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露营时代(二)

(2019-08-08 19:21:55) 下一个

 

露营时代(二)

 

如果说起俄勒冈(Oregon), 我会想起Leatherman, 我最钟爱的multitools。说起multitools, 我就会想起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10年前, 住在洛杉矶的时候, 第一次去了Joshua Tree NP。 在那个仙人掌的景点, 为了摆个故意抱着仙人掌的姿势, 结果一不小心,整个人扎在仙人掌上。 那个仙人掌的刺非常锋利, 刺破了hiking的鞋,直接扎到脚,刺破裤子,扎进大腿。 

 

大家可能知道,仙人掌的刺是有倒刺的,很难拔出来。 比如腿上,如果想整片拔出刺来,可能整块皮都会掉下来。 怎么办呢?“分而治之”, 这个计算机编程里边用的最多的策略。 所以,我把刺一根一根的剪断, 这样,裤子就可以离开肉, 鞋就可以从脚上脱下来。 然后一根一根的拔。 虽然拔每一根都是很疼的, 但是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这里边, 需要一个剪刀和一个钳子。 这是Leatherman上都有的, 我带的是Leatherman TTi,钛合金版。 现在,大儿子长到7岁了,出门也会随身别一把Leatherman。

 

提到Oregon,我还会想起Linus Paulin, 土生土长的Oregon化学家, 在不怎么出名的Oregen State University上的大学。 得过两次诺贝尔奖, 一次化学奖,一次和平奖。 大家可能知道双螺旋结构吧, 其实, Paulin对双螺旋结构的发现也是起了巨大作用的,仅仅是失之交臂的。 当诺贝尔奖发给双螺旋的时候, Paulin也在考虑之内。 Paulin做研究,有一个特点就是“玩模型”, 他的空间想象力超人。 这也是他对双螺旋结构有重大贡献的原因之一。 那个时候的Paulin,已经盛名加身,所以有一些不把双螺旋当一回事。 后来,当他意识到双螺旋的重要性, 已经晚了。 

 

有点像爱因斯坦和量子力学的关系。 其实,爱因斯坦是量子力学的一个很重要的贡献者。 但是, 和Paulin 一样, 爱因斯坦,对将要出现的量子力学并不看重。 但是新起之秀的波尔和海森伯格有更加开放的头脑。 海森伯格同时是哥廷根学派和哥本哈根学派的人, 两个物理和数学的大本营。 

 

除了这两个立即进入脑海的关于Oregon的事情, 我对Oregon几乎一无所知。 从广告上看, 这是一个大家爱打猎爱钓鱼的州。 这一次的Oregon之行,也证实了,Oregon人民是何等的热爱Camping, 也自然热爱打猎钓鱼玩船。

 

现在了解到, 其实Oregon的大部分地方是哥伦比亚高原, 是High Desert, 也就是很高的地方, 雨水不多, 植被有点像戈壁。 这样的地貌,主要是因为Cascade 山脉挡住了东边大海的水气。 若大的哥伦比亚高原,很小的Bend几乎是唯一的“大城市”。 Oregon 最适合居住的地方,繁华的地方就是沿着5号公路, 以Portland为中心。 

 

说起Cascade 山脉, 我会想起Mt. Shasta 和 Mt. Rainier,  Mt. Shasta就不用多说了, 这是我历经生死的地方, 留下了我人生无数个“第一次”。 Mt. Rainier, 也是我心中梦幻的山。 当年走在 UW的校园里, 抬头就是白雪皑皑的Mt. Rainier, 多么的美啊, 我就像被施了魔法。 也许,我对UW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但是, Mt. Rainier的形象,总是神一样的存在。 

 

妻子说, 加州实在是被玩遍了,附近的州,也都差不多了。 唯独邻居的Oregon是我们两个都从未去过的地方。 于是, 她就安排了Oregon。 Oregon只有一个国家公园,Crater Lake National Park。既然大老远跑去了, 就同时看看附近。 于是John Day Fossil Beds National Monument就进入眼帘。 至于其他,就随便看看吧。 

