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医案:咳嗽

(2019-06-04 13:22:35) 下一个

医案:咳嗽

 

在我家的后院, 有一条小溪, 沿着小溪有一片树林。 树林中,主要是redwood。夹杂着oak tree, 落叶的,或常青的。 有一些Bay tree,  Bay tree喜水, 夏日在太阳底下, 会散发出颇为浓烈的香味。 有一棵Bay tree, 由很多大的主干围起来, 中间是一个不小的的空间。 这是孩子们很喜欢的一个地方, 就像一个树中的房子。

 

Redwood高入云霄, 每每抬头,沿着它的主干往上看, 会感觉到一种和“天”的亲近。 这种亲近,会让我们片刻忘记,这个复杂的人世间。 像所有的树一样, redwood几十年,上百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站立在那儿, 注视着世间的悲欢离合, 沧海桑田。 老鹰会在高处筑窝, 乌鸦也会在那儿停留, 小小的蜂鸟,也会是它的常客。很难看到啄木鸟, 因为红木很少有病虫害。 有时候,也有稀客在下面筑窝, 比如Dusky-footed woodrat, 有点像陆地版的Beaver 窝。

 

Redwood就那样静静的伫立在那儿,接受风霜雨雪的洗礼, 有时候也有大颗大颗的冰雹砸下来。 有时候,会有自然的或者人为的大火肆虐。 Redwood的树皮极不易燃烧, 所以, 很多redwood很长寿, 哪怕经历几次大火的洗礼。 但也有很多会被烧掉,剩下大大的,中空的树桩, 这是孩子们喜爱的地方, 可以爬进去, 像一个个小小的城堡。 烧掉的树桩的周围, 往往会长出一圈的新的redwood, 这也是为什么, 我们经常看到, 很多棵redwood长成一个圈, 如果妈妈是大树, 就是一个大圈, 如果妈妈是不大不小的树, 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圈。

 

对孩子们来说, 小溪和树林, 总是无限乐趣的王国。 当加州的阳光,灿烂烂的当空照着的时候, 两个小身影,会欢快的离开家,穿过大片金黄的草地,那是鹿群聚集的地方, 大群的火鸡也会季节性的到来。走向他们快乐的王国。

 

每当这个时候, 我就会感叹, 人类和自然的渐行渐远。 城市化,工业化, 让人类文明大跨步的前进了, 可是, 也把人类从大地和天空孤立出来了。 人类已经少有能感觉到大地的博大和宽容, 也少有能够仰望星空, 让梦想自由飞翔。

 

2017年10月,我开始写文学城的博客, 并且每次转载健康养生论坛。 在我带来新的声音的同时, 硝烟四起。 而且,几乎每年都会燃烧几次,直到昨天,我正式宣布离开健康养生论坛。

 

我也不知道, 我的出现,是正确还是错误。 但是, 我就是一棵树, 我讲述我自己的故事,一些细小的生活的故事。 我静静的伫立在那儿, 我没有做更多的事情。 但是存在,就会有故事。 风霜雨雪,或冰雹我是躲不过的, 大火我是躲不过的,甚至到了最后被人为的砍伐。 因为这是一个工业文明的时代, 一个不需要人去接通天地的时代。 砍一棵树算什么呢?

 

昨天,洞主在一个帖子里评论我说“千年还是心浮。 那几个半桶水整天叮当响, 用不着心也应了!。。。”,洞主总是这么可爱, 就像以前的Doubleedge. 一看就是一个笨嘴笨舌的人。 第一次听人用叮当响来形容半桶水的。 说到叮当响, 我就会想起风铃。 :)

 

