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面对自己

(2018-06-08 13:23:51) 下一个

 

面对自己

 

大家看到上面这张照片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这个人疯了吧,变态吧,太自恋了吧。都没错,但我说说我的逻辑。

 

这篇文章,我讲的是如何面对自己,那么,第一个自己就是我自己。我写文学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写的文章,几乎就是我这么多年修炼得出的所有经验,领悟和思想。这些东西,可能至于我的意义,比生命还重要。这不是吹牛,因为这些东西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并且点燃我后续的生命。那么,这么重要的东西,我都可以和盘托出,现在,一张皮囊的照片算得了什么呢?

 

但为什么要放一张照片呢?除了它不重要,还有其他的原因吗?当然有。一张照片同样包含着很多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微信照片都是美颜的,“美”的完全不是自己。为什么呢?因为大家不愿意把那些自己认为不好的信息传递给大家。我也不愿意把我最难看的时候的照片公布出来。但是,我不会美颜,因为我要讲一些故事,关于脸的故事,所以,脸上的真实元素必须在。

 

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你从我的眼睛里读到什么呢?眼睛也是肝脏的窗户,我的眼睛足够亮吗,足够黑白分明吗?脸是消化系统的体现,我的脸够饱满吗?皮肤足够好吗?下巴是生殖系统,我有纵欲无度吗?我有内分泌失调吗?我的肠子足够干净吗?我的气血的状态又是什么呢?我的慈悲心能打几分呢?我的耳朵在说什么样的故事呢?我的斑白的头发,讲述着什么样的故事呢?呵呵,都不重要,为什么呢?如果差的,我迟早有一天会把它们修好的。狂妄的自信,会让人忽略消极的评论,忘掉很多的烦恼。

 

说到这里,我想说,所谓的重不重要,是相对的。因为我认为心更重要,所以,处理皮囊就会很随意。我虽然是个修炼的人,应该对自己的身体特别爱惜吧。其实不完全,比如,我吃东西非常随意,很少讲究什么营养。午饭超级简单,有时侯就是几片菜叶子,一点黄酱,加一碗米饭。我经常干农活或其他体力活的时候,一干就是一天,午饭就忘了。我平时在公司,午饭有时候4-5点才吃。不是很在乎。同事经常问我,你这么养生,为什么吃饭这么没规律。这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是,我想说的是,很多时候不要太在乎自己。

 

比如抑郁症的人,我总说是因为太在乎自己了。这样说不公平,我没有攻击的意思。因为每种病痛,身在其中的人,都是很痛苦的,他们也不是故意的。但是,我想说的是,其实所谓抑郁,是不是没放开的意思。心就被抑了,然后就郁了。那么,你的心,一旦打开,是不是就不郁了呢?道理应该是这样的。抑郁的人很多失眠,一觉睡不好,就特别紧张。有的人说,我死都不怕,就是怕睡不着觉。每当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必要理清楚这里边的逻辑。睡不着,是因为恐惧,因为担忧。你说你死都不怕,那么,你还有什么恐惧呢?

 

所以,如果你真的不太在乎自己,你基本可以解决抑郁或者失眠的问题。比如失眠吧,一睡不着觉,百分之一百的失眠的人会紧张,会不高兴,会担心下一个睡眠。但是,如果你不在乎了,睡不着就睡不着呗。那你八成很快就睡着了,因为你累了。可是,偏偏你就是担心,因为太难受了。你控制不了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大家修炼,不管练什么。当你的心和身体统一了。你就不会再这样身心分离了。因为分离,你的身体,不听你的心。你希望睡着,身体就是不睡。你希望放开,放轻松,身体就是不听你的,就是很活跃,或者很低落。但能收到这样的信息的人,很少,这也是为什么抑郁,失眠,紧张的人大量存在,并且不断的希望从外面找到答案。其实,答案就在你自己,而且很简单。

 

就像一个故事,戴眼镜的人都知道。有时候,我们四处找眼镜,找的很辛苦。最后,眼睛就在我们脸上呢。也有这样的故事。有的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去寻找一样东西,踏破铁鞋,找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可是他要找的那样东西,其实就在他出发的那个地方。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原来那个东西就在他出发的地方。他从来不认为这么简单。因为那个东西那么重要,找起来应该很难才对啊。

