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撒谎的孩子

(2019-09-06 18:09:17) 下一个

前阵子,在子女教育群里有一个妈妈说,孩子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回答爸爸说吃完了午饭,但其实只吃了一口。被爸爸严厉地批评,并被开车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他们不要撒谎的孩子。这孩子长大以后仍然对此事记忆深刻。后来没有再说过谎话。这个妈妈觉得老公管教得坚决有力,做法得值得称道。并得到了一众年轻妈妈的支持。

我看了很心疼,我争辩说五岁的孩子根本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也许她想象自己把饭吃完了,然后就这么记住了。不一定是有道德问题。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这么难过。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也许我就是那个说谎的孩子。

 

小时候,我被送到全托的外交部幼儿园,只有周末才回家。那里不仅硬件条件好,配备的负责老师也是两个大学教育系的教授关老师和赵老师。学生不多,十九个。我尤其被关老师和赵老师宠爱,授予外号小精豆子。在教授老师的启蒙下,我思想也天马行空,新主意片刻不停。

有一次,管生活的年轻老师扈老师问我娃娃是谁掰坏了,我上来就讲述了一个请小朋友扮演许仙和仙女掰坏娃娃的故事。故事一定很生动,扈老师相信了。可是过了两天,她就发现不太对,回来再问我,我又给她讲了下一个故事,故事应该比较有逻辑,反正扈老师又相信了。又过几天,扈老师发现她彻底被一个五岁的孩子骗了,怒不可遏。

我是如何知道的?当时每周末我们都会带联系本回家,老师写一周生活总结和给家长的建议,父母回复问题和感谢。我爸妈一直留着那三个本,我长大后还看过。中间有几页,可能那时关老师和赵老师都不在,是扈老师写的,她说我是一个品德有问题的说谎的坏孩子,要我父母在家好好管教。大有文革批斗之风。我妈回复说,一定好好教育,保证好好教育。

后来再过了几个星期,联系本又变成了关老师的留言,我清楚地记得上面关老师写给我父母的话:

“你们带小(精)豆子去查查,是不是生什么病了。以前我在的时候,她不是唱,就是跳,没一刻闲着的时候。现在她总搬个小凳子,离开大家,自己坐在一边发呆。”

后来我妈回复说去查了,没有查出什么病。

 

那个娃娃到底是谁掰坏的,我大概也不知道,可能没人知道。但是因为我撒了谎,幼儿园已经默认是我掰坏的了。我妈后来还主动赔偿了,关老师虽然没有收。

 

我有三个年纪快赶上我父母的堂姐堂哥。即使是我成年后他们每次来拜访,都如数家珍地述说我小时候如何淘气,如何能说,如何好玩。高高兴兴说够了以后,往往是大堂姐叹口气,二堂姐加一句:“怎么长大以后变成了一个闷葫芦?”

 

我是一个闷葫芦。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所幸后来学了文化,纵使心中万马奔腾,万语千言,只会诉诸笔端。我一直以为我就是这个样子,闺蜜形容我的“暖水瓶”,外表冰冷,内心火热。可是就在那一时刻,我心疼那个撒谎吃完饭的小朋友的那刻,我才忽然意识到这两件事的联系。也许潜意识里我一直知道为什么。那个五岁的小豆子,再也没有长大。

 

当然,后来我也不撒谎。

 

后记:

大女儿五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的老师:Ms. Wylie。她还得过教师金苹果奖。她鼓励Kindergarten的小朋友用想象力编故事,还辛辛苦苦地给做笔录。那时候我大女儿每天放学回家都不停地说,能从2点多一直说到9点钟睡觉。说学校的好玩的事,说着说着就觉得有点离谱了,但是看她投入又兴奋的样子,想也许是真的吧,这学校可真带劲啊。

后来有机会和Ms. Wylie核对,Ms. Wylie大笑,她说,这个年龄就是这样。她之前还有个学生一本正经告诉父母:“Ms.Wylie带我们去月球玩了一圈,是真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