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广西两姊妹

(2019-12-08 18:51:44) 下一个

妹妹怀旧善感,每逢去看望母亲,她时常把过去的老照片翻出来,用手机翻拍,存起来,发送给我们。有一天,打开微信,看到了妹妹送过来的两张照片,是去世多年的外婆和姨婆的旧照。

姨婆是美人,五官精致,优雅端庄。年轻的姨婆秀外慧中,心地善良,初中毕业后她选择进入护士学校。听母亲说姨婆还在护校读书的时候,为了爱情,她跟着一位教员离开了学校。后来他们结婚生子,姨婆陪着先生过了一辈子。

姨公是医生。听表舅说,姨公医学院毕业后,准备去德国留学深造,时值东北沦陷,生活的轨迹从此改变。儒雅博学有着东北人身高遗传的姨公避难南下到了桂林,受聘任教,遇见了姨婆,一见钟情,命运又一次改变。

日本人到了桂林,姨公带着姨婆西行逃难,最后落户西南,这一住就是一辈子。

记得读中学时,有一次回桂林探望外婆在贵阳中转,表舅来接我们到姨婆家住了一晚。在一条小街巷里,姨婆姨公住在很窄小的老房子里,上下两层。姨公开着自己的儿科诊所,姨婆帮助打理配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他们的生活虽有微澜,不起大浪,平平稳稳,姨婆活到九十多岁。

父亲在我和妹妹报考大学填写志愿的时候跟我们说,学医。这时候他总是会说起姨公,他说不论社会如何变化,无论战乱或是饥荒,永远有人生病,永远需要医生,可谓良言。

外婆比姨婆大了近十岁。外婆和妹妹一样漂亮,五官轮廓更加鲜明,大大的眼睛,鼻梁直挺,不同的是外婆面容上少了一份女性多有的柔弱,多了一份女性少有的刚强。外婆身高五尺五寸,在娇小的南方人眼里,仿佛她可以扛起整个家。外婆喜欢孩子,是个小学老师。

外婆嫁给了外公,一名军人。母亲保留了一张她离开家前外公送给她的全家福。照片上的外公眼睛深邃,英俊威武。母亲曾经写道,“爸爸为人诚实憨厚,他随军驻守外地,很少回家团聚。一九四四年日本人占领了广西桂林,人们纷纷逃难。那时爸爸正在前线和日本兵作战,妈妈刚生了小弟弟,哥哥和我年龄小,肩不能挑,爸爸只好派了一个勤务兵送我们去大瑶山避难。”

外公恋家,他眷恋着桂林的山桂林的水和桂林的亲人,一九四九年执意留下,卸甲归田。外公的选择,在十年的动乱年代,给外婆和他自己及孩子们带来了诸多不幸和苦难。六六年,外公外婆和大舅一家被迁往乡下。外公走了,大舅走了,也许外婆最大的痛是被逼着看着儿子倒在自己的脚下。

家里只有女人和孩子的生活很辛苦。那些年,生活并不宽裕的姨婆会偷偷地将存下的几十元钱辗转不同地址送到外婆手中,让外婆和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的大舅妈能够有信心把生活的路继续走下去

有一年,农历新年,我们收到了一个木箱子,里面装满了一个又一个扁圆形的糍粑,每一个糍粑上面都点着一个红点,这是外婆做的。糯米做的粑粑放到炭火上,烤时会鼓起来,烤好后裹上点红糖,香软细腻而有韧性,非常好吃。小小年纪的我们知道我们有一个不可以来看我们的漂亮的外婆。

那一年,我们姐弟三人和小舅舅一起去看望外婆。南方的夏日,艳阳高照,热浪袭人,我们一路走的汗流浃背。远远的,在一条田间小道,我看见外婆一摇一晃的走过来。

外婆的背佝偻着,她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我看到里面装着粪肥。外婆的轮廓愈发的鲜明,尖瘦的脸上眼睛深陷,鼻梁更加高挺。当我们来到她面前,外婆激动地拉着我们的手,目光里满是慈祥。

外婆家的房子很大,是木头做的,里面空空荡荡。吃完晚饭,外婆提了一桶温水,让我们在屋旁的小棚子里冲凉。那天晚上,我和妹妹和外婆一起睡在外婆的大床上。

记得第一次听到大人们谈论摘帽这个词,母亲很有些兴奋。当时并不很明白摘帽的全部意义,但是很高兴地知道外婆终于能够来看望我们和我们一起生活。

外婆七十多岁得了癌症。那时在北京工作的我收到外婆的来信,外婆写道,我的好乖孙,你一定要救救外婆,找个好医生。外婆很坚强,她一辈子都活得很坚强,对生活充满希望。

外婆和姨婆,广西两姊妹。一生无论幸与不幸,她们来过,活过,爱过,留给我们,永远的怀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广西人山西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怜天下父母心' 的评论 : 谢谢!抗日军人不会被人们遗忘。
可怜天下父母心 回复 悄悄话 抗日军人的后代。你外公是民族的英雄。
广西人山西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在北欧' 的评论 : 真好!谢谢阅读和留言!
广西人山西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是啊,世事难料。谢谢阅读!
人在北欧 回复 悄悄话 桂林故事。我家孩子今年暑假回国探亲旅游,在她外公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桂林市中心杉湖之滨的李宗仁官邸,榕湖之滨的白崇禧将军的白公馆。孩子学理工,但喜欢读白先勇先生的书。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生不逢时的姐妹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