 

我再讲一个故事,如何客服自己的恐惧。这对抑郁或者失眠的人,很有帮助。重要性,或者恐惧,往往是相对的。比如,我认为我的照片不重要,所以我比较随意。我也认为我的文章不重要,所以,大家怎么处理我的文章,我都不在乎,没有版权。有个练功的同学,练的很辛苦,到处拜名师,也练的不错了。但是,他最近写自己的公众号,加上了防盗的处理。因为有人盗用他的文章,因为他肯定认为他的文章是心血,是很重要的。我留言:防盗的事情就不要浪费时间去做了,练功那么忙。再说,修行日新月异,今天写的,明天就是垃圾。有些人靠捡垃圾为生,就由他们去吧,也算是功德。

 

用垃圾形容,可能有点不妥。但我的意思是,不要执着自己的“创作”。没那么重要。包括我写的文章,大家读完,也就忘了,何必执着呢?我们往往对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很执着。就像我们辛辛苦苦养了孩子,总是对他们有很多期望。其实没必要,养了,长大了,就忘了吧。因为养他们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得到所有回报了,你已经得到了他们能给你的最美好的东西了。那就是一个蓬勃向上的生命在你旁边,有什么比这一个更重要,更美好的吗?长大后的他们,都是一幅自以为是的臭嘴脸对不对?至于养老,不要想那么多了,别人永远靠不住,快乐永远在自己身上,你自己躺在床上动不了了,谁能帮你呢?这样想,偶尔儿孙满堂,就会很满足了,是中乐透,是锦上添花。

 

再讲一个故事。两夫妻吵架,吵得很凶,谁都不让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逻辑,也都对。于是,没有结果的越扯越上火,几乎要动手,或者摔盘子砸碗。这时候,夜都已经深了。肝阳应该收回去了。可是,反而越来越火大。对身体很不好是不是?但吵架的人,有在乎的吗?好,不在乎。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夫妻俩立马停止争吵,侧耳倾听。过了几分钟,开始紧张。怎么办呢?半夜了,谁会来呢?是警察吗?于是,丈夫去取枪,妻子把扔在地上的手机紧紧握在手里,暗暗庆幸刚才没有摔得那么重。于是,到门镜看看有没有人。这时候,丈夫已经把子弹上膛了,他们打开监控,发现门口什么人也没有啊。恐惧弥漫着整个屋子。夫妻俩老早把那为了鸡毛蒜皮的争执抛到脑后了。严阵以待。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监控里,门口的合欢树,有一个折断的树枝,敲打着我门(不是敲打我窗哦)。夫妻俩相视大笑,张开双臂,互相扑向对方,紧紧的抱在一起。合欢树啊合欢树,你真吉祥啊。

 

这是我编的故事。但是,大家读到什么了呢?其实,很多我们看中的东西,为它奔命,为它头破血流,为它殚精竭虑的,我们认为无法取代,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其实可能根本不重要。

一旦当你有一天,认识到,其实除了这些东西,还有更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完全忽略它。你会感叹,一辈子啊一辈子,被一些完全不重要的东西蒙上了眼睛,迷惑了心。

 

如果,让你没有任何保护的坐在10层楼的阳台上,把腿垂下去,在金色的夕阳中,快乐的荡着腿,哼着小曲。你做的到吗?我做不到。为什么呢?我怕掉下去,死了,我紧张。但是,当我在Mt. Shasta的悬崖上,下面是千米的落差。我却用冰镐挖出一个歇脚的地方,坐在那儿,眺望远方,无尽的开阔,无尽的快乐。我完全忘记了死亡,我还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但是因为太忙乎,一根登山棍失手滑下去了。你知道,登山棍有多重要吧。可是,你没有办法。你只能放手,只能放下,你这时候,如果很担心。没用的。

 

大家听出这里边的区别了吗?区别就是,一个你有选择,一个你没选择。在没选择的时候,你接受了死亡,你接受了失去,哪怕很重要的东西。你反而有了一个轻松的心情,享受自然的宏大和瑰丽。