 

于是,一路往北。每次靠近Redding的时候, 就能看见右边的Lassen Peaks, 还有让我心跳加快的Mt. Shasta. 因为从来没有去过Mt.Shasta的北边, 所以我从来没有看过这座山的西边和北边。 这一次, 终于有机会开到它的北边, 我可以一睹这座山的全貌。 也终于看见了我曾经被困的那个平台。 在Mt. Shasta的西北边, 是Mt. Shasta 和Mt. Shastina的交接的山谷,也是Whitney Glacier 所在的地方,这也是我生平唯一踩过的大冰川。

 

当汽车从Mt.Shasta的西北边经过的时候, 我的心情变得非常特别, 也许经历过生与死的地方,这一辈子,你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两次停下车,拍下两个角度,能够看清楚我滞留的那个平台。 也许,旁人是很难理解这种心情的。 没有经历过, 它无非就是一个普通的自然的存在罢了。

 

几乎没有停顿, 我们用了7个多小时, 开到第一个露营地,Broken Arrow, 在Dimond Lake附近。 搭好帐篷,吃了晚饭, 我们出发去看Crater Lake的日落。

 

去往Crater Lake的路, 非常的好开。 妻子感叹,这是少有的好开的国家公园的路。 在路上,我们还能看到一些零零星星的小片的雪。 开始,我们不能想象,居然在这样的温度下, 可以有积雪。 后来,我们慢慢的理解, 是因为雪太厚了,而每天只能化一点点,所以,要用很多天去化完。 所以, 很厚,相对比较阴的地方, 雪就留下了。 

 

到了Crater Lake,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湖不怎么好看。 不管怎样, 我们在西侧的观景点呆到了日落。 妻子拍湖的日落, 我索性转过去拍西边连绵不绝的大山的日落。 对我来说, 那种朦朦胧胧的连绵不绝的大山,在夕阳下,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和召唤力。 

 

有一家中国人的夫妇,告诉我们, 他们在Crater Lake已经玩3天了, 丈夫尤其喜欢这个地方, 几乎走了所有的Trail, 爬了几个重要的山头。 他们推荐我们去Newberry Volcanic National Monument, 说,那是“another world”的感觉, 并且很热情的把地图送给我们。 于是,最后一天, 我们就安排了那个地方。 

 

Broken Arrow Campground 设施非常齐全,甚至可以洗澡。 没有任何好挑剔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来了, 本来计划去Crater Lake看日出的, 但是, 5点多,不是很容易, 一不小心就错过了。 不过, 我们还是一早就到了湖边, 天光还是很美。 我们赶上了难得的可见度非常高的一天, 而且天上飘着朵朵白云。 

 

所有人,完全改变了昨天下午对这个湖的印象, 觉得实在太美了。 

 

本来的计划,绕湖开一圈,走走trails就结束的。 可是当绕到坐游船的地方, 觉得应该去坐船的。 幸好,我们很早,还有空位。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 全天的票都已经卖光了。 

 

下到湖边,需要走大约1mile, 下降200多米。 也明白了,为什么Crater Lake可以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水(之一)。 因为它的四周有至少200多米的直立悬崖, 很少有人,有动物能够下到水里。而且,没有从Crater Lake出来的水,没有和外界的交流。 

 

在早的时候, Crater Lake是没有鱼的, 几乎没有任何大一点的生物。 所以水极其干净。 后来, 创建Crater Lake National Park的一个pioneer, 在湖里放生了一桶鱼。 才有了今天湖里的鱼。但是, National Park的理念是要保持自然“本来的样子”。 所以, 本来没鱼的Crater Lake最好能够恢复到没鱼的状态。 这样就出现了一个有点奇怪的政策, 就是你可以随便在Crater Lake捕鱼, 最好能把它捕光。 但是, 事实上,几乎不可能。 Crater是北美最深的湖, 将近600米深。 虽然面积不算巨大,但是水的容量非常大。