不过说有几个半桶水, 真的太抬举我了。 包括那些反对我的人, 经常把我硬抬上大师的宝座。 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 我自打一开始就说, 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和尚道士。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人。 我坐过禅,但半年就离开了。 我也没有读过什么佛教的经典, 除了一张纸就能写下的《心经》, 几张纸就能写下的《证道歌》,还是因为这是禅院的讨论的阅读材料,不得不读。我练过瑜伽,可是非常初级, 很不正式的练了几年,也就不练了。 我全然不懂中医,更不用说西医了,中药的知识,几乎是零, 自然也不会针灸把脉。我练过气功, 也在入静这一步停下了, 没练过什么高深的功法,更没有那些特异功能了。我也练过不少其他的功, 但也都是浅尝辄止,到现在, 什么功法也没坚持下来。

 

我都想不起来,我还会什么。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所以, 不用说半桶水,还是几个。 我可能连桶底的一层水都没有, 顶多是几滴水。 如果在一个幽深的山洞里, 那几滴水滴在洞底的水洼里, 也许能制造出一点点动静, 叮咚叮咚的, 那也是借了山洞的回音效果。

 

所以, 当人们把我抬上“大师”的宝座,而且是那种义愤填膺, 非要不可的架势。 我实在是有点懵。 这是为什么啊?我只是讲我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一些小故事, 一些关于健康养生的小故事。 怎么就引火上身呢?

 

细想想呢, 我就是一棵树。 但是, 我也有错, 因为我挡住了小草的阳光, 因为我占地方, 因为我长的高高的, 风说,你挡路了。 因为我有树洞, 松鼠说, 谁让你长个洞,就不要怪我在上面做窝。 woodrat说, 树洞我不要, 但是我需要一个大树干做依靠,做我的窝, 然后,我还要拉很多老鼠屎,撒很多老鼠尿在你身上。 老鹰说, 我生来高贵,你既然这么高, 我就在你头上做窝。 乌鸦说, 我虽然飞不高, 但我也需要一个地方落脚,至于压断我的树枝,也是你的错, 因为我差点摔到地上。 有一天, 大火来了, 说,我是世间最无情的力量,我摧枯拉朽, 你虽然无辜, 但不好意思,我不分青红皂白。 有一天, 伐木工人来了, 现代化武装, 电锯高举, 锯落树倒。 长了几百年上千年的树, 可以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去摧毁。

都说树倒猢狲散, 其实, 现实中, 也会有几只重感情的猢狲久久不离去,没那么薄情寡义。

 

有时候, 我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到底,我做错了什么呢?或者说, 为什么如此平凡的人, 如此平淡的小故事, 会招惹那么多人的不满呢?

 

“天下无病”,有错吗?不好吗?

如果没错,很好,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呢?

如果有错, 错在哪儿?

如果不好, 不好在哪儿呢?

 

我久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 再次证明, 千年其实是一个极其愚钝的人。

 

也许,天下无病,会让很多医生内心感到不安。 因为,大家知道,医生是一个金饭碗, 医学院竞争激烈,学费昂贵, 而且,出来开诊所,那都是人中豪杰。 现在,你说天下无病, 心中不由火大。

 

也许, 天下无病, 会让很多病人感到恼火。 我都病成这样了, 我每天的痛苦你知道吗?我看病吃药有多么不容易你知道吗?我手术化疗有多痛苦,有多绝望你知道吗?你现在告诉我, 天下无病, 病都可以自己好。 你蒙谁哪?你这不是明摆着说我是没脑子,白痴嘛?如果病能自己好,如果不用看病吃药手术,我是傻瓜啊, 我去花那份钱,受那份罪。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还夸夸其谈, 看着就让人心烦,火气不打一处来。

 

也许, 我也得罪了很多修行的人。 我说静坐可以治百病。 我说,真正有修行的人, 几乎可以完全脱离医药。 这个观点很得罪人。 有的资深修行人, 苦苦修行几十年, 依然各种疾病缠身,苦恼缠身,执念萦绕。 好,我一个屁都不是的,没门没派的人, 没老师,还不读经典的人, 居然号称静坐可以治百病。 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一个个小故事。 这就是外道, 这就是魔。 这就是吹嘘,这就是造假。

 

事实呢?这就是执念啊!这就是心啊!一个如此简单的道理,却因为庞大的修行“系统”,被淹没的无影无踪。 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些真理啊, 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东西啊。