 

在人生中,在抑郁中,在失败中,在恐惧中。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支点,找到一个参照。一旦你找到了,你就再也不会恐惧,再也不会放不下。你将轻装上阵,打最漂亮的一仗。

 

曾经的我,是一个拼命三郎。我也有和大家一样的人生的伟大设想。开始,想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因为天资不够,因为因缘巧合,更因为我那所谓的一流的科学家的导师们,让我看到了光环背后的真实世界。后来,我想,名声太虚了,财富才是实在的。我一直认为,我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因为我有充沛的精力,不怕死的勇气,还有不按常规出牌,加上扎实全面的训练。但是,当我觉得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时候。我妻子喊停。嘿,那是你最爱的人,可是她不支持你最想做的事情。你会不会痛苦呢?我痛苦,痛苦到了极点。最想做和最爱的双重大山,很快就把我压垮了。垮掉的我,除了痛苦,绝望,就是不断不断的试图越狱,试图走出沙漠,走出雪山,走出死亡地带。这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光,但就在那段走出绝境的过程中,我练就了一身武功。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的,我都无所畏惧。

 

但这里边的切入点是什么呢?切入点就是那一次偶然的静坐。我重复了无数次的故事。精神的问题,需要身体来解决,身体的问题,需要精神来解决。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死锁。但是,因为修炼,我成功解锁。

 

我埋怨过她,恨过她。曾经是多么的失望和绝望和无望,我不会流泪,但是心似乎流过了无数的血。但我有一个信仰,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她都是我唯一爱的女人。因为看了一眼,我爱上了她,并且决定不管这个女人的背后是什么,真实是什么,我都会娶她,如果我可以。后来,我做到了。多少次,在我绝望的时候,我感叹我的唐突。但是,也正因为这样,给了我坚守的力量,在我最脆弱的时候。

 

现在,当往事成烟以后,我除了感恩,没有任何的怨言。也只有她,才可以带给我这样的安住,给了我自在的机会。给了我连死亡都可以拿在手里把玩的自在和自信。

 

当我讲我妈妈的故事的时候,在死亡面前,我没有流一滴眼泪。原因很简单。我看到了事物背后。流眼泪有用吗?眼泪是流给自己的,因为你最亲的人,面临死亡。并不是我不爱,我最爱了,可是,我要停下这种焦虑,这种对至亲即将离去的恐惧。我要用自在的心,平稳的心,清静的心,为她做最好的疗愈。因为作为一个疗愈师,纯净,平静的心,没有一丝涟漪,是多么的重要啊。直接关系到疗愈的效果。

 

再后来,我们进山了,其中所有的姻缘,都是妻子一手造成的。包括自然农法,自然养鸡,对纯净食物的无边际追求。这一切,都是这个可以一个月不洗澡的女人,一手制造的。

 

走过了,经历过了,每当夜深人静,蛐蛐声弥漫整个时空的时候,星空下,清凉的风,带走我们身上的最后一颗尘埃,我们连接天与地。

 

记得,老师第一次看到我的照片的时候,说,这个人心有问题,这是一个出世的人。我直到今天,也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随着我练功的深入,我会有不同的体会。是说我的心脏本身有问题吗?是说我的心太重吗?是说我思虑过度吗?是说我追求太多,没放下吗?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但是这一个不关键。就像禅宗里边的公案,没有答案,在你功夫不断精进的过程中,你会有不同的理解。

 

后来,老师说我,不要今天通这一个(经络),明天通那一个(经络)的。这句话,我现在有了比较接近的理解。也就是,我把练功融入到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练功对我不再是刻意的努力和坚持。而真正的功夫,在于天人合一,无我的有我。但是,这条路走下来,很长很长,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

 

现在来说说,支撑我一路走来,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这就是信仰。一种无条件的信仰。不管我妻子如何对我,我都有那种愚蠢的信仰。不管我身体痛苦成什么样,我都有一种信仰,我会变好的。不管我精神如何痛苦,压抑,崩溃,绝望,无望,我都依然有一种重见曙光的信仰。练功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失败和痛苦,但我都坚信,这是走向最后美好的必经之路,所有的磨练,就像取经路上的磨难,是必定会发生的,也正因为这些磨难,才有最后的自在。如果没有这些磨难,你取到经了,最高的经,也是白费,因为,你不具备条件。