 

Crater Lake还有一个未解的迷就是它的“漏水”。 每年, 非常多的水,会从一个悬崖的下面漏走, 但是,科学家至今不知道,那么巨大的水量,到底流向了什么地方。 围绕Crater Lake的一周, 都找不到Crater Lake水的痕迹。 

 

走在悬崖上的唯一的通向湖面的路上, 随着高度/角度的变化, 可以看到湖水的颜色不断变化。 到了湖边,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去摸一摸湖水。 妻子不断的感叹,下次来Crater Lake, 她的目标就是在水里游泳,水真的是太干净太干净了。 到了中午时分,越来越多的人下水,有的跳水,有的游泳,有的只是把自己弄弄湿。

 

坐在船里边看湖,看湖边的山,是别样的感觉, 因为不是站在几百米的高处看湖,而是在湖里看湖,湖变得更大,也更为亲切。 

 

岸边的山,因为多年的腐蚀, 有的留下了, 有的流走了。 所以,变成一层一层的。 当船开过的时候, 会有很明显的视差(parallax)。用iPhone的Live可以拍出这种效果。 如果显示成long exposure, 可以看到前景虚了,背景是清楚的,很好看的效果。 

 

当船开到一个水底山洞的附近, 可以看到水的颜色变幻无穷,甚是漂亮。 

 

当船绕过Wizard island的时候, 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Wizard Island边上,是大片大片的黑色岩石堆, 视觉的冲击力,远远大于从高处的岸边看下来。 而湖水变的尤其的蓝,也许是我见过的最蓝的湖水。 妻子说, 这让她想起德国的国王湖。 也是那样那样的蓝,那样那样的美不可言传。 都说”瑞士归来不看湖“, 但是国王湖除外。 那么现在, 会多加一个湖,那就是Crater Lake。 其实, 很多冰川湖都很美。 因为水的纯净,因为地理位置很美。 

 

船再往前,能看到两个瀑布,可以想像,在初夏的时候, 水会更大, 应该会非常的美。 解说的Ranger警告大家, 这是大家最容易掉手机的地方。 

 

再往前,就是Phantom Ship了, 是一个岩石小岛。 上面几乎没有什么大的生物,除了偶尔飞过的小鸟。 对小鸟来说,也不是多么好的地方, 因为水里几乎没鱼(以前没鱼), 岛上几乎没有什么可吃的。 在Phantom Ship的一边, 是一个水下的悬崖,我们可以看到水的颜色的明显变化。 

 

从游船上下来, 是返程的1mile,  走到一半,小儿子已经累了,天气也非常的热。所以我需要抱着他。 每当这个时候, 我就会感叹,会练功是多么实用的技能。 因为你可以运用走路的技巧,不管多累,你可以高效的放松自己休息恢复。 

 

继续绕湖,可以从湖边看Phantom Ship, 妻子和我一致认为,真的好美,像童话里的世界。 说到童话里的世界, 妻子特别想去Olympic National Park,一个像梦幻的地方。 

 

午饭在Crater Lake Lodge 吃,网上的评语很一般,但是, 我们的经历很满意。 每个人的饭都不错。 外面是很好的景色, 紧紧挨着湖。 

 

在离开Crater Lake的时候, 我建议让孩子们去玩一玩雪。 对孩子来说,这比任何的看风景都更有意思。 于是,我们找了一个山坡,上面有积雪。 大儿子第一次用冰镐,第一次爬雪坡,非常的有兴趣。 但是,对7岁的小孩来说, 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何在雪中踢出一个坑,如何用冰镐挖一个坑, 如何用冰镐平衡自己,如何用冰镐急救自己的下滑,如何计划自己的路线,脚的踩法, 非常多的细节,都要融合在一次爬行中, 而且不能失手。 

