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逝者已矣

(2020-04-04 13:49:58) 下一个

毛毛细雨,忽而转晴,山野一片翠绿,清明时节。我终没能踏上那条林间小路,如约来到父亲的墓前,为他敬上一杯酒点上一支烟。万里之外,妹妹替我一拜,告慰父亲,托上我们的思念。

天气乍暖还寒,这是四月天。

那位老人走了,我和年轻的专科医生谈起了他。老人因近几天出现咳嗽发烧,呼吸困难,怀疑新冠,被送到医院的急诊病房。在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发现老人有着很复杂的并发症,情况危急。因为感染新冠,给治疗带来了诸多挑战。老人的病例记录首页,有几个大写的字母:DNR( do-not-resuscitate)心脏停跳不实施心肺复苏。

护士帮老人连上face-time,老人和他太太通过网络视频看到彼此。他们从国外旅游回来,居家隔离刚十天,太太还在隔离期,不能来到医院。老人和太太告别了,接着又和女儿告别。突然想到一句话,清清楚楚地死去。医生那晚值班,说到此,头微微低下,有些动容。晚上,八十多岁的老人就这样走了,没有亲人在身边,好不悲伤。老人是勇者。

疫情的天空下,一排排冰冷的棺木,有多少亡灵孤魂。无处话凄凉。人们会记住这场浩劫。让我们为那些逝去的生命献上一首挽歌。

父亲去世一年多了。当监护显示心电图成为一条直线,我轻轻地把脸颊贴在父亲的额头,感受着生命的余温,这一刻成为记忆中的永恒。我知道父亲没有离开,他留在我们的生命里。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我们默默祈祷,愿天堂的人们一切安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