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懒汉修门 鸽溪大门不知使用了多少年,几年前我便注意到,门柱已从根部腐朽。一年前,这门柱终于在一场大风中折断,大门倒塌。 心懒人不勤。我忙里偷闲鼓捣这鼓捣那,却没啥心思去修这个破门。每当大门倒下,我便扶起,然后用根木棍儿支着。于是风常来门常倒,这道门便总在倒与扶之间周旋。 我庆幸,这不断倒地的老门,竟没学会讹人。 邻居Crai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田园之舟 两个菜园之间,是一片树下空地。这里一直堆积着邻居的马厩产物,也是鸽溪菜园重要的肥料来源。但邻居去年卖掉了马匹,今年连人都搬走了。新邻居尚未入住,是否会养马,也尚未可知。 失去了这些有机肥料,鸽溪菜园的地力明显下降。尽管我把容易降解的各种垃圾全部收集利用,但数量也极有限。好在自己鼓捣菜园只是消遣,并不在乎能否丰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懒汉菜园 姥姥曾说,人勤地不懒。但我也知道,人懒,地自然不勤。 姥姥的话千真万确,因为鸽溪一半的菜园,我一直是懒得去种的。 这片菜园的前身,是曾经真正走马车的“马路”。买下鸽溪前,我并不知道这里是路,所看到的,只是南北两排老山楂树间,一片宽约5-6米,长约7-80米的荒芜之地。 纵穿这片长形的荒地的,是一条公共步行道。步道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21-03-15 17:49:33)

云间 曾有一个梦想 自己会飞上蓝天 那是在我喜欢看天的岁月 在很久以前 曾看着天空的云朵 向着远方飘远 那是在远方的夏日 我走在乡田 时光回溯 并不能带来心底之幻 捡拾记忆 也无法留住 曾经的心愿 我只是在云下走着 在回忆昨天 当雁鸣传在旷野 大雁已经飞越了海洋 当清风扬起长发 深情已经留在远山 我愿把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3-07 14:04:16)

缅甸之乱 巴基斯坦与马六甲海峡之困 2021年2月1日,缅甸政变。 其后,为恢复民主选举的民众抗议和军方的血腥镇压,便成为东亚新闻的主题。 政变的根源众说不一,但军政府的独裁意识已经充分显露。一个正在民主进程的国家为何出现政变?改变民主对谁有益?是谁在支持政变?为何在缅甸?缅甸拥有一个独裁的军政府,会对谁有益?有何益? 回答这些问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落梦岛上的小屋 鸽溪的湖尚未挖好,但岛已建成。 小岛只有三十多平米,用岩石围建,自自然然的模样。其上有一株老柳,一些花草灌木。 建岛时我曾想,这个岛上,是不是该有个小屋? 在属于自己的岛上拥有一座木屋,大概是很多人的梦想。我想,这种梦想是不分年龄的,因为当我在遥远的地方,竭尽全力移动巨大的岩石为自己建岛时,这些梦想便时隐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懒汉冬年 望母于眼前 语近不知远 娘忧儿身冷 再道数九寒 除夕了,我打去视频电话时,妈和妹子正在包饺子。一桌子的饺子,每年一景。 我看着手机里的母亲,不敢说想家。 天气很冷,几天前下的雪仍在地面。水塘结了冰,地面冻得很硬。我走在院落,也仿佛走在封在遥远的感觉。我知道,如果回家过年,我定会走山的。京北二月的山里,溪冰成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1-02-05 14:49:46)

雪后 前些天大雪,猎友Stuart家的老库房被雪压塌了。 垮塌的库房曾是Stuart家的商业猪场,几十米长,建于四十多年前。如今农场早已不再养猪,建筑只是用来存放杂物。因库房很长,也被Stuart用做室内射击场,校准小口径枪械。 我得知此消息后,便去帮忙清理。Stuart家很近,仅仅在几百米外的LowerLewden村。 看到的现场如同地震之后。库房大部垮塌,仅剩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1-31 15:20:42)

忆姥姥 (久前写的文字,曾发在新浪博客,后被网管删除。) 在一个陌生的,有很多人的地方,我终于见到了姥姥,就在我面前,衣着黑衫。 她回过身,望着我,就像看到几天没回家的我,脸上绽出灿烂。但我只叫出一声姥姥,眼泪夺眶而出,便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我猛然间醒了,两眼望着暗夜,发现眼泪又流了出来。幽暗的夜中,我知道姥姥在另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捉住康德 微信圈里有人发了篇文字,引介了康德(ImmanuelKant1724-1804)的话:“我是孤独的,我是自由的,我是自己的帝王!” 很简单的文字,我熟悉得有些惊讶! 我不喜读书,更无知哲学,根本不知康德说过什么,却在无意间,也断断续续,重复着他的语言。 环境成就人的感受。当人们把现实的感知与获得的知识结合,往往会产生自己的“哲思&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