祖国。

       先旭万万没有想到,高中毕业时,还没有等到高考,他就被党组织选中,保送上河北张家口机要学校。据说当时政审之严格比空军飞行员还要严,他被万里挑一选中,并在高考之前就去报到了。

       先旭的同学们也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后,他坚决要求退学,一个人从张家口回来了!其实,在他回来之前,机要学校的领导已经到武汉了,分别与华师一附中的领导、他的班主任、同班同学及好朋友,还有他的父母亲做了工作,一定要说服动员他回机要学校继续学习。一个从小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性格温顺的青年人,在温柔的亲情和友情的“劝说”下,只有乖乖地跟着那位学校领导回去了。这次逆反,也许是先旭一生中唯一一次,非常遗憾地以他的失败告终。

       一年多后,他被分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轻工业部给部长当秘书。从此,他就是北京人了,一直到今天他离开我们。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全国“红卫兵”代表,我作为武汉市和湖北省实验师范学校的“红卫兵”代表第一次到北京。12月,我又带领我们学校部分“红卫兵”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我利用这次机会找到了先旭。我们见面以后,他请我到餐馆吃大米饭,到北京红卫兵接待站好几天都没有米饭吃,那一餐是吃得最香的。他见我穿的是一双球鞋,就告诉我在北京冬天穿这样的鞋会冻坏脚的,他又帮我买了一双棉靴,穿在脚上暖暖的,从心里感受到学友情深,至今难忘!

      在袁校长的亲切关怀下,我于1980 年调回华师一附中。先旭的家离母校很近,我试着去寻找儿时的他的家,他的父母依然住在那狭小的工人宿舍。失联十多年后,我们恢复了通信联络。

       我在母校执教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后,常去北京出差,1986年还应邀到人民教育出版社修订实验教材,在北京住了一个月。只要有机会,先旭和在北京的中学校友李小怀、郭进军就趁我去了一起聚聚,一起畅谈。那时,他已经调到组织部了。他还是那样温顺、说话轻言细语,但是组织观念极强,只聊与他工作没有关系的人和事。

      只有一次,也许是他人生又一次的唯一一次,与我们三个校友谈到他的工作。那是在1989年暑假之后吧,记不得我是去北京干什么了,跟以前一样,我一到北京就马上与他们三人联系,约定聚会时间和地点。我们四个人都不会喝酒,边吃边聊。快吃完饭时,先旭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问我们,如果我能进中南海去工作,你们觉得怎么样呀?

       也许这个决定他后半生何去何从的大事,在他心中萦绕多日了,他的组织观念、他的性格让他不会轻易与外人道。刚好我们三人此时相聚,又是他非常信任的学友,犹豫再三,终于非常婉转地表露了心结。我们三人相视一笑,就你一言,我一语说:这是好事呀!

       大约是1991年暑假吧,我去大连开会在北京转机,抽空与三位老友相聚。那时,我们才知道他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办公地点在中南海。那次,也许是他人生第一次对朋友郑重承诺,请原谅我不能帮你们做任何事情,但是,如果你们哪一天要告御状,寄给我可以保证送到!

       后来,中南海对外开放时,他给了我一张参观券,让我有机会走进中南海一睹毛主席的丰泽园“菊香书屋”,领略红墙内的无限风光!

      人生易老,天难老。一晃,我们都退休了!但是,我们都还能与时俱进,进入了微信生活。虽然远隔万水千山,视频如在眼前!文字表达即刻送到。先旭还是那样,他只是阅读大家发来的帖子,基本不回复。个中原因,大家谅解。

      先旭,你先走一步了,我就用你在去年中秋节发来的帖子,表达我对你的怀念吧!

      我很幸福,生命中有你的影子!

      我很开心,朋友中有你的名字!

      我很骄傲,微信里有你的号码!

      我很荣幸,今生能做你的同学,而且,从小学到中学整整十二年!

      先旭,一路走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