 

练功的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没有一天,我后悔过,没有一天,我是“坚持”下来的。对我来说,从来都是享受的,不存在坚持。因为我有一个信仰,那就是每天都会更好。即使是痛苦,我也认为那是通向美好的基石,这样,你就永远没有真正困扰你的痛苦了。这不是阿Q的精神,这是一种看到事物背后的精神。世界上,本无痛苦,是因为我们的成见,才有了痛苦。

 

比如,身体的痛苦,其实不是痛苦,是因为身体在疗愈,和你的不通畅,你的病灶冲突的一种外在表现。它不是坏事,是很好的事。可是,人们不理解。大多数人避苦趋乐,还说,不然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那是你还不理解,真正的快乐是什么。真正的快乐是一种大自在,一种无条件的自性的快乐,那种每个细胞都会跳舞,那种发自身体深处的快乐。

 

现在,再面对那张照片。这里边,记录了我曾经的压抑,功利,和颈椎病。当颈椎病特别严重的时候,我的整个消化系统几近崩溃。左脸的那几块黑斑,就是消化系统问题的外在表现。大家很讨厌这种斑对不对?不要讨厌,对它们应该感恩才对。因为它们,你知道你的消化系统出问题了,尤其是脾胃。然后,你刻苦练功,这些斑会不断的变化,比如渐渐变淡。那就说明,你的功夫练对了,不然,你自欺欺人怎么办?

 

我不是在矫情的说。也只有到了最近,我才真正理解,这三块斑和我身体的具体联系。以及改变它们的方法。我已经成功让靠近耳朵的第三块最大的斑,变得很浅了。但是,还有很多的功课要做。我的悟性很慢,所以要花很多年,但是,一旦悟出,我会特别特别开心,从此我就可以真正掌握它,应用它。

 

这时候,我的那个愚蠢的信仰又会起作用。我看着这些斑,很想把它们去掉。但是,真在练功的时候,我不这么想,我很开心和它们一起工作。每每看到它们一点点变淡,我就欢欣鼓舞,快乐的像个孩子。我不会沮丧着脸说,唉,为什么这些斑还在啊?什么时候我才能干掉它啊?这样想,你就很有压力,就功利了,就急躁了,练功就有企图心,不能静心练了。

 

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每天都是更好。今天你看我的脸,想在上面吐唾沫,很讨厌对不对?没关系,我不会生气,我很开心。为什么呢?因为它很差,既然它很差,它的进步空间就很大。我每天勤奋练功,它会不会一天天变好,一天天进步呢?多好的事情啊,我永远活在变得更好的生活中,我的练功永远是进步的。有比这件事更让人开心的吗?我的练功还需要刻意,坚持吗?不会的,我快乐啊。

 

所以在我的练功笔记里,我写满了“悟道”的字样。而且有时候写一长串。你可能觉得这个人真有病,这不是自欺欺人吗,鸵鸟吗?不完全,人生那么苦,干嘛把自己搞得更苦呢?“悟道”有那么严肃吗?写写会死人吗?自娱自乐不是挺好的吗?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觉得我不够严肃。其实,我在讲一个很重要的哲学。

 

比如有的人得了”绝症“,一天天枯萎下去,非常疼痛,而且来自周围的压力很大。这时候,你说你是悲观好呢?还是我的“乐观”好?要换成我,我就练功。因为练功让气血通畅,心情就会好,免疫力会上来,精力会上来。这样,状态就会一天一天变好。我每天就只会看那个进步,乐此不疲,绝不感兴趣其它让人沮丧的东西。我就认为天下无病,只不过是有一点点意外而已。虽然,医生可能告诉我我活不久了。但我不在乎,我就每天只看那一点点细微的进步。如果我足够幸运,我会奇迹般康复,而且从此一身本领,因为训练我的老师是如此厉害,他是人们眼中的死亡。如果我不够幸运,我可能最终还是被病魔干掉。那也无妨,我会死的比别人安详,因为,到死的那一天,我都是微笑的,因为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进步,就是进步的速度慢了一点,赶不上死神的脚步。那又怎样,我做到了最好,做到了快乐。