 

对小孩来说,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可以100%的投入, 气喘吁吁,乐此不疲。 他也认识到,其实很难。 当他看到我可以如履平地的用几秒钟就可以走完他用了几乎一个小时的山坡的时候, 对这个父亲,多多少少有了一丝敬意。 

 

对于冰镐, 我有特殊的感情。爬Mt. Shasta的时候, 到最后,我身上除了一身衣服,一个头灯,脚上的冰爪,手上的冰镐,什么都没有了。而冰镐,就是最重要的生命线。可以说,没有冰镐,寸步难行。所以,直到现在,我对冰镐的感情都非常深厚。每每拿着冰镐在手,就像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这两次camping,我都带着冰镐,同时,它是很强大的武器,我总觉得,如果我有冰镐在手,我是打得过山狮的:)其实, 山狮真的很可怕,因为它们压根就不怕人,而且非常厉害,爬树,攀岩,跳跃都没问题,而且爪子非常非常大。 

 

离开了Crater Lake, 妻子说,我们最后一天回来看日出。 后来事实上,我们改变了行程,也就在另一个地方看日出了。 

 

第二站是John Day Fossil Beds National Monuments. 大儿子很喜欢研究化石,石头,也喜欢研究鸟,各种动物,总的来说,关于自然人文的知识,他是我们家的一号,他读过的相关的书,可能比妻子和我加起来的还要多,虽然因为只有7岁,有一些因为年龄的限制。 

 

这个公园的有三个部分, 离得非常远, 近的两个也互相离开一个多小时。 我们就选择了这两个。 第一个是Painted Hills, 说到Painted hills,会让我们想起Arizona 的painted hills,还有Death Valley的painted hills。 它们的原理很像。 都是因为沙漠的气候, 风化的石头因为不同的颜色,就像painted, 加上上面没有任何植被,就可以长年保留在那儿。 

 

Painted Hills 的最往里的路, 不是很值, 路标也不准确,路是砂石路,我们就感叹,这样的维护,真的不够National Park的级别,所以只能退居National Monument.  当我们转到第二个分叉, 眼前一亮, 非常的漂亮,里边还架了木桥, 可以走进去, 非常的美。 当我们登上山头, 发现, 远处有湖, 而且有非常非常美的彩色的山, 大群的水鸟起飞。 可是,那是一片私人的领地。 不对公众开放, 也就是说, 这个公园的最美的一片,并不属于这个公园。 我们觉得非常遗憾。 但是, 可能因为历史的原因, 这片土地,在上百年前,可能就是私人的土地。 也无可厚非。

 

出了公园。 我发现公园外面也有很多彩色的山。 于是我建议去爬一爬,因为公园里边的是不能爬的。 儿子们极其支持这个主意。 于是, 他们两个就奔过去。 那些彩色的山,表面都是软软的土,所以, 我们很放心他们去爬。 三岁的小儿子,也能爬很陡很高。 只是,下来的时候,他不敢了,需要我抱着下来。 7岁的大儿子,已经没有山坡可以挡住他了,他可以尽情的去爬。 也许是第一次,他可以这么无所顾忌的去爬山。 后来,妻子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 于是, 一家人爬到了山头, 风光无限, 各种颜色的painted hills尽收眼底。 如果说,这一部分的亮点, 我毫无疑问的会给最后的爬山。 

 

再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去往Sheep Rock, 也是这个公园的主unit. Visitor center就在这个部分。 路上, 我们看到了很壮观的“平顶山”, 就是山顶是很平很平的一条线, 而且很长。 这是以前没有见过的。 快到Sheep Rock的时候, 要穿过一个峡谷。 这个峡谷, 在以前, 是挡住这一带的交通要塞。 后来修了路,才方便了周边的交通,发展了当地经济。就像三峡和四川的关系。 

 