 

于是, 我有一个梦想, 就是让这样的金子上面的尘土,甚至是大山,抹去,搬走。 露出它本应有的模样,显现价值。

 

也许, 我得罪了很多练功的人或者中医的爱好者。他们往往都有很多年的练功经验,很多非常博学, 也学过很高深的功夫。 或者深谙中医理论,读过无数中医经典。

 

可是,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居然上来说用觉知力治病,用能量治病,并且能够看清病人的“能量图”,并且能够动态的去干涉这个能量图,来治病。 这很容易让人觉得,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是吹牛的事情。 因为这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啊,很高的目标啊。

 

而事实呢?是因为思想的捆绑。 其实, 这是一种很质朴的,很原始的疗愈手段。 但是,很多“高人”,脑子里装了太多的理论, 他们已经被捆绑了。 他们的眼睛再也看不到那质朴的根本了。 所以, 他们也很难有“能力”, 或者“有条件”去看到那些质朴的东西,简单的东西。

 

所以, 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什么都没学过的人, 反而有了优势。 因为我能够看到,看清。

 

我想, 我得罪人的地方还会很多很多。 但是, 总的来说, 我真的无意去挑战上面的所有人。 我只是在讲述我生活中真实发生的故事。 我希望这些故事能够给一些能够听进去的人一些启发。

 

而我的生活, 我的学生们, 也真正的实在的在实践我的那些“哲学”。 从我个人来说, 我是会偶尔身体不舒服。 但我不会看病吃药,我会用我身体的自愈力去疗愈。 我的妻子也几乎是零药零医,除了两次急诊,生孩子。 我的大儿子7岁多了, 从不看病吃药,普通的感冒药退烧药都是零。 我的小儿子,快3岁了,除了5个月的时候,因为意外脱水,急症过一次。但是除此之外,也是没有看病吃药。

 

而我的学生, 虽然不是所有的来找我的学生都能很好的实践我的方法,很多离开了。 但是, 如果能够静下心来,跟下来的。 都有了很多连她们自己都惊讶的效果。 而她们的病, 范围非常大。 从颈椎到消化系统,到失眠,到尿频尿不禁, 到癌症。 大家可能会惊讶, 为什么什么病都可以治啊?

你千年是神吗?其实不是我有多么了不起, 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本身很了不起。 我们的身体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医药系统, 就是自我疗愈系统。 我们的工作,就是去唤醒它, 它就可以治几乎所有的疾病。 这不是我千年的神奇,也不是我千年的功劳。

 

只是有些学生,愿意听我的, 去挖掘自身的疗愈力, 来改变自己的健康。 所以, 其实也不是所有病人都怀疑我,讨厌我。 我的学生大多都有这样那样的疾病, 甚至是癌症。

 

我对她们做的事情其实很少。 我收她们做徒弟,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徒弟。 只是,我需要一个长期的“合作”, 而师徒关系只是一个名号罢了。因为一个病, 不会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个方法,在一天内解决的。 而是需要长期的跟踪治疗。 比如, 在不同的时期, 会需要不同的方法。 随着学生身体,病症的变化, 修行基本功的变化, 都要随时作出调整。 这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因人而异, 随时变化。 而她们需要随时反馈给我信息, 也随时提出具体的问题。

 

这样一种关系, 一个一对一的疗愈。 我想像不出一种更好的“关系”来处理。 比如, 网上简单的回答问题, 是不可取的,这就像你可以熟读《伤寒论》《黄帝内径》, 你还是很难治一个病的。 一个病, 虽然可能名称一样,或者病症一样, 但具体疗法,可以大相径庭。

 

而且不管在中医,还是西医中,都有“疗程”这个说法。 也就是治疗是一个过程。 是一个时间函数。 随着时间的推移, 治疗也是要随时调整的。

 

