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忆父亲二三事

(2018-02-28 21:20:03) 下一个

父亲于2017年9月25日23时51分30秒停止了心跳和呼吸,享年82岁。

一个时代结束了

在开始的几天, 我惟恐想起伤心; 而后的日子,  我惟恐随时间而淡忘我那世界上最好的父亲的一点一滴。

昨天,父亲的老同事又提起文革。 妈妈补充说: 那时父亲经常回来兴奋地向她叙述见到了哪个国家领导人,只有一天回家一言不发 ,最后问了妈妈一句:"我进监狱了你怎么办?"  当时我父亲在周总理的直接带领下, 负责陪同中国的老朋友, 无声电影大师伊文斯 拍摄新中国的记录片。 有人想扳倒总理, 想从我父亲这里下手。 那天是张春桥找我父亲谈话, 威胁他 想让他说出伊文斯的电影是抹黑中国的,从而企图给予周总理是反革命的定论。 不知道父亲当时有多大压力, 反正从未松口。 后来父亲还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过,罪名是在北京饭店宴请伊文斯不节俭。 那次宴请是周总理授意的。 后来我父亲福大命大居然没有进监狱 只过去五七干校。

父亲的老同事中有许多高干子女,昨天还有人提起中学时代搬家里唱机去学校.。我妈妈回来和我讲当年父亲上学时的清贫。我的祖父虽然是有名的中医, 但在我父亲十三岁时就去世了。 高考时,当那些高干子女向我父亲炫耀派克金笔的时候,我父亲正发愁他考试没有笔用.。妈妈说父亲很聪明,后来找到别人废弃不用的钢笔, 在石头上把钢笔头重新磨好,去参加考试。 父亲曾得意地告诉我的母亲:"而且考得还很好!" 一定是很好,后来父亲被选中到公费留苏预备班,还分到了国际关系学院.。是啊, 想想看,我从未见父亲给任何高官陪笑过, 有看不上的人也从未背后说一句坏话。

这是在父亲去世的前几天,爸爸和我的最后一段对话:

爸爸在病床上,看着我,说:"我老了。"

我打趣地说:"我小时候您就说您老了,那时侯您才五十多岁。现在您才是真的老了。"

爸爸开心地微微笑了笑,隔着氧气罩,做了个亲一个的动作,然后又睡了过去。

这是爸爸和我的最后一段对话,他知道我是他最爱的女儿,也知道他要离开我了,再也不能保护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