穿过峡谷,眼前豁然一亮,风景的规模变得很大。 巨大的Sheep Rock映入眼帘。 路边的河,非常的漂亮, 白色的石头滩。 我说,如果有时间,要带孩子们去玩那个石头滩,但是,实在时间太少。

 

Visitor center有非常好的Fossil 展览, 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Fossil展览。 Ranger非常友好,也非常博学。 

 

我们只有一个小时逗留,就参加了农场的Tour,  没有其他人感兴趣, 唯有我们一家。 但这样也好, 可以很随意,很亲密的和Ranger交流。 

 

Ranger的祖先世代生活在哥伦比亚高原,她生活在Ranch上, 有马,有牛。 她在平时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加Computer Tech. 她的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共才50来个学生。 很有意思的是, 她们学校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交流学生。 其中一个是中国的孩子,叫Tim. Tim在她家帮助养马,也学习骑马。 当Tim回到中国, 给她写信, 说,回去中国的生活,让他体会到了强烈的差异。 一个是百里无人的世界,一个是摩肩接踵的世界。 

 

我们和Ranger颇有共同语言, 因为我们都是那样的崇尚自然, 崇尚和自然的连接, 我们珍惜其中的价值,并生活在其中。 Ranger也对我们极其的热情,她可能怎么也想不到, 我们可以理解其中那么多东西,甚至比她知道的还要多。 她说,从我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当然,更正确的说法是, 我们从她身上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一个牧场的兴衰,见证了一段历史,也见证了一段西部牛仔/拓荒者的人生。 

 

从Sheep Rock出来, 我们直奔露营地Walton Lake。说到Walton Lake我立马想到的是Walden Pond, 也就是《瓦尔登湖》。 梭罗是一个我觉得很亲切的哲学家,是超验主义者,是自然主义者,也是美国“个人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对美国的文化有很深远的影响。

 

妻子在预定Walton Lake露营地的时候, 和我说, 这么荒凉的地方,让她感觉到一种神奇的“不安”。 我说, 这是无聊的心理预设,会无形中给你带来心理压力。 她差点儿就改变计划,但是,最后还是定了,因为也很便宜,最后如果改变主意,也没太多的损失。

 

到了营地,妻子说,她一下子就放松了, 因为很美,很安静,是在一个美丽的山谷的尽头的湖。 一个小小的湖, 美丽安静的湖。 我们一致认为, 这样的湖,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而Crater Lake之类的大湖,不那么“养人”, 没有“家”的感觉。 

 

我们在湖的北边住下,也就是面朝南, 湖的北岸因为阳光好,也比较高, 非常的干净。 从我们的帐篷往下走50米,就是湖。 里边有很多的鸭子。在夕阳下,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妻子准备晚餐, 我和儿子们开始搭帐篷。 在我们刚开始吃饭的时候, 天空开始乌云密布, 开始响雷。 两个孩子都没有听过雷声,大儿子非常兴奋,小儿子有点害怕。 

 

小儿子说,他不喜欢这个声音。 我们三个人都取笑他,说这是自然之声,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 小儿子不理会我们的取笑,很严肃的说,他不喜欢。 于是,他没有吃几口就离开了桌子。 后来,就开始下起雨来,他们就进了帐篷。 我和妻子在外面继续忙碌。 我用冰镐在帐篷的周边挖了一圈导水的沟, 然后回车整理后备箱的东西。 妻子也一起帮忙。 这时候, 闪电和雷声越来越近。 突然, 一声巨响, 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妻子吓了一跳, 说像地震。 我取笑她说,有什么好怕的, 不就是打雷吗。 

 

雷停了,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空气异常的清新。 把两个孩子叫出帐篷,一家人去湖边散步。 雷雨过后的湖边, 异常的透亮,野鸭游弋, 金色的阳光照在孩子们幸福的脸上, 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水中飘着几棵树, 就像一些小岛,上面长了草,妻子发现, 上面住着一家家的野鸭,毛茸茸的小鸭,开始归巢,探出一个个小脑袋。 

