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山上的父亲节 我站在山坡的高处,分辨着河谷中的鸽溪。 鸽溪的房屋被绿树遮掩着。一片浓绿之中,我仅仅能看到微微露出的一角。河谷中的鸽溪,渺小的总是这样难以寻找。 这是鸽溪对面的山上,一片草甸的高处。 我恍间想起自己卧室里的画。 那是幅从旧货摊上淘来的风景画,画的是英国一处未知的河谷。因为是印刷品,画面已经有些褪色了。记得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老窗(一) 如果说历史是曾经的故事,那现实,便是故事的延续了。 其实无论怎样认定,在人们的眼中,历史,只是窗外的变迁。 很幸运,鸽溪几经迁变,至今仍有几扇百年老窗。 这些窗户年久失修,百年的风雨下,木质结构多有损坏。我曾在买下鸽溪后将倾斜的廊窗纠正,更换了一些玻璃,但并没有将这些旧窗改变。我一直感到,尽管这些窗户陈旧破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青坪之波 每次剪完草,草坪便布满剪草机留下的痕迹。这些印痕并无美感,但很是规律,在草坪上静静延展着,仿佛涟漪。 我会望向草坪,看着这些缓缓的长波,也仿佛感到一丝波纹在心底划过。 或许,与音乐一样,无论波纹怎样变换,世上总会有一些纹路会契合人间的心韵。我常常会这样想。 的确,同行天下,世路万千,走在其中,每个人都会在路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有风景的菜园 我一直认为,鸽溪最好的风景,是在菜园。 菜园在鸽溪的东侧,是曾经的“马路”和“马路”尽头的一段空地。这条路由灰渣铺成,曾连接着鸽溪院落的前身——木器厂。 木器厂早已不复存在,路也自然被荒弃了。半个世纪之后,这条路便彻底回归了自然。我费了很多时间清掉其上的荒草杂树,将其开成了菜园。 菜园本为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7-22 16:20:47)

小黑屋 小黑屋,是妈给起的名字。 这是楼下的储物间,很小,只有大约5平米。买下鸽溪时,因楼上的水管渗漏,这个小房间的天花板和墙壁都已损坏。 我一直没有修理,只是把不常用的杂物堆放其内。于是小黑屋里乱得几乎无法下脚。 跟妈打视频电话,妈总是说:“赶紧把小黑屋收拾出来,好放个洗衣机。鸽溪没洗衣机太不方便了。” 我平时懒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紫嫣云荫下 每到六月,鸽溪便成了真正的花园。 很多花都在开着,院落充满色彩。每次走进花园,面对这些花色,我都会不由对自然感慨。花草无法彼此观望,却会用无边的色彩去妆点世界。 花开多彩,而紫色却似乎总隐约在每个角落。我不能说这是花园的主题色,但眼前的很多花,却或多或少,总会带些紫色。 当六月的花延进七月,这紫色的花韵仍旧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有炊烟的风景 傍晚时分,下了一整天的雨终于停了。 我和丝黛拉出门,走进湿漉漉的院落。空气是湿冷的,一丝微风缓向云去的方向,河谷上空的云在缓缓西去。我站在水塘的堤岸望着河谷,蓝天在扩展。不远处的小村LowerLewden炊烟弥漫。 很久没有看到有炊烟的村子了。我回屋取相机时,在这样想。 记得最后一次看到炊烟弥漫的村子是在很久前。那时我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有一种怀念,是聆听 一份惬意,是每天都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从这只布谷鸟回到河谷的那天起,空阔的河谷便每天回荡着它的鸣声。鸣声有时很近。我会停下手中的活儿,望向鸟儿鸣叫的地方,那是片浓郁的树林。 不止一次,我忘神在这悠扬的鸣声,有些恍惚。我仿佛仍置身京北的郊野,在听着树林里布谷鸟的叫声。 有一种怀念,是聆听,因为那里有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06-04 15:36:14)

二零二零年六月四日 今天,宜祭祀,忌安葬 因为风景 人的一生中 总会有最值得经历的几天 因为热血 为了大地的希望 在三十一年前的今天 有很多人 成为永生 这一天不需要祈祷 也不需要哀悼 需要的,只是 站在属于心的大地上 平望海洋,山川 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5-23 17:30:13)

亲水园 柳絮飘过之后,鱼儿开始甩籽了。 自然的呼唤,每年如此,我只是静静旁观。 水塘岸边浓密的水草里不时出现水声。产卵的鱼儿离岸如此之近,一条红眼鱼(Rudd)窜出水面,几乎上了岸。 鱼儿把卵产在近岸的水草中,可以减少鱼卵被其它鱼儿取食的危险。同时近岸的浅水,很容易被阳光加温,十分有利于孵化。孵化出的幼鱼藏身浅水区的水草,不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