这是我收徒弟的一些基本原因。 说到底, 是为了扶着她们,一路走下去, 负起我的责任。 当有一天, 她们独立了, 我的角色自然也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而我崇尚的哲学的一个重要好处, 就是, 这样手把手的教会她们以后, 她们一旦独立,这些相应的能力,就可以跟随她们一辈子, 保护她们的健康。 这是和医生的治疗不同的, 因为,这里边, 更多的是靠自己。

 

现在, 来聊聊一些关于咳嗽的事情。

 

前几天, 有个学生来找我。 说自己失眠,精力极差, 连给我写的那封信,都是等了好多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算有精神的时段。 我看了看她的照片。 挺年轻的一个人, 身体其实还很好。 就是睡眠不好, 焦虑过度。

 

我就给了她一些方法。 她几乎每天给我汇报情况。 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她变放松了, 也快乐了, 睡眠也好了不少。 行文中,很多开玩笑的话。

 

然后, 有一天, 她说, 她看来是有点“得意的太早了”。为什么呢?因为她的宝贝儿子又感冒了, 咳嗽的厉害。 她每天晚上会被那个小帅哥儿子的咳嗽弄的无法入睡,焦虑的很。 自己的睡眠问题,又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她给我讲了很多怎么处理她儿子的咳嗽的方法。 真是一个好母亲啊!真的是太上心了。 各种她学到的治疗咳嗽的秘方, 各种按摩方法。 各种放松的方法。等等吧。

 

在她的口中, 她儿子身体很差, 而且“病的很重”。

 

我就说, 如果方便, 给我看看孩子的照片吧。

 

她就发过来孩子6个月到现在的各个时段的照片。 我一看小孩。 就笑了。 这么好的孩子, 很健康的孩子, 为什么被她描述的那么“不堪”。 因为他那圆鼓鼓的样子, 很像我大儿子,于是我也多了一份亲切感。

 

我就让她不要胡乱给孩子吃各种土方药了, 也不要给孩子按摩了, 也不要晚上去干涉孩子了,孩子也暂时不要去游泳了。 也就是,“少一些关注”。 就像一颗小树苗, 你天天鼓捣它,人家怎么健康成长呢?必要的关注才是最好的关注。

 

其实,这个理论也适用大人。 有不少同学,对我表示过关心, 说我怎么吃饭那么随便。 其实, 有时候,太在意了, 是一种“执着”, 是一种不必要的“关注”,反而适得其反。 当然, 这里边也有一些艺术的。:)

 

过了一两天, 那个学生很高兴的和我说, 孩子的咳嗽好多了, 马上好了,他们预备回国。 言语间, 都是很开心, 很放松的。

 

她说, 以后不再那么“管”孩子了, 以后自己有空就多练练功。 听起来,生活放松了很多, 我想, 她的失眠也迟早会彻底解决的, 而健康年轻的她, 无形中就会释放健康的能量,她的孩子也会自然更加健康的。

 

她还问我怎么做醋, 关于一些饮食的问题。 是一个很有心的人, 很好的妈妈。

 

这也是,我的一个师徒关系的典型故事。 千年的学生, 大抵都是这样的。 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 复杂的像小说,像电影。

 

最后, 千年“治好”了她们的病, 她们也会更开心, 也会更用心的去生活, 去和周围的人相处。 所以, 我没有过度谦虚,也没有吹牛。 我做的,真的很少, 真正改变她们生活的,还是她们自己。

 

我的学生Grace, 我总是和她开玩笑, 她是我最好的学生。 因为最典型。 很用心,也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和家里人的健康。 其实, 这里边我的功劳真的很少, 但是她是一个用心的人。 她自己的一些多年的身体困扰, 几乎根除。 她也在改变她的老公和孩子。 她改变着她的饮食,也改掉了自己的一些“坏习惯”。 这一切, 不需要我千年做太多的事情, 而是她自己的不懈的用心的努力。 有一些问题, 她一直认为, 是不可能改变的,是会伴随她/家人一辈子的。但是, 我告诉她, 不会的, 很大的可能, 那些问题,也可以改变。 而事实证明, 我对了很多。 因为她的相信, 因为她的坚持。 在这整个过程中, 她也学会了很多“技术”, 这些技术都会伴随她, 保护她。

 

所以, 我总是开玩笑的说, 我最不怕Grace“背叛我”了。 你觉得呢?:)

 

但是, 这其中, 需要千年是“大师”吗?需要千年有“神功”吗?