 

绕湖一圈,回到我们的北岸。 发现一家人在树底下聊天,他们的脚边有一群野鸭。 我们误以为,这是他们在喂野鸭。 但是, 走近以后, 他们告诉我们, 这棵大树刚才被雷劈了。

 

被闪电劈了, 这是我只听说过的传闻或者书上的描述。 没想到,今天就发生在我们不到100米的地方。 原来, 那声巨响,是闪电劈树的声音。 被劈开的树,最大的劈下来的木片有5米左右长,各种小木片,树皮,飞的很远。 

 

我们这才明白,为什么湖面飘着那么多新鲜的树皮。 我还把它们当成小船和孩子们一起玩。 

 

神奇的是, 为什么那么多野鸭知道这棵树被雷劈了,而且成群结队的来到树底下吃东西。 它们吃的到底是什么呢?它们又是如何知道的呢?神奇的自然, 让人敬畏的自然。 

 

邻居告诉我们, 闪电劈树,是螺旋形的, 我这才发现, 如果从下往上看, 是顺时针劈下来的。 

 

妻子松了一口气,她的神奇的“不安”, 终于裸出了水面, 就是这个近在咫尺的闪电,一棵不到100米的大树,被闪电劈了。 仅靠大树的campsite,丈夫正在外面劈柴, 妻子在房车里边做饭。 他们说, 那是一个巨响。 

 

久久的,我们处在那种”劫后余生“的情绪中。小儿子的紧张,也许是最接近动物本能的一种不安。 现在回头想想,那种“一辈子中听过的最响的雷声”,本身就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而妻子的那种“第六感”的“不安”, 也许并不是那么的迷信。 也许, 世界有很多我们无法解释的秘密。 

 

不管怎样, 我们庆幸还好好的活着,活着真好,而人世间的一切烦恼, 在生和死面前,都是那样的身外之物,不值一提。 

 

邻居告诉我们, 明天早上,会有直升飞机从头顶经过,因为每一次这样的闪电过后,都有可能引起森林火灾,所以,他们会来巡查。 我们就好奇,他们是如何准确的知道闪电劈下的位置的。 后来, 来了一辆森林管理的车, 第二天早上,直升飞机没有来。 

 

那一天晚上, 我们睡的异常的好, 异常清新的空气, 安静的湖,安静的森林, 安静的心。 

 

第二天早上,妻子早早就起来, 去拍日出。 我留守营地,孩子们还在酣睡。 我走出帐篷,散了一会步。然后坐在大木桩上,背树面湖静坐,等待着日出。 鸭子已经起床, 开始在湖中游动, 各种虫子,也开始活跃。 

 

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充满希望,能量就像太阳一起慢慢的升腾,一切都在苏醒,包括我们的身体。 

 

离开Walton Lake, 我们直奔Newberry Volcanic National Monument。 先去了Lava lands, 儿子惯例的先去做Junior Ranger的题, 拿到那个胸牌。  听一个关于火山的报告。 然后坐Shuttle去火山口走一圈。 天气很热, 火山口尤其的热。 没有太多的兴趣, 很快的就下来了。 但是, 那种火山喷发的景象似乎变得异常的清晰。 以至于,妻子后来做梦都是火山爆发的场景。

 

这个公园的主要部分在Paulina Lake那一带。 公园的主体在火山口里边。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游客来到这个公园, 问Ranger,  那个著名的火山口在哪儿呢?Ranger告诉他, 你现在就在火山口里边啊。 

 

这个笑话,旁人听起来,可能觉得不好笑。 但是, 如果你真的置身其中,你会觉得,哦,我就在火山口里边走啊玩啊,吃啊。 尤其是, 我们那天晚上就睡在Paulina lake的边上。 也就是说, 我们是睡在火山口里边啊。 这种感觉, 还是挺特别的, 在火山口里边看日落日出, 在火山口里边玩, 在火山口里边做饭吃饭, 烤篝火,睡在火山口里边看星空。

