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风景有教堂的农场

(2022-08-12 15:24:15) 下一个

风景有教堂的农场  

其实,与其说是农场,不如说是猎场。

我和猎友常来此打猎。每到谷物成熟,农田到处都是飞舞的林鸽。

农场位于南约克郡的 Wentworth 村,离鸽溪仅仅15分钟的车程。我喜欢来此打猎,因为喜欢这里的风景。

舒缓的山坡,树林,草甸,农田,树篱,和古老的橡树。这里有着典型的英国乡景。而最有味道的,却是远处的教堂。来此狩猎,常常会听到教堂的钟声。

教堂高耸,钟声古远。如果把目光转回到维多利亚时代,这里可以完美融进影视作品。

Wentworth 村的哥特式教堂,是菲兹威廉伯爵六世(6th Earl Fitzwilliam )为纪念父母而建。经过4年修筑,教堂完成于1876年,并于次年投入使用。如今,这座教堂除了为当地居民提供礼拜,更是婚丧嫁娶及婴儿的洗礼的重要场所。

我对宗教没啥兴趣,自然不会对这些教堂用心关注。但视野中拥有古老的村落和教堂,却感到一份人文的深厚和美丽。

无论东西方,宗教建筑始终是最引人的人文风景。英国有无数的教堂,遍布英国各地城市村镇。尽管多数民众宣称信奉耶稣天主,但定期去教堂礼拜的人却越来越少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危机。

一直感到,人类最大的特征,是拥有了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和对上天的敬畏。尽管人类无法证实上天之灵的存在,但这虚空之界却至今把人间“把持”着。

掌控人心是宗教的主要作用。这也是统治者最为关切和追求的。在人类发展史上,文明一直伴随着宗教而兴衰。

无论何种宗教,人们都试图把道德绑缚于教义。我无法说出这是否真正有效,但一旦民众失去了精神归属,无疑是令人担忧的。

一个简单的例子便是,中共经历了几十年的灭教运动,如今所引发的社会问题,早已触目惊心了。

云天之下,尖尖的教堂静静地耸立着。 不知为何,有教堂的风景总是有一种人文之美。尽管教堂是人工建筑,这种美与自然似乎是协调的。

曾几何时,视野中有教堂,想必会时时提醒为生活奔波的人们,天堂并不遥远。

我不知道其它欧洲国家如何,只是看到在如今的英国,宗教的地位在悄然改变着。

大量的教堂失修荒芜,或被拆除,或被出售改做它用。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外来宗教的兴盛。相对于无数教堂的败落,大量崭新的清真寺在各个城市出现了。

我看着这个漂亮的教堂,也在看着远方。以现有的社会模式发展,未来的世界会是怎样?

我知道答案,却无法回答。

如今的世界,似乎已经有太多的问题既不能提问,也不能回答了。

靠!我只是在打猎,没必要去想这些屌蛋问题的。

我看着天上不断飞舞的林鸽,在想,如果没有猎人,没有疫病和捕食者,所有的林鸽和野兔都将会长大并繁衍,用不了多少年,英国的天空将会被林鸽遮蔽,大地被野兔挤满。

简单的数学问题。

我站在麦田,手中拿着枪,知道今天又会有很多林鸽丧生。

因为几乎无法捡拾猎物,我一直不喜欢在未收割的农田打猎。但此时又是保护庄稼最重要的时段。

几周以来,我和猎友 Stuart 仅仅来过几次,便已经打掉了200 多只林鸽。

这里是林鸽的世界。

无奈的选择。尽可能少打吧,我只能对自己说。

我看到农场主 Mathew 开着拖拉机过来,便走去跟他聊了一会儿。

Mathew 身材接近两米。如果走在街上,人们根本无法想到,这个又细又高,白白净净,知识渊博,谈吐风趣的家伙是个农夫。

Mathew 拿着测湿仪跳下拖拉机。他要测定一下谷物的含水量,决定是否可以收割。这家伙懒得走路,麦田离家仅仅2-300米,他竟然开个硕大的拖拉机过来。

坡顶的麦子湿度13%,坡下的14%。Mathew 说。

“15% would be better. Weight means money. (要是15%就更好了。重量意味着钱啊。)”我说。我知道麦粒水分低于15%便符合要求,可以收割了。

Mathew 哈哈大笑。“That’s right. (对头。)”

Mathew 开着拖拉机回去了。他的农舍就在教堂边,与教堂仅有一路之隔。

农舍很老。有牛棚,有马厩,还有很多仓房可以存放粮食和机械。房前的院子有一棵古老的核桃树。旁边便是菜园。

每次来到农庄,我都会看到大门口的街边放着一辆手推车。推车上是他家自家的农产品,有瓜有果有花卉。路过的人自助采购,挑好后,自己把钱放在车上的盒子里便可。

英国很多地方,民风至今淳朴。

宗教的力量吧。我在想。

而我,在教堂的不远处,在上帝的眼前,却在田间杀生行恶。

狩猎终是嗜血。我很难为这些残酷的行为辩解。善行与恶行,永远是并存的。只是人们行善从不张扬,而行恶,总有遮掩的说辞和美丽的借口。

此时是林鸽的育雏季节,猎杀林鸽是很不道义的。但林鸽数量太多,至今归属兔鼠一类的有害动物。

我一直希望英国的渔猎管理部门,也能像管理其它猎物那样,为林鸽设定一定的禁猎期。但这种呼吁,根本是无效的。

人们要保护动物,农人要除害,猎人又喜欢打猎。何去何从,难能取舍。于是猎人在继续杀生,人们也在不断谴责。

无论怎样争论,事实只有一个。每年都有大量的野鸽被猎。林鸽的数量也在增加着。

我在农田走了一圈便回到了隐蔽处。在这里,随着枪声,一只只飞进射程的的林鸽在天空爆出羽花,从空中跌落。

在这个风景有教堂的农场,因为猎人的存在,生命是这样脆弱。

乡田寂静,风景美好,而这份寂静与美好,似乎是不该伴有枪声的。但这是乡间。如果寂静有所归属,那枪声,也该是属于乡间的。

整整一个下午,我在上帝的眼前,一只只打掉他创造的生灵,也在有意无意间,放走了很多。

佛祖慈悲,上帝宽容,真主万能。我知道此时他们停下了争斗,正在上天讨论着我。

我也知道,无论未来谁会坐在最终的宝座,如果天堂存在,那地狱的大门,对我一定是敞开着。。。

感谢!

音乐: The Ancient Woods, Tim Janis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音乐是我借来的,拿走不用还,开心便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令人思考的好文,民工一如既往的思想深邃.

借用了你博客中的音乐,多谢民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