真的不需要, 我不需要什么气功的特异功能, 也不需要控制别人的思想, 我也不需要什么神奇的秘传功法, 我也不需要深厚的中医/医学理论, 我也不需要通读经典。 我就是做了很简单的事情。 一些极其朴素而简单的事情。 所有的“神奇”,都在身体本身的神奇, 都在Grace的用心和坚持。

 

接下来, 我讲一讲最近我大儿子的咳嗽。 我们是怎么处理的?

 

这一两年, 孩子渐渐长大了, 学校的各种流行感冒/咳嗽, 基本上不太会传染到孩子们。 即使感染了, 也是一两天就恢复了。 这可能和我们从来不给他们吃药有关, 因为, 每病一次, 身体的免疫力就得到一次锻炼, 几次下来, 也就越来越健康了,抵抗力也就越来越好了。

 

所以, 最近的一两年, 我基本上处在“失业”的状态, 因为孩子不需要我的疗愈。 我也不想过多的干涉他们。 这样,他们会越来越强壮。

 

上个周五傍晚, 大儿子的感冒咳嗽有点严重, 眼泪鼻涕,面红耳赤, 咳嗽不停。 他妈妈说, 这次感冒,来的并不是很偶然。 现在是6月初, 今年的的气温上升很慢, 加上前一段时间的少有的10天的下雨。 现在相当于夏天刚刚到来。 孩子在春天的时候, 阳气上升, 喜欢穿的很少, 早上上学, 穿个短袖就冲出去了。都说春捂秋冻。 春天要捂, 是因为身体阳气上升, 身体相对开始打开,但阳气还不够强大,  这时候, 如果早晚的寒气乘虚而入, 就会积累在身体里边。 夏天一到, 那些寒湿气需要排出, 身体就会用各种方式来实现。 包括感冒咳嗽。

 

加上那十天的雨,和异常的低温, 寒气湿气就会乘虚而入。 这也是为什么说,倒春寒往往会容易让人生病, 甚至导致瘟疫。听妻子说,SARS那年, 春天就是太冷了, 病毒不容易被热死,就会蔓延疾病。 那年她在北京, 我在国外, 每天电话的时候, 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心情, 死亡的阴影, 充斥在整个空气里。 如果是六月飘雪, 往往是大灾难。

 

所以, 孩子的身体里边, 可能已经积累了不少的寒湿气。

加上学期快结束了, 各种很嗨的活动, 各种聚会。 一方面是阳气/神的损耗, 一方面,饮食会乱,互相传染会更多。

 

这样, 到了上周五晚上, 情况就有点严重。 大儿子有个特点, 就是真不舒服了, 就会蔫下来,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另一个特点,就是病了的时候, 会找爸爸。 所以, 周五晚上, 他就邀请我和他一起睡,一起挤在我给他们做的红木小床上。 也许是因为“职业病”, 我抱着他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拉过他的手。 发现手上寒湿气颇重。 再摸摸后背, 一样的寒湿气颇重。 还是同样的忍不住, 我去“引出”他的后背的寒湿气, 还有手的寒湿气。 他迷迷糊糊,有点不舒服,不时会咳几声。 渐渐的, 手和后背开始变得干而暖和。 他也已经熟睡。 我停止任何的干预。 让他安静的睡。 自己爬到旁边的床,练功。

 

一夜没有咳嗽, 我帮着盖了一次被子,以免寒气乘虚而入。 早上醒来, 我过去摸摸他的手, 是干而热的。 他醒来,爬出被窝, 被冷气刺激,咳嗽了几声。 我下床给他弄蜂蜜和梨醋的混合, 在热水里坐温。 这个梨醋是自家酿造的, 是很老的近乎野生的梨树的梨。