 

下午, 开车上Paulina Peak, 2400多米的山头, 也是火山口周边的最高峰。 居高临下, 可以看到整个火山口的样子, 有其中大的Paulina Lake, 小一点的East Lake,还有Big Obsidian Flow. 煞是壮观。 因为时间有限, 我们也只能匆匆下山。 因为我们的原计划是折回Broken Arrow Campground.  这个时候, 妻子突发奇想, 为什么我们不试试住在这个公园呢?明天直接开回家。 

 

虽然,这个想法听起来很不起眼。其实,意义很大。 这就意味着,我们不用花时间来赶路, 不用4点多就离开公园。 我们可以一直玩到天黑,可以看日落。 明天早上还可以看日出。爱玩的人都知道, 日落日出是一个景点最漂亮的时候。 而且明天早上也可以早起,继续看2-3个小时。 

 

于是, 我们就下山去找campsite, 第一个我们错过了, 第二个叫Little Crater Campground. 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发现几乎没有一个空位,只有一个有希望。 于是去问host, 他不在,他妻子说他开着Golf Cart出去了。 后来我们遇上了, 他说可能还有一个,让我们跟上他。 真的还有一个。 我们太开心了, 顺便买了一捆firewood. 

 

于是开始搭帐篷,做晚饭。 吃完晚饭, 天色尚早,我们就去Big Obsidian Flow, 这个本来我们只能放弃的景点, 但其实是最精彩,最特别的景点,是别的地方没有的景点。 

 

开了几分钟就到了, 我们感叹,住在公园里边是多么明智的决定啊。 话说回来, 这种决定, 往往都是我妻子的决定。 她是一个贡献想法的人,我更擅长执行想法。 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提供想法, 比如爬雪坡, 爬土山, 比如吃完饭,一切就绪后,出去看夕阳,都是我的主意。 但是, 那种被雷劈的担忧, 我是想不到的。 大家不要笑, 其实,这种莫名其妙的担忧, 有时候真的可以救你一命。 人活在世间,虽然不能畏首畏尾, 谨小慎微,但也不能狂妄的认为, 人定胜天, 逆天而行。 还是要有敬畏心,谦卑心的。 

 

Big Obsidian Flow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你就像走进了一片Obsidian的海洋。在金色的夕阳下, 尤其的美。 包括长满水藻的像月牙的Lost Lake,也美不胜收,渐变的嫩绿,在夕阳下,色彩饱满,赏心悦目。 

 

Obsidian其实不是岩石,而是玻璃。 非常的脆。 可以很黑很黑。 我对Obsidian的认识, 开始于按摩工具。 我有一个手动的按摩工具是Obsidian做的, 因为是玻璃,可以打磨的像镜子一样光滑。所以,按摩/刮痧都比较不伤皮肤。 加上黑色容易吸收热量,玻璃不容易导热,也很容易和皮肤变成比较一致的温度,所以不会有冰凉的感觉。 

 

从Big Obsidian Flow可以看到Paulina Lake, Paulina Peak, 还有远处的连绵不绝的群山。 漆黑的石头堆,金色的夕阳, 浅蓝色的朦胧远山, 几乎一毛不生的Paulina Peak的绝壁, 一望无际的松树林 。。。。。。这一切, 形成了一幅足以让人流连忘返的图画。 

 

妻子用Pano的功能, 把我们全家照在一张照片里。 就是她先拍,把我拍进去后, 然后换成我,她跑到镜头里, 这样,就可以组成一张有所有人的照片。 她还搬过来一块大的Obsidian, 因为它是玻璃,黑色背景的玻璃,表面反射会成为主导,也就有了镜子的作用。 就像关机的手机屏幕,可以当镜子。 所以, 把一块大的Obsidian放在那儿, 就可以照成夕阳下的美景。 也就是,美丽的景物都尽收一石,非常的好看。 大儿子被妈妈的这些想法吸引。 甚至宣称,他可不可以以后做一个摄影师。 我们都说,可以啊,但是很难维生, 还是做个医生吧。 