 

大家会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你错了,我腰疼过,我也经历过死亡好不好。我不是在做文字游戏。我是用经历来佐证。这也是为什么我说那么多自己的故事,原因是,耶稣佛祖真主法王的故事,我也会讲,但是,我真理解吗?不。但我自己的经历,我理解每一个细节,哪怕每一个心理的细微变化和转机。

 

面对自我,不是说就是被动的接受。比如,得了癌症,就说,我认了,我就是一个癌症病人,我活不久了,我注定要痛苦,我的后面还有一堆我要担忧的东西。那不叫面对自我,这也不叫真正的放下。为什么呢?因为那个不是真实的自我。那个病痛的人,不是真正的自我。

 

真正的自我是什么呢?是那个没有病的,自在快乐的我。而一切的病痛,是一次化妆,是一个表象。真正的面对自我,是把心放回身体,让心和身体统一,那时候的你,才是真正的你。那时候的你,有无穷的自愈能力。

 

可是,有太多的人,认为接受不好的自己,就是放下,就是看开了,就是面对自己了,就是活在当下了。不好意思,你大错特错。

 

活在当下的真正意思,是你看到病痛,也不做分别,不是接受痛苦,而是不认为痛苦是痛苦。这有本质的不同。从这一点来说,就是你得了绝症,你也没病。为什么呢?这难道不是自欺欺人吗?不不不,我可能很难说服你。但是,我告诉你答案是什么。答案是,观那个绝症,观那个痛苦,可是内心却不做判断,癌症吗?你长什么样啊?你到底是红色还是白色啊?而不是说,癌症啊,你饶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天啊,你真不长眼,我一辈子矜矜业业,老老实实,好善乐施,你为什么找上我啊。主啊,保佑我吧,我还有宏伟的事业需要完成啊,那是一个功在千秋的事业啊。菩萨啊,你发发慈悲吧,我真的很痛啊,很痛很痛啊,你救救我吧,我来世可以做牛做马啊。

 

哪个是当下?什么叫活在当下?大家基本看出来了吧?

 

回到我的那种愚蠢盲目的信仰,回到我的很不合理的搞笑。其实我是在严肃的讲故事。只是看起来搞笑,荒唐。那种信仰,就是我们真正的本性。它不生不灭,它不离不弃,它伟大神奇。一旦你回到那个本性,你就拥有了最大疗愈,最大的力量,最大可能性的自在,还有自信。

 

笑一笑好不好,不管你多苦,多难,多绝望。一切的一切都在你自己身上,不在神那儿,不在佛那儿,不在真主那儿。他们是帮忙的,搭把手的,真正的命运在你手里。在你的美好的,神奇的本性里边。认识她好不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garuda_pz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今天大部分都在看您的文章。您的老师说您有一颗“出世”的心,是不是说您的心无挂碍,不像大部分“入世”的有各种执念。
snowofjune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才看到这篇文章,多多少少戳中我的软肋,写中我的心事。放松是志高境界,唯有修炼。
silversky1234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帮助我想透了两个问题。这张照片,我看到了机心,后面您修炼之后的照片看不到了。
yuanyuan6 回复 悄悄话 感动之后还是感动
雨滴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从病痛中学习成长起来的。 心身健康了脸上的班痕确实会淡化退却。 谢谢你的豁达。
同行者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一直的分享,
同行者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一直的分享,
同行者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一直的分享,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谢谢
gl2017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最近的几篇作品,很受益,尤其是对放松的阐述。也想分享一下放松的体会,本人非常容易紧张,以前自己有时能感受到腹部一直是紧绷的,虽然也尝试过不同的放松技巧,但收效甚微,直到接触练习了内观,才得以真正慢慢体验到放松的滋味,其实别无诀窍,就是两点,一是始终以身体感受为首位,不要用头脑,二是保持平等心,就是你说的不分别,紧张不是坏东西,体会观察身体此时的状态就好,希望也对大家有益。
cxyz 回复 悄悄话 眼睛很亮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