 

接下来的白天, 他基本上没有感冒的症状,没有咳嗽。 正常的去练习击剑,去购物,正常的练习钢琴,做数学题,还有他最爱的阅读。

 

我没有继续做任何的疗愈, 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能够良性循环。 到了周日, 我去上课, 关于身体运动的课, 是一个Body-Mind Centering的老师。 我写过一篇博客,关于第一次课。 这是第二次。 孩子们去海边玩, 然后来接我。 老师邀请大家去一起吃冰激淋。 孩子们高兴极了,因为他们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次冰激凌。 这是一家很独特的冰激淋店。 用的是一些很好农场的有机材料。 冰激凌的整个制作,在店里边。 然后, 我们一起在附近的玫瑰园聊天。

 

这样,孩子的感冒也就基本结束了, 咳嗽还会零零星星的。 但是, 不需要任何的担忧, 因为, 任何的病, 都需要一个过程, 身体自然会慢慢的调整过来。 这个过程中, 也是身体免疫力得到锻炼的时候, 身体调整自己平衡的时候。 无需过多的干预。 比如,剩余的寒湿气,会被慢慢的排干净。 身体会准备好自己, 迎接真正的夏天的到来。

 

这就是千年的天下无病的故事。 没有任何的神奇, 也没有任何高深的理论和方法。 我不懂医, 更不懂药, 我也不是什么气功大师, 我也不是任何什么门派的高手。

 

我只是用一些极其朴素的方法, 一些极其简单的理念, 来维护我自己的健康,我孩子的健康。 而事实,对孩子们来说,已经7年多了。 对我来说, 已经十多年了, 在不断的证明, 这样的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孩子们会长大, 我无法过度的干预他们的未来。 我只是保证他们有一个健康的童年和少年。 至于以后,我也不会去管太多, 但是, 他们的身上,已经播下了很多的种子。 会在他们未来的人生中, 默默的起作用。

 

至于我自己, 我是如此热衷的每天练功,从无间断。我没有什么神秘的功法, 我只练习我自己的一些极其朴素简单的方法。 但是, 因为时间很久了, 我也可以把极其简单的东西“练出花来”。 这个花, 不是给别人看的, 是给自己的看的。 因为,那种美, 可以让你尝到天堂般的滋味, 忘记人间的一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有学生说, 我其实很倔, 我的眼睛里,有一种让人害怕的神情, 一种让人无法琢磨的,坚定无情的眼神。 有一个学生说自己可以通过手写的字,来看相。 我就发给她两张临时写的。 她说, 不羁而倔强。

 

就算都对吧。 :)

 

一个人, 如果一连9年,都热衷的做着同样一件事。 而且会毫无疑问的一直做下去。这个人, 必定是不羁而倔强的。 这个人的眼中, 也不太会有恐惧和游离, 也不会有太多的感情。

 

就像伫立的石头, 树木,连绵的群山, 时光证实了他们的笃定。



 

千年守望

空性学校出品

kongxingschool@gmail.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2kidsMomCa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千年守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欲千北' 的评论 : 千北兄好, 我们是两个“老千”啊:)。 因为退出了,所以没有在坦里边发帖。 就在自己院子里发帖了,见上一个帖子。 你继续玩, have fun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好。赞!
学习分享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又读了一遍,发现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学习分享热爱生活 回复 悄悄话 赞!道法自然,润物细无声!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直到昨天,我正式宣布离开健康养生论坛。”
你在哪儿正式宣布的?没看到你的宣布贴呀。
晃晃忽忽 回复 悄悄话 手动点赞
oldCar 回复 悄悄话 赞, 希望天天都看到您的文章。。。很有帮助。。。谢谢老师。。。
学看八九 回复 悄悄话 除此,我想不到更好的。赞!
学看八九 回复 悄悄话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道至简,大智若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