 

他说,他以后要住在Carmel By The Sea, 养四个孩子。 妻子和我对大儿子的这种宣言,也不敢取笑。 因为, 在他两岁的时候, 他就宣称自己不带尿布,然后真的就不带了。 宣称自己不喝妈妈的奶了, 真的就断了。 四岁的时候, 有一天从学校回来,说自己要变成素食主义者,然后,从那一天开始,到现在7岁,真的就是素食主义者了。 类似的还有一些奇怪的说法, 也一一验证了。 所以, 我们也将信将疑,他以后会不会真的住到Carmel By The Sea, 真的养四个孩子。不管怎么说, 这两样都不错, 一个很漂亮,很适合居住的城市。 至于四个孩子,只要养得起,也很好。 

 

在Big Obsidian Flow看完日落, 我们回到营地,生起篝火,去去夜晚的寒气。 孩子们烤了一会就困了。 回帐篷睡觉了, 我也早早灭了篝火,回去睡觉。因为,清晨天刚亮,我们就会起床。 

 

清晨最大的声音是蚊子的嗡嗡声。 那种铺天盖地的嗡嗡声,在安静的凌晨,尤其的明显。 湖边的蚊子黑压压的一片。 害怕蚊子的妻子会带上有网的帽子。 我不怕蚊子,所以可以随便。 

 

大儿子也已经醒来。 我们一起出发去爬后面的小山。 虽然是小山,颇为陡峭。 加上全是流沙,也不是很好爬。 这是孩子学习爬山基本功的好地方。 有难度,但是很安全。 

 

刚爬到山腰, 就听见小儿子在下面哭。 我们不管, 继续往上爬到山顶。 下来后, 才知道,小儿子醒来后,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 妈妈说和哥哥去爬山了。 他一听,不对啊,然后就大哭。 等我回来后, 就一直粘在我身上,说什么也不下去了。 不过运动后的哥哥,变得很大方, 胃口也极好,不腻腻乎乎了。 有兄弟姐妹的孩子, 从小就需要学会,如何去争取自己的“资源”。 因为爸爸妈妈是唯一的。 所以, 也会更容易接受“失去”“得不到”“挫折”。相比之下, 独生女的妻子就更不能接受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或者对得到爱觉得是想当然的。 而一堆兄弟姐妹的我, 就更无所谓自己的利益收到侵犯,因为从小就是被不断侵犯的。  也会比较珍惜比较来自不易的父母的关注和爱。 所以, 长大以后, 也会更加容易感恩,因为知道,那些恩情,都不是想当然的。 当然,独生子女,也自然有好处。至少拥有了全部的爱。

 

回家前, 去看了最后的景点Paulina Falls, 对曾经住过纽约州的我们来说, 看过无数次Niagara Falls后, 看到Paulina Falls, 就像过家家的感觉。 

 

于是, 一路向南, 回加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starlight_YX 回复 悄悄话 美丽的风景,美式的旅游,美好的回忆,谢谢分享。
晃晃忽忽 回复 悄悄话 以前去过crater lake, 就属于站在顶端照相的那种,所以当时印象一般,没想到湖水这么美
alpha123 回复 悄悄话 照片好,写得也好,谢谢分享!
学习分享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太厉害了,去了这么多地方,好清晰的照片!谢谢分享!
GraceX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谢千年的分享,描述得非常详细,感受着你们全家的快乐。我用 Google map 将你们走过的地方都标示了出来,节约了我很多脑细胞,以便自己将来也可以顺着这样的路线游一圈:))

“这种决定, 往往都是我妻子的决定。 她是一个贡献想法的人,我更擅长执行想法。”
妇唱夫随,天衣无缝的配合,期待你们更多的【露营时代】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